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十二章 灵士苏云
    苏云顺着绳索从天上下来,取出一块洛馍放在怀里捂一捂,待捂得温热了这才啃了起来。他吃了两口又抓起一团雪塞到嘴里。

    猿三祖师应该还在搜寻他的下落,这时候万万不能生火,生火冒出的烟,无疑是给猿三祖师指点方位。

    少年吃下洛馍,只见天色渐渐泛白,这漫长一夜,终于算是过去了。

    “猿妖被我吸引过来,猿三祖师也在后面追杀我,二哥他们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苏云又吃了口雪,忽然听到后方传来重物踩积雪发出的声音,心中微动,急忙再度抛出神仙索,升上高空。

    他前脚刚走,猿三祖师后脚便至。

    这老猿在雪地上嗅了嗅,仰头大吼。

    “这老猿是怎么追上我的?难道他有什么追踪的神通?”

    苏云心中纳闷,他对性灵神通一窍不通,只是听人说过,也不知猿三祖师是用什么手段追踪到他的踪迹。

    少年随着神仙索越升越高,天上也越来越明亮,神仙索升到极致,便一字长蛇般平平铺在云端。

    苏云盘膝坐在绳子上,这时候难得没有了风,不是那么寒冷。

    只见天边一缕金光洒来,一轮金日露出了头,金光渐渐落下,照耀在少年的脸上。而在下方,天市垣还是一片黑暗,那里依旧是夜晚。

    苏云心中微动,修炼仙猿养气篇。

    仙猿养气篇至刚至阳,随着他的功法启动,只见道道阳光汇聚而来,照耀在他的眉心,光斑随着他的气血移动而移动,顺着眉心来到人中,来到咽喉,又沉在丹田中。

    苏云呼吸吐纳,那光斑也越来越明亮,被他的仙猿养气篇汇聚而来的光线也是越来越强。

    渐渐地,他面前日精汇聚,化作一个小小的火球,仿佛一轮小太阳在他面前时而冉冉升起,时而徐徐下沉。

    “仙猿养气篇汲取日月精华的速度,比洪炉嬗变养气篇更快,但是炼得不精纯。洪炉嬗变养气篇炼化日月精华的速度更快,而且更加精纯。”

    苏云心中微动:“不知能否把这两种养气篇的长处结合在一起?”

    他尝试着借用仙猿养气篇提升元气,又借用洪炉嬗变来炼化元气,的确是比平日里修炼快了许多。

    别人也不是没有想过修炼两种养气篇功法,但是修炼一门功法,做到精通都已经很是困难,更何况两种一起修炼?

    再说,倘若修炼到筑基六重,自然是抛弃了养气篇,转而修炼蕴灵境界的功法,谁还会再在养气篇上下功夫?

    苏云没有蕴灵境界的功法,也只有他会继续修炼养气篇。

    他的元气越来越浑厚,气血两旺,自觉身体也提升了许多,睁开眼睛看时,只见日上三竿,天市垣的天色已经大亮。

    “楼班前辈说我已经是灵士了,何必怕猿三祖师,我明明没有修炼蕴灵境界功法,他为何说我是灵士?”

    苏云心中微动,仔细回忆自己所知的关于灵士的信息。

    灵士,是性灵强大之士。

    灵士有性灵神通,是心心念念凝聚而成。

    性灵神通,是灵士之念与气血融合所化。

    比如说,儒士的性灵神通往往是平日所诵读的文章,领悟文章精髓,知行合一,运用到日常实践之中,变成自己的行为准则,言行举止不逾规矩,不违背自己的行为准则,文章便可以化作性灵神通。

    其他神通,也莫非如此。

    如所念是建筑,其性灵神通便如砖瓦叠加,雕梁画栋,斗拱相承,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如所念是花卉,其神通便如鲜花盛开,朵朵娇艳,姹紫嫣红更胜世间颜色;

    如所念是猛兽,其神通便如猛虎夜行,蛟龙藏渊,凤栖梧桐;

    如所念是神魔,其神通便如庙中神像金刚,或三头六臂,或眉生三眼,或遍体火焰;

    如所念是兵刃,其神通便如利刃!

    “那么我的性灵所念的是什么?”

    苏云想到这里,突然心头生出一种明悟:“我心心念念的,其实就是我用来计时的大黄钟啊!那么我的性灵神通……”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少年又坐在绳索上哽咽起来。

    他七岁的时候遭遇天门镇变故,变成了小瞎子,听到岑伯的指点去镇里的钟塔去摸钟,然后日夜不断的想象自己的脑海里有一口这样的大铜钟,刻满了时间的刻度。

    谁知道他这六七年来花费了多少精力,花费了多少时间,吃了多少的苦?

    谁知道他想象这口黄钟时出了多少次错,又因此摔倒过多少次,栽进沟里多少次?

    苏云坐在云端的神仙索上,一边笑一边抹眼泪。

    快过年了,过了年,他就满十四岁了,那时距离天门镇灾变便是七年时间。

    瞎了六七年的时间,吃了六七年的酸楚与伤痛,他终于有了收获。

    少年站起身来,鼓荡气血,让自己的气血去填充大黄钟!

