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九章 老叟盗仙图
    “前辈——”苏云心中一喜,快步向桥上那人走去。

    那桥上的身影四周云雾缭绕,却像是被定在原地,始终保持着奔走疾呼的姿态没有动弹过。

    苏云心中疑惑,不知不觉间他距离那个身影渐渐近了,云雾也在不断散去,更多的石桥浮现出来。

    与他猜测的一样,这石桥果然是连接其中一座仙山云台的。

    而那桥上的身影,应该是从那座仙山云台上冲下来。

    苏云的脚步越来越慢,谨慎的盯着石桥上的那个身影,他呼唤了几声,桥上的那个身影却始终没有回应,也没有动弹过分毫!

    那身影四周的云雾也渐渐明了,那不是云雾,而是一幅展开的画卷,正环绕着他。

    那画卷像是由光幕组成,只有飘荡在那人身后的两个画轴可以表明这是一幅画。

    而环绕那人四周的云雾,则是四周的云海在画上的投影。

    更加古怪的是,被画环绕的那人,给苏云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

    而且越是接近,这种熟悉感越强!

    那是个老人,佝偻着身子,但是却给人一种极为高大威猛的感觉!

    “他好像是住在天门镇第一户的曲伯……”

    苏云越走越近,对于天门镇第一户他自然很是熟悉。

    六年前他没有眼盲的时候,经常跑出来玩耍,冲出天门时总会遇到住在第一户的曲伯。

    那是一个很和蔼的老人,总是拿着凿子和锤子,站在天门旁的架子上叮叮当当的凿石头,每次看到苏云,还总会和苏云开玩笑。

    变故爆发后,苏云双眼看不到东西,但每次经过天门镇的第一户时,也总会与曲伯打招呼。

    曲伯在天门镇,自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不过,桥上的那人的模样,的确与曲伯很像!

    苏云硬着头皮向前一步一步的走去,心中默默道:“他不可能是曲伯,因为曲伯一直都呆在天门镇!早上的时候,曲伯还和我打了招呼的……”

    他不由打个冷战:“桥上的人,一定不是曲伯!”

    石桥上的那人越来越近,苏云眼角乱跳,他看清那人的面容。

    桥上的这个驼背老人,的确是他印象中的曲伯!

    苏云眼盲之后,便努力回忆自己熟悉的人的每一个细节,生怕自己忘记,而桥上的驼背老人符合他印象中的曲伯的每一个细节!

    苏云停下脚步:“桥上的人是曲伯,那么天门镇的曲伯是谁?”

    那个每天早上都和他打招呼,对他和蔼可亲的曲伯,到底是谁?

    他细细看去,前方,曲伯的眉心处有一个菱形伤口,可以从这个伤口看到他的脑后的景象。

    这应该是剑伤。

    一口剑刺穿了他的头颅。

    苏云闭上眼睛,看到曲伯眉心处的伤口,他的双眼也突然开始疼了起来,像是有剑芒从眼中爆发。

    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又响起那个让他屡次做噩梦的声音。

    铃铃飞行的声音。

    那是仙剑破空发出的剑啸,无数铃声连成一线。

    六年前他便是抬头看到了发出剑啸的仙剑,导致双目失明!

    “刺穿曲伯头颅的,就是那口大剑!不过,曲伯的伤口为何这么小?”

    苏云强忍着眼中的疼痛,张开眼睛,喃喃自语:“曲伯,你为何会死在这里?你死了多久了?是六年前吗?那么,陪伴我六年的那个曲伯,到底是谁?他是你的性灵吗……”

    曲伯临死前还在奔跑,做出疾呼状,他喊的是什么无从知晓,不过他伸出的右手五指叉开,却是在托起那幅画,像是打算用这幅画来抵挡什么东西。

    那幅画像是由光幕组成,映照四周的景色,而画中却没有任何内容。

    它更像是一面极为纤薄可以弯曲的透明镜子。

    苏云探出手掌,轻轻抚摸那幅画,忽然画面像是平静的湖面起了波澜。

    苏云急忙收回手掌。

    他的前方,画发生了变化。

    画上的云气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大泽,连绵数百里的大泽。

    画中突然电闪雷鸣,雷电交加,大雨倾盆。

    苏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幅画的内容,竟然在不断发生变化,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忽然,大泽之中地动山摇,一条疙瘩獜狥的神鳄在无数雷电中矫腾,摇头摆尾,吞吐雷云闪电!

