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个正常少年
    担柴人的“心”字脱口而出,苏云向后踢出的脚已经收回,同时右手迎着另一个羊角怪人的剑向前拂去。

    他的五指在空中跃动,仿佛变成了一条条蛟龙。

    他的右手一根根指头在小小的空间中腾挪搏击,当真是活灵活现,连续打击在另一个羊角怪人的剑脊上,发出一串叮叮的暴击声。

    龙战于野!

    这一招倘若完整的施展起来,需要整个人的身体无比协调,宛如鳄龙在旷野中与另一条鳄龙搏杀,是鳄龙吟的六个招式中攻击手段最多的招式。

    苏云从鳄龙吟中提炼出三十六散手,又将鳄龙吟化作威力更强的蛟龙吟,他的每根指头施展的竟然都是龙战于野的散手!

    散手不需要施展完整的招式,也无需调动全身肌肉,因此施展速度更快!

    连续五记散手,打得那羊角怪人手中的剑脱手而出。

    那口宝剑叮的一声插在山崖上,剑刃没入山崖大半,剑柄嗡嗡颤动不休。

    那羊角怪人宝剑脱手,虎口炸裂,低头以羊角撞来。

    苏云双手扣住他的羊角,几乎是不假思索便腾空施展出蛟龙翻滚!

    蛟龙翻滚比鳄龙翻滚还要凶险,转速还要快猛,那羊角怪人双足站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随之旋转,第三圈的时候,他的脖子七根颈骨便已经被扭得脱落,待到苏云落地时,他的脖子早已被扭断!

    散手变化莫测,但完整的招式威力更强!

    苏云双足稳稳落在窄窄的石桥上,后方,担柴人挥舞长刀将那些被苏云踢飞的干柴扫飞,他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一片冰凉。

    这短短一瞬,兔起鹘落之间,他的两个兄弟便一死一伤,一个被扭断了胳膊,长刀掉在地上,一个被扭断了脖子,尸体正在从桥上滑落。

    终于,那羊角怪人的尸体无力的坠入深渊。

    担柴人睚眦欲裂,厉喝一声,全力催动气血,长刀表面赫然浮现出赤红色的锋芒,那是他的气血从体内溢出,在兵器上加了一层气血之刃!

    加持在刀上,称之为刀芒,加持在剑上,称之为剑芒!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都是修成第三种成就的人,做到了气血显化!

    他刚刚将气血提升到巅峰,苏云便已经迈步杀来,短短几步给他蛟龙盘绕在石桥上,旋转着身躯向他扑来的错觉!

    苏云的腿脚中有气血溢出,化作龙爪,龙爪随着他的脚步扣在桥面上,扎入石桥之中,让他在石桥上得以畅行无阻!

    担柴人之所以有苏云化作蛟龙盘绕在石桥上的错觉,正是因为苏云并非是沿着直线向他奔来,而是时而走在石桥左侧,身体平行于地面,时而走到石桥右侧,又时而头下脚上站在桥下!

    这种诡异莫测的身法,让他不知苏云会从那个方向进攻,迫不得已持刀一退再退!

    就在此时,苏云从桥下后退,出现在那断臂羊角怪人身后。

    “小心!”

    担柴人这话刚刚出口,那断臂羊角怪人已经被苏云两记蛟龙吟散手打断另一条手臂,丢下石桥。

    石桥下传来一声长长的惨叫,过了片刻才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苏云弯腰捡起桥面上的长刀,屈指轻弹,刀鸣清越。

    这口刀是断臂羊角怪人手中的那口,被他震落在地,长刀被他以蛟龙翻滚扭曲成麻花。

    但随着苏云屈指一弹,劲力贯通刀身,被扭成麻花的刀身顿时唰唰舒展开来,恢复如初。

    担柴人怒吼,舞刀冲来,厉声道:“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窄桥之上,方寸之地,你我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他气势猛烈,气血在身后形成扑击的火鸟形态。

    这等生死搏杀的气势,堪称惨烈!

