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十三章 必须格他
    苏云回到天门镇,进天门之前,他又仔细嗅了嗅身上,确保没有血腥味这才走入镇里。

    “小破孩做坏事了!”

    他刚刚进镇子,脑袋上便挨了一下,一颗小石子从他脚边滚到远处。

    苏云抬头,露出少年才有的阳光稚气的笑容:“曲伯,你污蔑我。”

    曲伯还是和平时一样,爬到天门上敲敲打打,雕琢天门。

    这老者放下斧凿,笑道:“小破孩一副刚刚偷过鸡的小狐狸的模样,鬼鬼祟祟的,还说没有做坏事?”

    他坐在架子上,悠然道:“你身上还有血腥味,瞒不过我。上来,咱们谈谈!”

    苏云迟疑一下。

    天门镇中所有的镇民中,他与曲伯最是亲近,但是自从他无意中打开天门性灵进入另一个世界,在另一个世界见到曲伯的尸体后,他便有意无意的与曲伯疏远了一些。

    以前他经常爬到脚手架上,听这个老人说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比如说深夜鬼市,比如说天上坠龙,都是吓得他晚上睡不着觉的事情。

    苏云爬上脚手架,来到曲伯身旁。

    “天市垣这个地方,是个了不起的地方。”

    曲伯仰面躺了下来,双手枕在头后,道:“天市,是天上的城市,垣是城郭,咱们天市垣,传说是天上的城市坠落到人间。因此这地方总是会发生很古怪的事情。小破孩,你的眼睛快好了吧?”

    苏云也躺了下来,他的视野里还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天门镇的天空:“快好了。倘若我全力鼓荡气血,可以把堵塞我瞳孔的东西冲开,但是只能坚持很短的时间。不过,若是我把洪炉嬗变修炼到第六重,那仙剑的阴影便再也无法堵住我的瞳孔。”

    “那个叫裘水镜的人,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

    曲伯笑了:“将来你的眼睛痊愈,倘若看到古怪的东西,一定不要惊讶。因为这里是天市垣,天底下最古怪的地方。”

    苏云面色平静,默默点头。

    他在另一个世界的石桥上见过曲伯的尸体,曲伯之所以这么说,是担心他眼睛痊愈之后无法接受自己看到的真相。

    曲伯继续道:“天市垣,传说是神仙居住的城市,它不知从何时坠入凡间,也不知何故坠入凡间。有许多人试图从这里寻到长生的奥妙,寻到成仙的奥妙,但是无一例外都落空了。”

    他坐起身来,感慨万千:“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一代又一代人,都化作了尘土。他们把自己的墓建在这里,期望能够长生,最终不过是粪土一把罢了。”

    他捡起斧凿,继续雕琢天门:“小破孩,六年前岑老把你送过来的时候,说你的眼睛失明与我们有关,天门镇欠你的,须得把你养大,不能让你死在外面。岑老是前辈,我们也认同这一点。前不久岑老走了,你的眼睛也快复明了,等到你眼睛复明的时候,我们便不再欠你了。那时就是你该离开的日子了。”

    苏云怔了怔:“曲伯……”

    曲伯悠然道:“你身上有杀伐之气,你长大了。这几天我看到你处理危险,果断决绝,你的心态也长大了。等你眼睛复明的时候,你便是一个无需我们照顾的大人,不再是小破孩了。下去吧。”

    苏云怔了怔:“曲伯一直在暗中照看着我?他知道我这些天遇到的危险……”

    他心中满是感动,默默的走下脚手架:“其实我一直在受曲伯的恩惠。曲伯在天门镇中照顾我,在另一个世界,我也是在他的遗体旁遇到仙图,得到莫大的机遇,实力才突飞猛进。曲伯是人是鬼,又有什么关系呢?”

    过了两日,苏云体内元气如炉火纯白,洪炉嬗变修炼到了第五重。

    他的身体机能也愈发强大,心脏像是一个时时刻刻燃烧的洪炉,提供给身体强大的血液,肺腑更是像一个巨大的鼓风机,随时可以催动洪炉,让气血旺盛数倍!

    他的身体也一点点强壮起来,也可以在体内容纳更多的气血。

    他手脚可以气血显化出蛟龙之爪,无需借助神仙索,便可以在山崖上疾步如飞。

    每当他催动气血运行到双眼时,他甚至能够感觉到仙剑的烙印松动,似乎随时可以被他的气血冲开。

    只要冲开双眸中的仙剑烙印,他便可以看到天门镇的真相。

    苏云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这么做。

    他一直很想治愈自己的眼睛,一直很想离开天门镇前往城里求学,但真的到了这一天,他还是犹豫了。

    他不是不想长大,而是不想离开这片故土,离开这里可爱的人们。

    甚至,他对看到天门镇的真相有些恐惧和抵触!

