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十八章 临渊而行
    苏云脑海中黄钟依旧如寻常一般旋转,而脑中的地理图也在不断变化方位,忽然他精神一振,沉声道:“找到了!我们继续走!”

    就在这时,他的耳中一片嗡鸣,刺痛感像是针一样扎入他的脑海!

    嗡鸣声响了片刻,这才消失,而这短暂的刺痛已经让苏云全身上下都是冷汗,衣衫被汗水湿透。

    他张了张嘴,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四周只有纯粹的宁静,完全没有任何声音!

    “从葬龙陵中传来的强大气息,压迫我们的气血,先是剥夺了我们的视觉,现在又剥夺了我们的听觉!”

    苏云定了定神:“下面剥夺的恐怕便是我们的触觉,味觉,嗅觉和知觉。倘若六觉被剥夺……”

    他猛地咬破嘴唇,嘴里的血带着腥味和甜味,疼痛告诉他,他的味觉、触觉、嗅觉和知觉都还在。

    “花二哥他们感觉到有人在抚摸他们的后脑勺,这是气血压迫触觉造成的错觉,并非是有什么鬼怪在黑暗中摸我们!”

    苏云取出神仙索,飞速把花狐捆了起来,心道:“我的黄钟绝对没有出错,现在太阳还未落山!我们还有时间可以走出去!”

    花狐挣扎一下,苏云焦急的比划一番,花狐这才放弃挣扎。

    苏云又把青丘月捆了起来,青丘月没有挣扎,她的触觉已经丧失了,感觉不到自己被捆起来。

    没有了触觉,没有了听觉,没有视觉,她便任人摆布。

    “我们之所以会出现被触摸的幻觉,是从葬龙陵中涌出的气息压迫我们的神经,开始阻断我们的触觉。”

    苏云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抚摸自己,他的触感似乎越来越敏锐,然而这只是触感的错觉,他的触感也在慢慢丧失。

    他额头冒出更多的冷汗,四下里摸索,摸索到一件东西,勉强辨认出是狸小凡。

    他将狸小凡捆起,这时,他的触觉也丧失了。

    “狐不平!”

    苏云张嘴呐喊,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四下摸索,却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气血!对,我还可以感受到不平的气血!”

    苏云拼命催动洪炉嬗变,竭力鼓荡自己的气血,用心去感应四周,终于,黑暗中一个个身影出现在他的感应“视野”中。

    苏云寻到狐不平,伸手抓去,却感觉不到自己是否抓到狐不平。

    他只能凭借捆绑的经验,以及对气血的感应,把狐不平捆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又将四只狐妖捆在自己的背后,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也感觉不到手,嘴巴里的血腥味也越来越淡了。”

    苏云舔了舔嘴唇上的伤口,他已经找不到自己咬破的位置了。

    他的味觉、嗅觉,已经被气血压迫得完全丧失了。

    五觉丧失,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具尸体,行走在纯粹的未知中。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上坡还是在下坡,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走在山崖边缘,或是自己是否正在走入魔怪的口中!

    “我必须要在知觉丧失之前走出葬龙陵,否则知觉丧失,那就全完了。”

    苏云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知觉正在慢慢丧失,他只能在黄钟的旋转中,机械的迈开腿脚,按照自己脑中的地理图,不断的前行,回到断崖上。

    这是无边的黑暗,只有他脑海中的黄钟和地理图还亮着,只有他对花狐等狐妖的气息感应,告诉他,他们还活着。

    苏云继续前行,过了不知多久,他脑海中花狐等人的气血消失。

    他的知觉越来越微小了。

    苏云继续前行:“还有时间,天还没有黑,不管那异物是什么,天还亮着,它便不能出来!”

    他凭借着最后的意志意识,告诉自己的身体应该往前走,他虽然感觉不到自己的腿脚,但是相信自己的身体会在这种意识意志的控制下继续前行。

    过了良久,苏云停下脚步,他脑海中的黄钟和地理图告诉他,前方就是悬崖!

