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
    苏云是怎么脚踩这么多条船还能依旧不翻船,并且把这些船当成自己的资本,这件事成为了温峤旧神的迷思,怎么也想不明白。

    而这时那个芳家的年轻高手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那位年轻高手即将击败三位芳家的女子之时,突然上方雷云出现,竟然形成一片天穹!

    那片天穹下便是花草树木,鸟兽虫鱼。

    从苏云、仙后等人的角度看去,那雷云竟然是一个完备的世界!

    “这人的天劫到了!”

    温峤心中一惊,道:“仙后娘娘,是否要帮助他屏蔽劫数,让这场对垒继续?”

    仙后娘娘轻轻摇头,道:“让三个子弟下来吧,无需较量了,让逐志对抗天劫。”

    芳家老太君称是,传令下去,那三个芳家女子退下。那三个芳家女子也是难得一见的人杰,修炼的也是天皇曜魄万神图,在功法施展时,性灵也有化作上宫天皇,手托万神的异象!

    三女的法力也都极为雄浑,神通威力惊人,在各大洞天之中,能够修炼到这种程度的存在,也是绝顶的存在了!

    放在天府洞天,这三个女子的实力,恐怕还在郎云、宋命之上!

    尤其是这三个女子也修炼到原道境界,这就极为难得了。然而在芳逐志的面前,她们便有些不够看了。

    芳逐志在天皇曜魄万神图上的领悟要超越她们不知凡几,她们只是修行仙后的功法,而芳逐志却是将这门功法研究透彻,然后加以改动,让这门功法适合男子。

    可以说,他已经达到宗师层次,力压三女并非不可能。

    高下已分,因此仙后下令让三女退下,让芳逐志可以专心渡劫。

    三女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退了下来。

    苏云振奋精神,居高临下看去,心道:“极品天劫,乃是一个新仙界第一个成仙者的天劫,不知道这天劫的威力如何,我是否能够渡过?”

    芳逐志开始渡劫,苏云不禁动容,这天劫的确非同寻常!

    天劫的雷霆化作诸天世界,这诸天世界居然是道则凝聚而成,生动无比,栩栩如生,宛如真实存在!

    那年轻男子芳逐志踏入第一诸天,便见这个世界的一花一草,一滴水,一颗石,都可以迸发出无以伦比的神通威能!

    芳逐志进入其中,便陷入狂暴的天劫攻击之下!

    这天劫的可怕之处,让所有人都为之悚然!

    然而芳逐志所领悟出的天皇曜魄万神图的确强横无比,性灵化作上宫天皇,每一只手掐着一尊神印,战斗起来,全无死角,杀得天崩地裂!

    “自从雷池洞天复苏以来,这是芳逐志第三次渡劫了。”

    芳家老太君向仙后道:“若非这两次天劫,我们也不会发现逐志竟然修炼到这等层次。说来也怪,不知道为何,这天劫渡过两次了,按理来说也该成仙了,但是逐志始终没有成仙的迹象。”

    仙后娘娘也是不解,询问温峤道:“莫非是第七……各大洞天尚未拼接完成,因此无法成仙?”

    她不好说出第七仙界,因此含糊过去,温峤却不管这些,道:“娘娘,所有洞天但凡有些实力的,都在渡劫,都无法成仙。是否与第七仙界有关,我就不知道了。”

    仙后娘娘轻轻蹙眉,心道:“温峤嘴巴没有把门的,这样的旧神还是死掉比较好。”

    她刚刚心动杀机,便又被温峤察觉。

    他乃是纯阳之神,最是敏感,心中茫然道:“我又翻船了?”

    他连忙向苏云投以求救的眼神,苏云没有回应,莹莹那丫头却回他一个没救了的眼神。

    “轰!”

    芳逐志在下方的那片雷云诸天扫荡寰宇,所向无敌,雷霆所形成的诸天被打成一片白地,芳逐志平群山,填江海,碎星辰,展现出的战力堪称惊艳!

