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十九章 劫灰怪
    朔方这个城市,楼宇成林,经常有几十座楼宇挤在一起,形成楼宇群落。

    楼宇群落与群落之间,有着一座座工厂,有的是烧琉璃的,有的是冶炼矿物的,也有铸造的,祭炼的,不同的工厂有着不同的分工。

    劫灰厂位于朔方城的边缘,附近也有一座座高楼大厦,听李牧歌说,这些楼宇叫做囿楼。

    “囿楼是城里穷人住的地方。”

    李牧歌背着包袱向前走,道:“囿的意思是圈养动物的园地,囿楼就是底层人生活的地方。这里的房子老,破,小,还挤得很。住在这里的都是和我一样的穷家伙,有些是学校里的士子,有些是从乡下进城谋生的。”

    他顿了顿,迟疑一下,还是道:“进城的妖怪,也很多都藏在这里。云师弟,你是什么妖怪?”

    “我真的不是妖怪。”苏云无奈道。

    “你是妖怪也没什么打紧的,我都看出来了,你多半是野牛妖。其实我文昌学宫也有些师弟是妖怪。但是其他学宫就不成了,他们多是老学究,对妖怪喊打喊杀了。”

    李牧歌走在前面,只见这雪越下越大,让朔方城显得雾气蒙蒙的。

    “我在城里见过许多次妖怪,我隔壁住着的那个小哥一家人,好像都是妖怪……奇怪,怎么这么大的雪?”

    李牧歌仰头看天,诧异道:“朔方城这个季节可没有这么大的雪。这场雪来的古怪。”

    他摇了摇头。

    花狐突然道:“小云,一百五十年前人魔出世的时候,也是天将大雪,大雪封山。”

    苏云心中凛然。

    根据葬龙陵古书中记载,天道院士子格龙,进入葬龙陵召唤龙灵时,也是突然间天降大雪,大雪封山让他们无法离开。

    “人魔从葬龙陵出来之后,天市垣也是天降大雪,现在轮到朔方城了。”

    苏云抬头望天,但见雪花越来越大,每一片雪花都有巴掌那么大,扑索扑索的往下飘:“看来全村吃饭,应该是到了朔方城了。还有天道院的领队学哥,他应该也在朔方城中吧?这一百五十年来,他改头换面,但是他的本事非凡藏都藏不住。他若是留在朔方,一百五十年后的今天,他应该是城中最大的权贵吧?”

    当然,当年领队学哥走出天市垣后,也有可能没有留在朔方。

    “云师弟,花师弟,你们看,前面就是劫灰厂了。”李牧歌指向前方,笑道。

    苏云压下心头的遐思,向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他对所谓的劫灰厂也很好奇。

    在李牧歌口中,朔方是一座建立在劫灰之上的城市,劫灰厂对朔方的贡献不可估量!

    前方,官道旁边便是一处很大的厂房,占地约有上千亩,那厂房是建在平地上,背靠一座山,厂里是些平整的房子,没有高楼。

    而那座山不大,已经被挖了一半,山壁上有几个高达数丈的洞口。

    厂里灯火通明,大门口有一些运送劫灰的牛车从他们身边驶过,这种车行驶在车辙中,载重惊人,小小一车劫灰便重达数千斤,车子被压得咯吱咯吱作响!

    每辆矿车都有一头犍牛在前面拉车,后面还有工人推着,很是吃力。

    苏云往车上看去,只见劫灰并非是灰烬,而是一块块大石头,大雪纷飞,劫灰被蒙上一层白色,但还是可以看出劫灰是黑色的,泛着黑金般的光泽。

    就是这种奇怪的东西,支撑起了朔方城?

    苏云心中好奇。

    挖劫灰的工人在这冬天里赤着膀子,身上沾满了劫灰的尘埃,被染得乌黑,雪落在他们的身上便被融化,与汗水一起从身上流下来。

    汗水血水混着黑尘,滑过的地方便会露出他们皮肤的本来颜色。

    “这些劫灰是采掘出来,直接送到各个窑厂的。”

    李牧歌悄声道:“这里有些人是来自朔方乡下的,有些人则是来自天市垣无人区的妖怪,在城里无处谋生,只能做些苦力活儿。劫灰厂的活儿又累又脏又苦,还有性命之忧,城里人是不愿意做的。”

    苏云和花狐等人停步张望,苏云心中默默道:“以前听邻村的人说,自己的孩子某某在城里务工,赚了很多钱,日子过得如何如何好。想来都是这些妖怪,在骗自己的父母,不想让父母担心罢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劫灰厂里传来阵阵喧哗声,只听有人叫道:“劫灰里有怪物冲出来了!”

    矿场中,不知多少黑漆漆的工人慌里慌张往外跑,哭喊声连天,有人摔倒了,便连滚带爬的跑,然而却被人踩了许多脚,便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而那几个正在推矿车的工人也是吃了一惊,急忙丢开矿车,撒腿便跑,叫道:“劫灰怪吃人了!”

    “劫灰怪?”

