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万神图
    (注:天皇是三皇五帝的说法,天地人三皇,第一的就是天皇,很古典的中国词汇。在中国古代神话中也有一段时期叫做天皇时代,封神演义中比较有名的仙人都是在天皇时期得道成仙。)

    “我翻船了?”

    桑天君清醒过来,心中暗暗叫苦:“这姓苏的小子是仙后特使,还是天后红人,更关键的是,他还是帝倏的党羽!如今该如何是好?对于仙后来说,杀他容易还是杀我容易……当然是杀姓苏的小子容易!”

    他又放下心来:“连帝倏都杀不了我,仙后也不成。那么,仙后一定会杀掉姓苏的小子,哪怕他是仙后特使天后红人……等一下!”

    他脑筋转得飞快:“好像我退后一步,说抓错了人,更容易化解眼前的僵局。这样的话,不至于要求娘娘杀人,也不至于让娘娘得罪了天后。娘娘适才说他是天后面前的红人,显然是不想得罪天后的……”

    桑天君哈哈大笑:“娘娘,我想我一定是认错人了。苏特使,贤伉俪没有事罢?”

    苏云牵着鱼青罗的手从玉盒中飞出,客客气气道:“没有大碍。天君实力非凡,没有少让我们吃苦头。”

    桑天君笑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我也是因为一时误会,这才结交到苏特使这样的英豪!”

    苏云松开鱼青罗的手,向仙后娘娘见礼,道:“小臣多谢娘娘出言化解我与桑天君的误会。”

    仙后笑道:“你是我的特使,又立下大功,本宫不保你还能保谁?”

    桑天君心头一突:“看来在娘娘心中,到底还是杀我容易一些……”

    苏云向温峤见礼:“道兄。”

    温峤连忙还礼,心中惊疑不定:“难道这就是通天阁?手眼通天,关系通天的通天阁?”

    早在历阳府中,他被那些通天阁的灵士们研究的时候,他便听说他要找的人是通天阁的苏阁主,因此温峤也跟着那些灵士一起称呼苏云为苏阁主。

    只是那时他还有些腹诽这通天阁的“通天”二字来历,以为就是直通仙界的意思。

    而今看到苏云脚踩这么多条船还稳稳当当,他这才明白通天阁主的意思:“原来通天阁,就是把关系打到手眼通天的地步!”

    仙后看向鱼青罗,笑道:“真是个漂亮妹子。苏君,这是你媳妇儿?”

    苏云摇头,道:“娘娘,这位是帝廷火云洞天的鱼青罗鱼洞主。鱼青罗洞主乃是原道境界的灵士,与我一起研究种植技术的时候,不幸被天君所擒。是我连累了她,平白受了许多颠簸。”

    仙后招手,让鱼青罗上前,打量一番,只见她气质不凡,仙界的仙子众多,但能够与她相比的没有几个,笑道:“多好的姑娘,差点就被天君你害了。天君,你今后可长点心,不要害了好人。”

    桑天君连连称是,道:“今后不会了。”

    他心中委屈万分:“就算是心腹特使,也是被使唤的人,岂能与天君相提并论?我当初便应该直接杀了这厮,便没有今天的事了。”

    仙后命人给苏云和鱼青罗搬来座位,让温峤往下坐一坐,苏云和鱼青罗坐在温峤前头。

    温峤心中一片悲凉:“完蛋了,我果然完蛋了。看来我踩船的技术果然不好……”

    桑天君也颇为惊讶,就算苏云是特使,也不可能上座,苏云的座位,几乎与他这位天君齐平了!

    “难道这小子身上还有我不知道的身份,以至于让仙后也要给他礼遇?”

    桑天君若有所思的看着苏云,心道:“他还是帝倏的同党。仙后,天后,帝倏,这三人的来头都不小。”

    他自然是不惧苏云,但苏云背后这三人却让他有些忌惮。

    “罢了,这小子本事不高,无关紧要。我被帝倏逃出冥都,又被帝倏追杀至今,着实狼狈,拿下这小子这点功劳,不足以抵消过错。”

    桑天君目光闪动,心中默默道:“倘若能查出掀起这一场场动乱的幕后黑手是谁,才能功过相抵。倘若能擒下这个幕后黑手,才是大功一件!”

    仙后询问道:“苏君,莹莹可在?本宫倒是有些想她呢。”

    苏云把莹莹请出灵界,仙后娘娘不胜欢喜,连忙命人搬来一个小巧的座位,让小书怪落座,埋怨道:“桑天君,你若是连她都害了,你的罪孽就大了!”

    桑天君只好再度赔罪,心道:“我还比不上一个小书怪了?”

    苏云向下看去,只见芳家的年轻高手之间的较量已经到了最后一波,其中一个男子独自对抗三位芳家的极境高手,非但不落下风,甚至大有压倒他们的趋势!

    鱼青罗动容,向苏云道:“夫……苏阁主,这芳家高手很是不弱。”

    她差点便将幻境中对苏云的称呼带到现实之中,幸好意识得快,立刻改口。

    苏云也注意到那年轻男子,只见那人身上衣衫以黑为主,辅以红色绣边条带,出手之时神通极为强大,修为极其雄浑!

    当今世上同辈之中,在苏云面前能够称得上修为雄浑的并不多,算起来只有两个半。其一便是水萦回,水萦回是唯一一个能在法力上压制苏云的人物。其二是梧桐,最近一次遇到梧桐是在四年前的天府洞天,那时两人虽未交手,但梧桐还是给苏云带来不小的压力!

    而半个便是柴初晞。柴初晞虽然在洞房中被苏云击败,但她的资质悟性和潜力从未被苏云抛下过,她的修为也是极为强横!

