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十九章 鬼怪
    那个世界与他上一次离开时一模一样,像是整个世界被固定在他离开时的那一刻,唯一不同的恐怕便是那口追杀他的仙剑。

    仙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云一边谨慎的打量四周,一边飞速移动脚步,向曲伯尸身而去。

    他必须在那口仙剑感应到他之前,从曲伯尸身前的那幅仙图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离开此地!

    他的时间极为短暂,必须争字夺秒,不容耽搁!

    他飞一般来到曲伯的尸身前,向曲伯躬身一拜,随即抬手,手掌印在那幅通明的仙图之上!

    仙图中顿时云开雾卷,他的内心被映照在这幅仙图上!

    仙图中,阳光倾洒,映照山川,忽然巍巍群山扑面而来,只见一白猿在山林间纵跃如飞。

    白猿止步于山顶,对着太阳呼吸吐纳,那头顶的阳光竟然被汇聚过来,形成一个尺许的火球,随着白猿呼吸而起起落落。

    那白猿一边呼吸,一边活动筋骨,背后筋肉如铁打的一般,他的肌肉数量,比人类多出了一倍有余!

    他后背上的筋也多了倍余,而且更加粗大!

    “白猿身躯虽强,但还是比不上真龙!”苏云心道。

    那白猿的天劫突如其来,这天劫不是鳄龙或者全村吃饭的那种雷劫,而是雷火,一团团天火从空中滚落下来,向白猿轰去。

    ——之所以称之为雷火,是因为火球来到白猿跟前便径自炸开,爆发出爆炸般的雷音。

    而拳头大小的雷火爆炸开来,火焰能席卷四周亩许地的范围,极为惊人!

    那白猿在山顶对抗雷火天劫,他也在渡劫,也在蜕变,向金猿进化!

    他的身姿身法,正暗合仙猿养气篇中的猿公诀!

    苏云一边看白猿渡劫,一边对照猿公诀,先前不理解的,参悟不透的,统统豁然贯通,再无窒碍!

    这几乎相当于一头渡劫的白猿手把手教他如何修炼猿公诀,甚至比裘水镜那等名师教的还要深刻许多!

    苏云飞速参悟,那白猿对抗雷火的一招一式清晰分明,他甚至可以看到白猿的肌肉起伏运动,大筋的张合,甚至气血流动的方式!

    尤其是气血,与仙猿养气篇的上篇相互对照,更是让他收获良多!

    猿公诀六招,第一招白猿挂树,第二招古涧飞渡,第三招井中捞月,第四招老猿抱钟,第五招擒捉心猿,第六招猿公弹剑。

    苏云用这六招与上篇的心法相对照,再回忆适才看到白猿呼吸吐纳,将日光化作火球的情形,不由得恍然大悟!

    仙猿养气篇的上下两篇,被他打通!

    “原来如此!”

    苏云目光闪动,他跟随野狐先生学了六年的旧圣经典,成就虽然不大,但是旧圣经典之所以难学,正是因为晦涩。

    他这六年来把旧圣经典学了个遍,一直没有找到用处,但是接触到外界的新圣绝学之后,却发现理解新圣绝学变得无比简单!

    他学习洪炉嬗变和仙猿养气篇,上手极快!

    “猿公诀最为神妙的便是这最后一招,猿公弹剑!不知道这一招,能否对付得了那口仙剑?”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一道剑光出现在仙图中!

    那剑光一闪而过,正在渡劫的那头白猿做出猿公弹剑的姿态,叮的一声弹在那口仙剑上。

    “挡住了?”苏云又惊又喜。

    下一刻,白猿整整齐齐的裂成两半。

    苏云毛骨悚然,转身狂奔。那惊鸿一瞥,白猿被劈开时,身体内部构造也出现在他脑海中。

    “这倒是格物致知的好机会,可以了解白猿的身体构造,以气血模拟,壮大猿公诀的威力,但是那一剑太恐怖了!”

    他风驰电掣,奋力狂奔,沿着石桥向天门而去!

    铃铃铃的声音传来,那是仙剑在长鸣,在破空,向他追杀而来!

    “这口剑的速度,好像比以前更快了!”

    苏云被剑光压迫得眼前看不到任何东西,索性闭上眼睛,他感应到仙剑的速度在提升,比上一次来到这里时更快,不由头皮发麻。

    “蛟龙吟的招式变化,再加上猿公诀的力量,绝对可以逃出生天!”

    苏云催动气血,两条大腿瞬间变得无比粗大,仿佛暴猿,曲蹲跳跃,疾行如飞。

    待来到断桥处,少年纵身一跃,人在半空,由猿化作蛟龙,腾挪一纵,跳入天门!

    他的身后,仙剑一晃而逝!

    苏云回归身体,一抹额头,额头都是冷汗。

    篝火还在燃烧,只是火势比刚才小了些。

    苏云又添了些柴火,火光照着他的脸庞,少年想着刚才的遭遇心有余悸。

    “猿公弹剑也挡不住那一剑!那一剑的速度比上一次更快了!”