    不过伴随着这座诸天劫被平息,第二座诸天也随之出现。

    这座诸天缓缓散去,结成一朵道花,飘入芳逐志眉心。

    温峤连忙道:“这道花非比寻常,乃是刚才天劫所化的洞天的大道凝聚而成,其中蕴藏天地元气,能够治疗渡劫时的损伤,补充折损的元气,让渡劫之人保持在巅峰状态。不禁如此,渡劫之人还可以参悟诸天大道,让自己的底蕴更高。”

    苏云闻言,险些泪流满面:“果然与华盖气运不同。我的天劫便没有什么可以参悟的,那先天劫雷把我劈翻在地便走,什么也没有留下!”

    芳逐志的实力强横,连续打穿十层诸天劫,竟然没有受半点伤,犹有余力。

    待到第十一层诸天劫,诸天劫中竟然出现万化焚仙炉的虚影,那口仙炉尽管是虚影,但战力却恐怖无比,屡次将芳逐志收入焚仙炉中!

    苏云看向温峤,温峤道:“至宝只要烙印在天地间,便会被天劫中的雷霆显现出来。万化焚仙炉虽是至宝,但是因为破绽太大,因此第一个出现。”

    苏云询问道:“那么,他在度过这一劫后,是否能领悟出万化焚仙炉的奥妙,化作印法神通?”

    温峤点头道:“这是自然。他的气运鼎盛,渡劫对其他人来说是折磨,对他来说反而是天大的好处!阁主请看,他的万神图中,其中一条手臂上托着的便是万化焚仙炉。”

    苏云看去,果然看到了芳逐志性灵的一只手捏着焚仙炉印!

    “人和人的气运果然是不一样的。”

    他心中颇为酸楚:“我是落入悬棺之中,在面对死亡之境的威胁才在诸仙肉身的指点下领悟出第三仙印,而且还是在得到《神王笔记》的情况下才做到这一步。”

    芳逐志一路打穿诸天劫,向上而去,诸天劫中,除了万化焚仙炉之外,还出现了四极鼎,帝剑!

    苏云竟然还看到悬挂在仙界之门处的金棺!

    让他和莹莹不解的是,除了这四大至宝之外,还出现了一座八重楼,一座十二层宝塔,一艘金船,一根发簪。

    后面又出现各种形态奇异的至宝,不过这些至宝显然是不存在的。

    “这些至宝,是前面五个仙界的至宝,因为曾经有过烙印,也被天劫记录下来。”

    温峤解释道:“六朝仙界,共有二十四至宝,因此这二十四诸天劫被称作至宝劫。”

    芳逐志杀到第三十四层,至宝劫这才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雷霆道则所形成的身影!

    那身影是少年帝皇的身影,一个个卓尔不群,各有喜怒哀乐,其人的道法神通也是惊艳绝伦,令人眼花缭乱!

    苏云看得入迷,即便是仙后娘娘也不禁动容,她甚至在其中看到了仙帝丰的虚影!

    那仙帝丰施展九玄不灭功,施展帝剑剑道,虽是少年形态,虽是雷霆道则所形成的烙印,却极为厉害,在他的攻击下,芳逐志险死还生!

    当年让仙后芳心暗许的,正是帝丰那不凡英姿!

    “难道本宫的心愿,将在逐志身上实现?”仙后心中不知是喜是悲。

    桑天君也看直了眼,心道:“这天劫有些不对劲,绝对不对劲……这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对付的天劫!”

    虽说这些烙印只能展示仙帝少年时代的几分实力,无法将其全部实力展现出来,但天劫中出现当今的仙帝的身影,而且是渡劫的一部分,这就太离谱,而且多少显得有些大逆不道!

    因为,这是渡劫,需要战胜少年仙帝!

    在渡劫中,斩杀天劫所化的少年仙帝虚影,这何止是夷九族的大罪?