    她的修为未必有苏云雄浑,因此只能算是半个。

    而这个芳家的年轻人,其修为却足以与梧桐、水萦回和柴初晞并列!

    其人性灵和神通也极为奇特。

    他在催动功法神通时,性灵便会在身后浮现出来,极为伟岸,长有不知多少手臂,性灵的手掌捏着不同的印法,掌心上空漂浮着不知多少尊古老而奇特的神祇。

    那些神祇也很是庞大,但是与性灵相比,便显得细小了许多。

    从起性灵的复杂程度来看,苏云便可以肯定其功法一定极为复杂且强大。

    因为这是一种功、法等身的功法!

    仙帝丰的九玄不灭功的核心,是功道等身,功法和大道适应自身,与肉身性灵逐渐契合,从而达到完美的境地。

    而功法等身则是性灵或肉身来适应功法,这种功法强大到甚至会改变性灵改变肉身的层次!

    那年轻灵士催动功法时,性灵会变化出无数手臂,掌心漂浮古老神祇,便是功法等身的表现!

    “芳家的功法,倒是少见得很。”苏云惊讶道。

    突然,桑天君的声音传来,笑道:“苏特使有所不知,娘娘所在的芳家,功法神通是个大体系,娘娘还是勾陈帝君时,芳家便已经是一个大家族,传承悠久。娘娘的功法叫做天皇曜魄万神图,其功法是观想自身为上宫天皇,万神辅佐,凝聚大势!”

    苏云心中微动,观察那个施展天皇曜魄万神图的年轻男子,询问道:“天君,他的性灵形态便是上宫天皇?”

    桑天君一心要化解与他的恩怨,先是点头,又是摇头,不厌其烦道:“他的性灵形态应该是上宫天皇,但上宫天皇是个女子,因此是也不是。”

    苏云和鱼青罗都很是讶异,鱼青罗道:“愿闻其详。”

    桑天君笑道:“这门功法,只有在天皇福地才能修成,而且极难修炼,修成的人,境界提升速度惊人,在短短数年便可以修炼到极境,直接飞升!不过,这门功法古怪之处在于,只有女子才能修炼。”

    他见苏云和鱼青罗更加诧异,笑道:“这门功法是仙后娘娘当年开创的,娘娘知道女子力弱,很难在力量与男子争锋,于是便竭尽一切手段开发女子的力量!她因此有大成就,但也导致了她的功法必然只适合女子,男子若是修炼了,便会去势,自动断了男根,胸脯也会隆起,甚至肉身其他地方也有着不小的改变,极为诡异。”

    鱼青罗立刻注意到,芳家的高层大部分都是女子,很少有男子。想来就是天皇曜魄万神图这门功法,导致了芳家的男丁很少有出类拔萃的人,反倒是女子中有许多强大的存在!

    苏云则是注意到另一件事,骇然道:“竟还有此事?那么那位兄台他……”

    桑天君露出钦佩之色,道:“这便是这位小友的高明之处。仙后娘娘的功法自然是无比缜密完美,牵一发动全身,稍微改动一点,都会导致功法没有用处甚至会走火入魔。他竟然改动了,而且改得极为完美,将竭尽所能发挥女子优势,转变为竭尽所能发挥男子优势,没有留下弊端!”

    他不禁赞叹:“此人的才智,乃是上上之选,将来的成就就算不如仙后娘娘,也相去不远。”

    突然,温峤旧神断然道:“此人气运非凡,将来成就定然还在娘娘之上!”

    苏云连忙问道:“道兄何以言之?”

    温峤旧神道:“此人乃是极品气运,当渡极品天劫。他将会是新仙界第一个成仙的人。”

    苏云心神大震,失声道:“道兄,你的意思是说,他与第五仙界的……”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看向那个施展万神图的年轻男子,心道:“此人与第五仙界的仙帝一样,都是气运所钟之人?不过,为何他看起来并没有多么强大的样子?好像我比他还要强一些……”

    温峤旧神连忙悄声道:“苏阁主可否保我性命?”

    苏云微微一怔,顿时明白他的意思,试探道:“帝绝前来找你了?”

    温峤点了点头,压低嗓音道:“天后也找到了我。”

    苏云失笑:“然后你跑到仙后这里来,对仙后说,这极品气运之人,便在她芳家?”

    温峤道:“就是那个芳家年轻人!”

    苏云摇头道:“那么仙后不杀你杀谁?”

    温峤哭丧着脸,没有说话,胸口的纯阳神火炉也黯淡下来,肩头的两座火山也不再冒烟。

    莹莹正在与仙后有说有笑,突然询问道:“士子,你认得这个肩头长火山的大个子?”

    温峤心中纳闷:“咱们不是早就见过面了吗?这小书怪还夸赞我画的漂亮,怎么就不记得我了?”

    苏云笑道:“莹莹,温峤是帝忽的使者,前来见我,带来帝忽之命。我跟你说过的。”

    莹莹恍然大悟,嘀咕道:“原来帝忽的使者就是他,怎么个头这么大……娘娘,听说温峤是个忘性很大的人,他的历阳府里到处都是壁画,画上的东西都是他能记下来的,没有画下的,都被他忘记了。”

    仙后面带微笑,瞥了温峤一眼,笑道:“今日故事,温道兄还是忘记为妙,不要作画。”

    这一瞥,温峤放下心来:“苏阁主与小书怪寥寥数语,便让仙后对我没有了杀意,看来我这条命是保住了。这脚踩三条船真是技术活儿,苏阁主与小书怪如履平地,我做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