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十九章 朔方城来客
    苏云心中纳闷:“这些鳄龙图是鳄龙吟的散手,可是为何会出现在我的黄钟刻度上?而且这些鳄龙图有什么作用?”

    黄钟是用来计时的,鳄龙吟的散手却是用来战斗和磨砺身体的,两者毫无干系。

    然而鳄龙吟的散手却化作烙印,印在黄钟的刻度上。这种事,裘水镜和野狐先生从未提起过。

    “事出有因,鳄龙吟与黄钟联系到一起,说明两者之间必有关系。”

    苏云思索,心道:“只是这种关系,暂时还未被我发现。”

    鳄龙吟散手烙印在黄钟上面,说明二者是从属关系,鳄龙吟散手从属于黄钟。

    “说不定将来我修炼其他法门,也会烙印在黄钟上。我是把鳄龙吟的散手融会贯通之后,黄钟上这才出现鳄龙的图案的,多半其他法门也需要修炼到很高的层次,才能烙印在黄钟上。”

    他想到这里,突然气血动荡了一下,虚弱感传来。

    同时,花狐看到苏云的气血显化的鳄龙忽然停止蜕变,消失不见。

    他不禁暗暗为苏云惋惜,刚才苏云差点一点便做到了鳄龙吟的第三成就,甚至只差一步便可以让鳄龙蜕变成为蛟龙!

    花狐把自己所见告诉苏云,揣测道:“之所以蜕变不成功,还是因为你的元气修为,不足以支撑这场蜕变。”

    苏云惊讶,他并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他只是感觉到自己突然间气血空虚。没想到在他“观察”黄钟的时候,他的气血也在发生蜕变!

    “也有可能是因为小云哥对化蛟了解不多的缘故。”

    青丘月躺在担架上,道:“倘若小云哥的气血化作蛟龙,那就有四种成就了!所以,全村吃饭蜕变,化作蛟龙,小云哥无论如何也须得去一趟,观摩一番!”

    苏云沉吟,他虽然在仙图中见过鳄龙蜕变化作蛟龙的情形,但鳄龙下一刻便被突如其来的仙剑斩杀。

    而且当时他更关注的是鳄龙四大雷音和蛟龙变化,对于蜕变本身并没有太多关注。

    现在看来,蛇涧的大黑蛇蜕变化作蛟龙,他的确必须要去一趟。

    “我虽然目不能视,但是我关注的是气血上的变化,无需用眼睛去看。只需要捕捉到全村吃饭从蛇形态演变为蛟龙形态时的气血变化,我便也可以把握到自身的气血变化。”他心中暗道。

    他的伤势虽然好了许多,但尝试复现那一剑时,右臂还是难以承受那狂暴无比的气血冲击,苏云只得忍耐下来,继续修炼洪炉嬗变上下篇打熬身体。

    “等到全村吃饭化作蛟龙之后,我的伤便会完全好了,应该可以承受得住气血冲击了。”

    终于,七日之期到了,恰恰是九月十四,月亮尚未圆满。

    天还没有黑,几只狐狸便一瘸一拐的和苏云一起向蛇涧出发。

    “蛇涧一直没有动静,全村吃饭说他在晚上子时蜕变渡劫,咱们去早一些,到蛇涧的上游去。”

    苏云提议道:“蛇涧上游居高临下,可以一览无余。”

    蛇涧上游要经过临邑村,无论是苏云还是花狐平日里都不爱去那里。临邑村的居民房屋是建在树上的,而且这些居民聒噪,经常嘲笑他们。

    不过这次去蛇涧上游,便必须要经过临邑村了。

    一人四狐走到太阳落山,终于来到临邑村,只见参天树木林立,密不透风,仰头望去,只能从零星的缝隙看到天空。

    这临邑村是在山坡上,高树的树冠间有着大大小小的房屋,一只只人面狍鸮站在小小的门扉前,侧头看着他们,目光诡异。

    “瘸子——”

    突然一只狍鸮大笑起来:“咕咕,瘸子,还有瞎子,还有两个半身瘫子和一个残废!咕咕!”

    树林间顿时热闹起来,树上的房屋纷纷被打开房门,有的则推开窗户,从里面探出一个个毛茸茸的脑袋。

    那些鸟儿乐不可支,纷纷嘲笑起来:“天门镇的小瞎子,咕咕,带着胡丘村的残废们,咕咕——”

    苏云和花狐等人一言不发,沿着山道往前走,被临邑村嘲笑了一路。

    待他们走到村外,忽然临邑村中一片喧哗,有狍鸮高声叫道:“父老乡亲们,蛇涧的全村吃饭,经常祸害我们!我们的兄弟姐妹每每从蛇涧经过时,便会被他吸食吞掉!这次他蜕变渡劫,在劫难逃,准备好刀叉斧钺,今晚取他性命!”

