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十三章 五步杀一人
    苏云的气势愈发高昂。

    五步之内,他要那个城里来的少年伏尸于此,为同学报仇,为野狐先生报仇!

    “童帆兄,鬼市如果有好东西,早就被人抢走了,哪里能轮得到我们?”

    那红衣少年与一些少年男女同行,其中一个男子虽然看起来要年长几岁,却称呼红衣少年为兄,笑道:“就算这里有什么宝物,你们童家也未必能看得上。何必辛辛苦苦的跑过来?”

    “杨胜,你有所不知。”

    童帆微微一笑,悠然道:“我家的那位老神仙在京城得到消息,前线打仗,死了许多位将军。这些将军都是大人物,他们死后,性灵多半也是要来到这里的。老神仙的意思是,让我们过来捞点好处。”

    杨胜微微皱眉:“从为国捐躯的将军身上捞好处,未免……”

    其他年轻男女纷纷笑了,七嘴八舌道:“他们为国捐躯,何等壮烈?是要封神的!他们封神,死后连自己的一点财富也不舍得捐给咱们吗?”

    “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咱们,毕竟咱们还是士子呢!杨老哥,你说是不是?”

    “是,是。”

    杨胜应承一句,忽然心有所感,转过头来,便看到正在走过来的苏云,露出疑惑之色。

    “庠序里的那个跟着狐狸读书的小瞎子……”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脸色大变,眼前一片血红,恍惚间只觉自己四周不再是鬼市,而是一片泥泞沼泽,而苏云则仿佛一头鳄龙在沼泽之中潜行!

    他的眼前之所以血红,是因为被苏云的气机压迫,压得眼睛充血!

    “鳄龙吟?水镜先生把这门养气篇传给他了?小心!”

    他呼喊出声,同时身躯做出反应,不由分说便向苏云抓去。

    童帆与那几个年轻士子闻声转头,来向苏云看去,他们脸上的笑容尚未散去。

    杨胜探手,手如鳄龙之爪,扣住苏云的背部,他施展的赫然也是鳄龙吟!

    苏云施展的是完整的招式,而他却已经将招式拆解成不同的散手,只保留招式中的一个个攻击手段,不拘泥于招式的形态。

    这便非常高明了。

    招式是死的,而把招式分解为散手,便有了更多的变化和组合方式,反应速度更快。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都是天分极高的士子!

    不料,杨胜的鳄龙爪扣在苏云背部的肌肉上时,突然感应到苏云背部传来一声声嘣嘣的震动,连续三十三次之多,让他像是扣着一条大鳄龙,五指被震得酸麻,无法留下苏云!

    “鳄龙在脊,连续打通三十三块脊梁骨,真是好身法!水镜先生传授他洪炉嬗变最多一个月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完整的掌握洪炉嬗变都有些困难,更别说修成鳄龙吟了!”

    杨胜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他是当日跟随裘水镜来到天市垣,进入天门鬼市的士子之一,因此认识苏云。

    他也猜出水镜先生留在这里十多天才回到朔方,多半是把洪炉嬗变养气篇传授给了苏云。

    只是,苏云的修炼速度未免有些太快。

    杨胜当初为了修成鳄龙在脊这一招,吃得苦头可不少。

    这一招需要打通三十三块脊梁骨,想要做到这一步,需要强大的元气支撑。而且,需要一块接着一块的打通,不可能一鼓作气一下子打通三十三块。

    他前后花费了三个半月的时间,才练成鳄龙在脊,为此还吃了不少灵丹妙药来提升元气修为。

    裘水镜教了苏云十天,苏云修炼鳄龙吟最多满一个月,便修成了鳄龙吟的第五招,鳄龙在脊,不能不让杨胜感到惊讶。

    就在他失手没能留下苏云的那一瞬间,苏云已然如鳄龙潜行,从士子群中穿过,直奔童帆而去!

    “他的目标是童帆!”

    杨胜心中一惊,洪炉嬗变养气篇是裘水镜从东都带来的基础功法,这门功法没有出现在朔方的官学中,只有跟随裘水镜修行的私学弟子才学过。

    童帆不了解这门功法,只怕会吃亏!

