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十章 野性张扬
    云海苍茫,渺渺无尽。白云苍狗,变化莫测。

    云海之中,一座座仙山高台漂浮在其中,空山寂寂,高台无声,不知仙人所踪。

    苏云目光四下搜寻,很是仔细。

    他的手却伸了出来,尝试着把这幅画摘下来,不料画轴好画卷仿佛烙印在空中,纹丝不动。

    他移动脚步,试图绕过去,不过这幅画却恰恰挡住了他的路,让他无法绕到曲伯的身边。

    这幅画,像是一堵墙横在那里。

    苏云皱眉,就在这时,他目光的余光看到了云层中有什么东西飞过,隐约间仿佛是一线流光。

    他的双眼又开始隐隐作疼。

    “没错,是那口剑!”

    苏云心神有些慌乱,是那口让他失明的剑。

    他没有看清光芒的形态,但是双眼传来的刺痛让他绝不会认错!

    当年飞出天门,飞向天门镇的那口剑,又出现了!

    苏云的额头冒出冷汗,不再迟疑,立刻转身向天门奔去,与此同时,那种奇异的剑啸又在他耳畔响起!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

    苏云心中默诵洪炉嬗变养气篇,脚步迈出,他的步履越来越沉,跨幅越来越大。

    狂奔的途中,他催动洪炉嬗变功法,心脏如同强大的洪炉,阴阳之气化作炭火,将洪炉点燃!

    他血液如同被烧熔的铜汁,在体内哗哗奔流,发出水流激荡的澎湃声!

    洪炉嬗变,造化为工,让他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力量爆发的同时,他的胸腔中澎湃的元气开始激昂,在胸腔中如浪涛千回百转的扑击,终于化作第一声嘹亮又沉闷的雷音!

    鳄龙吟!

    他的气力像是一条鳄龙,从尾骨升起,爬到脊梁上,贯穿三十三块脊梁骨,奔跑时脊梁摆动,如同鳄龙在脊,游行于曲沼之间!

    他的双脚仿佛长出了鳄龙的利爪,脚步落下时利爪扣住桥面,纵身便是丈余距离。

    剑啸越来越近,而苏云距离断桥和天门也越来越近!

    唰——

    明亮无比的光芒传来,仙剑飞出云层,剑光照耀世界,那剑光虽然明亮,但是苏云的视野中却是一片漆黑。

    这等剑光的照耀下,他看不到任何东西。

    与六年前一样,他就是一个瞎子。

    苏云面色如常,依旧在发足狂奔,在他头顶,黄钟不疾不徐的旋转,没有任何混乱。

    黄钟旋转的同时,他的大脑也在计算自己的速度和方位,以此来确定自己走到了哪里,距离石桥断处还有多远。

    每一秒,甚至每一忽的时间里,他的计算都准确无比!

    “六年了,六年的时间里,我已经习惯了黑暗!”

    苏云最后一步跨出,恰恰是踏在断桥的边缘,纵身一跃,如同鳄龙从深潭大渊中扑出,冲向猎物!

    他的气势凶狠无比,充斥着蛮荒、张扬、原始的野性!

    裘水镜看人极准,他没有说错,苏云的身上的确藏着一股子可怕的野性,难以驯化的野性!

    这野性平日里隐藏在少年柔弱的外表下,但生死攸关的关头,便彻底爆发出来!

    “哤咕——”

    苏云人在半空,胸腔剧烈起伏,口中吐纳雷音,身躯却仿佛鳄龙出水,蜕变,化作蛟龙,腾龙在天,沐浴雷劫!

    他的身法变化,双手相扣向前探出,重重一扣,仿佛鳄龙张开大口吞噬猎物,同时身形呼啸翻滚,在自己的力量几乎耗尽之时,再进一步,冲入天门!

    鳄龙出渊,鳄龙翻滚,这两招一气呵成!

    而在他身后,仙剑沿着桥面呼啸而来,在他的身影隐没到天门中时,唰的一声向门中的苏云刺去。

    同一时间,天门消失!

