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零九章 温公尚有翻船日,苏云也有腾达时
    苏云诧异的看了鱼青罗一眼,他发现这位女子的气质气度居然在短短片刻间,便有不小的提升,令人刮目相看!

    这种提升,是道心上的提升,无憾无缺,甚是完美。最低在苏云看来,鱼青罗的道心已经寻不出破绽了。

    现在的鱼青罗,就算是再进入幻天秘境,也不可能被幻天之眼迷惑。

    “青罗妹子,你在幻天之眼的秘境中,经历了什么?”

    苏云虚心求教:“实不相瞒,我的道心造诣始终有些欠缺,难以突破最后的心境,成就原道。”

    他第一次进入幻天秘境时,屡屡陷入幻境之中,无法逃脱,哪怕是最后参悟出一念不生,也没有这等心境上的提升。

    鱼青罗第一次进入幻天秘境,便有这样的收获,她在道心上的成就着实惊人!

    鱼青罗坦然道:“我参悟旧圣绝学,与诸圣论道,将他们的道心上的成就融会贯通,于是有所成就。适才我在幻天秘境中,与阁主相亲相爱,相敬如宾,共度一生。我的道心中的执念,也在幻天秘境中升华,达到情臻于道,情与道心完美融合,再也不是缺憾。”

    苏云听得既是感动又是钦佩,沉吟良久,这才道:“青罗错付了。”

    鱼青罗笑道:“情臻于道,是我付我自己,何来错付?”

    苏云微微一怔,细细品味,只觉别有一番心境在其中。

    这时,莹莹从幻境中醒来,不由悚然,惊叫道:“士子,我适才又杀了柳剑南一次,这幻天之眼克制我……咦?谁把我绑起来了?”

    她挣扎不已。

    苏云连忙上前,把桑天君的蚕丝解开。适才是他担心莹莹跌入幻天秘境,被迷失心智,因此悄悄收了些蚕丝,待莹莹被幻天之眼迷住,便立刻将她绑起来,免得她惹出什么事来。

    桑天君与温峤来到勾陈芳家,这勾陈洞天与帝座洞天差不多,都是世家治世的巅峰。

    帝座洞天是柴家治世,除了柴家的人之外,其他人等都是奴隶,只能生活在海上,可谓是没有立锥之地。

    相比帝座洞天,勾陈洞天便要温和许多。芳家是勾陈洞天所有土地、海洋的主人,然而却将土地海洋租赁给其他人,芳家只管收租。

    芳家所占领的,只有勾陈洞天的福地。

    勾陈洞天虽然不如天府洞天幅员辽阔,也不如天府洞天的福地多,但是这里极为重要,乃是当年名声与帝座齐平的洞天之一,又被称作天皇洞天。

    这里的福地质量极高,第七仙界被打碎之后,这里的福地中的仙气也未曾断过,今各大洞天开始陆续合并,勾陈洞天的福地仙气质量也直线提升。

    勾陈洞天为芳家栽培出许多高手,仙后的家族,也因此成为一个大家族,有不少仙家强者在仙廷中担任要职。

    桑天君与温峤一路打量,远远只见一座福地上方出现银河盘绕的异象,不禁动容。这等福地即便是仙界也少见得很!

    “那是什么福地?”桑天君向那领路的少女问道。

    那少女道:“那里是飞星福地。福地中的仙气倘若不及时采收,便会飞上天空,化作星辰。”

    桑天君与温峤都不禁赞叹。

    只见飞星福地旁边还有大大小小的福地,有的像是盘龙,有的有如彩凤,还有的则是一株笼罩方圆数百里的仙树。

    “这里的福地为何如此密集?”温峤忍不住问道。

    那少女道:“这些福地原本是分布在勾陈各地的,是娘娘他们用大法力迁过来的。勾陈洞天最好的福地,基本上都集中在这里。”

    桑天君感慨道:“从前下界破碎时,仙界的日子也过得紧紧巴巴,现在下界的洞天逐一合并,我们这些仙人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

    那少女噗嗤笑道:“天君,你想多了。而今下界洞天逐一合并,仙人的日子未必好过。这里的仙气轻易不能吸收,倘若吸收炼化了,便会遭遇雷池洞天的灾劫,削你三花,注你仙籍,化仙为凡。我便是娘娘身边的,原本也是金仙修为,因为贪一点仙气,便被削了,而今成了灵士。”

    桑天君惊疑不定:“竟有此事?若是果真如此的话,仙界岂不是危险了?”