    当!

    他仰起头,看到了头顶一口巨大的黄钟虚影,像是黄铜所铸,共有七层,分为年、月、天、时、字、秒、忽,各层各有刻度,各有刻度运转规律!

    随着他的气血运行,黄钟越来越清晰,刻度也越来越清楚。

    苏云迈步走在高空中,阳光照射,黄钟在他身上留下了淡淡的阴影,这一刻,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性灵神通!

    黄钟在他头顶旋转,忽刻度上渐渐浮现出三十六幅白猿烙印,各具姿态。

    忽刻度上已经有了三十六幅鳄龙图,鳄龙图在气血的滋润下形态渐渐发生改变,仿佛鳄龙渡劫一般,变化为三十六幅蛟龙图!

    再加上新增的三十六幅白猿图,七十二幅图仅仅占据忽刻度的十分之二,并未将所有刻度填满。

    奇异的是,随着黄钟底层忽刻度的旋转,这七十二幅图中的鳄龙和白猿也在不断演练各自的招法,活灵活现。

    “那么,性灵神通到底是怎么用的?”

    苏云皱眉,他已经来到绳头上,突然纵身一跃,手掌搭在绳头上,神仙索顿时像是失去了支撑,飞速向下坠去!

    “我没有学过蕴灵境界的功法,不知道怎么用,但是猿三祖师应该知道。和他打一架,我也就知道了!”

    苏云急速坠落,下方,天市垣雄伟壮丽,群山连绵,处处都被积雪覆盖。

    苏云向下看去,山川扑面而来。

    而在雪地中,猿三祖师面色阴沉,以冰雪覆盖自己的伤口,减缓疼痛。

    他旁边树林的树梢上,六只白猿站在树梢的最顶端,仿佛没有任何重量,翘首向四面八方张望。

    这六只白猿各具姿态,它们的动作模样,恰恰是猿公决六招的起手式!

    就在此时,突然一只白猿看到了空中抓着绳子坠落下来的苏云,急忙发出一声凄厉的猿啼!

    猿三祖师精神一震,把雪搓进伤口,猛地起身,抓住立在树边混铁棒,气血一振,灌入混铁棒中。

    只听六声猿啼传来,那六只白猿从树顶跳下,飞向混铁棒。

    倘若苏云在这里,便会看出来这六只白猿飞向混铁棒的身法,恰恰是猿公诀的那六招。

    叮、叮、叮、叮、叮、叮!

    六声清脆的撞击声传来,那混铁棒的端头黄铜皮缠绕之处,各出现三只白猿烙印,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这六只白猿,与苏云黄钟刻度中的鳄龙图、白猿图一般,都是某种奇特的气血烙印。

    猿三祖师抓起铁棒,迈步冲出,如同离弦之箭向苏云坠落之地赶去!

    他手中的混铁棒,也并非是真正的铁棒,而是性灵神通!

    白猿烙印则是他在筑基时期修炼仙猿养气篇,当把猿公诀修炼到第三种成就之后,气血化作性灵神通上的烙印!

    他每次都可以准确的找到苏云,靠的正是自己的性灵神通中的猿公诀烙印。

    苏云落地,立刻把神仙索收入包袱之中。

    少年把包袱捆在背后,又紧了紧,默默调整气息。

    他深信猿三祖师一定可以寻到他,自己无需去找,只需要留在这里以逸待劳便可。

    突然,大地轻微抖动,苏云仰头,只见远处一道雪线分开雪原,两旁大雪如浪,向两边排沓!

    而中间,则是一头白毛暴猿,手持混铁棒,铁棒拖地,狂奔而来!

    苏云眼角抖动,那白毛暴猿的速度极快,气血的压迫更强,还未冲至气血压迫便让苏云的眼睛产生了压迫感!

    “猿三祖师的修为比我要强,他的气血压迫,把我眼睛中的气血逼退,让我重新变成瞎子。”

    苏云眼中的视野越来越暗淡,那是他眼中气血不足以逼开仙剑,以至于仙剑烙印卷土重来,即将重新占据他的眼瞳!

    “但绝不可以!”

    苏云爆喝,头顶阳光汇聚,化作一个小小的火球,围绕着黄钟旋转,照耀着钟上的各种刻度!

    他体内气血狂暴,挡住猿三祖师的气血压迫,视线重归光明!

    冬日,雪景。

    猿三祖师一跃而起,气血暴涨,让他全身上下浮现出条条块块的肌肉,无比强壮,如同一座白塔!

    他全身上下的伤口悉数炸开,气血飞溅,然而那手臂粗的混铁棒却嗡的一声扫来!

    苏云迈步冲上,一人一猿,在半空中轰然碰撞!

    地面积雪突然间如同遭到无形的重击,大片大片的积雪沉降,形成一个方圆三四丈的大坑!

    宅猪:临渊行作品投资,小咖成就已经达成了,你们的分红到账了吗?到账的话来投张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