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十六章 乡下来的士子不是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突然苏云闭上眼睛,不再观察铜树上的毕方。

    而花狐、青丘月等四个小娃娃则走了过来,在格物殿走来走去,从不同的角度观摩毕方。

    他们跟随裘水镜修行了十多天,裘水镜虽然没有教他们太多东西,却告诉了他们学习和格物的诀窍。

    “这四个小家伙的天分也不弱啊!”

    闲云道人、涂明和尚和那老者也是惊讶不已,花狐、狸小凡等四个小娃娃只是被苏云的锋芒遮掩了,但是如果对比其他士子便可以发现,这四个小娃娃无论资质还是悟性,都是一流的水准!

    其中,花狐甚至已经修炼到灵士的层次,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无法动用灵士的力量。

    “他们是被开启灵智的,其实本身的资质悟性并没有那么高。”

    那老者毕竟还是见多识广,道:“有人传授他们旧圣绝学,日夜洗练,让他们在不知不觉间资质悟性变得绝佳。”

    涂明和尚惊讶道:“仆射,旧圣绝学还有这种效果?”

    那老者点头,随即又摇头道:“但没什么用。旧圣绝学见成效太慢了,活该被淘汰。”

    这时,苏云突然张开眼睛,站起身来,道:“我学完了。二哥,你们都过来,我教你们。”

    闲云、涂明和那老者心头巨震,瞠目结舌:“这么快就学完了?这不可能!就算是天道院的士子,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完毕方变六招!”

    花狐、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聚在苏云身边,各自席地而坐,仰头看着苏云,细心听讲。显然,他们并非是第一次这么做。

    闲云、涂明和那老者甚至可以想象得出来,苏云一定是经常教导这四人!

    “毕方变有三大精要。”苏云竖起三根手指。

    闲云道人露出茫然之色,喃喃道:“不是只有两大精要吗?”

    “合击,三啼,六羽变!”

    苏云不疾不徐道:“合击是毕方变的第一精要。毕方变的招式可以单独施展,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一门合击之技,需要两个人联手施展。两个人相互了解,心意相通,那么施展毕方变威力便会倍增!”

    涂明看向闲云,低声问道:“道士,是这个道理吗?”

    闲云道人迷茫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还有合击这个精要,而且毕方变只有一啼才对……”

    涂明骇然。

    闲云道人负责教青苗院,平日里就是传授士子们如何修炼毕方神行养气篇,连他都不知道毕方变有三大精要,苏云这短短片刻便能摸索出来,天道院士子的资质,都是这么逆天吗?

    “第二精要便是三啼,三啼是一啼凤鸣,二啼鹤唳,三啼惊空。”

    苏云继续道:“六羽变则是毕方变的六招精华,一招一羽变!你们看好!”

    他刚刚说到这里,忽然起身,调动元气,催动毕方神行养气篇,同时身形移动,如鹤腾空,施展出毕方神行的第一招,夜煽杭都火!

    他的身形翩然,极具美感,仿佛翩翩飞行的神鸟,震动带着火焰的羽翼,在夜色中飞临大都会,在高楼广厦之间穿梭。

    同时,他的体内气血剧烈运转,发生第一次羽变!

    羽变来自他的元气,随着元气变得炽烈,毕方神鸟羽毛化作红色!

    第二次羽变随之而来,从红色化作橙色!

    与此同时,苏云体内元气剧烈摩擦,传来第一声清脆悠扬的凤鸣!

    他的招式也随之变化为第二招,悔祸收烈焰。

    这一招是纵火杭都之后的悔,招式的精髓在于“收”这个字上。

    在苏云的招式中,“收”字的精髓被表达得淋漓尽致!

    苏云体内元气摩擦更加剧烈,爆发出第二声鸣啼,如同鹤唳九天!

    他的元气发生第三次羽变,由橙色化作黄色,第四次羽变紧随其后,由黄色化作白色!

    他的招式也随之变化为第三招、第四招,毕方鹤一足,翩翩戏轻舟,两招一气呵成!

    苏云的元气第五变第六变爆发开来,随着第五招丹霞蔽日行以及第六招长空展赤翮的施展,他的元气突破,直接修成毕方变的三种成就,毕方显化,浮现在他的身后!

    这只毕方神鸟,华丽无比,如火焰组成,在熊熊燃烧,尽显神鸟姿态!

    闲云道人观想而生的毕方神鸟,与他这只神鸟一比,给人的感觉便是凡鸟,丝毫找不到一丝的神鸟的气韵,可谓是黯然失色。

    待到毕方变第三种成就显化修成,苏云的元气也随之来到羽变的第六变!

