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十一章 裘水镜与大人物
    西厢,苏云燃起篝火,脱光衣裳,用雪清洗身子,洗去身上的血迹,又处理一下背上的伤口,这才穿上衣裳。

    “衣裳又沾血了。”

    少年皱眉,在火光下打量衣服上的血迹:“又要买新衣裳了。穿着带血的衣裳进城,会被城里人当成怪物吧?”

    他一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很正常的少年,不像是出身自天市垣无人区的少年。

    苏云穿戴整齐,去把猿妖尸体清理出庙宇的大殿,这才回到篝火边,心道:“夜里无法寻找花二哥他们,唯有等到天亮之后。”

    他着实困乏了,在篝火边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苏云醒来,只见篝火已经快要熄灭,他正欲添些柴火,外面却传来对话声:“……身为天道院的士子,当次危难之时,你竟然要走,要去留洋!西人的学问有什么好?西人打过来,割我元朔领土,掳我子民,要朝廷赔款,你还要去西洋!你是天道院的士子啊——”

    另一个声音响起:“兄长,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旧圣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大洋彼岸,我们认为的那些蛮夷,国力已经在我们元朔之上了!我必须要去留洋,学他们的本事!”

    苏云微微一怔:“这个声音……”

    “留洋学他们,学西人的学问?你是学儒的,你要背叛儒学背叛祖宗吗?”

    “我西学中用,本质上还是儒。学哥,随我一起去留洋,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救这个国家,挽大厦将倾!”

    “只有留下来才是救这个国家,只有保住旧圣绝学,才能救亡图存,留住元朔的精气神,才是救这个国家!不然,民族的脊梁都没了!裘水镜!你给我站住!”

    苏云起身,看向窗外,月光下的庙宇院落里站着两个英姿勃发的少年,那是月亮的光点聚集形成的身体。

    其中一人相貌依稀可以看出是年轻时的裘水镜,另一人浓眉大眼,比裘水镜显得高大强壮。

    两人都是器宇轩昂。

    苏云微微一怔:“性灵的执念?”

    这景象,声音,以及院子里那两个英姿勃发的少年,都应该是这座庙宇供奉的性灵的执念。

    在今晚的月色中,这个性灵的执念爆发,化作了少年时的他。

    而与他对话的另一个人,便是少年时代的裘水镜。

    “水镜先生年少时是天道院的士子?”

    苏云看着院落中的那两个少年,他们还在为是否要留洋求学而争执,心道:“这个庙宇的主人也是天道院的。水镜先生要去留洋学其他国家的的知识,而庙宇主人却觉得应该保住旧圣绝学。他们是因此而闹出矛盾了吗?”

    性灵的执念,在慢慢瓦解。

    “学哥,我将去大洋彼岸求学,等几十年,再来看你我孰对孰错吧。”水镜先生的声音传来。

    性灵的执念散去,院子里两个少年的身影随着月光的点点光斑而消失。

    苏云推开房门,来到院子里,怔怔出神:“这场让庙宇主人死后还记挂至今的对话,真的这么重要吗?”

    他尽管熟读旧圣经典,但这一刻却分不出水镜先生和庙宇主人孰对孰错。

    “庙宇主人应该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吧?他与水镜先生一样,都是想救这个国家。”

    苏云活动一下身子,搬来些雪,清洗大殿的地面,洗去血迹。

    他昨晚在这里与袁家岭的一众猿妖血战,弄脏了地面,自觉留下污迹是对庙宇主人的不敬。

    苏云做完这一切,身上出汗,便坐在庙门外歇息。

    “小瞎子,你认识庙里的鬼神?”一个声音传来。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庙旁边便是一户大宅邸,宅邸前还有一对石狮子,一个精瘦的老人坐在石阶上,笑眯眯的冲苏云招手。

    苏云惊讶不已,他来这座庙宇时,可没有见到庙宇附近有这么一座大宅子!

    “前辈认得我?”苏云好奇道。

    精瘦老者笑道:“咱们是在天市里一起摆摊的,我在街右边第九十七道,你是在街左边九十二道。我自然认得你,咱们是摊友,邻居了好几年呢!”

    他说的道,指的是鬼市巷道,苏云的摊位在从进天门开始数第九十二个巷道口。

    苏云来了精神,连忙跑过去。

    “这个邻居,是两个月前新搬来的。”

    那精瘦老者嘿嘿笑道:“我一位朋友给他修了这个宅子,那位朋友叫裘水镜,去过天市,曾经跟踪过你。那天他来这里时和我聊了一会儿。他说,这宅子里的是个东都的大人物,也是他的故友。他这次回来,是为了凭吊这位大人物。”

    苏云惊讶道:“这庙宇是水镜先生建的?”

    楼班点头:“找一些妖怪建的,他出的钱。你这位老师很了不起,是个有大才的人,本事深不可测。你几个月没去天市了,发生了什么事?”