    仙剑刺空。

    苏云穿过天门,强烈的坠落和失重感传来,忽然眼前一黑,性灵回归身体。

    他依旧坐在原地修炼洪炉嬗变,从未离开过。

    那暖暖的朝阳已经升到三竿高处,苏云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和海风细腻的抚摸,狂跳的心脏渐渐平静下来。

    “那个世界,真的像一场梦境啊。”

    少年站起身来,他的双眼依旧不能看到任何东西,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像是一场藏在我双眸中的梦境。但却是真的。”

    他催动洪炉嬗变,点燃体内天地的洪炉,血液运行,如铜汁铁水般沉重,搬运气血运行到全身各处。

    “哤咕!”

    他体内传来四种雷音混在一起的龙吟声,苏云脚步移动,气血翻腾,如同一头人形鳄龙,扑击而出!

    这一刻,花狐和其他三只小狐狸不由毛发竖起,苏云给他们的感觉仿佛鳄龙从大渊中冲出,蜕变,化作凶恶的蛟龙!

    呼——

    苏云的右腿向后扫过,扫得空气发出嗡嗡的震颤声,四只狐狸恍惚间仿佛看到一身横练肌肉的蛟龙,重重的摆动尾巴。

    苏云右腿上元气充斥在血液之中,气血膨胀,腿脚上竟然隐约可见嶙峋狰狞的鳞片!

    那是气和血所化,充斥在右腿之中,让他这一扫的力量提升到极致!

    紧接着,龙游曲沼,龙战于野,鳄龙翻滚等招式在他身上一一展现,花狐等四只狐狸只觉一条狰狞凶恶的蛟龙舒展身躯,迈开矫健的步法围绕着他们游走,他们身前身后,左左右右,都是那蛟龙的身躯。

    他们似乎是被恶蛟包围!

    忽然,异象消失。

    苏云回到原地,双足分开与肩齐宽,身躯挺得笔直,双手抱团放在胸前徐徐压下。

    他的手掌在向下压,然而体内的元气却在沉入丹田之后沿着脊梁骨往上走。

    啪、啪、啪!

    他的元气冲开脊梁骨之间的筋膜,宛如一条鳄龙沿着脊梁向上爬行,一直爬到他的脖颈,爬到他的后脑勺。

    待到这股元气冲到玉枕骨,他的气血运行到背部,恰恰在皮肤表面形成蛟龙的纹理,宛如背后刺了龙纹身一般。

    四只小狐狸张大嘴巴,他们没有看到苏云身上的龙纹身,但却看到龙爪从苏云的衣袖间延伸出来,与他的手掌相合。

    “气血显形!”

    花狐心头微震,鳄龙在脊这一招,被苏云在短短时间炼到显形的程度!

    裘水镜虽然没有把洪炉嬗变养气篇的下篇鳄龙吟的所有诀窍讲给他们,但也粗略的讲了一些知识。

    鳄龙吟共有三种成就,第一种成就是修成鳄龙雷音,元气和血液流动,鼓荡胸腔发出雷音。

    第二种成便是显形,元气和血液流过之处,形成龙纹身。气血散去之后,龙纹身便会消失。

    第三种成就显化。

    那是气血强大到一定程度,仅凭气血便可以在身后或者是身遭形成鳄龙绕体的异象!

    花狐心中纳闷,苏云明明连洪炉嬗变养气篇的第一重都没有炼成,怎么一下子便炼成了下篇鳄龙吟,而且还将鳄龙吟的第二种成就也炼成了?

    修成第一种成就并不容易,需要很高的资质和悟性,花狐只是刚刚进入这种成就,还未修炼到巅峰。

    想要修炼到巅峰,他估计自己需要个把月的努力才能办到。

    而修成第二种成就那就更难了。气血显形,最为重要的便是气血,需要气丰血盛!

    这就需要不断修炼洪炉嬗变上篇,壮大气血,一般来说,需要将洪炉嬗变修炼到第三重,才可以做到这一步!

    苏云原本连洪炉嬗变的第一重都没有修成,为何现在可以依据达成鳄龙吟的第二种成就?

    花狐大惑不解。

    苏云体内的气血缓缓平静下来,身后的龙纹身渐渐淡去,消失。

    少年屏气凝神,心中默默道:“那幅图中展露出的鳄龙吟,的确更为强大!我在另一个世界的经历是真的。我想再度进入那里的话,须得再度催动八面朝天阙的烙印。不过,那里极为凶险。”

    他面色凝重。

    通过天门进入那个奇妙的世界,稍有不慎便可能会葬身在那口仙剑之下,极为凶险!

    但是……

    “值得冒险!”苏云心中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