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十一章 苏云渡劫
    这一道小小的雷光落下,看似落在苏云的头顶,然而雷光却仿佛穿过他的身体,直接落在他体内的天地洪炉上,直接击中他的元气所化的气血大卵。

    他的元气所化的气血大卵立刻被狂暴的气血填得满满当当,几乎要当场爆开!

    虽然这道雷光只是从劈向蛟龙的雷光中分出来的,微不足道,但是其中蕴藏的天地气血却超越了苏云这个阶段所能容纳的极限!

    毕竟,大黑蛇是久经修炼的老妖怪,而苏云虽然有野狐先生传授的夫子养气篇的底子,但正式修炼却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他的根基远不如大黑蛇,贸然夺取天地气血,绝对会被撑得爆体而亡。

    “洪炉嬗变,造化为工!”

    就在雷光中的天地气血即将撑爆气血大卵时,苏云催动洪炉嬗变上篇功法,体内天地洪炉突然将多余天地气血吸入炉中!

    大卵一鼓一伏,将天地气血吞纳。

    大卵表面纹理亮起,映照出卵中卷曲、盘绕却又强健、狰狞的身躯。

    他的气血,正在经历从鳄龙到蛟龙的蜕变!

    多余的气血,则被天地洪炉以洪炉嬗变的造化为工炼化,转变为自身的气血。

    天地洪炉是炼自身的阴阳之气为元气,这种炼化过程,称之为造化为工,又叫嬗变。因此修炼洪炉嬗变时,会经常感觉到饥饿,一天要吃六七顿饭。

    体内阴阳二气化作元气,需要从饮食上来补充。

    裘水镜传授他们洪炉嬗变时,并未告诉他们洪炉嬗变能否炼化天地自然的力量。不过让苏云惊喜的是,洪炉嬗变居然也可以炼化天地气血!

    他备受鼓舞,加紧炼化天地气血,使自己蜕变。

    但在花狐、狸小凡等狐妖看来,雷光劈在苏云脑门上,下一刻便见苏云先前受伤的地方炸开,元气和血液滋滋往外飙!

    几只狐妖慌忙上前去堵,却根本堵不住!

    而且那气血滚烫,竟像是要沸腾一般。

    这是因为他以洪炉嬗变炼化天地气血,身体造血速度太快,元气提升速度太快,导致身体承受不了。

    他需要慢慢修炼,提升自己的身体机能,壮大心肺经络筋膜,才可以容纳更多的气血,否则就算可以炼化天地气血,也只会导致气血流失。

    这就像体弱的人吃人参一般,吃得多了,超过身体的承受范围,便要流鼻血,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手段。

    狐妖们并不知道这些,青丘月急得快要哭出声来。

    好在苏云的伤口很快便不再飙血,让他们多少松一口气。

    突然,又是一道雷光从空中的云层中劈落,同样也分出一道细小的雷光落在苏云身上。

    苏云停止飙血的伤口又再度发出滋滋的声音,四只狐狸慌忙去堵,过了片刻,伤口停止飙血。

    花狐刚松一口气,又是一道雷光落下,苏云又再度飙血起来。

    四只狐狸面面相觑,青丘月也不哭了。

    苏云流了这么多的血,损失了这么多元气,居然还气息悠长,气血两旺,着实有些古怪。

    “由他吧。”

    花狐道:“咱们观摩全村吃饭变化蛟龙要紧!”

    三只小狐狸纷纷点头,不再理会时不时飙血的苏云。

    第四道雷光落下时,青丘月这只小母狐狸还悄悄的挪了一下屁股,离苏云远一些,很是嫌弃,生怕苏云的血溅到自己漂亮的皮毛上。

    花狐、狐不平和狸小凡也习惯了,花狐对狸小凡道:“离他远一点,当心老天爷劈他的时候,误伤了你。”

    狸小凡深以为然,慌忙离苏云远一点。

    雷光之中,那蛇涧中的蛟龙已经蜕变了大半,黑蛟龙的前半身如同黑铁铸造而成,雄踞在礁石之上,不断舒展身躯,变换姿态,以不同的姿态承受雷击。

    而黑蛟的下半身则还是蛇身,犹自在雷光中不断的蜕变,脱去蛇皮。

    天空中的雷霆越来越密,劈得蛇涧的水变得猩红,到处都是散乱的血肉,有的被烧焦,有的还很鲜红。

    甚至,那黑蛟还被劈得露出森森白骨,显得伤势极重!

    这便是蛇妖蜕变成蛟龙所要遭受的劫难,凶险无比!

