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十八章 我们风气不好
    车厢晃动,李牧歌稳住身子,顿了顿,继续道:“久而久之,这上一个时代的花草树木就变成了可以点燃的劫灰。这些窑厂冶炼厂便是用劫灰当做燃料,炼化矿石来造物。”

    苏云询问道:“花草树木化作劫灰,那么上一个时代的人呢?他们化作了什么?”

    李牧歌迟疑一下,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前方渐渐明亮起来,苏云隔窗张望,只见远处的天空中有着一层又一层的光芒,那些光芒漂浮在空中,上下排列,很是整齐。

    更为奇特的是,这种光芒并非是一排,而是数以百计!

    “牧歌学哥,那边的光芒是什么?”苏云询问道。

    李牧歌有些不好意思,道:“如果不见外,还是叫我师哥吧,我叫你们师弟。学哥学弟,是东都人的叫法,在朔方都是称师哥师弟的。”

    学哥学弟这个叫法,苏云、花狐也是从葬龙陵古书中看来的,并不知道朔方的规矩。

    “葬龙陵古书,是天道院的士子所写,难道天道院不是朔方的官学,而是东都的官学?”苏云心中暗道。

    李牧歌向窗外瞥了一眼,笑道:“那是楼。”

    “楼?”

    苏云和花狐等人都呆住了,失声道:“这么高的楼?”

    那些光芒如果是楼中的光的话,岂不是说最顶层楼要在云彩之中?

    世上岂有这么高的楼?

    要知道天门镇最高的建筑,天门,高也不过数丈而已。世间岂有盖到云彩里的楼?

    李牧歌好奇道:“你们没有见过楼?”

    苏云和四个娃娃一起摇头,狐不平道:“乡下可没有这么高的楼!”

    “自从楼班楼圣人造楼以来,这楼宇便越来越高了。从前的楼,最多高百尺,现在的楼,千尺万尺都是可以造得出来!”

    李牧歌道:“以前造楼,用的是木材,顶好的木材生长千百年,砍伐下来做柱子,也就是几丈高,承载几层楼而已。再往上造楼,木材承受不住,因此宫殿也就是几层楼,或者干脆一层大殿。现在造楼,用的是炼器的手段,把炼器的手段用在造楼上,这就是楼班楼圣人的创举了。”

    “楼班楼圣人?”

    花狐和狸小凡等人露出崇拜的神色:“这人造楼成圣了!”

    苏云怔了怔,他昨天晚上在大人物的庙宇外遇到的鬼神,也叫楼班。

    而且,那个楼班还认识裘水镜,说他和裘水镜一样也是新学的人,并且楼班还给了苏云一块方木盒子,说是钥匙,要苏云拿着木盒去朔方城的地底看看他藏的东西是否还在。

    这个楼班,与李牧歌所说的那个把炼器手段用在造楼上的楼班楼圣人,是否是同一人?

    “不会这么巧吧?”苏云心道。

    “楼班并未成圣,东都的大帝并未封他为圣人,只是封他为天师,死后有楼天师庙供奉他。”

    李牧歌道:“先前圣人是学问高,传播广,门生满天下,其学问是显学,如儒释道,所以被尊为圣人。后来元朔的皇帝就忍耐不住了,要自己封神封圣,于是圣人便慢慢变成皇帝封的了。不过在民间,楼班被称作楼圣人。”

    官不封神民封神,官不封圣民封圣,元朔的情况令人啧啧称奇。

    苏云心中悠然:“楼班摊友并不知道,他死后已经被人尊为圣人了。等回乡遇到他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这个消息!”

    “云师弟见过性灵神兵吗?性灵神兵是用特殊的金属和材料,以祭炼的方法,与性灵神通融合在一起,经过千锤百炼,磨砺成兵。”

    李牧歌道:“性灵神兵坚韧异常,坚不可摧。我们这些灵士可以轻易捏碎山石,掰弯钢铁,但却无法摧毁性灵神兵。楼班把炼制性灵神兵的技巧,融入到盖房子里面。他这辈子,就是把房子当成灵兵来炼!所以元朔的楼,也是牢不可摧,越盖越高!我听说在东都,已经有两三千丈高楼了,当真是与神仙同居!”

    苏云、花狐等人心驰神往,恨不得立刻去看看。

    “楼圣人用炼制灵兵的方法造楼,本事大成之后,第一个造的便是我们朔方城。”

    李牧歌悠然道:“他在朔方成名之后,才被大帝召到东都,去给东都造城。他是把造楼,做成与儒释道一样的显学的人,现在我们文昌学宫便有建筑学这一门课,与儒学等同!”

    苏云听得入神,陆地烛龙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这头烛龙已经载着他们来到了朔方,迈步走入城市之中,烛龙驮载着八十个小木楼,木楼里的乘客们已经开始收拾行装,准备下车。

    花狐推开窗户向外张望,只见外面灯红酒绿,四处悬挂着花灯,张灯结彩。

    苏云也趁机向外看去,但见这个城市的夜雾蒙蒙的,一栋栋高耸入云的楼宇矗立在城市之中。

    他打量最近的楼宇,只见这高楼的每一层都像是一座宫殿,每一层外围都是传统楼宇宫殿的斗拱承枋,有着长长的屋檐,檐角如飞翼,如燕尾。

    陆地烛龙吐息,白雾贴着地面四下涌去,这条烛龙越来越慢,但是已经来到那栋高楼的前面。

    苏云半个身子探出窗户,继续打量,只见那楼宇每一层宫殿的屋檐上皆有仙人指路之类的脊兽石雕。

    他向上看去,这高楼是八角楼,不知有多少个房间,共有六十四层,每层高约一丈三四,高度只怕有八九十丈,比普通的山峦还要高出许多。

    最顶层则是宫殿的殿顶般的建筑,八角重楼,有如皇宫大殿一般,上面灯火通明!

