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十九章 葬龙陵案
    苏云面色凝重,焦叔傲的确是被神龙的灵救走,但是他从葬龙陵带走的,便未必是龙灵了。

    很有可能是那异物假冒龙灵的身份,欺骗焦叔傲,让焦叔傲带着他离开这里。

    “全村吃饭前往朔方城,说在朔方有可能再会。朔方是大城,到处都是人,若是这异物为恶……”

    苏云放松下来:“那么他必死无疑。”

    在他心中,朔方城中甚至有水镜先生这样的人物,自然是了不起的地方,强者辈出。

    他们休息一番,苏云抛起神仙索,与四只狐妖一起顺着绳索滑下山崖。

    夜色中,月光正美,苏云与四只狐妖穿行在山林间,经过牛家庄时,只见庄里已经开办白事,大摆筵席。

    苏云只听得人声鼎沸,以为是各路奔丧的客人,殊不知宴席上却是群妖乱舞。

    有些妖酒饱饭足,辞别主人,勾肩搭背往回赶,酒气熏天,又在路上大声喧哗,吵闹,好不热闹。

    苏云一行人路上倒不寂寞,狐不平和狸小凡还趁夜去偷牛家庄的菜地。

    不过,当同行的妖怪看到他们走入天门镇,那些喝醉的妖怪们便不由得打个机灵,酒意全无,冲着天门镇的方向拜了两拜,又或者骂上两句,便匆匆离去。

    ——天门镇在天市垣无人区的妖怪们眼中,是个邪恶充满晦气的地方。

    天门镇灯火零落,显然不少镇民已经睡了,只有苏云等人路上行来惊动的狗叫声。

    他们悄悄回到宅院,点了油灯,苏云与三只小狐狸张罗晚饭,花狐趁着灯光捧书夜读。

    “这书上说,他们看到战斗留下的痕迹,推测那个与龙一起降临的异物,应该是龙的敌人。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大战,异物也死在战斗中。于是,他们尝试召唤龙的性灵,打算询问龙灵发生了什么事。”

    花狐一边翻看书,一边向苏云等人讲书中的内容。

    “他们把龙的性灵召唤出来之后,有个名叫滢的士子,对灵有着超乎寻常的感知力,她察觉到异状。她说,他们在召唤龙的性灵的同时,可能把另一个性灵也召唤了过来。”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在天道院的士子们召唤出龙的性灵之后,诡异的事情便开始发生了。

    滢告诫大家,那个性灵充满了邪恶,有可能与龙同归于尽的是一个人魔。龙与人魔同归于尽时,可能把自己和人魔的性灵放逐到其他世界,但是现在被他们召唤了过来。

    不过,滢的话没有多少人相信。

    那是大雪天,朔方的天气变得有些诡异,往常是没有这样的大雪的,厚厚的积雪封了山,积雪有数尺深,山地中厚的地方深不见底,隔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

    第二天早上,天道院的士子们发现了滢的尸体。

    领队的士子很紧张,立刻召集所有人,联手布下灵囚困天笼,把龙灵和人魔的灵困在葬龙陵,让他们不能离开。

    倘若被人魔的灵离开,便会造成极大的杀戮,生灵涂炭,不知多少人会被人魔吞噬!

    灶台旁,灯光忽明忽暗,苏云和三只小狐狸紧张兮兮的听着花狐述说着这个一百五十年前发生在大雪天的故事,三只小狐狸抱着自己的尾巴瑟瑟发抖。

    “灵囚困天笼?”

    苏云突然出声询问,把三只小狐狸吓得跳起来,抱在一起缩在墙角里,惊恐万状。

    花狐翻了翻书,道:“结合上下文来看,应该是我们初入谷时看到的那些石碑。领队士子布下灵囚困天笼之后,把士子们召集起来,大家总结了自己所知的人魔的特性。”

    他继续读下去。

    人魔性灵善于附身,能够依附在其他人身上,模仿他人。

    人魔的性灵实力并不强,但人魔性灵附身之后,便会变得很强大,他一定会选择性格有弱点的人,依附在他身上,控制他,最终吞噬他。

    只要心灵稍微出现一点破绽,便有可能被人魔性灵趁虚而入,夺舍控制!

    更加可怕的是,人魔夺舍之后,身体便善于变化,有可能会变成任何人的模样!

    不仅如此,人魔甚至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变化成武器的形态!

    他吞噬的人越多,实力便越强!

    在这个被大雪封闭的山谷中,一场场人性和智慧的对决开始了。

    原本同学之谊深厚的士子们渐渐地开始相互猜忌,相互怀疑,渐渐地人们分为两派,一派居住在龙头处,一派居住在龙尾处。

    雪天纯粹的白色更是让人绝望,当雪色染上鲜血的红色时,这种绝望便变成了人性的扭曲。

    又有人死亡了,尸体被人发现处在龙腹的地方,双方都怀疑是对方所为,人魔就在对方之中。

    然后又有了第三个死亡者,第四个死亡者。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整个谷地,终于让人崩溃,龙头龙尾两派几乎是同时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消灭对方!

