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十五章 一点点儿的差距
    青苗院。

    巨兽负山四肢曲蹲,跪坐在地,苏云等人从楼上下来,涂明和尚道:“青苗院是筑基期的士子学习的地方,这里的宫殿就是课堂,前前后后有十四座大殿。”

    现在是大考前期,青苗院已经不再授课,士子们都在为大考做准备。

    苏云、花狐等人走过去,看到药殿、格物殿、琴殿、棋殿、画殿、律殿等各种大殿,不同的大殿教授的课程也不同。

    “要学这么多东西?”几只小狐狸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苏云心里也直犯嘀咕,青苗院的士子要学十四门功课,未免也太多了些。

    这些大殿有对联悬挂在门户两旁,其中格物殿的对联很有意思。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

    苏云念了一遍,深有同感,道:“格物便是细推物理,研究事物的原理规则。这句话说的是格物致知,研究事物原理规则,是件快乐的事情,不要被功名利禄绊住前进的脚步。”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事物的原理规则,便是物理,也即是我道家所说的道。”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灰衣道人迈步走来,来到格物殿前,打量他们一番,道:“秃子,你适才过来对我说有几个士子要补课,便是他们?”

    涂明笑道:“这位是闲云道人,青苗院的首座西席先生。”

    闲云道人打开格物殿的殿门,请众人进去,花狐好奇道:“闲云先生,青苗院的士子为何要学这么多课程?”

    “青苗院有十四门课,看起来很多,但是到了灵光院,便只剩下八门课了。待到了释迦院、儒学院、道学院,便只有两三门课。这是为何?择其优者而学之。”

    闲云道人来到大殿的正位上落座下来,淡淡道:“高等学宫学院,教授士子做的都是减法,没有做加法的。做加法的,都是蠢蛋。我们文昌学宫先给入学的士子诸多选择,观察士子的资质,擅长哪一门,对哪一门更有兴趣,再去深入学习研究,如此才可有所成就。越学越多,只会误人子弟,是蠢蛋的道理。”

    明明是很深的大道理,他说的却很是浅显易懂,让苏云、花狐钦佩不已。

    殿里有蒲团,苏云等人落座下来。

    “你们都学过毕方神行养气篇吧?”闲云道人问道。

    苏云、花狐等五人一起摇头。

    闲云道人面色不快,道:“两天时间,教五个毫无基础的人,还要保证他们学会毕方神行养气篇!谁有这个本事?秃子,这活儿我接不来,你另请高明!”

    他正欲离开,却见一个衣裳被洗得发白的老者背着手,迈步走了进来,在最后一排的蒲团上坐下。

    闲云道人连忙躬身:“见过左仆射。”

    那老者微微颔首,道:“闲云,开始教吧。”

    闲云道人头大,只得回到格物殿,取来五册书分发给苏云花狐五人,道:“这是毕方神行养气篇的上篇,是行功之法。你们先看一遍。”

    苏云等人翻开上篇,逐字逐句阅读。

    闲云道人来到那老者身边,叫苦道:“仆射,今天能让他们把上篇的心法弄清楚,便是才智过人了!两天教会他们毕方神行篇,恕我无能!”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吗?”那老者问道。

    闲云道人摇头,道:“从衣着来看,应该是乡下来的普通少年,而且是头一次进城。”

    涂明和尚叹了口气:“道士,你也被骗到了。你以为的是人家让你以为的,而不是你以为的。”

    闲云道人茫然:“他们不是乡下来的普通少年?”

    这时,后面传来苏云等人的声音,闲云道人急忙转头,只见苏云等人已经看完了上篇,正在讨论这上篇的内容。

    “士子自学,那还了得?真是不怕死,任何一个字若是理解错了,都有可能走火入魔!这分明就是乡下普通少年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的样子!”

    闲云想到这里,正欲上前阻止,但是听苏云、花狐两人讲解的内容,却字如珠玑精炼无比,而且由浅入深,把毕方神行篇的上篇剖析得近乎完美!

    甚至,有些讲解是连闲云道人都不曾想到的地方,却被苏云和花狐讲了出来!

    闲云瞠目结舌,他却不知,苏云和花狐在野狐先生的教导下,晦涩难懂的旧圣绝学倒背如流,甚至阐明旧圣深意。

    对他们来说,毕方神行养气篇的上篇,比旧圣绝学简单了太多,他们仅仅读过一遍便已经把握到其中的意思。

    之所以要讲解,还是两人担心青丘月等人的学问不够,理解有误。

    闲云静静的听苏云和花狐讲解了一遍,回到那老者身边,疑惑道:“左仆射,这几人是什么来头?”

