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十二章 误上贼船(求推荐票)
    苏云、花狐与几个小狐狸毛骨悚然,恨不得落荒而逃:“这文昌学宫,果然不是善类的学校!”

    涂明和尚打开车窗向外看了一眼,只见那车夫还在驭使巨兽往前赶路,于是关上车窗,摇头道:“他若是听到我们的对话,肯定会逃跑。他没有逃走,说明门窗隔音,他没有听见我们的话。”

    这年轻僧人笑出声来:“大家不用紧张。我们是文昌学宫的老师、先生,又不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匪徒!为人师表,为人师表!哈哈哈哈!”

    那几个僧人急忙整了整仪容,宝相庄严。

    苏云、花狐等人心中暗暗叫苦:“我们好像上了贼船了……”

    花狐悄悄看向窗外,只见他们不知何时行走在云桥上,外面大雪纷飞,兽撵行走在云桥上,小楼一摆一摆的,咯吱作响,似乎随时可能从高空跌落下去。

    云桥更高了,他们走在云雾缭绕的天上,这时候跳车逃走的话,肯定会被摔成烂泥。

    “逃不掉了,只好去文昌学宫看看了。”

    苏云也在打量窗外,心中生出一缕闲愁:“但愿这个文昌学宫不要太烂,否则我就对不起野狐先生和老苟夫妇的托付了……”

    他有些忧虑,作为野狐先生的门生,他须得照顾好这些同窗同学,老苟夫妇又对他说朔方是人类的地盘,他作为人,须得照顾好花狐他们。

    “对了,还有一事。”

    涂明和尚从衣袋中取出两个小钱袋子,一个交给李牧歌,一个交给苏云,笑道:“这是昨晚两位士子帮忙应付劫灰怪暴动,劫灰厂的厂督给两位的谢礼。”

    李牧歌打开钱袋子,又惊又喜:“一块青虹币!厂督真是出手阔绰,比我在塞外羊城历练赚的还多!”

    涂明和尚笑道:“你们帮他应付劫灰怪暴动,救下了数以百计的矿工,他省下了不知多少钱。几块青虹币对他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罢了。”

    一个僧人冷笑道:“我们出力帮他平了劫灰怪暴动,救下这么多矿工,这厮居然还想一毛不拔,还是我们勒索了半晌龟儿子才肯出钱!”

    涂明和尚咳嗽一声道:“师弟,我们是修佛的,钱财是身外之物。何况咱们不是已经勒索来钱了吗?怎么可以骂人家?”

    那僧人急忙双手合十:“龟儿子还想用童家压我们,阿弥陀佛!”

    花狐打开苏云的那份钱袋子,失望道:“才五块青虹币,真是小气。”

    在天市垣青虹币并不值钱,是北海青虹蟹身上长出的钱币,以往他们都是拎着螃蟹去集市买东西。

    这次苏云他们因为要进城,还攒了些五铢钱和青虹币,五铢钱有一两百枚,青虹币也有百十块。

    “不小气了。”

    李牧歌眉开眼笑道:“青虹币是炼制性灵神兵的宝物,哪个灵士不想搜集到足够的青虹币,炼制自己的灵兵?一块青虹币,价值千枚五铢钱呢,价比黄金。”

    “千枚五铢钱?价比黄金?”

    苏云与四只狐妖呆住,他们的包袱里有百十块青虹币,岂不是价值十万钱?

    难怪袁家岭的袁武非要杀他们,原来青虹币这么值钱!

    但是他们转眼又想起在荒集镇以物易物卖掉的那些青虹币,不由捂住心窝,一阵心疼:“天市垣那些天杀的奸商,一点都不淳朴……”

    花狐心中更疼:“苟大爷也是奸商,变身之术要了我两块青虹币!亏我还把他当成亲大爷!”

    “适才大师说厂督用童家来压你们,这个童家,是朔方童家?”

    苏云收敛心思,面带微笑,询问道:“劫灰厂是童家的产业?”

    涂明和尚心中凛然,试探道:“上使此次是来查童家的?”

    苏云不置可否。

    车厢里再度安静下来,涂明和尚额头冒出冷汗,与其他僧人对视一眼,不再说话。

    窗外灯红酒绿,高楼如云,车来车往,穿梭如织,兽撵经过一座又一座云桥和高楼,终于来到文昌学宫。

    苏云向外看去,心头微震:“这便是朔方城官学中排名靠后的文昌学宫?”

    花狐、青丘月、狐不平和狸小凡趴在窗边往外望,嘴里发出哇哇的惊叹声,便是眼睛也激动得亮晶晶的。

    涂明和尚见状,心中暗赞:“难怪他们会被大帝派来查案,看他们装乡下人,装得多像!但是查童家,恐怕凶险重重啊,说不定还会把我文昌学宫拖下水……”

    他面色忧色,忧心忡忡:“我原本以为东都来的上使查的不是什么大案,但是牵扯到童家……怪我愚钝!大帝派出天道院士子来查案,怎么会是小案子?铁定是能够让朔方大地震的大案要案!只是我文昌学宫夹杂在朝廷与地方势力之间……”

    文昌学宫到了。

    这座学宫是建在城中的一座山上,一座座玉宇琼楼环绕着这座山,比山矮了十多丈。

    那些楼宇是琉璃瓦,映照夜色中劫灰发出的光亮,如同翡翠,云桥也都悬挂着劫灰灯,云桥从楼顶延伸出来,如同空中的飘带,铺到学宫中的一座座古老的宫殿建筑前。

    宫殿堆雪,被今夜的雪色染得白茫茫一片,好在灯光明亮,还可以看到道路上有人在清扫,还有些士子留在学宫,趁着雪景游玩。

    苏云还看到山上有湖水,碧波荡漾,没有被雪覆盖,湖水四周处处都有劫灰灯照明,在皑皑白雪中如一块绿色宝石,衬托整个学宫,让学宫显得气宇非凡!