    因为,在确定人魔没有藏在自己这一边时,不去管人魔是对方中的哪一个人,只要消灭对方便可以消灭人魔!

    双方都是抱着这种想法时,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最终,龙首这一派的士子获得了胜利,领队的士子就在其中。

    他们回到龙首位置的房子里,等待雪化了之后便离开此地。

    他们燃起篝火,坐在火堆旁,气氛凝重,聊到了离开之后如何对外界说这里发生的事情,也聊到今后该如何照顾那些死去的士子的父母。

    花狐翻看书籍,道:“之后他们回到房间里睡觉了。次日早晨,他们发现了有一块灵囚困天笼的石碑被破坏掉了。”

    苏云突然打个冷战:“人魔没有死,还藏在他们之中!”

    花狐面色古怪,把最后两页来回翻看几遍,似乎没有看懂。过了片刻,他整理好最后两页的内容,这才继续讲下去。

    士子们回到龙首位置的房间,大家又都陷入各自怀疑之中,对其他任何人都极为防备。

    这时,领队的士子找到了撰写这卷书的那位士子,对他说,我们无法寻出我们之中的人魔,那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光所有人。

    他说,人魔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破坏灵囚困天笼,只能蛊惑他人,借他人的手破坏灵囚困天笼。任何人,只要活着都有可能成为被人魔利用的对象。

    人魔逃出去的话,绝对会让天下大乱,不知多少生灵涂炭。

    他们只能牺牲自己,死在这里,才能保证人魔不会逃出去。

    “那么,我该如何确定你不是人魔?”写书的那位士子问道。

    领队士子道:“韩君,杀掉其他人之后,只剩下你我。若我是人魔,我便必须蛊惑你来破坏灵囚困天笼,你只需自尽,便可以把我困死在这里。若你是人魔,我自尽,则你被困死于此。”

    他同意了。

    杀戮开始了。

    率先动手的人是领队。

    他的手臂化作巨大的兵器,切碎了同伴的肢体。写书的那个士子惊恐的看着这一幕,看着领队如同邪神附体一般斩杀其他士子,他害怕了,他逃走了。

    “领队才是人魔!”他在书中写道。

    雪地中,他留下了足迹,最终领队还是寻到了他。

    龙尾处的房间里,他看到窗外,领队的手足变成了巨大的兵刃的形态,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在雪地中四足爬行。

    “学弟,只剩下你我了!”

    领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还是没有寻到人魔!”

    他在房间里飞速挥笔,记录下领队的形态,这对后人来说会是一个极好的研究人魔的笔记。

    “学哥,你不就是人魔吗?”他一边书写,一边向窗外怒吼。

    “我并非人魔,我是在借龙的灵,强化身躯,使身躯龙化,提升实力。”窗外的领队向这边走来,对他解释。

    他向窗外看去,果然看到领队的四肢化作了龙的利爪,这才知道自己冤枉了自己这位学哥。

    “既然学哥不是人魔,那么人魔是谁?”

    花狐面色愈发古怪的读到最后一段话:“我的意识渐渐模糊,黑暗从我脑海里侵袭而来,我恍惚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左臂在慢慢化作巨大的兵刃……嗯,没了。”

    花狐合上书籍。

    苏云和三只小狐狸正听得入神,闻言不由急了:“什么叫没了?这故事没头没尾!”

    狐不平抓耳挠腮,叫道:“后面呢?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才是人魔对吗?他与领队学哥之战,谁赢了?”

    花狐无奈道:“书中的记录只到这里,并没有说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这不是我写的故事,而是发生在一百五十年前的大雪天的一场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小狐狸们不满,非要他给这个故事一个准确的结尾。

    花狐无奈道:“他与领队学哥同归于尽……”

    “这个结尾很烂!”

    青丘月飞速道:“人魔赢了,杀死了领队学哥,但是他无法走出灵囚困天笼,最终他老死在葬龙陵中,直到全村吃饭到来!这个结尾更好!”

    狸小凡连忙道:“人魔死在领队学哥手中,但领队学哥在最后关头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被人魔附身,所以选择孤独的老死在葬龙陵。我觉得这个结局更好!”

    狐不平举起爪子道:“或许领队学哥杀死人魔之后,离开了葬龙陵!这才是圆满结局!”

    小狐狸们吵吵嚷嚷,各有各的结局。

    花狐把书放在一边,只见苏云若有所思,并没有参加讨论,不由好奇道:“小云,你在想什么?”

    苏云怔怔出神,突然道:“我在想,那天晚上,真的是龙灵把全村吃饭救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