    他忧心忡忡,仙界的福地产出的仙气,已经不够仙人们的日常用度,因此需要剥削下界,让下界供奉各大福地的仙气。

    倘若仙人无法吸收炼化下界的仙气,肯定会造成仙界的动荡,豪强盘踞福地,囤积仙气,奴役其他仙人!

    那么,仙界必将大乱!

    那少女道:“仙界仙人不是不能吸收炼化下界的仙气,他们吸收炼化,只要不下界,便不会被削掉顶上三花。但只要下界,便会触动天劫,被削去三花,化仙为凡。”

    桑天君面带忧虑,道:“仙人下不了界,凡人岂不是要造反?这些凡人肯定会占据各大福地,自己吸收炼化仙气成仙!长此以往,必成大患!而今之计,当摧毁雷池洞天,方能化解危局!”

    温峤重重咳嗽一声。

    桑天君道:“温道兄,雷池洞天虽是你的领地,但若是威胁到仙界统治,肯定要被除掉!道兄你是明白人,才能获得如此久远。”

    温峤顿时矮了一头,心道:“罢了,我反正打不过仙廷,不与他们争。”

    前方,一道仙光洞穿天空,粗大无比,如同一根翡翠玉柱,惊艳了两人!

    那道粗达数十里的光芒中,漂浮着座座仙山,仙山之间有锁链长桥相连,往来相通。

    这道仙光玉柱,便是勾陈洞天的第一福地,天皇福地!

    仙后的芳家,便是定居于此。

    温峤与桑天君行走在天皇福地的仙光之中,四下看去,赞不绝口,纷纷道:“只有如此福地,方能诞生出仙后娘娘这样的人儿。”

    一路上,两人只见芳家上下极为热闹,路上有着一个个少年男女在竞技,较量彼此神通道法,还有不少人在围观。

    两人观望,均有些不解。

    只见这些少年男女都是芳家的后起之秀,灵士之中的顶尖高手,修炼的是仙法,是很高的传承,在仙山之间急速飞行,各种神通迸发,为天皇福地增添几分颜色。但古怪的是这些人以命相搏,颇为心狠手辣!

    同族之中,就算有矛盾,也不止于此。更何况仙后省亲归来,更不可能让族中爆发这种矛盾。

    “这是在做什么?”桑天君和温峤心中暗道。

    前方彩云飘飘,旗帜飘展,华盖黄伞的流苏在迎风晃动,诸多芳家的高层落座在彩云下,两人走上云端,却见仙后娘娘坐在云中仙台的宝座上,族长芳老太君相陪,坐在下首,两旁都是芳家的长老。

    坐在仙后娘娘的位置上看,恰恰可以将芳家年轻人的比试尽收眼底。

    见到桑天君与温峤,芳家族老纷纷起身见礼。

    桑天君和温峤二人连忙向仙后娘娘见礼,仙后笑道:“两位一个是天君,一个是昔日的神祇,本宫当不得你们的大礼。快快请坐。”

    芳老太君与另一个族老连忙起身让座,桑天君和温峤坐下,仙后笑道:“本宫适才看到天上有雷云,巨神在云中窥探,肩头有火山冒烟,便知道是温峤道兄。不曾想桑道友也在。温峤道兄在天上作甚?”

    温峤心道:“原来是我肩头火山的缘故,这才被仙后发现。这对火山乃是我的鼻孔,直通心肺,导出心火,呼吸废气。早知道就屏气凝神了。”

    他不敢怠慢,道:“臣在观察下界众生气运。”

    仙后娘娘大有深意的看他一眼,笑道:“温道兄还是这般老实,连个谎都不会说。莫非,邪帝找过你?”

    温峤把心一横:“今天这三条船,我老温便踩了!”

    他毕恭毕敬道:“回娘娘,找过。”

    仙后轻轻点头,道:“你找到了?”

    温峤抬起胳膊,向云下一指,道:“就在下面。”

    仙后娘娘含笑不语,只是看着他,温峤连忙低头,心里茫然:“难道仙后娘娘这条船踩不得?”

    他适才站在雷云上窥探勾陈洞天,发现了有人的气运直达劫运的极限,竟然形成一层气运一重天的景象,因此多看了两眼!

    天劫应运而生,天劫有六品,气运也对应有六品,凡人之品,神圣之品,仙人之品,仙兵之品,帝君之品,至宝之品。

    新仙界的第一个成仙者的天劫,其对应的气运也是极品!

    而一层气运一重天,这等气运便属于极品,是甚至还在至宝之品的气运之上!

    温峤看到芳家有人气运形成诸天层次,便知道他寻到了新仙界的第一个成仙者,却不料因为多观察一段时间,便遇到桑天君,又被仙后请去。

    “我翻船了?”