    然后第二座高楼出现在他的面前,比刚才那座楼还要高!

    第三座楼宇出现,又比第二座高出许多。

    一座座高楼广厦直入云霄,灯火的光芒点亮了云端,让云彩也变得姹紫嫣红起来。

    更为奇特的是,这些高楼广厦之间,竟还有高空飞桥相连,苏云仰头看到有行人走在那高入云端的飞桥之上,如同行走在天上之城中。

    “这些高楼上的飞桥四通八达,甚至可以并排走四五辆马车,居住在上面的人甚至可以一辈子都不下地!”李牧歌笑道。

    狐不平、狸小凡和青丘月三个小妖孩也探出头来,张大眼睛,发出哇哇的惊叹声。

    成排成排高耸入云的楼宇映入他们的眼帘,楼宇闪烁着各色光芒,飞桥如同树杈,朔方城的这幅景象当真如钢铁打造的森林,楼宇便是森林中的树木,而四通八达的道路便是树木的根系。

    “临邑村的狍鸮曾经对我们说,城里就像是钢铁森林,果然如此。”

    苏云靠在车窗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心道:“狍鸮说城里比天市垣凶险百倍,城里人吃人不吐骨头,是否是真话?”

    旁边,李牧歌笑道:“苏云师弟,花狐师弟,你们既然是求学的,何不去我文昌学宫?我文昌学宫在朔方城也是排名靠前的官学。这个季节,正是招手下年新入学士子的时候,只要通过了考核,便可以入学了。”

    苏云颇为心动,正要称谢,花狐道:“文昌学宫排名靠前,那么谁排名第一?”

    李牧歌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悻悻道:“自然是朔方学宫排名第一……不过我文昌学宫的确很厉害的!去年我文昌学宫在朔方的官学里压过了陌下学宫,排在第三位!”

    苏云与花狐对视一眼,心道:“看来文昌学宫好像也不怎么样,以往应该都排不到第三的,凑巧了才能爬到第三位。”

    李牧歌看出他们的想法,脸色涨红,急得结结巴巴,争辩道:“论成绩我文昌学宫并不比他们差!我们只是学校风气不好,耽误了!真的,我们风气不好,但成绩很好!考我们文昌学宫,你们绝不会后悔!”

    ……

    苏云心中微动,只觉伤势好了许多,显然朔方城的伤药对付这等伤痛很是有用。

    只是他的右臂还是火辣辣的,不见好转。

    他以右臂强行施展仙剑斩杀白猿的那一招,将猿三祖师斩杀,那一瞬间,气血恐怖的冲击力几乎将他的右臂肌肉碾碎!

    哪怕有朔方的灵药,没有十几天都好不了!

    陆地烛龙终于到了朔方驿站,这朔方驿站便比天市垣驿站大了许多倍,一条条官道四通八达,通往不同的城市。

    陆地烛龙进站的时候,苏云等人又看到其他几辆烛龙撵风尘仆仆的从外地赶来,也进入驿站。

    几条巨大的烛龙发出厚重的龙吟,相互打着招呼。有灵士取水,冲散烛龙身上的热量,还有人牵来牛羊,供烛龙食用。

    乘客们开始下车,驿站上人流如梭,苏云和花狐牵着三只小狐狸的手挤出人群,站在驿站门口,望着这庞大而又繁华无比的朔方城,一时间脑海中一片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

    朔方城这个冬天,居然有下起雪来了,雪花大如鹅毛,飘飘扬扬,落在衣领中一片冰凉。

    李牧歌背着大大的包袱,又提着几个包袱,艰难的挤出人群,笑道:“老弟,几位老弟,你们若是没有地方落脚,便去我那里,我在城里租了房子!明天,我带你们去文昌学宫试试,碰碰运气,说不定便能考上我文昌学宫了!我们文昌学宫很难考的,真的,不骗你们,除了风气差点儿,我们还是好学校的!”

    花狐面带难色,抬头看向苏云,低声道:“小云,你看……”

    苏云压低嗓音,道:“咱们没地方住,就先去他那里落脚。明天陪他去文昌学宫看看,若是见势不妙,咱们转身便走,坚决不能跳入粪坑!”

    花狐和一众小狐狸连连点头,狐不平悄声道:“听牧歌哥哥的意思,文昌学宫应该是个大粪坑……”

    李牧歌见他们同意了,兴奋得带着他们向外走去,笑道:“我住的地方在劫灰厂旁边,虽然吵了点,但是胜在价格便宜,你们先将就住一晚。明天一早,咱们就去学宫!”

    花狐好奇道:“师哥为何不与家人居住在一起?”

    李牧歌神色不太自然:“我长大了,我要自己闯荡出一番事业。留在家里,还不够看我爹的脸色。我要证明,我不比他差!”

    宅猪:年会结束,回家喽!劫灰,是古人对煤炭的一种称呼,汉武帝时,有人挖到煤炭,不知是何物,武帝于是找来西域的僧人询问,僧人说,这种东西叫劫灰,是上一个时代的人和物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