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
    帝丰倒飞而来,眼看便要撞上北冕长城,突然双臂一振,将紫府的力量完全化去,轻轻落在北冕长城上。

    他先前连续受伤,但是九玄不灭功运转几个周天,伤势便自痊愈,恢复到巅峰状态,战力没有任何衰减!

    九玄不灭功的强大之处可见一斑!

    他放眼遥望,远远看去,只见帝廷所在的世界越发庞大了。从前的帝廷只是一个极为细小的洞天,现在各大洞天合并,地域变得广阔起来。

    钟山烛龙,则像是帝廷的保护者。

    站在他这个角度看去,帝廷漂浮在钟山星云之上,与从前的仙界有些不同,从前的仙界,钟山是悬在仙界之上。

    而帝廷则是被衔在烛龙的口中,漂浮在钟山之上。

    “异种大道,差点把我拉入其中。”

    帝丰面色凝重,先前那少年的每一指都蕴藏着异种奇异的力量,这种力量与他在太古禁区所见的那道轮回环有些相似,几乎将他拉入轮回之中!

    那少年的手指颤动六次,共计有七座紫府的力量被激发,化作六道轮回世界向他攻击,这六次攻击,每一次都极为凶险!

    倘若他抵挡不住,落入任何一道轮回世界,恐怕都将是把生死交给对方掌控!

    这种被别人拿捏住命运的感觉,极不好受,让他不由想起当年还是邪帝绝的弟子,被邪帝操纵的感觉。

    “异种大道不在仙界的任何仙道之中,极为诡异,难道除了帝混沌之外,还有其他混沌生物从混沌海登陆?而此人,便是另一个登陆的混沌?”

    帝丰不由得想起紫府中传来的声音,哪个古老的声音用无数种语言同时说同一个词,让他止步!

    懂得这么多门类语言,重叠成一句人人都可以听懂的话,简直匪夷所思,而且世上根本没有这么多种语言!

    其人的语言,哪怕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宇宙的人,都可以听得懂!

    这种神通,帝丰闻所未闻。

    “此人到底是何来历?”

    帝丰突然想起苏云的面孔,心道:“难道那个少年,就是他选出的第七仙界的守护者?我……”

    他突然用力咳嗽起来,顿时有劫灰伴随着他的咳嗽而喷出!

    劫灰从他的眼睛、耳道、口、鼻中飞出,极为骇人!

    帝丰急忙衣袖一兜,将自己喷出的劫灰兜住,四下看了一眼,只见北冕长城上无人,于是抖了抖衣袖。

    他袖中所藏纳的劫灰汹涌流出,将北冕长城下的一个世界淹没。

    那世界是一颗蔚蓝星球,上面有生命栖息,这日灾劫从天而降,只见天空中劫灰铺天盖地坠落,在半空中燃起熊熊劫火,坠向大地!

    无数生灵哭喊连天,四散奔逃,然而哪里能夺得过这样的天灾?

    有人跑着跑着便径自化作劫灰怪,随即又被劫火点燃,烧成灰烬!

    不过多时,整个世界的天地元气统统化作劫灰,将世界覆灭,连海洋都被劫灰覆盖,九成九的生灵都被灭绝!

    这劫火熊熊,燃烧了数千年才堪堪熄灭,被劫火烧掉的劫灰演变为新的天地元气。元气日渐充沛,幸存下来的生灵苟延残喘,又在废墟上建立起新的文明。

    只是这一切都与北冕长城上的帝丰无关,他抖落自己体内的仙元和大道所化的劫灰,弹了弹衣袖,将最后一片劫灰弹出,这才舒了口气。

    从外表上看,他没有任何劫灰化的势头,依旧光彩夺目,高高在上,有着无上威严。

    “水丫头就在第七仙界,那就让她打听一下,这个少年到底是谁。”

    帝丰转身返回仙界,低声自言自语:“绝老师,你为何没有随着仙界一起覆灭,你为何可以活下来?天后,你也是如此。你占据第一福地,那里产出的仙气应该不能让你不死吧?你是如何存活下来的?”