    “我就不该来见仙后,我就应该把姓苏的直接干掉一了百了……”桑天君哭丧着脸,恨不得化作蚕蛾振翅飞去,远远的逃离此地。

    这时,莹莹与温峤的对话传入他们耳中,让众人急忙侧耳倾听。

    “大个子峤,你刚才说因为历代仙界至宝烙印在天地间,因此天劫中可以重现这些至宝,化作虚影。这些人莫非是历代仙界的帝?”

    温峤道:“是帝级的存在,并非全都是仙帝。”

    莹莹问道:“可是,前面五个仙界已经毁了,天地万物都腐朽了,大道都不存在,甚至连空间都腐败腐烂,为何雷池还会有这些至宝甚至帝级存在的烙印?”

    她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问题,让苏云、仙后、桑天君心中凛然,又多留心了一分。

    温峤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被她问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莹莹道:“这些天地烙印肯定是有地方保存下来,才会显现在天劫中。因此,要么是雷池从未被毁去,从第一仙界到第七仙界,始终是同一个雷池,要么,就是在六大仙界之外,还有一个更为广大的世界!那些烙印,保存在那个世界中。”

    苏云忍不住道:“也有可能这些烙印被什么宝物保存下来!这件宝物有可能从第一仙界一直留存到现在!”

    仙后和桑天君心神悸动,虽说是苏云和莹莹这两个黄口小儿的猜测,但依旧撼动他们的心灵!

    “若是这些猜测是真的,那么就太可怕了。”仙后心中默默道。

    就在此时,芳逐志伤痕累累,终于渡过第四十八层诸天劫,道花浮现,一朵一朵飘下,治疗他身上的伤痕。

    第四十九重诸天劫正在形成,这是终极诸天,新仙界第一仙人所要渡过的最后一场天劫!

    只见雷云汇聚,形成最后一座诸天,诸天之中无数雷霆化作一尊尊神魔,随着雷光道则而卷动,飞舞,化作一个个形态奇异的仙道符文,三千六百符文形成一道道靓丽的黄色环状物。

    又有其他符文在飞速形成,也形成黄色环状物。

    雷霆道则不断出现,形成第三道环,第四道环,甚至有些还是混沌符文,深奥难解,晦涩难懂。

    莹莹颤声道:“士子……”

    苏云心中也掀起惊涛骇浪,尽量维持神色不变,与莹莹对视一眼,都没有继续说话。

    无数雷霆道则正在形成一口巨大的黄钟,黄钟分为九重环,内部有齿轮相扣,维持各层按照不同刻度旋转!

    而钟内壁上出现宇宙星图,壮观壮丽。

    更多的雷霆道则涌来,大钟之下,一个少年形态的身影正在缓缓形成。

    苏云几乎坐不住,险些要起身离开。

    那个少年形态的身影,正是他的身影!

    他是芳逐志的第四十九重诸天劫!

    这时,突然那口黄钟剧烈晃动一下,崩溃瓦解,而那少年形态的身影也自崩散,第四十九重诸天劫就此消失!

    仙后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为何这四十九重天劫没有显现出来?”

    芳家老太君道:“回娘娘,先前两次渡劫,也未曾显现出第四十九重天劫。”

    仙后询问道:“温峤道兄,你可知这是什么缘故?”

    温峤连忙道:“娘娘,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景象。我猜测,这最后的帝皇身影,要么尚未烙印天地,要么是已经烙印天地,但烙印被毁掉了一部分。”

    桑天君笑道:“我看刚才那个少年帝皇的身影,好像与苏特使有些相像……”

    “你瞎说什么?”苏云和莹莹脸色涨红,异口同声的叱责道,“没有真凭实据不要瞎说!”

    桑天君唯唯诺诺,心中委屈道:“开句玩笑便炸毛了,连我也敢呵责……”

    ————最近几天忙昏了头,忘记求月票了。还请兄弟姐妹们翻翻账号,说不定有张月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