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零八章 苏郎不知梦中人
    仙后玉盒中,苏云和鱼青罗被倒吊在蚕蛹中,头下脚上,一路颠簸,撞来撞去。

    两人像是蚕蛹里的虫子,只露出头,只是蚕蛹里有两个头。

    玉盒中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五府。

    五座紫府此刻也布满了蚕丝,其中一座紫府的天门下,莹莹被倒挂在那里,然而因为太小的缘故,没有露头,被缠得严严实实。

    这丫头精力旺盛,还在左右蹦跶,试图挣脱。

    苏云和鱼青罗几次尝试性灵出窍,然而即便是他们的灵界也被这些奇异的蚕丝缠住,他们的性灵也无法逃脱。

    他们尝试调动法力,法力可以调动,然而每次动用法力时,蚕蛹都像是他们的身体外壳,让他们的法力只能在这个外壳内部流转!

    “桑天君果然是个厉害人物,这一手封印法门极为不凡,我从未见过。”苏云暗赞。

    只是与鱼青罗一起被困在一个蚕蛹里,而且是被捆绑结实,苏云只觉鱼青罗柔软的身体贴着自己,一股热气蒸腾,让他着实难以把持。

    饶是鱼青罗已经成道,与苏云这么近也不禁让她脸色泛红。

    她与诸圣论道辩法时成道,修成原道极境,成道之时,因为看了苏云与池小遥一眼,让她在成道的那一刻道心多了一丝波澜,化作了执念烙印下来。

    因此鱼青罗主动来到苏云的闲云居,前来“折花”,为的是折花之后,执念烙印便不再影响自己。

    似她这等成道者,道心之坚,之稳固,还在等闲仙君之上。当年鱼青罗刚刚出山,便与梧桐较量过,她是唯一一个能压制梧桐的人,人魔对道心的克制对她来说近乎没有半点作用。

    道心弥高弥远,因此鱼青罗便不能忽视自己的这个执念烙印,必须前来折花。

    但是此刻如此近距离的直面苏云,让她心神大乱,道心的破绽竟有渐渐增大的趋势,一时间情难自禁。

    苏云与她身子贴着身子,感觉到这女孩像是泥鳅般扭动身子,让他渐渐吃不消,连忙道:“青罗妹子,你先别动,让我聚精会神打开这蚕丝封印。你乱动,我聚会不了精神。”

    鱼青罗毕竟还有理智,连忙克制情欲,免得干扰到他。

    过了,鱼青罗轻声道:“阁主,你好了吗?”

    “还没。”

    苏云摒弃一切杂念,终于眉心处的雷霆纹缓缓开启,露出眉心的第三颗眼睛,笑道:“可以了。”

    远处的第五紫府门下,被倒吊在门下的莹莹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气得撞门,把紫府天门撞得嘭嘭作响,中气十足的叫道:“什么好了?什么可以了?你们背着我做什么羞羞事?让我看看!”

    鱼青罗看去,只见苏云眉心长出一只眼睛,眼睛中藏着无穷无尽的紫色雷光。

    “这蚕蛹将我们的法力困在蚕蛹内,但让我们的头颅露在外面,也即是说,我们可以催动神眼神通。”苏云说道。

    鱼青罗钦佩万分:“阁主真是聪明。”

    苏云见她媚眼如丝,连忙稳住心神,催动法力,一道紫光从这枚竖眼中射出,纤细如丝,照耀在他们附近的一座紫府中。

    鱼青罗凝眸看去,只见苏云目射紫光,正照耀在其中一根蚕丝上!

    “这是天君神通所化的蚕丝,等闲神通对天君神通根本无用。”

    鱼青罗已经将情欲压下,道:“我修炼到原道境界,方知大道蕴藏的奥妙。阁主,你无法斩断这蚕丝中的大道规则,不用白费功夫。”

    她话音未落,突然那根蚕丝断去。

    鱼青罗怔了怔,有些难以置信。

    苏云缓缓闭合眉心的竖眼,第三神眼又化作一道雷霆纹,笑道:“我这枚眼睛非比寻常,别说天君的神通,就连旧神的身体也未必能承受得起。”

    鱼青罗惊疑不定,她修成原道,便是人们素来所说的成道,大道已成,只是没有成仙罢了。这里的成道,不是苏云、宋命等人口中的成道,他们口中的送你成道,指的是把你打死,与白泽氏的好朋友送你去个好玩的地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鱼青罗的底蕴极深,有着元朔五千年的成道之人的知识作为底蕴,成道之后眼界见识更是不凡,深知天君的神通的可怕,因此觉得苏云无法斩断那个蚕丝。

    不料,苏云却斩断了!

    她没有见过苏云渡劫时的情形,苏云渡劫,先天劫雷甚至连温峤旧神的手掌也给打穿!

    而苏云适才竭尽所能催动眉心竖眼,便是以自身的先天一炁来模拟先天劫雷,没想到居然真的建功!

    “不过,斩断这根丝线的作用是什么?”鱼青罗询问道。

    桑天君的蚕丝已经将五座紫府完全缠住,斩断一根蚕丝,在她看来根本无济于事。

    苏云闭上眼睛,淡淡道:“先天一炁,既是仙气,也是大道。我斩断一根蚕丝,是打开封印的一线,给这座紫府中的先天一炁渗透出来的机会!现在!”

    他猛地睁开眼睛:“蚕蛹外,我有法力可以动用了!”

    蚕丝断处,紫府中的先天一炁涌出,越来越多!

    苏云催动紫府的先天一炁,以紫府中的先天一炁来施展先天劫雷神通,玉盒之中,一道紫雷出现,电光过处,将其他紫府中成片成片的蚕丝斩断!

