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须折(求订)
    莹莹急忙凑上前来,细细观察那几幅壁画,只见壁画上记载的是三位圣皇降临、传道的过程,不过从壁画的内容来看,并不能看出苏云所说的三圣皇都是一人的化身。

    “莹莹,你看这边。”

    苏云指着第一幅壁画上背景,道:“这是什么?”

    莹莹观察,道:“这是燧皇降临的图案,众生膜拜他,他教授人们如何使用火,如何用火驱散黑暗,如何用火煮熟烤熟食物。”

    苏云提醒道:“你看燧皇身后是什么?”

    莹莹这时才注意到,壁画的内容不仅仅是圣皇燧传道,还有作为背景的一些信息被她忽略掉了。

    圣皇燧降临的时候背后天空出现轮回环作为背景,显然是当年的人们观察到这一幕,因此记录下来。

    苏云指着第二幅壁画,道:“你再看这里。”

    莹莹立刻看到第二幅壁画中圣皇伏羲降临时,也有轮回环作为背景。

    苏云取出第三幅壁画,道:“炎皇的背景,也是轮回环。”

    莹莹笑道:“士子,我觉得你想多了。你凭借这些壁画的轮回环便认为三圣皇都是一人,未免太武断。你要知道,第一仙界的旁边便是神通海,那轮回环便在神通海上,如此庞大,第一仙界的先民迎接圣皇的时候,把轮回环当成背景刻画下来,也就不稀奇了。”

    苏云摇头道:“那时的人们尚且不会修行,没有开创出修炼体系,因此以他们的目力,是不可能看到轮回环的。轮回环在第一仙界的外面,环虽然巨大明亮,但凡人的目力还不足以看到。”

    莹莹怔了怔,第一仙界是何等辽阔?那时候的第一仙界还未被劫灰淹没,到处都是崇山峻岭,遍地巍峨仙山,想要看到轮回环,的确颇为不易。

    “那么,先民是如何看到轮回环,并且画下来的?”她追问道。

    苏云轻声道:“很简单。三圣皇降临的时候,轮回环切到第一仙界之中,出现在先民们的面前,三位圣皇,都是从轮回环中走下!这三位圣皇走下之后,轮回环才回到其原来的位置!”

    莹莹喃喃道:“你的意思是说,三圣皇,来自轮回环?他们是混沌的一部分?”

    矗立在仙界之外的轮回环,便是前后一千六百万年无敌的混沌留下的神通,倘若三圣皇是来自轮回环,那么他们便是混沌大帝的化身!

    苏云就是发现这一点,因此肯定够三圣皇都是身外化身!

    “在四千八百万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混沌大帝与外乡人一番恶战,身受重伤,被帝倏帝忽偷袭,以至于死亡。”

    苏云分析道:“于是他利用自己一千六百万年无敌的轮回环,将自己的某一个时间段的身外化身送到了第一仙界,谋求复活自己的办法。”

    “可是他死了!”莹莹神情严肃的说,“他死了之后,怎么把自己的化身送到未来?他的化身也应该统统死了!”

    “错了!混沌大帝还活着!”苏云神色严肃道:“他活在跨度一千六百万年的轮回环中。他的本体虽然无法前往未来,但他可以将自己的化身从这个时间段中送出去,送至未来!”

    莹莹云里雾里,喃喃道:“就算他有这样的神通,那也不对啊,三圣皇并没有去营救帝混沌……”

    苏云怔住,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莹莹一针见血,直指他的猜测的最大的要害,三圣皇压根没有去营救混沌大帝,而是任由混沌大帝的肉身被镇压。

    他们三人只是在每一个仙界之初,跑过来教化众生,传授给他们必要的生存技能而已!

    至于其他,他们从未干涉!

    “倘若混沌大帝根本未死,不需要化身来营救呢……”

    苏云说到这里连忙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若是不需要化身营救,又怎么会需要我来帮他寻找遗失的肢体残片?而且,三圣皇教化启蒙众生的目的,也完全说不通。既不是向帝倏帝忽报仇,也不是有什么阴谋计划……”

    他想得头大,突然把厚重的书籍重重合上,笑道:“这世界上的谜团实在太多了,岂能每一个都可以解开?再说了,我们早晚会再度遇到三圣皇,听他们亲自说一说不就明白了吗?”

    莹莹连忙收起书,追了过去,叫道:“士子,你去哪里?”

    苏云头也不回道:“我去天市垣学宫。好久没有去那里上课了!”

    莹莹怒道:“姓苏的,你是去上课么?你个牲口!”

    苏云冲出书房,打算撇开莹莹独自去偷欢,刚刚来到仙云居的院子里,便见鱼青罗正在他的花园里摘花。

    那姑娘青罗裙白衫,抬手折花枝,插在自己的花篮里,见到苏云,连忙笑道:“阁主,听闻你这花圃里种了些仙家的花卉,我便想趁着有花折,便折几支带回去插在花瓶里欣赏。”

    苏云停下脚步,问道:“青罗从哪里来?”