    天空一片漆黑,只有雷电爆发时迸发出的亮光,短暂的点亮大泽。

    而那神鳄脚踏大泽,尾荡滔天泥浪,张开大口,似乎要吞噬天上星辰星宿!

    它的腹腔一鼓一伏,隐约间,苏云耳畔顿时传来天崩地裂般的雷音!

    那雷音是鳄龙蜕变化作蛟龙的雷劫雷音,也是鳄龙呼吸吐纳时的雷音,也是鳄化蛟的蜕变雷音,也是化蛟龙之时翻江倒海的水龙吟!

    “难道说,这画可以映照我心中所想?”苏云被深深震撼。

    适才他在想的就是如何才能修成鳄龙吟离开此地!

    他心心念念着鳄龙吟的功法,思索如何在脑海中构建鳄龙的画面,完成观想,然后触摸这幅画,画中便出现了神鳄渡劫的画面!

    事出有因。

    这幅神秘的画做出这种变化,肯定有其原因。造成其画面变化的原因,极有可能是来自苏云的接触!

    “如果是我心中所想,造成这幅画的变化的话,那么为何它所展示的鳄龙吟,要比水镜先生教的还要深奥许多?”苏云纳闷。

    洪炉嬗变养气篇的下篇鳄龙吟,需要观想鳄龙,以此为基础发出雷音。

    裘水镜带着他们去寻找鳄龙,苏云听过鳄龙发出的雷音,但根本没有眼前这幅画中的鳄龙化作蛟龙时发出的雷音震撼!

    “水镜先生讲解鳄龙吟的诀窍,主要在鳄龙雷音上,但是画中的神鳄化蛟龙展露出的诀窍,好像,好像……”

    苏云迟疑一下:“好像比水镜先生讲的还要多!”

    他从这幅画中看到了鳄龙吟的诀窍在于四大雷音。

    雷劫雷音,吐纳雷音,蜕变雷音和水龙吟!

    苏云从画中参悟出的鳄龙吟诀窍,要比裘水镜讲的多出了三种!

    “水镜先生自然不会出错,他也没有必要隐瞒,他之所以没有讲到,难道是因为他也没有参悟出来?”

    苏云有些难以置信,水镜先生绝对是大人物,他在天门镇遇到镇上其他人,提到水镜先生时,镇上的人都说水镜先生很厉害。

    水镜先生的气度非凡,他教苏云洪炉嬗变养气篇根本不求回报,不可能藏私。

    他之所没有教苏云其他三种诀窍,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鳄龙吟中,只有吐纳雷音,不包含雷劫雷音、蜕变雷音和水龙吟!

    也即是说,画中展示的鳄龙吟,要比裘水镜所知的鳄龙吟,完善了许多!

    “或者可以说,这幅画能够补全鳄龙吟的不足!”

    苏云想到了关键:“这幅画能够补全鳄龙吟,那么它能够补全其他功法吗?倘若连其他功法也可以补全的话……”

    他心头怦怦乱跳。

    他明白了曲伯深入此地盗图的原因!

    此刻,画中的神鳄正在雷劫中蜕变化作蛟龙,神鳄腾挪变化,将鳄龙吟的一招一式清晰无比的展露出来。

    鳄龙出渊!

    鳄龙翻滚!

    神鳄摆尾!

    龙战于野!

    鳄龙在脊!

    龙游曲沼!

    这六招,苏云都从裘水镜那里学过,但因为没有亲眼所见,学得似是而非。

    而图中,虽然仅仅六招,但是在画中神鳄的演练下,却仿佛有万千招一般,没有重复!

    苏云看得心驰神摇,他头顶悬浮着的黄钟又开始转动,他是在将画中神鳄的每一个动作,按照完成动作所需的时间来分解成一个个步骤,从而加深记忆。

    “修炼鳄龙吟,需要以洪炉嬗变为基础,将四大雷音在洪炉中融为一体。想要做到这一步,需要身体、意识和元气有着极佳的协调能力。”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那奇异的剑啸再度传来,苏云前方画中正在渡劫的神鳄,突然被一道剑光斩过,身首分离,死于非命!

    苏云心中一惊,那一剑突如其来,摧枯拉朽般破去鳄龙吟的六大招,将神鳄斩杀。

    画中的雷云消散,大泽也自消失无踪。

    “这幅画是空的,只能映照四周和折射内心,我适才没有想那口仙剑,仙剑却出现在画中。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苏云额头冒出冷汗,立刻向云雾中看去:“那口仙剑,此刻就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