    苏云所能催动的先天一炁越来越多,顿时调动先天一炁,斩断束缚他和鱼青罗的蚕蛹!

    两人摆脱束缚,各自落地,刚才贴身时的热气腾腾的感觉顿时消失,让他们都有些失落。

    苏云连忙来到第五紫府门前,催动紫府的力量,将蚕丝斩断一根。

    两人如法炮制,把莹莹解救出来。

    莹莹反复打量两人,确定两人之间没有发生什么,这才幽幽的叹了口气。

    “桑天君带走玉盒,不知道要带着我们飞往何处,倘若是飞往仙界,那么便十死无生了。”

    苏云心中生出一些忧虑,道:“过了这么久,为何大仙君玉太子还没有追上来?”

    莹莹摇头道:“帝倏的速度是何等之快?连他都没有追上桑天君,更何况玉太子?这玉盒被帝倏关上了?”

    苏云仰起头,只见仙后玉盒被关得严严实实,显然桑天君在玉太子攻来时,几招之间便察觉不敌,于是抢了玉盒夺路而逃!

    至于关上玉盒,应该只是随手为之,然而却恰恰击中苏云的死穴!

    ——这玉盒,乃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宝物,玉盒内部空间的封印,比桑天君的蚕蛹还要厉害许多!

    上次苏云等人是借助混沌大帝的牵引而逃脱玉盒的镇压和封印,否则以他们的手段,根本逃不出去!

    “我这里还有一枚幻天之眼,就放在紫府一的明堂中。”

    苏云脸色阴晴不定,若是将幻天之眼献给混沌大帝,那么他们肯定可以从玉盒中逃脱。

    可是,那幻天之眼是被他放在先天一炁中,当时有轩辕圣皇等一百多位圣灵合力镇压幻天之眼对他们的影响,无需担心被幻天之眼控制。

    而现在,苏云身边只有鱼青罗一人,而且鱼青罗虽然成道,但道心中藏了情欲的执念,未必能镇得住幻天之眼,反倒有可能被幻天之眼影响!

    “只有双修,才可以解决鱼洞主的执念。”苏云心底传来一个声音,急忙看去,却是莹莹不知何时来到他的灵界,在他性灵的耳边窃窃私语。

    莹莹见被他发现,不禁懊恼的飞走。

    “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等待桑天君打开玉盒的一瞬间,我立刻取出幻天之眼!”

    苏云目光渐渐锐利起来,低声道:“青罗,我和你的道心造诣都很高,自保还是可以办到,只需要提防莹莹。上次她便没有压制住幻天之眼的影响。桑天君同样也没有克制幻天之眼的能力。那时,我们在桑天君被幻天之眼控制住的一刹那,立刻抽身离开!就算不能离开,也要拉桑天君垫背!”

    鱼青罗点头,道:“便依阁主之眼。”

    这时,玉盒中的三人立刻感觉到桑天君在渐渐放缓速度,过了不久,突然外面传来哒的一声,玉盒在缓缓开启。

    苏云立刻将幻天之眼从第一紫府的明堂中取出,喝道:“准备好!”

    苍茫迷雾涌来,很快将玉盒塞满!

    桑天君的惊叫声传来:“幻天之眼?”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正要从玉盒中冲出,突然只听哒的一声,玉盒关闭。

    苏云怔了怔:“天君的反应有这么快?”

    桑天君面色阴晴不定,险些被幻天之眼困住,就在这时,他只见天空中雷云滚滚,一尊巍峨巨神站在雷云之中,肩头两座火山冒着滚滚浓烟,脚下雷霆乱窜,正向下方看去。

    桑天君怔了怔,道:“温峤?”

    温峤转过头来,连忙道:“原来是桑天君!天君从何而来?”

    桑天君道:“我在追拿逃犯帝倏。温峤老神,咱们许久没有见面了。你在看些什么?”

    温峤迟疑一下,道:“我在观察下界人们的气运。正看到仙后娘娘的勾陈洞天,有些发现,你便来了。”

    桑天君不解,道:“观察气运?这有什么好看的?我追杀帝倏,身上负伤,正打算去仙后娘娘的领地去讨点仙气。听闻仙后下界省亲,我们哥儿俩前去叨扰,讨她两倍美酒珍酿。我手上有件宝物,也打算请仙后帮忙。”

    他掂了掂手中的玉盒。

    温峤正打算拒绝,这时下方有芳家的车辇被龙凤拉着,驶入天空,一个秀气的女子停下车辇,连忙跳下来,躬身道:“可是温峤老神?仙后娘娘有请!”

    桑天君哈哈笑道:“温峤老神,你拒绝不得了吧?走,一起去!”

    温峤心中暗暗叫苦:“仙后请我前去,一定是注意到我在观察勾陈洞天,所以堵住了我!她的目的,恐怕与天后、帝绝一样,都是要我找到那个第一个成仙之人!她若是问我,我不能不答,这岂不是脚踏三条船?这可如何是好?”

    玉盒中,苏云勉强维持一念不生的心境,镇压住幻天之眼对自己的影响,强行托举这枚眼睛,送到紫府的明堂中,用明堂先天一炁镇压。

    他做完这一切,才松了口气,坐在紫府天门下呼呼喘着粗气。

    这时,鱼青罗从幻境中醒来,目光有些迷茫。

    先前她的确不被幻天之眼影响,但道心中的执念还是被幻天之眼发现,立刻让她跌入幻境之中。

    在这短短时间,她已经在幻境中嫁人,经历了一生的悲欢爱恨。

    而眼前的苏郎,并不知道他是自己的梦中人。

    ————柔声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