    不过,随着他的修炼,洪炉嬗变第五重的修为水涨船高,他的气血会越来越雄浑。

    等到他的洪炉气血演变到第六重,炉火化作蓝色,不管他想不想,他强大的气血都会涌入眼睛,让仙剑烙印无法堵住他的眼瞳!

    仙剑烙印和天门镇烙印并非会因此而消失,还会留在他的眼瞳中,但那时已经不能影响他的视力!

    裘水镜是一个非凡的人,他对苏云眼疾的判断极为准确,无愧于天门镇的居民对他的评价。

    花狐和三只小狐狸从荒集镇归来,苏云的生活又恢复到往日的状态,每天早晨早起,面对大海日出修炼,然后与狐狸们一起狩猎觅食,再去牛家庄的菜园子偷菜。

    晚上倘若有月光,便一起去采集月亮精华。

    他们偶尔还会跑到蛇涧去捉鱼,现在蛇涧没有了全村吃饭,变得安全了许多,黄村和临邑村的村民也敢来到这里活动。

    蛇涧的鱼很是珍稀,因为接近葬龙陵,传闻有着龙的血脉,少刺而鲜美,味道极佳,只需上锅蒸熟加点小葱,泼点热油,便是让人食指大动的佳肴。

    最奇特的是,吃了蛇涧的鱼会让人感觉到气血贲张,修炼速度也比从前快了许多。

    “难怪全村吃饭一直盘踞在这里,原来还有这个好处。”花狐羡慕不已。

    这些日子他们修炼速度也变得很快,花狐也把洪炉嬗变修炼到第五重,三只小狐狸修炼到第四重,显然蛇涧里的鱼让他们获益匪浅。

    苏云也日渐接近洪炉嬗变的第六重,偶尔会感觉到气血涌入双眼时,隐约可以看到一口仙剑在空中旋转。

    随着他气血的提升,这口仙剑便越来越清晰,除此之外便是天门镇的烙印,也在他的眼中。

    还有那八座朝天阙,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他眼中除了天门镇外,还有北海,巨大的水柱高不知多少里,粗大无比,旋转着往上升,直达天外另一个世界!

    许许多多船只行驶在波涛汹涌的北海上,有的船则行驶在水柱上,在浪涛间出没,向另一个世界进发!

    这便是苏云在六年前看到的最后一幕。

    葬龙陵的山谷中,苏云闭上眼睛,这一幕烙印在他的眼瞳中,即便是闭上眼睛也无法抹去。

    “小云哥,快点过来!”狐不平在前方呼唤。

    苏云张开眼睛,向前走去。每当夜幕降临葬龙陵便会变得极为危险,龙灵会出现,围绕着自己的尸骨飞行,强大的气血压迫会封闭他们的五感六觉,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但是白天的时候龙灵消失,这里变得很安全。

    苏云和四只狐妖白天的时候会来到这里有模有样的“格龙骨”。

    格物致知,这是修行之妙。

    当年“领队学哥”率领天道院的士子前来格龙尸,领悟出了十六卷法门,他们能够参悟出了不起的功法神通,苏云、花狐他们自信也能。

    只是此时的龙尸没有了血肉,只剩下了骨骼,所以他们只能来“格龙骨”了。

    他们都修炼了鳄龙吟,又观摩了全村吃饭进化为蛟龙的过程,苏云更是把鳄龙吟转变为蛟龙吟,花狐也在蜕变的过程之中,因此格龙骨对他们极为重要。

    苏云在另一个世界的仙图中得蛟龙形态神韵,观摩全村吃饭蜕变为蛟龙,得蛟龙气血,但是龙的骨骼、肌肉、肌理、经络、筋脉、五脏六腑等器官,他却没有见过。

    现在龙骨摆在眼前,自然不能放过。

    俗话说画皮容易画骨难,其实难就难在普通人无法接触到骨骼,比如观想猛虎、鳄龙等猛兽甚至妖物,普通人只能远远看一眼,倘若被猛兽发现,多半难逃性命。

    但格物需要近距离观察,观其精气神,观其举止,甚至要剖开猛兽,在猛兽活着的情况下观察身体各个器脏的运行,了解其原理,洞察其奥妙,还要观察其行动时骨骼动态,对普通人来说,是根本无法办到的事情。

    对士子来说,也是危险无比,只有名师指导,或者大阀世家财力雄浑,才有可能学到精髓。

    但像真龙这种神话传说中才有的神物,即便是名师、世家大阀,也往往只能用雕塑或者书画来教导士子,根本不可能寻到一条真龙!

    苏云面前,便是一条真龙的龙骨!

    “把它刨出来!”

    花狐站在葬龙陵前,意气风发,吩咐小狐狸们:“刨出来格他!”

    宅猪:哼,昨天晚上做梦,梦到自己屁股上被盖了一个蓝色的圆圆的章,然后被人推到菜市场,宅猪发现好多人拿着推荐票来买我,这就是被人宠着的感觉吗?好幸福,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