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十三章 飞雪映神通
    当!

    空中传来一声悠扬的钟响,苏云与猿三祖师碰撞的一瞬间,猿三祖师那一棒中狂暴无比的力量便直接将他的力量压垮。

    苏云只以为自己要被一棒子打成肉泥,但随着这一声钟响,他感觉到自己无法承受的力量被黄钟飞速容纳。

    猿三祖师的这一击威力奇大,但是这一击的力量,大部分都被黄钟吸走,相当于他一棒子敲在黄钟上。

    即便如此,苏云也无法挡住那股神力,被一棒子扫飞!

    他的屁股朝后,手和足在前,向天上飞去,猿三祖师的力量之强,可见一斑!

    但就在苏云被扫飞出去的一瞬间,猿三祖师的混铁棒的铜箍上,一只白猿烙印竟然从棒头跃出,一招白猿挂树,扣住苏云的右脚!

    白猿挂树的威力爆发,苏云上升之势顿时变成下坠之势,他被硬生生砸在雪地里,黄钟又再度发出当的一声大响!

    第一只白猿从那混铁棒头跃出之时,第二只白猿也跟着跃出,就在苏云从雪地里弹起的同时,这只白猿一招古涧飞渡,拳头轰在苏云的脸颊上。

    当!

    黄钟又发出一声清脆悠扬的钟鸣,苏云被这一击打得人如同陀螺般在空中旋转飞出!

    第二只白猿落下,第三只白猿已经杀到苏云上方,一招井中捞月扣住少年的脖子,转身抡起,砸下!

    第四只白猿接住第三只白猿的攻势,一招老猿抱钟,双手抱拳,高举过头,狠狠砸在苏云脑门上。

    第五只白猿斜刺里冲至,苏云在雪地里连翻带滚,被那白猿一招擒捉心猿拿下,扣着他的胸口往前推!

    咔嚓!

    那白猿压着他的胸口生生撞断雪地里一株老树,随即跃起,第六只白猿冲至,一招猿公弹剑,右手握拳,所有力量聚集在右拳之中,待打到苏云面前时,所有的气血冲到食指之中,一指弹出!

    当——

    黄钟大响,苏云像是破烂衣服填充的人偶,连翻带滚,四肢无力的甩动,被打飞出去六七丈远。

    从他与猿三祖师在空中以硬碰硬,不敌猿三祖师的神力,到猿三祖师的性灵神通混铁棒,化作六只白猿前后出击,只是一次呼吸的时间而已。

    但苏云已经挨了七招攻击,被打出十几丈远近,毫无还手之力!

    猿三祖师纵跳冲来,在雪地中一跃而起,呼呼抡起那混铁棒,只见六只白猿随着他的铁棒舞动而相继飞起,叮叮几声脆响,又回到铁棒的铜箍之中,化作白猿烙印。

    猿三祖师挥棒向雪地中的苏云狠狠砸下,却在此时,看似已经失去防御能力的苏云突然如同蛟龙潜游,在雪地中游走,仿佛潜入泥沼,无声无息,却是极为敏捷。

    “多谢猿三祖师!”

    苏云后退,在雪中穿行,笑道:“我已经弄明白性灵神通的运用之法了!”

    猿三祖师一棒落空,棒头又有白猿跃出,扑向苏云,就在此时,苏云头顶黄钟旋转,忽刻度上也有一只白猿跃出。

    两只白猿在空中遭遇,搏杀!

    猿三祖师的白猿神通用的是猿公决固定的招式,而苏云的白猿神通用的却是猿公决的散手,以快打慢,半招井中捞月,扣住那白猿头颅用力一扭!

    猿三祖师的白猿嘭的一声炸开,化作一团气血散去。

    猿三祖师在修炼猿公决时,应该没有经过裘水镜这样的名师指导,而是独自摸索如何修炼,才有今日成就。

    在应变上,他远不如苏云,根本不知猿公诀还可以拆分为三十六式散手。

    猿三祖师棒头第二只白猿跃出,然而苏云的黄钟也有第二只白猿飞出,速度要比猿三祖师快了一些。

    两只白猿还是一个施展的是猿公诀的完整招式,一个施展散手在刹那间分出胜负,大黄钟内飞出的白猿将混铁棒中飞出的白猿格杀。

    短短片刻,混铁棒和黄钟之中各有六只白猿飞出,一个照面之下,猿三祖师的白猿烙印便悉数被撕得粉碎!

    猿三祖师挥舞混铁棒冲来,苏云的气血烙印所化的白猿向猿三祖师扑去,苏云同时控制这六只白猿,施展六式散手,有条不紊。

    这些气血烙印所化的白猿,像是与他的心神相连,能够随他心意而出击。

    困难在于,一心二用已经算是艰难,一心六用更是难上加难,苏云要同时控制六只白猿的攻击与配合,困难可想而知。

    猿三祖师厉害非常,长啸不绝,混铁棒展开,敲、挑、点、打,一击便将一只白猿直接打成气血形态。

    苏云立刻感觉到气血修为陡降,眼前有些发黑,当机立断抬手向天空一指,背后的包袱里神仙索咻咻飞出,带着他飞上高空。

    猿三祖师将所有白猿蛟龙悉数打碎,化作气血消散,抬头看去,只见苏云灵动如猿,攀着绳索向上爬,钻入云层,消失不见。

    猿三祖师正欲追赶,突然眼前也是阵阵发黑,却是刚才一战,他与巨型鬼怪搏杀留下的伤口又自炸开,让他气血亏虚。苏云也打碎了他六只白猿,让他的气血雪上加霜。

    “小鬼心狠手辣,杀我这么多族人,不能就这样放过他!”