    苏云张望,只见矿场里那半座山的一个矿洞洞口突然轰隆一声炸开,碎石乱飞,一个与劫灰差不多颜色的怪物忽然飞出,贴着地面飞行,猛地抓起一人落在一辆矿车上。

    那矿车晃动,车上传来咀嚼声,车下有鲜血汩汩流出。

    很快,那矿车上又有漆黑的怪物呼的飞起,落在前方拉车的犍牛身上,接着呼的一声,犍牛连同矿车一起被拉上天空!

    “好大的力气!”苏云脸色微变,抬头向空中看去,只见天空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那怪物在何处。

    矿车从天空落下,轰然落地,劫灰散落得哪儿都是。

    天上传来牛叫声,然后便有血雨落下来,下一刻,一副血淋漓的牛骨架砸在矿车不远处。

    苏云脸色微变,只见到处都是逃跑的矿工,正在向矿场大门处涌来。

    人群中时不时有凄厉的叫声传来,不断有人手舞足蹈的飞上空中,显然是被怪物抓去,在空中便被吃掉!

    那怪物与劫灰一样黑,有夜色掩护,根本看不到怪物在哪里!

    李牧歌也变了脸色,急忙丢下大大小小的包袱,向厂里冲去,叫道:“劫灰怪又出现了?云、花师弟,你们留在这里,那怪物危险得很!”

    苏云闭上眼睛,突然感应到一团气血在天空中飞行,正向他们这边扑来!

    他们正对着大门,而矿厂里的工人正如潮水般向这边涌来!

    显然,怪物的目的,就是堵在大门处,让所有人都无法逃出劫灰厂,都变成它的粮食!

    苏云眼角跳了跳,沉声道:“二哥,带小凡他们先走,去囿楼等我和牧歌师哥。”

    花狐闻言,立刻拉着青丘月,将小丫头扔起来骑在自己脖子上,一手拉着狐不平,一手拉着狸小凡向囿楼冲去。

    苏云闭着眼睛,面对仿佛潮水般涌来的人群。

    人群中有些人已经在逃跑途中开始变化形体,有的猪面人身,有的猴头猴脑,有的狼首人身,有的头生羊角,种类繁多,越过人群撒腿狂奔。

    他们四周的矿工竟然对此见怪不怪,显然早知道与他们一起做工的伙伴的身份。

    在苏云的气血感应中,天空中向这边冲来的劫灰怪,其气血仿佛一个车轱辘,中间有个小圆点,像是车轱辘的轴,轴与车轮之间有辐条相连。

    仅凭气血,无法分辨出劫灰怪的具体形态,气血感应只能判断出劫灰怪气血的形态,很容易出错。

    但是劫灰怪与黑暗的天空一色,肉眼无法观察,只有感应气血才能分辨它的方位!

    那劫灰怪从空中向他们袭来,苏云的气血感应中,可以“看到”劫灰怪坠落,像是要砸在地面上一般,但是却没有落地,而是贴着地面呼啸飞来!

    “它有翅膀,但翅膀里没有气血流通,因此翅膀没有出现在我的气血感应中。”苏云在电光火石般便做出了判断。

    此时,李牧歌已经冲入矿厂之中,他显然不懂如何感应气血,而劫灰怪又是黑色的,因此他没有察觉到劫灰怪其实已经来到了劫灰厂的门口!

    现在四处混乱,人声鼎沸喧哗,苏云也无法通知他。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劫灰怪撞在矿门外停着的矿车上,载满劫灰的矿车被撞得连翻带滚向这边冲来。

    苏云面对那滚动的矿车,不断后退,矿车中的劫灰早就撒的哪儿都是,烟尘弥漫,让他视线受阻。

    他索性闭上眼睛,催动洪炉嬗变,气血一下子提升到极致,背部筋肉隆起,将力量也提升到极致!

    他突然顿下脚步,转身一脚向后踢出。

    蛟龙摆尾!

    矿车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当场停下,尘烟四起。

    矿厂大门处惊叫声传来,人声鼎沸,乱作一团。

    烟尘渐渐散去,苏云张开眼睛,看到弥漫的烟雾之中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那劫灰怪。

    劫灰怪的形态像人,也有双臂和双腿,但身躯更加高大,而且长着翼展数丈的翅膀,翅膀仿佛蝙蝠,是肉膜状。

    他的双脚仿佛鹰的爪子,锋利异常,但这并非是最古怪,最古怪的是他的胸骨竟然是长在外面的!

    更古怪的是,他胸口的骨骼分布,像是车轱辘!

    就如苏云气血感应所见,劫灰怪的胸口处骨骼最密集,有如车轮的轴,而肋骨则像是车轮的辐条,与轴相连,辐条伸向四面八方。

    这种奇异的构造,他从未见过!

    “在我的气血感应中,它的骨骼中蕴藏的气血最为浓烈。难道说,它的骨骼是中空的?它的血液是从骨骼中流淌的?”

    苏云惊讶万分:“乡下可没有这种怪物!临邑村的狍鸮说的没错,城市的钢铁森林的确比乡下的树木森林危险多了,这里吃人的怪物比乡下还多!”

    那怪物转身,向他看来,眼睛里一片灰白,看不到瞳孔。

    宅猪:回到家里了,安心码字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