    苏云心道:“全村吃饭的仇家真不少,他今晚化蛟,未必能顺利渡劫。”

    一想到渡劫,他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仙图中渡劫被仙剑斩杀的鳄龙,心里有些不安。

    就在此时,临邑村的村口几头正在吃草的黑牛转身便走,其中一头黑牛走着走着便像人一样两条后腿站立起来,叫道:“全村吃饭今晚渡劫,倘若被他化作蛟龙,我们都没有好日子过!快回庄里抄家伙!”

    另一头黑牛叫道:“没错!趁他病要他命,今晚便做掉他!”

    花狐等狐妖看得瞠目结舌。

    苏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笑道:“好像是牛家庄的几位大哥在说话。”

    狐妖们面面相觑。

    狐不平张了张嘴,立刻被花狐他们捂住,说不出话来,只得心道:“小云哥只怕以为这牛家庄和临邑村的村民,和他一样都是人……”

    通往蛇涧上游的路上,他们又经过鳄龙潭,只听潭边传来人声,却是几条趴在岸边的鳄龙在聊天。

    “……全村吃饭要化蛟龙,这厮,喝我们的洗脚水居然也要化龙了,比我们还快!真是没天理了!”

    “去干掉他?”一条鳄龙兴奋的仰起头。

    其他鳄龙像是霜打的茄子,焉巴焉巴的:“不去。还要爬这么远,谁爱去谁去。全村吃饭仇家太多,未必能活过今晚,不用我们去找茬……咦,天门镇的小瞎子和胡丘村的坏蛋们!”

    一条鳄龙发现苏云他们,兴奋起来,摆动一下尾巴,叫道:“看这里,瞎子,看这里!这里有好吃的!”

    另一条鳄龙兴奋道:“你们过来,我们就有好吃的!”

    为首的鳄龙用尾巴甩了他一个嘴巴子,气道:“你说出来他们还肯过来?”

    苏云摇了摇头,心道:“难怪野狐先生经常说,二龙村的都是一群脑子不好使的家伙,又懒又阴,而且还笨。果然如此。”

    终于,他们来到蛇涧的上游,那里是一片断崖形成的瀑布,瀑布把断崖分为两半,而在断崖上则是另一片水潭,又有一片瀑布从更高的悬崖上坠落下来,砸入水潭中。

    断崖后面的山叫做葬龙陵,传说是龙的坟墓,翻过葬龙陵便是堕龙谷,相传是天上的神龙坠落下来砸出的山谷。

    后来神龙因为伤势过重死了,便被埋了起来,就葬在这座葬龙陵中。

    不过这是传说,苏云和花狐等人是不太信的。

    但事情怪就怪在这里,葬龙陵附近真的有许多龙种怪物,比如说全村吃饭,比如说二龙村的鳄龙们。

    苏云和花狐等狐妖来到崖顶,只见月光明亮,照得潭水波光粼粼,映照着昏暗不明的天空和一轮即将圆满的明月。

    苏云坐在礁石上,细细感应,立刻感应到瀑布下的蛇涧中大黑蛇的气血。

    蛇涧中,大黑蛇盘绕在礁石上,气血如同一颗椭圆的大卵。

    这颗气血之卵像是在呼吸,一鼓一伏,起伏之间,气息悠长。苏云尝试着与大黑蛇一起呼吸,只是他没有这么长的气息,被憋个半死。

    “咦!这里除了全村吃饭的气血极为浓烈之外,还有好几股不弱于他的气血气息!”

    苏云立刻有所察觉,大黑蛇即将化作蛟龙,自然是气血极为浓烈,化成蛟龙之后,必然实力大增。

    而黑夜中竟然还有好几股气血的气息比大黑蛇丝毫不弱!

    苏云心中震惊不已,悄声道:“花二哥,咱们这里竟然还有比全村吃饭也不弱的人物!而且有四个之多!”

    花狐心头微震,天门镇附近,竟有四个不弱于全村吃饭的大妖?

    “他们在哪儿?”他连忙问道。

    “有三个就在我们对面。”

    苏云道:“另一个,我朦胧间觉察到了,却不知道方位。”

    花狐急忙向对面的山崖看去,果然有四个身影站在月光之中,朦朦胧胧,看不分明。

    “小云,对面有四个人,他们四个全是人类!”花狐低呼道。

    苏云笑道:“他们当然是人,不然还能是什么?”

    花狐连忙解释道:“我是说,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是城里人!”

    “城里人?”

    苏云面色凝重起来:“难道是朔方城来客?倘若是朔方城来客的话,那么他们未必是为了全村吃饭而来。说不定有可能是为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