    他双臂一震,体内元气浓烈无比,身后浓烈的气血形成毕方神鸟振翅而起,羽生六色,绚丽无比!

    同时,第三鸣啼惊空响起,仿佛一道声线从人的左耳贯穿到右耳,让人脑中一切思维一下子被排空!

    那老者看到这里,不由得失魂落魄,喃喃道:“一点点儿啊,这就是天道院的考官所说的一点点的差距啊,我如今算是明白了这一点点的差距有多大……”

    闲云道人也是看得魂不守舍,苏云施展出来的六招毕方变,比他传授给其他士子的还要好!

    甚至比他练的还要好,还要标准!

    这么短的时间,苏云不但将毕方神行养气篇的上篇下篇悉数掌握,甚至“无中生有”,凭空领悟出毕方神行养气篇中所没有的东西来!

    毕方神行养气篇中有六羽变,但是并没有羽生六色,只是单一颜色。

    而苏云的气血显化后,出现的却是羽生六色的异象,可不就是凭空领悟出来的?

    毕方神行中有凤鸣,但是没有鹤唳,也没有惊空,苏云的毕方神行养气篇中却多出了鹤唳和惊空这两种鸣啼!

    别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闲云道人是青苗院的首座西席先生,平日里教的就是毕方神行养气篇,他自然知道这种提升的好处!

    多出两种鸣啼,意味着毕方神行养气篇的元气和血液运行剧烈程度,是凤鸣时的三倍!

    三倍的气血运行,意味着相同的功法,招式威力将会有惊人的提升!

    不仅如此,修炼的时候气血运行速度是平日的三倍,那么修炼速度也会有着惊人的提升,修为增加的更快!

    而且,原来毕方神行中还没有合击,但苏云竟然还说毕方神行是合击之技!

    若是真的如此的话,毕方神行养气篇的档次,只怕能凭空提升一个档次!

    可以说,苏云直接颠覆了他固有印象中的毕方神行养气篇!

    这种颠覆,对闲云道人的震撼之大,可想而知!

    “当年天道院的考官说我差了一点点儿,大约是为了照顾我的自尊心。”

    那老者闷哼一声,向涂明道:“我终于明白了天道院士子的标准。别的士子是按照功法,按部就班的学,天道院的士子,是学原来的功法,然后给你创造出新的功法,比原来的功法还要好的那种。”

    涂明和尚也是被震住了,有些难以置信,喃喃道:“天道院的士子,才情都是如此惊人?”

    “全国,一年只能挑出一二十人,有时候还只能挑出两三人。”

    那老者淡淡道:“他们都是天赋异禀而近乎妖孽的家伙,有着各种各样看似不可能的天赋,你们没有遇到过这种人,但是我遇到过,而且他还是我们朔方人。那家伙,嘿嘿……”

    他正要起身,却见苏云在施展毕方变的第六招长空展赤翮之后,却并未停止。

    老者轻咦一声,只见苏云在施展毕方变的散手。

    毕方变六招,被他拆解,分成三十六式散手。

    苏云施展之时,给人的感觉宛如一个多头多翼的神鸟,翱翔来去,纵横扑击,利爪长喙,神翼飞羽,无不可杀敌!

    那老者瞪大眼睛,喃喃道:“非人……”

    闲云道人也愣在那里,喃喃道:“变态……”

    此刻苏云的表现,真的可以说是非人的变态!

    即便有从前的元气修为做根底,从头修炼毕方神行养气篇,也需要十多天才能修炼到第六重,苏云非但一堂课时间便修炼到第六重,甚至把毕方变的六招完全掌握。

    而现在,他竟然将毕方变六招拆解成三十六散手,在他的性灵神通大黄钟的刻度中,每一式散手都宛如千锤百炼刀削斧劈,用矩尺一分一毫的测量出来的一般准确!

    这便是黄钟的作用,忽秒级的精确,比闲云道人还要标准,挑不出任何毛病!

    三十式散手很快施展一遍,苏云这才张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向看呆了的花狐道:“二哥,夜煽杭都火!”

    “还有?”闲云、涂明和那老者异口同声道。

    花狐不假思索,施展出夜煽杭都火这一招!

    就在花狐施展毕方变第一招的同时,苏云脚尖一点,翩然而来,两人一大一小,如同一大一小的两只毕方并翅而飞,驭火而行,在大都会的高楼大厦之间穿梭翱翔!

    他们施展的招式都是夜煽杭都火这一招,但是相同的招式由他们施展出来,竟然各具不同的美感,配合起来天衣无缝!

    涂明和尚与那老者失神的看着这一幕,闲云道人更是瞠目结舌,失魂落魄道:“理当如此,理当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