    但凶险不仅仅是来自雷劫,同样来自四周。

    就在雷光的密度稍稍降低时,忽然一侧山林中有火光传来,却是百十只黄鼠狼人立起来,举着火把冲到蛇涧边。

    其中还有十几只一人多高的黄鼠狼抬着一个木制的台子,台子高约一丈,分为五层,每层中空,各有一只老黄鼠狼像人一样盘膝坐在其中,前爪掐指放在膝上,闭目凝神。

    这些老黄鼠狼已经炼出了各自的性灵神通,是黄村的大妖。

    他们的性灵神通也浮现了出来,多是铃铛、拨浪鼓、簪子、小白幡之类的小东西。

    呼——

    一根根火把被丢了出来,唰唰唰插在蛇涧的两岸,把蛇涧照耀得光明如昼。

    “全村吃饭,我黄村与你誓不共戴天!”

    黄村的老村长,那只老黄鼠狼站在台子的第五层上,顿了顿拐杖,厉声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请神通——”

    其他四只老黄鼠狼各自催动性灵神通,铃铛从木台中飞出,来到黑蛟头顶,毒烟毒雾喷涌,将黑蛟淹没。

    另一只老黄鼠狼摇动拨浪鼓,荡人心魂,迷人心智,一时间树林里许多定力不足的妖怪顿时被迷惑,在树林里如同醉酒一般东倒西歪,哈哈大笑,载歌载舞。

    还有一只老黄鼠狼叱咤一声,施法起来,但见簪子飞出,化作一口飞剑,刺入毒雾之中,去斩杀黑蛟。

    五只大妖各施手段,其他黄鼠狼则纷纷冲入蛇涧,远远转身,撅起屁股抬起尾巴,只听噗噗作响,一股股黄烟从他们臀后飞出,冲向毒雾中的黑蛟。

    那黑蛟正在对抗雷劫,又要对抗毒雾和其他性灵神通,被这股黄烟冲来,不由头晕脑胀,突然忍不住张开长长的龙吻,趴在礁石上哇哇呕吐起来。

    ——他并非中毒,而是这屁着实太臭。

    黄鼠狼们大喜,纷纷叫道:“全村吃饭中我招了!现在虚弱不堪,一起出手做了这厮!”

    花狐得意洋洋:“全村吃饭这个名字,是我取的!”

    林间树叶震动,哗啦啦一群大鸟飞出,正是临邑村的人面狍鸮,一个个翼展八九尺,在蛇涧上空盘旋。

    人面狍鸮们两只爪子扣住弓箭,弯弓便射,一道道箭支呼啸,射向蛇涧中正在渡劫的黑蛟。

    林间忽然又是蹄声震动,一株株树木被撞得东倒西歪,却是一群人立起来的大黑蛮牛横冲直撞,冲入蛇涧之中。

    这些黑蛮牛妖身躯雄壮,皮粗肉厚,一个个拖着一口口大铡刀,气势汹汹向黑蛟杀去!

    这些铡刀长约七尺,宽尺许,厚一寸,是农村里用来铡断干草喂牛的农具。

    天门镇灾变之后,人都死了,于是铡刀成了牛妖的武器。

    山林中又有羊妖、猫妖等一众妖怪冲出,杀入蛇涧,向蜕变中的黑蛟杀去。

    黑蛟大怒。

    他本来便是蛇虺的习性,喜怒无常。苏云因为帮他蜕皮,才得他邀请可以来观摩,但平日里的他凶性毕露,但凡有胆敢进入他领地的,都要被他或者毒死,或者吃掉!

    他饿的时候,更是要出来觅食,因此天门镇附近遭他毒害的妖怪不在少数。

    黑蛟转身,与冲上来的群妖搏杀,怎奈他尾巴上的蛇皮尚未蜕去,行动不便,身上新的鳞片刚刚生成,还未坚固,很快便被群妖打得遍体鳞伤。

    再加上天空中雷击不断,雷光落在他身上,便是血肉模糊,很是凄惨。

    花狐等狐妖看得眼花缭乱,他们观摩全村吃饭蜕变成蛟龙,虽然也是获益匪浅,对他们的鳄龙吟大有益处,但看到全村吃饭被打得如此凄惨,也让他们大感快慰,大声叫好。

    花狐叫好之余,看了苏云一眼,不由得微微一怔,只见苏云已经不再飙血。

    “小云不会是血流光,已经凉了吧?”

    花狐心头一颤,正欲试探苏云的体温,忽然苏云的气血变得无比浓烈,身上气血浮现,化作鳄龙纹身!

    鳄龙纹身在他身上游走,忽而仰头怒吼,脱体飞出,在苏云身后浮现出来!

    花狐吓了一跳,却见苏云的气血显化的鳄龙纹身发生异变,竟然也如全村吃饭般蜕变,蜕化成蛟!

    而且蜕变的速度,要比全村吃饭快了许多倍!

    与此同时,山崖对岸传来一声惊叫:“就是他!轩叔,就是鬼市里的那个人!”

    花狐循声看去,只见对面四人之中的那个士子抬手指向苏云,高声叫道:“就是他杀了童帆学长!”

    此时蛇涧中火光大亮,把蛇涧照得像白天一样,让山崖两岸的人都能看清对方的面容。

    宅猪:推荐一本小说,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晨星LL写的,很好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