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十七章 妖魔风范(新年快乐)
    即便花狐一向稳重,闻言也不禁勃然:“你们收一次钱就行了,居然还收两次!你们这是巧立名目!”

    那猿妖抽出怀中的刀,明晃晃的闪眼睛,笑道:“你们可以不下桥啊,我又不是一定要收你们的下桥费。废话少说,要么交钱,要么脑袋伸出来给我砍一刀!”

    苏云等人身后,收上桥费的那猿妖悠然道:“几位,俺们自从搭桥修路收过路费之后,可是不做杀人越货的买卖了。不要逼俺们重操旧业。”

    苏云瞥了山坡上的村庄一眼,又看了看身前身后的两头猿妖,道:“上桥收费不过分,下桥收费自然也不过分。”

    他走上前去,从钱袋子里数出十枚五铢钱,那猿妖一把抢过去,又瞥了瞥他的钱袋子,笑道:“里面还有很多啊。你们这是打算去哪里?”

    狐不平道:“进城……”

    苏云慌忙捂住他的嘴,笑道:“我们去前面走亲戚。”

    狐不平会意,改口道:“去前面村走亲戚!”

    “下雪天走亲戚,倒是稀奇。”

    那猿妖目光闪动,只见苏云把钱袋子放回包袱里,却从包袱里掉下来十几块青虹币。

    花狐急忙上前,把青虹币塞回包袱里。

    苏云几人打好包袱,匆匆向前走去。

    那猿妖目送他们远去,突然道:“老六,我来生意了!”

    另一边的猿妖皱眉,劝道:“几个小孩子,留点活口吧。袁武,由他们去便是。等他们回来,还可以再收两份钱。”

    那袁武笑道:“他们是进城的!这几个小鬼,毛没齐便打算进城。他们绝对无法活着走到驿站,肯定会死在半路上!他们身上带的钱可不少,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我!”

    袁老六正要说话,袁武已经大步去了。

    “小孩子都杀,不积阴德的家伙。”袁老六摇了摇头,却也没有把他追回来。

    苏云与花狐等人快步往前走,苏云低声道:“再走远一些。”

    花狐等人会意,一人四个小妖孩飞速往前赶,只见道路两旁积雪很深,不知不觉来到道路转弯处,忽然花狐等人纵身一跃,跳入道路两旁的积雪中消失不见。

    袁武仗着刀一路猿纵猴跃,速度极快,待追到转弯处,便见苏云站在前方。

    那少年背对着他,竟然将身上的上衣给脱了下来,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旁,露出肌肉线条优美的后背。

    袁武诧异,笑道:“这孩子真懂事儿,莫非怕血沾到衣服上?这样也好,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捅破了衣裳,粘上了血便不值钱了。”

    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苏云的背部膨胀开来,竟然像是又长出了十二根肋骨,背部肌肉群竟然也像是突然间翻倍了一般!

    苏云背后,一条条大筋绷紧,二十四条肋骨插在脊柱上,庞大的背部肌肉群与脊柱相连,大筋连接肌肉与肋骨。

    “好强壮!”袁武心头大震。

    苏云的身上忽然有蛟龙游动,蛟龙来到他的背后,与背部肌肉组合成龙盘天图。

    那气血蛟龙鬃须飘荡,从苏云的背后探出头来,向袁武张口大吼。

    “哤咕——”

    道路两旁的松林中落雪纷飞,扑索索落地。

    袁武被他气血冲击,忍不住长啸,体内磅礴元气混着血液冲出体表,身上长毛被冲击得飘扬不定!

    “筑基六重?我也是!”

    叮铃铃!

    他手中的长刀发出清脆的鸣叫,竟然难以承受住他狂暴的气血,被他的气血冲击得越来越剧烈,便像是薄铁片子抖动越来越急,突然间被撕裂!

    他狂暴的气血在他身后结成一尊魁梧猿人的异象,那猿人一身毛发金光灿灿,獠牙狰狞,四颗獠牙长达五六寸,个头比袁武要高大倍余。

    仙猿养气篇。

    这种功法是旧圣经典时期的一种养气筑基的功法,不过并没有在朔方一代的官学中推行,而是其他州郡官学中的筑基功法。

    不同的州郡往往有着不同的养气筑基功法,比如朔方用的便是毕方神行养气篇。

    袁家岭的猿妖应该是来自其他州郡,学了仙猿养气篇。

    仙猿养气篇与其他筑基功法的最大不同在于,修炼这门功法可以提升骨髓造血能力,增加骨骼密度,强筋健膜,锻炼身体每一根肌肉,让自己的力量得到极大提升!

    这门功法的下篇,叫做猿公诀,同样也有六招,是极为暴力的招式。

    比起人类,仙猿养气篇更加适合猿族。猿妖修炼这种筑基功法,可谓是事半功倍,威力更强!

