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十四章 小镇疑云
    花狐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解释。

    他心中也有同样的疑惑,儒士童轩的学问显然比野狐先生逊色不知多少,儒士童轩都有如此本事,更何况野狐先生?

    然而野狐先生却死了,胡丘村也被屠村。

    “旧圣经典,只讲学,不讲用。”

    一旁的苏云还在努力收敛自己的气血,试图把气血蛟龙收入体内,道:“野狐先生的学问虽高,但不懂用法。”

    他抬起头来,眼中有幽光闪动:“而且水镜先生说,旧圣绝学已经落后于时代,现在城里教的都是新圣绝学。所以,我们必须离开农村,必须进城!”

    花狐和三只小狐狸心情颇有些沉重,他们是狐妖,对城里有恐惧也有向往。

    他们对城里的人有着本能的恐惧,胡丘村便是被城里人屠村,但是他们同样也有对城里的生活的向往。

    倘若他们这些狐妖不进城的话,学不到最新的绝学,早晚会被人灭绝。

    苏云刚刚收回气血,突然脸色微变,身上的旧伤再度炸开,气血从伤口处涌出,滋滋飞溅!

    气血蛟龙入体,体内增加的狂暴气血便超出了他的身体承受范围!

    他能修成蛟龙吟的第三种成就,气血显化,化作蛟龙,是因为窃取全村吃饭的气血之云,用来壮大自己的气血,导致他的元气和血液大大提升。

    但是关键的是,他的修为提升了,身体却没有随之而提升。

    他的体内天地容纳不下这么多的气血,体内天地洪炉被撑得隆隆作响,几欲爆开!

    多余的气血为了寻找出路,便顺着他的旧伤被排出身体,而随着气血流失,他的眼瞳也在渐渐缩小,眼瞳即将被仙剑剑影堵住!

    “难怪水镜先生告诉我,必须把洪炉嬗变修炼到第六重,才能治愈我的双眼。”

    苏云脸色黯然,任由多余的气血被排出身体。

    他的视野也渐渐变黑,重归黑暗。

    “不过,我已经做到了蛟龙吟的第三种成就,今后洪炉嬗变的修行只会更快。”

    少年抬起头,脚下雷声轰鸣:“我很快便会修成洪炉嬗变第六重,治愈自己的眼睛!”

    蛟龙渡劫,已经渐渐到了尾声,雷声稀落,云层渐渐变得浅薄。

    天亮之后,只见蛇涧上空,一根绳索悄然无息的垂落下来,一只狸猫颜色的小狐狸抱着绳头,无声无息的落地。

    小狐狸前脚刚刚着地,立刻一溜烟跑到山林中躲藏起来,悄悄东张西望。

    过了片刻,这只狐妖从山林中寻到了几块干牛粪,来到一株老树下,刨了个坑把牛粪埋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小狐狸又对着老树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这才爬起来,对着老树窃窃私语。

    那株老树突然晃动树枝树叶,树身上长出两只昏花老眼,树皮上露出一只嘴巴,瓮声瓮气道:“胡丘村的小家伙,别挠我痒痒……昨晚打得太狠,黄村的老东西死了俩,其他三个逃命去了。牛家庄的也死伤惨重,头牛的牛角都被打折了。全村吃饭阴得很,偷摸下毒,毒死了临邑村的十几个好手,还毒死了一个和尚。但他也被城里人捉住,说是要当成坐骑。”

    “地公,全村吃饭被城里人捉走了?”小狐妖惊讶道。

    这只狐妖正是狸小凡,因为最机灵,所以被派来打探消息。

    “被捉住,但是没捉走。”

    那老树精突然打了个冷战,压低嗓音道:“堕龙谷里,真的埋了一条龙!那龙变成了鬼,从堕龙谷里飞出来,救走了全村吃饭,两个城里人也被打伤了,仓皇逃命。”

    狸小凡打探好消息,走出树林学鹧鸪叫了几声,又拉了拉神仙索。

    过了片刻,苏云顺着绳子滑了下来,花狐、青丘月和狐不平也跟着滑下来。

    苏云打了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天上太冷了,他不像花狐他们长着皮毛,一夜寒风呼啸几乎要把他冻僵了。

    “昨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

    狸小凡把自己探听到的消息告诉他们,苏云和狐妖们惊讶不已:“堕龙谷真的有龙?变成鬼的龙?”