    “不过小瞎子只修炼一个月时间,元气修为尚弱,他的洪炉嬗变最多修炼到第三重。而童帆的毕方神行养气篇却已经修炼到第六重。”

    他刚刚想到这里,苏云已经穿过众人,一跃而起。

    “哤咕——”

    从苏云胸腔中传出的龙吟让杨胜脸色大变,这龙吟声与裘水镜所教的鳄龙吟发出的龙吟不一样!

    鳄龙吟发出的龙吟是元气运行时发出的啸声,声音如同鳄龙的叫声,仿佛雷鸣一般,因此叫做鳄龙吟。

    而苏云胸腔中元气运行发出的声音,却不止鳄龙雷音,而是多达四种龙吟雷音!

    “水镜先生曾经说过,这门功法之所以能够发出雷音龙吟,是因为体内元气运行极为猛烈,元气摩擦迸发出的声响。”

    杨胜奋力冲入人群,脸色阴晴不定:“小瞎子发出四种雷音,他的元气猛烈程度是其他人的四倍!童帆危险了!但是……”

    嘭!嘭!嘭!

    杨胜一招神鳄摆尾,将其他挡路的士子扫飞,眼中精光四射:“如果我借此机会救下童帆,那么我与朔方童家的关系,便又近了一分!说不定可以就此飞黄腾达……”

    童帆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

    在杨胜出声提醒时他便已经察觉,苏云侵入士子群中,直奔他而来,在苏云踏出第三步时,他的元气便已经催动。

    苏云踏出第四步时,他的毕方神行养气篇便开始催动。

    苏云踏出第五步时,童帆身后便已经浮现出神鸟毕方的异象。

    那神鸟奇烈如火,随着童帆的手便要振翅飞出,扑杀苏云!

    然而同一时间,苏云腾空而起,自上而下扑击,双手闪电般探出,从上方扣住他的下巴和后脑。

    童帆只觉自己被一只鳄龙咬住了头颅,眼前一片黑暗,心中一惊。

    苏云的身躯在空中如同捕捉到猎物的鳄龙,扣住童帆的脑袋,将他抡了起来,腰胯发力,在空中如大鳄翻滚,要将他脖子生生扭断。

    童帆身躯被甩在空中,只听得自己脖子里的七块颈椎骨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心中又惊又骇:“好快!来不及抵挡了……”

    与此同时,杨胜扑来,瞳孔骤缩:“鳄龙吟的第二式,鳄龙翻滚!任由他施展出这一招,童帆的脑袋都会被他活活拧下来!”

    他的双手向前探出,抓住童帆的双脚,同样也施展出鳄龙翻滚这一招!

    鳄龙翻滚,又被称作死亡翻滚,被这一招拧断脖子甚至拧掉脑袋都是稀松平常。

    对抗鳄龙翻滚最佳的办法便是同样施展鳄龙翻滚,将苏云翻滚的势头抵消,如此才能救下童帆。

    两人一个扣着童帆的头,一个抓住童帆的双脚,在空中飞速转体翻滚,向地面落去,只听衣袂破空声猎猎作响。

    地面上,几个士子连忙躲避。

    嘭、嘭!

    苏云和杨胜先后落地,两人依旧一个扣着童帆的头,一个抓住童帆的双脚。

    杨胜眼角剧烈跳动一下,适才在空中,他们几乎是同时施展鳄龙翻滚这一招,然而他转了五周之后力竭,而苏云转了七周。

    同样的招式,苏云比他多转了两周才落地。

    其他士子尚未看出来,但杨胜知道,在苏云比他多转了一周时,童帆的七根颈骨便已经被扭断了筋膜!

    苏云多旋转第二周时,童帆的气管、食道断裂,大脑完全停止供血,当场昏厥。

    他们落地时,童帆脖子上的血管、肌腱、颈骨、气管被完全扭断,只剩下颈部的皮肤相连。

    童帆,已经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