    涂明笑道:“普通少年。”

    闲云恶狠狠瞪他一眼。

    那老者道:“闲云,一个灵士倘若从前从未学过毕方神行篇,那么他需要多久才能学会这门心法,将之练到第六重?”

    闲云思索道:“倘若是灵士的话,理解毕方神行心法的含义,确保没有任何错误,需要两三天的时间。灵士的元气浑厚,有自身元气作为基础,修炼到第六重需要四五天的时间。”

    老者轻轻点头,又道:“那么,下篇多久才能学会?”

    闲云道:“下篇就难了。毕方神行篇的下篇,毕方变,需要观察毕方,揣摩毕方神鸟的精、气、神、态,观想毕方,做到惟妙惟肖。就算有人指点,灵士想要修成毕方变最低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老者目光闪动:“倘若不是普通灵士,而是天才呢?”

    闲云呆了呆,不解其意,试探道:“仆射请明示。”

    老者道:“当年,我还年轻的时候,心高气傲,一心想考入天道院。五年,五次,我次次都被淘汰出局。最后考官告诉我,我什么都好,但想进天道院的话还是差了一点,让我不用再来了。我问那考官差了多少,他很和蔼的看着我……”

    他的脸皮抖动更加剧烈,喘了口气,继续道:“他说,一点点儿。我至今都不知道,他口中的一点点到底是多少。”

    闲云道人还是有些不太明白,这件事与苏云等人有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苏云体内传来第一声凤鸣!

    那是元气在苏云的体内剧烈运转,摩擦,形成的尖锐声响!

    闲云道人脸色微变,急忙转身看去,就在他转过头的一瞬间,第二声鹤唳传来。

    “毕方神行养气篇的心法,修炼到第二重时,气血运行剧烈,会触发鸣啼,叫做凤鸣!”

    闲云道人脑中思绪万千,一发涌来:“但是,毕方神行的心法,长处不在于气血,这门功法的气血运行速度不足以发出第二种鸣啼。他是怎么练出第二声凤鸣的?”

    他刚刚想到这里,苏云体内传来第三种声音,这种声音仿佛凤鸣于梧桐,鹤唳于九天,格物殿内充斥着凤鸣鹤唳,随即便化作一种声音。

    那种鸣叫奇异无比,像是从天外传来,给人的感觉便是,惊空!

    长鸣惊空,排开万里云,让碧空如洗,可见天外!

    闲云道人惊讶凝固在脸上,呆呆的站在那里。

    而在他身后,那老者叹了口气,低声道:“一点点,这就是我与天道院士子相差的那一点点儿……”

    他振奋精神,冷笑道:“不过,换做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我多半也能做到!这并不能让我心服!”

    闲云道人听到这话,心头大震,失声道:“左仆射,他们是来自天道院的士子?”

    那老者双目瞪圆,直勾勾的看着苏云等人:“我一定要看看,天道院的士子比我强的一点点,让我心服口服的一点点,到底是哪一点点!闲云,传授他们下篇!”

    闲云道人定了定神,来到堂前跏趺而坐,体内一只只独脚的毕方神鸟飞出,那是他的气血所化,在大殿中翩翩飞舞,各具姿态。

    殿中央是一株铜树,千枝百杈,那些毕方神鸟或者在众人面前飞舞,或者围绕着铜树飞行,又或者停靠在树上,也有的两两成对,又或是扑击搏杀。

    这是他以自身元气显化,化作毕方神行篇下篇毕方变的各种招式,直接展示给苏云等人看。

    这种教学的好处是,以最直观的方式教导士子,让士子在学到招式的同时,又能观察毕方神鸟的举动,形态,习性等各种细节,士子们学习的速度便比较快。

    当然,入门容易精通难。

    想要学得精妙,便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甚至一年如一日的观想,加深对毕方的印象,修成三种成就,才算是练成。

    闲云道人、涂明和尚和那老者都紧张的盯着苏云的一举一动,看他如何修炼毕方变的六招。

    闲云道人也看出来了,那个叫“花斛”应该不是天道院士子,“花斛”的领悟力虽然很强,但是筑基只修炼到第五重,应该是元气积累不足的原因。

    但这一点,已经足以让闲云道人肯定,“花斛”不是天道院士子。

    因为天道院士子,绝不可能出现元气不足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