    苏云定了定神,目光幽幽的看着篝火,挡不住那一剑,他便只能偷偷摸摸的进入天门,无法去探索那个世界到底有什么。

    那个世界,一定藏着不知多少秘密。

    更关键的是,下一次进入其中,仙剑的速度又会提升到什么程度?

    “曲伯的身体在那里,除了曲伯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

    他晃了晃头,把这种思绪排出头脑,心道:“白猿进化为金猿需要渡雷火劫,鳄龙进化为蛟龙也需要渡雷劫。那么人会进化成什么?人若是进化到那种形态,又需要渡什么劫?”

    天门镇的曲伯他们,是在寻找人进化的下一形态吗?

    这些长辈渡劫了吗?

    他思绪万千,守着火堆,时不时添柴。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冷笑:“文圣公果然在这里藏了好吃的!”

    苏云心中一惊,西厢门被一股阴风吹开,他身边的篝火火焰顿时变成惨淡的绿色!

    少年被冻得连打几个冷战:“有妖邪之物进来了!”

    那篝火火焰向后飘摇,忽然火焰旋转了起来,绿油油的火焰被拉得越来越高,似乎要把厢房的屋顶点燃了。

    只见篝火木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焚烧,即将化作灰烬!

    苏云忙手忙脚,拼命把柴火往火堆里丢,唯恐篝火熄灭。

    然而新添的柴怎么也点不着!

    那绿色的火焰竟像是没有温度一般!

    从屋外吹来的阴风越来越急,眼看篝火便要燃尽,忽然只见西厢中明亮无比的电光闪过,刺目至极。

    伴随电光的是咔嚓一声雷音,接着篝火的火焰恢复正常颜色,适才苏云添的木柴哔哔啵啵的燃烧起来。

    花狐、狸小凡等人被雷声惊醒,四下看去,却见四周如常,心中纳闷。突然,文圣庙的院子中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

    苏云起身,凑到窗边,推开一条缝看去,只见文圣庙的院子里落下来一颗小山般的大脑袋,黝黑黝黑的,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

    花狐也凑过来,看到那头颅,两人对视一眼,均是骇然。

    苏云安慰那些小狐狸,道:“没事了没事了,是雪把东墙压倒了。”

    三只小狐妖不疑有他,又自沉沉睡去,狐不平发出咿呀咿呀的呓语声,这小狐狸卷着身子抱着自己的尾巴,不知在做什么好梦。

    苏云悄声道:“二哥,干柴没了,你先守着火,我去东厢里抱点柴火来。”

    “小心!”花狐郑重道。

    苏云悄悄起身拉开厢门,走了出去,花狐在他身后悄然无息的关上房门。

    文圣庙的院子里,那巨大的脑袋突然晃动一下,苏云吓了一跳,急忙停步。花狐趴在窗边观望,见状一颗心险些提到嗓子眼里。

    那怪脑袋又动弹一下,却没有其他动作。

    苏云小心翼翼,从一旁绕过去。

    忽然,他不经意间看到这庙墙之外有巨大的身影晃动,急忙抬头看去,只见有高达十多丈的巨人,比文圣庙正殿还要高出许多,在庙外走来走去!

    那巨人仿佛被蒙上了眼睛,看不到四周,正伸出双手四下里摸索。

    苏云仔细看去,心中骇然,只见那巨人脖子上没有脑袋!

    他在庙外走来走去,像是在四处摸自己的脑袋一般!

    苏云愈发小心,悄然无息的向东厢走去,这时庙外探过来一只漆黑的手掌,沿着庙墙四处乱摸。

    眼看便要摸到苏云,苏云急忙打开东厢的门进入东厢,悄悄把厢门掩上。

    那只大手在门外摸索了片刻,又去摸其他地方,苏云飞速抱起一捆柴,悄悄开门关门,沿着墙角向西厢走去。

    这时,那只大手从前面堵了过来,苏云后面也有一只大手,前后夹击。

    苏云咬牙,一溜小跑来到那颗大脑袋边。

    那颗从天上掉下来的大脑袋还在动弹,呼哧呼哧作响。

    他屏住呼吸,向西厢走去,只见西厢的火光渐渐微弱下来。

    苏云急忙加快脚步,就在此时,那两只大手终于摸索到院子中央,对着那颗大脑袋摸了摸,然后抓住大脑袋头顶乱糟糟的头发,将这颗脑袋提了起来。

    那脑袋原本是脸朝下砸在院子里,此刻被提起来,立刻像是拨浪鼓般左右甩动记下,这才睁开眼睛。

    那眼睛大得像澡盆一般,闪烁着绿油油的光。

    苏云转身,正好与这大脑袋面对面。

    苏云不假思索,手掌在干柴一拍,两根干柴飞出,苏云屈指连弹,一招猿公弹剑,两根干柴发出尖锐的破空声,正中那大脑袋的两只眼睛!

    那大脑袋发出痛苦的叫声,外面的无头身体一手拎着脑袋,一手在脖子上乱摸,似乎是在揉眼睛,只可惜脖子上没有脑袋。

    苏云立刻冲向西厢,花狐飞速开门。

    突然,庙宇外马鸣声喧哗,马匹顿足的声音传来。

    有人叫道:“叔父,前面有火光!杀了袁武的那几个小兔崽子,一定藏身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