    狐不平兴奋道:“龙鬼救走全村吃饭,是打算吃饭吗?真想去看看!”

    “先回去睡觉。”苏云转身走去。

    狐妖们连忙跟上他。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留意到,崖顶站着一只毕方神鸟,正在慢吞吞的理着自己的毛发。

    苏云等人返回天门镇,天门镇热热闹闹,镇上人们各自忙碌,少年一路上和镇民打着招呼,镇民们热情回应,四只狐狸则低着头夹着尾巴,老老实实目不斜视。

    天门镇还是一片阴天,惟独苏云的宅院有阳光照射下来。

    他们吃了点东西,倒头便睡,累了一宿,着实太疲惫了。

    天门镇外一只火鸟在空中盘旋,过了片刻,一个撑着花伞的女子缓步走来,那毕方神鸟忽然振翅飞来,唰的一声投到花伞上,火光四溅。

    毕方神鸟消失,变成了花伞上的火鸟图案。

    花伞下正是来自朔方城童家的女子,身姿婀娜曼妙,莲步款款,走入天门镇。

    天门镇一如既往的一片祥和,镇民各忙各的,曲伯爬到天门上,叮叮当当的雕琢,罗大娘经营着药铺,芳儿姐正与邻居少年低声说笑,面带羞色。

    徐大叔是个老药罐子,病怏怏的拎着药罐子出门倒药渣,把药渣铺到路上。

    乐奶奶正在骂偷窥罗大娘的乐爷爷,乐爷爷端正的坐在那里,低着头双手放在膝盖上一言不发。

    花伞女子走入小镇,还看到马夫用刷子在给一匹马刷毛,一个醉汉站在墙角冲着墙便溺,而街道对面的楼阁上窗户开着,一个容貌俏丽的姑娘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

    楼下有汉子拆下门板,应该是刚刚娶亲,生意开得比往常晚了。

    街道边还有包子铺,笼屉热气腾腾,肩头搭着毛巾的小二正忙着张罗客人,吆喝声不断。

    花伞女子含笑走在街道中央,向苏云的宅院走去。

    这时,街道上吵吵嚷嚷的声音突然间消失了,时间仿佛完全静止下来,所有人齐刷刷的转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花伞女子,一动不动。

    即便是那对着墙角便溺的醉汉,此刻也诡异的扭过头来。

    更加奇异的是,他便溺的尿居然也停在空中,包子铺蒸笼的热气也停顿下来,天门上被曲伯凿出的碎石也飞在空中,静止不动。

    整个天门镇,只剩下花伞女子的木履鞋踩在青石板上发出的哒哒声。

    花伞女子冷笑一声,冷清的声音从伞下传来:“装神弄鬼!朔方童家,在此办事,不相干的统统退下!”

    天门镇中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花伞女子停步,花伞微微抬起,露出眼睛之下的半张脸,冷冷道:“不想被灭门的话……”

    “小丫头,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这里是无人区吗?我们早就被灭门了。”

    花伞女子霍然转身,看向街道尽头的天门。

    天门上,曲伯又动了起来,凿着天门上的图案,叮叮的声音传来。

    “这世间只有一人可以对天门镇发号施令,这个人,是元朔平帝。”

    曲伯认认真真的凿着天门,天门镇的四周,忽然间迷雾散去,镇上所有的房屋、楼阁、店铺、镇民,悉数在迷雾散去的那一刻瓦解!

    花伞女子毛骨悚然,只见此时的天门镇,坟冢座座,荒草丛生,瓦砾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