    袁武的气血狂暴,身躯在一刹那间竟然又长高了尺许,手臂变粗,双腿变粗,双目血红,忽然曲蹲,纵身一跃。

    苏云与他距离约有四丈,袁武纵身一跃之间,落地距离苏云已经不过丈余。

    这头暴猿落地上前一个垫步,右肩后撤,腰马合一,身后金猿与他做出同样动作,也是右肩后撤腰马合一,一拳轰来!

    拳风呼啸作响,道路两旁的继续被风声带着,斜斜吹上半空,纷纷扬扬。

    苏云转身,背后的龙图游遍全身,抬手便是蛟龙吟的第一招,蛟龙出渊!

    他的全身上下,一块块肌肉大筋抖动,将力量从大地传到腿脚,从腿脚传到腰身,腰部肌肉跳动,脊骨宛如蛟龙爬行,将这股力量送到他这一拳中!

    这一拳让他的身躯前倾,有气血所化的龙爪龙尾从他体内涌出,龙爪扣在地面上,四条龙腿发力,让他这一击的力量达到极致,迎上袁武!

    他葬龙陵格龙骨之后,对蛟龙吟的领悟和理解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准,以龙形态来运转气血壮大自身。

    这是他格龙骨以来的第一战!

    他想检验一下,自己这些日子格物致知的成果!

    袁武的拳头如同酒坛子,比苏云的拳头大了数倍,在电光火石间,两人拳头碰撞。

    道路两旁的积雪仿佛遭到无形的冲击,雪花飞扬冲上半空,袁武脸色顿变,他听到自己的手骨的震动声。

    这震动清脆,是中指指骨裂开时发出的声音,就像是锋利的斧头劈进干柴时发出的声响。

    这声音从骨头中传导到他的耳膜里,比从空中传到他的耳朵要快很多。

    接着便是食指和无名指炸裂的脆响,随即是他手腕处的筋膜断裂的声音,这股猛烈的力量从他的小臂尺骨桡骨传递到上臂的肱骨、肩胛。

    他的头颅猛地一歪,脑袋像是被变成大妖的公牛撞过一般,脑中浑浑噩噩。

    其他力量则从肩胛分散到三十三脊椎和十二肋骨,他的冲击势头顿时被止住,魁梧的身体向后倒跌飞出!

    他还未落地,忽然只见道路两旁的雪地炸开,四个冰雪可爱的小孩冲出,抓住他的手脚,在半空中施展出鳄龙翻滚和蛟龙翻滚!

    咔嚓,咔嚓!

    四声脆响传来,袁武看到自己的四肢扭曲,被扭成了麻花状,心中一沉:“常年打雁,被雀儿啄瞎了眼。我被这几个小鬼算计了!”

    他顿时醒悟过来,苏云露出钱财,便是利用他的贪婪引他过来。他若是不贪,自然无事,若是贪心追过来想要杀人夺财,那就会被苏云等人除掉!

    花狐等人单足落地,袁武噗通一声后背着地,四肢扭曲。

    “这里是袁家岭,谁敢杀我?”

    袁武爆喝,厉声道:“我袁家老祖坐镇岭中,乃此地一霸,杀了我你们谁也休想……”

    呼——

    苏云右腿横扫过来,这条腿中劲力贲张,血管充斥着狂暴的气血,宛如蛟龙摆尾,狠狠扫在他的脖子上!

    袁武脖子处大筋发出嘣嘣的断裂声,颈骨扭曲,被苏云这一腿压着头颅恶狠狠的砸向地面!

    地面剧烈震动。

    苏云收回右腿,快速在袁武身上翻了几下,找出一小袋五铢钱,打开了取出十枚五铢钱。

    袋子里还有很多钱,他却没有多取。

    “小云哥,他收了我们二十个钱!”狐不平整了整狗耳朵帽子,提醒道。

    “那十个钱是过桥费,理当给的。他要杀我们,我们反杀他,这是正道。杀了他,少死了不少人。”

    苏云从袁武怀里翻出一册薄薄的书籍,低头打量一番,微微一怔,又把那十枚钱丢在袁武的尸体上,道:“这本书我要了,十个钱买你的,我们两不相欠。”

    他站起身来,四个小娃娃快步跟上他,花狐问道:“小云,这是什么书,值十个钱?水镜先生教我们才收一个钱的。”

    “这本书叫仙猿养气篇。”

    苏云一边走一边翻开,道:“上篇的心法降服心猿,驾驭意马,暴猿坐丹田,很是不凡。下篇猿公诀有猿公六式,招式也很不凡。”

    青丘月抖了抖兔子耳朵:“那也不值十个钱。”

    苏云懊恼道:“他被我们打死了,讲不了价的。早知道先讲好价格再打死他。”

    作为无人区的唯一人类,他的处事风格也早就染上了这里的妖魔鬼怪的作风。

    该给的钱,一定要给,一分不少,公平买卖。哪怕对方是死人,也必须要给。

    是自己的钱,一定要拿到手,被抢去便夺回来,绝不屈服。

    不是自己的钱,就算放在他的面前也一文不取。

    他的原则,就是这么简单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