    苏云道:“我眼疾治好了,所以便没有再去。”

    楼班打量他,问道:“你打算进城?”

    苏云点头:“去朔方求学。水镜先生说,旧圣的学问落伍了,必须进城求新学。”

    楼班悠然道:“旧圣的学问,有些是过时了,有些则是历久弥新,颠扑不破。你知道为何吗?”

    苏云摇头。

    他跟随野狐先生学了一肚子的旧圣经典,目前看来,只有理解洪炉嬗变养气篇、仙猿养气篇这些功法时,速度比较快,并无其他特别之处。

    “我也留过洋。”

    楼班笑道:“西人在学习方法和学以致用上,的确比我们更高明。但是他们有一处比我们低等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恰恰是旧圣之所长。”

    苏云心中微动,躬身道:“请前辈指教。”

    楼班起身,舒了个懒腰,道:“西人问诸于神,旧圣问诸于人。”

    苏云顿时明白他的意思。

    问诸于神的意思是问诸事于神,诸事不决,便请教神灵,请神来指导人间事。

    问诸于人的意思是问诸事于人,人来指导人间事,没有所谓的神干预人间。

    这一点,正是旧圣所倡导的,问苍生不问鬼神,敬鬼神而远之。

    “旧圣学问缺乏用,更多是指导你修炼磨砺心灵。西人补上了用这一点,所以西人强大起来。”

    楼班道:“元朔目前已经积弱,但只要学习西人的方法,学以致用,革旧圣之弊,把旧圣学问变成新学,战胜西人,我觉得可行。我与裘水镜一样,都是新学的人。”

    苏云顿时激动起来:“前辈,你是新学的圣人吗?”

    “新学至今,没有圣人。”

    楼班摇头道:“最低,我死的时候还没有。小瞎子,你若是进城求学的话,我要托付你一件事。”

    他转身走入自己的宅邸,取来一个小木头盒子,方方正正的,放在苏云手中,道:“我死之时,门下士子糊涂,把这钥匙也陪葬了。你拿着这钥匙,代我完成一件事。”

    苏云掂了掂木头盒子,只觉沉甸甸的有些坠手,像是实心的,问道:“前辈想让我完成什么事?”

    楼班笑道:“这事简单,你去朔方城,倘若有空,便带着钥匙去城下帮我看看,我生前藏在那里的东西是否还在。完成了这件事,我的钥匙便归你了。”

    苏云明白,这是天门鬼市的规矩,当然,在他的心中那并非是鬼市,而是天门夜市,又叫天市。

    天市的规矩很简单,那就是拿人东西,替人完成心愿!

    倘若不能在期限内完成心愿,那么“宝物主人”便会追回宝物!

    当初苏云也是天市卖宝人之一,当然他的宝物并非真正的宝物,只是自己的陪葬品而已。而楼班等一众鬼神,却是拿出真正的性灵神兵,而且绝对是最好的性灵神兵!

    苏云收了木头盒子,躬身道:“前辈放心,云,必不辜负所托!”

    楼班笑道:“也不算什么所托。我只是见到裘水镜欣赏你,所以跟着他欣赏你,认为你能办到罢了。好了好了,天快亮了,你的活儿也快来了,你该走了。”

    “我的活儿快来了?”苏云不解。

    楼班努了努嘴,苏云回头看去,只见山林中树木摇晃,乱雪纷飞,一株株树木咔嚓咔嚓倒伏下来。

    “猿三祖师!”

    苏云心中一惊,急忙取来包袱,向楼班躬了躬身,随即一捻神仙索绳头,神仙索笔直向上探入高空!

    他刚刚抓住神仙索,被带入空中,只听楼班的声音传来:“小瞎子,你也是灵士,未必便比他弱,何必怕他?”

    “我是灵士?”

    苏云错愕,他明明刚刚修炼到筑基第六重,何时成为灵士了?

    他顾不得多想,下方山林中猿三祖师浑身是血,侧身背着一杆手臂粗细的混铁粗棍子,怒吼一声冲出山林,向神仙索抓去!

    苏云飞速向上攀爬,猛地一抽绳,猿三祖师纵跳起身,探手抓了个空,不得不落地!

    那白毛暴猿在雪地里站起身来,身上处处都是触目惊心的伤口,显然与那巨人鬼怪一战,他也遭受重创。

    猿三祖师面色阴沉,抬头仰望,只见苏云攀着那根绳索,手脚并用,钻入夜空之中。

    “杀我袁家岭如此多的子弟,你绝对无法活着走出天市垣!”

    猿三祖师双手擂胸,仰天咆哮,他身边的雪地上,那座新修的庙宇前,摆着十几具猿妖尸体,赫然是被苏云在庙中击杀的一众袁家岭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