    猿三祖师跏趺而坐,催动仙猿养气篇,吞吐灵气,汲取太阳精华,暂时压住伤势。

    修炼到蕴灵境界成为灵士之后,便需要换功法,抛弃原来的筑基功法。但猿三祖师身处乡村,又是天市垣无人区这等穷山恶水刁民辈出之地,自然没有什么人愿意教导他。

    他没有后续功法,便只能继续修炼仙猿养气篇,甚至,连性灵神通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不是官学里的正宗绝学。

    也正是因为如此,苏云才能一眼看破他的性灵神通的使用方法,并且偷学了去用来对付他。

    因此,两人都不是正宗的性灵神通。

    倘若要修成正宗的性灵神通,还是需要进入官学求学,而且课后还要请名师指点,修行几年才能融会贯通。

    苏云在云端踩着神仙索疾行,走了一绳之地,立刻沿绳滑下,一路如灵猿纵跳,出没于雪地林间,向天市垣驿站飞速接近。

    “不知道二哥他们是否已经到了驿站?”他心中默默道。

    太阳渐渐移到天顶,雪色映着阳光分外刺眼。

    花狐带着三个小娃娃走在雪地上,雪层表面结了一层冰,踩上去脆生生的,咯吱作响。

    他们昨晚在夜间行进,心里着实惶恐,但好在路上并未遇到其他危险。

    四个妖狐所化的小孩子从夜晚走到现在,都是又累又困,好在雪地里有兔鼠之类的野味,可以果腹。

    中午时分,雪层被阳光照射,变得松软许多,雪层开始融化,但是却更冷了。

    他们的鞋子里都是冰冷的雪水,即便走路远行也未曾暖起来。

    午后,阳光也没了温度,鞋子里更冷,四个小孩裹紧衣裳沿着雪路绕过一片山头,那山头不知何故,山上没有任何积雪,草木依旧葱郁,只是山顶光秃秃的。

    绕过这片山头,只见青瓦白墙的驿站出现在他们面前。

    天市垣的驿站外面是长长的廊道,只挡雨,不遮风,往前走才看到可以借宿的房屋,但并不大,约莫可以容纳十多人的样子。

    四个小孩艰难的向驿站走去,到了驿站廊道,只见廊道下面便是一条不知通往哪里的山道,约有五六丈宽,山道上没有积雪,石板铺就,上面还有巨大的爪印。

    这时,他们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二哥。”

    花狐身子一颤,回头看去,只见苏云迎着夕阳和和山谷里吹来的寒风向他们走来,身上挂着血水冻结形成的红色冰渣子,新换的衣裳也是破了多处。

    但是他的步履依旧十分稳健,步伐依旧很大,目光也依旧锐利。

    “小云哥还活着!”

    青丘月迎着苏云跑了过去,抱着他的大腿大哭起来,狐不平和狸小凡也跑了过来,抱着他另外一条大腿,哭道:“我们都以为你死了,路上谁都不敢说话!”

    苏云手掌放在他们的帽子上揉了揉,微笑着看着廊道下的花狐:“二哥,我好好的。”

    花狐转头抹去眼泪,笑道:“我知道你会活着赶过来。你是守承诺的,就算是死也会化作性灵赶来!”

    青丘月三个小家伙终于稳住了心态,不再哭泣。苏云拢着他们走入廊道,沿着山道看去,只见山道是从一座雪山上铺过来的,远远看去,如龙似蟒的山道匍匐在雪山上,不知延伸到何处。

    而向山道的另一边看去,这条山道却从几座大山之间穿过。

    四个小妖孩已经跑到前面的房屋前,苏云连忙快步赶过去,只见驿站里有几个老兵围在火堆边烤火,身后的墙边靠着几杆一丈六七的长枪。

    他们身上的袄很厚,手掌粗大,布满茧子,脸不知是被冷风吹的还是被火烤的,泛着不健康的红色。

    苏云仔细看了看,枪头上还带着血迹。

    他们镇守天市垣的驿站,每当到了夜晚,便要提防危险来袭,因此长枪上不免沾血。

    “去朔方城的?”

    其中一个老兵抬起头,瞥他们一眼,声音浑厚带着朔方独有的腔调:“四个半票,一个全票。半票十钱,全票二十钱。共六十钱。”

    他的目光落在苏云身上,眉头扬了扬,显然是看到了苏云身上的血迹。

    “好贵!”苏云有些头晕目眩,不知是跟猿三祖师硬拼损伤了元气,还是被这个价格吓到了,连忙定了定神。

    这几乎是他们一半的财产了,不过他还是取出钱袋子,数出六十个五铢钱。

    青丘月仰头问道:“伯伯,不给钱行吗?”

    那老兵从苏云身上收回目光,摇头道:“不给钱就得走过去。你们小胳膊短腿的,要走半个月才能走到朔方。而且,就算你们中有一个灵士,也肯定无法活着走过无人区!但是买了票,晚上就能到朔方。”

    “灵士?”花狐等人怔住,转头向苏云看去。

    苏云微微一笑,气血运动,头顶大黄钟缓缓浮现出来,解释道:“我也是不久前才发现,原来我在三年前,便已经成为灵士了。”

    宅猪:我也是照镜子时才发现,原来猪也可以这么帅!过年摆在桌子上一定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