    湖面上还有一人被脱光了,倒吊在水面上,水面下有大鱼满口利齿往上跳,试图吃人,把那人吓得抖来抖去。

    “排名在前的学宫,是否更加气派?”花狐喃喃道。

    涂明和尚笑道:“在朔方,我文昌学宫是唯一一个肯收乡下士子,也肯收妖怪士子的官学。至于学校是否气派,真的那么重要吗?”

    苏云的目光从湖面上那人身上移开,心中深有感触,道:“有教无类,此乃圣人之举。”

    涂明和尚双手合十道:“知易行难。文昌学宫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官学中的排名一直上不去。”

    苏云与花狐对视一眼,花狐低声道:“小云,文昌学宫也不似那么不堪。”

    苏云又瞥了瞥被吊在湖面上的那人,有些迟疑,悄声道:“倘若果真是个好学校,那么便在这里求学,倘若不行,那就考差点,尽早脱身。”

    花狐点头。

    兽撵载着他们,沿着云桥一路来到半山腰的学宫一处楼宇前停下,众人下车,涂明和尚吩咐道:“涂岸师弟,你带着他们先住下,一切等到明天再说。”

    一个僧人称是。

    涂明和尚匆匆离去。

    苏云等人随那僧人进楼,那僧人安排好房间,道:“我着食堂送来些清水面条,先将就吃一些。”

    众人劳累一天,又饿又困又累,尤其是苏云,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来得及休息。

    他先是经历天市垣雪夜森林追杀,又在大人物庙宇中除掉袁家岭十多只猿妖,又经历猿三祖师追杀,在烛龙撵上与猿三祖师殊死一搏。

    来到城里后,他又经历了劫灰怪暴乱,以及劫灰爆炸一事,这些事让他着实没有了力气。

    吃过清水面条之后,众人倒头便睡,各自进入梦乡。

    文昌学宫,文昌帝君殿。

    涂明和尚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跟在一个老者身后,那老者身着被洗的发白的粗布道袍,头上挽了个歪歪斜斜的发髻,正在给文昌帝君上香。

    “天道院的士子,是真的吗?”那老者对文昌帝君拜了拜,起身向殿外走来。

    涂明和尚连忙跟上他:“天道院的天道令,谁能造假?天道令是天道院士子的身份象征,从天道院毕业,令牌便会被收回去。他身上的令牌,的确是天道令,我不会认错!”

    老者抬脚,迈步越过门槛,草鞋落地,摇头道:“只有天道令也未必便是天道院士子。若是有天道院士子死在外面,天道令被人捡得,也可以冒充天道院士子。”

    涂明和尚关上帝君殿大门,道:“他的功法我见过,用的是洪炉嬗变,这正是天道院的士子筑基的功法。这门功法,总该造不了假吧?”

    老者目光向朔方城的中心方向望去,淡然道:“洪炉嬗变,已经流传到朔方了。听闻城里来了位东都的先生,教一些士族的士子修行,学问极高。他教的就是洪炉嬗变。有传闻说这位东都来的先生,也是天道院的人。”

    涂明和尚露出茫然之色,不解道:“天道院已经派了这位先生,为何又派来其他上使?”

    “多半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那老者收回目光,向苏云他们留宿的那栋楼走去,淡淡道:“首座,你是说你遇到的那个年轻上使,他要查的是朔方童家?”

    涂明和尚点头,压低嗓音道:“他故意与剑道院的士子李牧歌搭上关系,来到劫灰厂附近的囿楼,他刚来,劫灰厂便爆发了一次劫灰怪暴动,恰恰被他遇到。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老者眉头皱成川字:“然后他又故意把天道令露出来,让你看到天道令?”

    涂明和尚呆了呆,不由自主停下脚步:“他是与劫灰怪厮杀,被划破了包袱,天道令掉了出来,我眼尖……”

    他说到这里,不由脸色剧变,连忙快步追上老者,失声道:“仆射的意思是,天道令是他故意让我看到的?”

    那老者眉头展开,冷笑道:“既然是大帝的使者,天道院的狠角色,城府自然深得可怕!他结识李牧歌,又去囿楼,便是想与你搭上线,借文昌学宫的力量来调查童家。他若是不想让你看到天道令,你能看得到?”

    涂明和尚呆若木鸡,突然失声道:“他看起来才十三四岁的样子,怎么可能如此老谋深算?”

    那老者摇头道:“天道院里的是什么人?那都是妖孽般的人物!能够被大帝选中派出来查案的,更是妖孽中的妖孽!当年……嘿嘿!”

    涂明和尚双目失神,喃喃道:“然后我见他是少年,觉得不会是什么大案子,想借他这根线攀上天道院……”

    “所以你便中计了,不得不上他的贼船!”

    那老者背负双手,似笑非笑道:“你这个老江湖,自以为城府深沉,却在不知不觉中被他套牢,骑虎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