    温峤越是回味仙后的眼神,便越是心惊肉跳,心道:“仙后笑得这么开心,一定是打算干掉我对不对?那个自称脚踩五帝二后的船的苏阁主,他是怎么做到不翻船的?”

    桑天君不明就里,道:“娘娘,芳家子弟是在做什么?”

    他指的是云下天皇福地中,那些正在以命相搏的芳家年轻人。

    仙后娘娘没有去看温峤,已然把他当成一个死人,叹了口气,道:“桑天君知道四御洞天吗?”

    桑天君笑道:“自然知道。这四御洞天是北极、勾陈、后土、南极四大洞天,乃是不逊于帝廷的大洞天。娘娘的勾陈洞天便是其中一御……”

    仙后娘娘没等他说完,便道:“勾陈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天皇,北极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紫薇,后土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皇地祗,南极洞天的第一福地叫做长生。勾陈落入本宫之手,其他三大洞天,也是有主的,对应仙廷三位帝君。”

    桑天君心头一跳,便没有说话。他活得够久远,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当年仙后娘娘还未做仙后时,是仙廷的四帝君之一,实力是何等强横?

    后来,她做了仙后,这才没有人称她为芳帝君。

    四帝君之间的关系,虽有合作,但各自相互钳制,提防对方坐大。之所以斗而不破,是为了钳制仙帝。

    仙帝也对四帝君的实力和势力极为强大而防备万分。帝君再进一步,便是仙帝,他当然不能不防。尤其是他也是靠迎娶芳帝君得到其支持之后,才有了本钱造邪帝绝的反。

    桑天君知道许多内幕,因此适时闭嘴。

    仙后娘娘道:“帝廷那块地,暂时无人敢动,先让天后住着。但其他三御洞天,也快到了。因此,三个老朋友便跟本宫说,这下界好歹要有个领头羊,免得天下大乱。所以,他们便想趁着合并之初,还未生乱的空当,为下界选拔出一个领袖来。本宫正在为这件事头疼。”

    桑天君小心翼翼道:“原来如此。勾陈洞天孕育出娘娘这等英杰,而且又有娘娘的福泽,一定有出类拔萃的后起新秀,战胜其他三御洞天。”

    仙后娘娘叹道:“本宫也不是有那个野心,而是下界被打成七十二个洞天,经过这万千年发展,早就各自为政。若是没有选出一个首脑,又有多少人造反,多少人称孤?那时野心勃勃的人裹挟民心,天天杀来杀去,弄得民不聊生。”

    桑天君也不点破,愈发小心,笑道:“娘娘说的是。”

    仙后问道:“天君,本宫听闻你镇守冥都,提防帝倏夺回肉身,为何到我勾陈洞天来了?”

    “说来惭愧,臣一时不查,被帝倏老贼的党羽夺走其肉身。”

    桑天君面带愧色,道:“我沿途一路追杀帝倏,屡屡被他逃脱,但好在抓到帝倏的党羽。此獠狡猾异常,虽然为我所擒,却有一异宝护住自身,我轻易不能接近,因此来求娘娘援手。”

    仙后惊讶道:“竟有这等本事的人?连你也不能接近?”

    桑天君连忙道:“他得到幻天之眼,那宝物邪门得很,我与狱天君都吃了亏!我只好将他困在盒子里。”

    仙后笑道:“原来是幻天之眼,那是混沌大帝的眼睛炼成的宝物,你的确很难抵挡。你且取出盒子,本宫帮你对付便是。”

    桑天君大喜,连忙取出玉盒。

    仙后看了,心中惊讶。

    桑天君打开玉盒,便见幻天之眼的迷雾涌出,这时仙后娘娘轻轻一指点去,幻天之眼的迷雾顿时倒涌而回,返回眼中!

    桑天君大喜,喝道:“逆贼,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苏云和鱼青罗站在玉盒中,背靠幻天之眼,有些不知所措。

    温峤见状,心头一突:“连苏阁主这号称脚踩五帝二后之船的人,竟然也翻船了!我便说他与那个叫莹莹的是华盖气运,倒霉透顶,霉气形成华盖什么好运都给顶了去。我遇到他们二人,也走了霉运,多半要被仙后杀掉……”

    这时,仙后娘娘笑道:“桑天君,哪里有什么乱党逆贼?你是不是看错了?这位是本宫的苏特使,也是天后娘娘面前的红人!”

    桑天君和温峤目瞪口呆。

    ————昨天喜添一女,猪嫂给宅猪生了个女儿,母女平安。是第二胎,不是第三胎。昨天没更新,今天早起写了个大章补偿,晚上更新可能会晚一点,下午去医院陪母女。嗯,求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