    苏云持刀静静站在桥头上,脑海中不由又浮现出那口仙剑飞来的异象。

    他抖了抖手中长刀,以刀为剑,一剑刺出。

    这一剑从担柴人密集的刀光中长驱直入,没有遇到任何抵挡,嗤的一声刺入担柴人咽喉。

    担柴人刀法精湛,但根本没有触及到他这一剑分毫,被这一剑贯穿咽喉,眼中不由露出茫然之色。

    咚。

    他的尸体倒下,同时石桥轻轻震动,桥头落到对岸。

    从石桥向对岸沉下,到石桥落到对岸,长短不过几次呼吸的时间,这短短时间,桥上短兵相接,生死立分。

    从苏云迈步引诱三人主动攻击暴露身份,到三人相继殒命,其实只发生在桥起桥落的短短时间而已。

    “还是没人能够接下这一剑……”

    苏云脸色黯然,暗叹一声,转身拔出长刀,用力向下一掼。

    长刀插在对岸最后一个羊角怪人的脚边,刀柄嗡嗡晃动。

    那羊角怪人一动也不敢动。

    苏云迈步从石桥上走下,来到他的面前,与他隔着那口长刀。

    少年抬起右手放在鼻翼下嗅了嗅,微微蹙眉,他嗅到一丝血腥味,显然刚才有血溅到自己的手上。

    那是一滴血珠,晶莹,泛着红宝石的颜色,落在他的手背上。

    苏云伸出手,抓住那羊角怪人的衣领往这边拎了拎。

    羊角怪人面色惶恐,不敢动弹。

    苏云用力在羊角怪人的衣服上擦了擦手,抹去手上的血迹,这才将他放开。

    “我是个瞎子,我不想回去之后镇上的人看到我身上有血,他们会担心的。”

    苏云不紧不慢道:“我还是个小孩子,我一直很努力的做个正常的少年,最低是别人眼中的正常少年。你们是城里来的?”

    那羊角怪人额头遍布冷汗,连忙点头。

    他忽然醒悟苏云看不见,连忙道:“是!我们来自朔方城。其实我们也是出身自天市垣的,几年前去了城里谋生,刚开始在官学里求学,学了点本事……”

    “难怪。”

    苏云恍然大悟:“你们的功法和招式运用都很粗浅,显然是因为你们辍学太早,没有经过名师指导,不知道功和法的运用之妙。请你们来杀我的,是童家的人?”

    那羊角怪人赔笑道:“是童家的。”

    “给了你们多少钱?”苏云问道。

    “一百五铢钱,是定金,事成之后再给二百。”

    “拿来。”

    那羊角怪人取出一个钱袋子,苏云接过来数了数。

    “多了。”

    他取出十几枚五铢钱,还给羊角怪人:“童家用这些钱收买你们杀我,钱归我了,这是公道,不算我抢劫你们的。多的钱我不要。剩下的二百五铢钱,我会自己登门拜访童家,亲自讨要。”

    他收起钱袋,向天门镇方向走去。

    那羊角怪人呆了呆,死死攥着掌心里的五铢钱,突然高声道:“你是如何识破我们的?”

    苏云脚步不停,声音传来:“天平桥东边没有李家庄,也没有姓李的。天平桥我来过多次,知道这座桥需要多少人才能压下桥头。我走到桥中央时便知道桥上不止两人。”

    他声音渐远:“更关键的是,我看东西不需要眼睛。你们隐藏虽好,但气血还在流动,而且学的是一种功法,因此我能察觉到你们,识破你们。你们的破绽太多了。”

    “破绽太多了?”

    羊角怪人喃喃道:“从前,我们可从未失手过,现在却在短短时间折了三个好手……这个小瞎子,真是个瞎子吗?他还是个小孩子……怪物!他是怪物!”

    宅猪:周一,嗯,又是馋你们的身子……呸呸,是馋你们的票票日子。有推荐票都丢给临渊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