    鱼青罗一边摘花,一边道:“今日我在天市垣学宫里有课,便去代课,放学后路过你这里,便来看看。我原本以为阁主不在家,没想到你竟然难得回来了。”

    苏云上前,笑道:“我也是刚刚回来。这花园一直无人打理,倒是荒废了。”

    “难怪。”鱼青罗笑道,“我说这里的花枝都乱了,也没人修剪。还有,这花儿开的这么艳,阁主竟然不折么?凭空等待花谢了,也就折不得了。”

    她笑吟吟的递过来一支花,笑道:“你不折么?”

    苏云接下花,轻轻嗅了嗅,笑道:“这是我从帝廷福地中移植来的一些植物,没想到竟然开花了。我问过后廷里的娘娘,有娘娘告诉我,这株叫做元曦。传说是一位仙子思念在凡间的情郎,于是舍弃了仙籍下界,与情郎同生共死。后来他们果然死了,于是人们用她的名字来命名这种仙株。”

    莹莹飞来,连忙停在他的肩膀上,附在他的耳边悄声道:“蠢材,鱼青罗洞主是在暗示你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她说自己这朵花你得折了,你扯什么元曦来历?”

    苏云充耳不闻,把手中的花枝放在断枝处,笑道:“留在树上更好看,所以我一向不折花。”

    他催动造化神通,只见断枝重连,元曦花儿在树上开的烂漫。

    鱼青罗躬下腰身,把一根花枝插在地上,笑道:“阁主,折了之后,才可以长得更好。”

    她催动造化神通,这花枝竟然立刻生根,生长,短短片刻便从花枝生长成一株仙卉!

    “阁主你看,是不是折花更好?”鱼青罗大有深意道。

    莹莹心里痒痒,恨不得在苏某人的眼睛上连封两拳,打他一个满脸开花。

    苏云虽然心动,但是对待池小遥却是全心全意,不为所动。

    突然,鱼青罗惊讶道:“阁主,元曦花是桑树种吗?上面怎么还有胖胖的虫子?”

    苏云走上前去,笑道:“当然不是桑树。我问过后廷的娘娘,这种树开花,还会结一种酸酸的果实,可以用来炼仙丹……果然有虫子!”

    莹莹也凑上前来,只见一只白色的蚕虫趴在元曦树的一片树叶上,正在啃着树叶。

    突然,那蚕虫像是看到他们,仰起头来,蚕虫的脑袋上竟然长着一张人脸!

    苏云脸色大变,不由分说催动混沌诛仙指的威力最强的大拇指,一指向那蚕虫按下,厉声道:“玉太子!玉太子!取来仙后玉盒!”

    “咻!”

    他脑后的五座紫府伴随着这一指飞出,向那蚕虫轰去!

    就在苏云催动神通的一刹那,他们两人一书怪,突然立不住脚步,向那片托着蚕虫的树叶跌落!

    只见那树叶越来越大,树叶脉络化作青山,条条道道,而蚕虫则化作顶天立地的庞然大物,比青山还要高出千百倍,蚕虫脑袋上的人脸把眼睛向下看来,看向他们!

    “桑天君!”苏云手底丝毫未乱,继续催动五府轰向那巨大的蚕虫!

    鱼青罗将篮子抛起,只见那篮子越来越大,向向蚕虫兜去!

    与此同时,莹莹飞身来到第五紫府之中,站在紫府门前,调动府中的先天一炁,壮大苏云神通威力!

    “原来是阁下。”

    那蚕虫脑袋上的桑天君的面孔冷笑道:“阁下便是救走帝倏的那人!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你犯下了滔天大罪,居然还在勾三搭四,卿卿我我!”

    苏云辩解道:“我不是勾三搭四,我有爱人了!”

    “败类!”

    那蚕虫唾骂,吐丝,莹莹当先一步被捆得结结实实,头下脚上的倒掉在第五紫府的天门下,来回扭动身躯,像是一条书本大的鱼跳来跳去。

    然后便是五座紫府,悉数被蚕丝穿过,到处布满丝线!

    苏云抓住鱼青罗的手腕,纵身而起向天外逃窜,突然丝线飞来,两人被捆得结结实实!

    突然,玉太子的声音从天外传来:“主公勿忧,玉太子在此!”

    一口玉盒出现在天外,顿时叶上世界崩塌,向盒中探索!

    那蚕虫见状,冷笑一声,猛地身躯旋转,化作桑天君的身影冲天而起:“冥都逃犯,竟敢在本座面前猖狂?”

    天外传来地裂天崩的巨响,几次剧烈碰撞之后,突然玉盒一震,苏云连同鱼青罗和五府一起,落入盒中!

    那玉盒呼啸远去,只听盒外传来桑天君的声音:“若非我身上有伤,岂容你放肆?”

    苏云心中升起一线希望:“玉太子竟然这么强横?不愧是第五仙界的大仙君!他只消追上桑天君,将玉盒夺走,我便还可以赶到天市垣学宫与学姐幽会……”

    大仙君玉太子双翼震动,速度极快,追了片刻这才一敛双翼,摇头道:“桑天君不愧是天君,好快的速度,我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