    他已经走出了葬龙陵!

    “为什么?”

    苏云陷入惶恐之中,内心被巨大的恐惧完全击垮,他像是又变成了那个发现自己被关在小小的“房子”里的孩童:“我走出了葬龙陵,为什么五觉还是丧失了?难道我其实一直都没有动弹过?难道我还在葬龙陵中?”

    他几乎崩溃,支撑他的最后的意志意识在瓦解。

    就在此时,花狐等人的气血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苏云怔了怔,接着他感觉到了嘴巴里的血腥味,嘴唇的疼痛传来,身体在缓缓恢复感知,耳中也渐渐没有了纯粹的宁静,他隐约听到了牛家庄办丧的喇叭声,吹的正是百鸟朝凤。

    他感受到背后的重量,感受到自己的腿脚。

    他心中的恐惧变成了热泪,从眼眶中喷涌而出,温热的泪水打湿了脸颊。

    他颤抖着探出自己的左脚,向前试探,前方一片空空。

    那里正是悬崖,与他脑海中的地理图一般无差!

    苏云站在悬崖边,满脸泪水,却哈哈大笑。

    他背上的花狐等人被他的笑声惊醒,他们的六觉恢复,这才看到苏云把他们捆绑结实,背着他们站在悬崖边,下方便是深渊。

    再向前一步,他们便会被摔得粉身碎骨!

    四只狐妖不敢动弹一下。

    突然,苏云迈开脚步,沿着悬崖深渊边缘前行,花狐等人惊恐万分,狐不平更是发出刺耳的尖叫,这次没有人堵住他的嘴巴了。

    然而苏云的脚步却始终稳如泰山,他距离深渊始终只有一步之遥。

    临渊而行,如履平地。

    不知不觉间,他的心性又自稳重一分。

    他来回走了两遍,这才停下脚步,将背上四只狐狸放下,解开神仙索。

    四只狐妖身躯酸软无力,躺在山崖边呼呼喘着粗气。

    夕阳最后一抹光辉洒了下来,洒落到少年的脸上,暖暖的,驱散了葬龙陵的寒意。

    天色黑了,太阳落山。

    夜晚到来了。

    葬龙陵中传来悠扬的龙吟,清越,漫长,声音中似乎藏着岁月漫长的孤独感,令人不觉怆然。

    龙吟声让人恍惚间仿佛看到真龙独自游弋在星空之中,跨越漫漫无尽的旅途,从一个星球前往另一个星球,寻找自己的伴侣。

    苏云正欲抛出神仙索离开此地,听到龙吟,不由微微一怔:“这声音……二哥,山谷里是龙的灵吗?”

    花狐起身,向山谷中看去,暮色未晚,只见有青色的神龙散发着幽暗的光芒在空中飞行,围绕着自己的墓穴缓慢飞舞,穿梭于树林之间。

    那龙灵一边飞行,一边长吟,似乎在述说着跨越漫漫星空的寂寞。

    “是那只龙鬼。”

    花狐咬牙道:“刚才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压迫得我们丧失了六觉,差点死在葬龙陵。”

    “这就奇怪了。”

    苏云皱眉,面色怪异,喃喃道:“倘若龙灵还在山谷中,那么全村吃饭焦叔傲,他带走的是谁?”

    花狐醒悟过来,瞪大眼睛,张着嘴巴。

    其他三只小狐狸各自爬起来,均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惊骇之色。

    是啊,焦叔傲带走的是谁?

    神龙的龙灵还在山谷中,徘徊在自己的尸骨旁,那么焦叔傲身边那个沙沙的声音肯定不是龙的性灵。

    这山谷中,除了神龙的性灵便只有另一个东西了!

    “与神龙一起坠落的那个异物!”

    狐不平脱口而出,叫道:“全村吃饭以为自己带走的是龙灵,殊不知他带走的是那个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