    他的双目中空洞洞的,没有多少感情,只有强烈的求生欲:“朕也不想死啊,朕也想活下来,你们是朕最后的希望了……”

    烛龙紫府门前,苏云保持着抬手指向前方的姿势,手指头颤了颤,又颤了颤,然而却没有任何轮回神通发出。

    苏云又试了几下,还是没有任何神通。

    他叹了口气,刚才他在那褴褛壁中人的支配下,调动紫府所有先天一炁,从指端发出轮回神通,重创帝丰,着实威风八面!

    可惜,那褴褛壁中人击退帝丰之后,便径自消失,而那种操控一切的感觉也消失不见。

    “就是这样,我抖了六下。”

    苏云恋恋不舍的放下手来,向一旁作画的莹莹道:“第五下时,仙帝丰就吐血了!第六下时,我险些便送他成道!莹莹,你把这一幕画下来,我也要找人刻在石壁上,宣扬我的威风。”

    莹莹把苏云站在门中抬手的情景画了下来,道:“士子,你能模仿一下那种神通吗?方便我把你的威风也画下来!”

    “就是那种大圈圈。”

    苏云比划一下:“圈圈里面有一个世界。六个大圈圈,每个大圈圈蕴藏的道给我的感觉都不甚相同,但又是同一种道理。只是这种大道,不同于先天一炁,我从未接触过,并不知道该如何施展。”

    壁中人是紫府主人将自己的影子,从另一个时空投影到紫府的墙壁和照壁上,他在另一个时空抬手施展神通,而自己的投影则作用在苏云身上,抬手施展神通!

    这种神乎其技的本事,与苏云在太古禁区所见到的前切宇宙八百万年后切宇宙八百万年无敌的轮回环有些相似,因此苏云称之为轮回神通。

    他也想趁着施展神通的空档去揣摩紫府主人的神通,但时间太短,而且紫府主人的手段太强,又是不属于这个宇宙的大道,他根本无法理解!

    莹莹停笔,惋惜道:“士子,那就没有办法作画了,否则画出来只会显示你的手在抽筋。”

    苏云有些失望,现在他有些明白为何温峤喜欢把自己的丰功伟绩刻在石壁上了,每天看着自己英明神武的样子的确很爽。

    这时,他看到紫府外墙的墙壁上,四极鼎、帝剑和万化焚仙炉的旁边,赫然多出帝丰的烙印!

    显然这紫府有灵,知道自己打败了帝丰,便把帝丰的模样也烙印在自己的墙壁上!

    苏云心里有些发酸,更加嫉妒:“明明是我指头抖了六下,关你紫府什么事?你只有被帝丰暴打的份儿!”

    “士子,你刚才说紫府主人动用的大道,并非是先天一炁的大道,而是轮回之道?”莹莹眨眨眼睛,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他不是紫府主人吗?为何他自己反而不明白先天一炁?”

    苏云怔了怔。

    刚才他只顾着回味“自己”击败帝丰的事情,竟然没有想到这个关键之处!

    没错,倘若那位衣衫褴褛的壁中人便是紫府的主人,紫府的铸造者,那么他一定精通先天一炁。

    然而,他却只是调动先天一炁,并没有运用先天一炁的大道,而是实战另一种道法神通!

    要知道,先天一炁既是天地元气也是天地大道,元气与道融为一体,倘若精通先天一炁,完全没有必要施展出另一种大道神通!

    ————求票,求票,推荐,月票,都要啊~~

    更何况,先天一炁神通还对帝丰的九玄不灭功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

    击败帝丰,对真正的紫府主人来说极为简单,只需要把苏云渡劫时的那种先天劫雷施展出来,无需六指,只需一指,帝丰便前后透亮!

    使用六道轮回神通,岂不是多此一举?

    “除非,这个衣衫褴褛的人,并非是真正的紫府主人!”莹莹突然道。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点头道:“那么真正的紫府主人是谁?”

    符节中,两人苦思不解。

    符节载着他们离开烛龙紫府,向天府洞天而去。

    “应龙老哥他们应该寻到了三圣皇的后裔了吧?”苏云低声道。

    雷池洞天,海底历阳府。

    温峤旧神任由通天阁的众人研究,自己则躺在纯阳雷池之中,很是舒坦。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道:“温峤,你终于出现了。”

    温峤闻言,突然打个激灵,从纯阳雷池中猛地站起身来,胸口的火光变得无比炽烈明亮,沉声道:“帝绝?”

    邪帝施施然行走在伟岸的历阳府宫殿之中,浏览历阳府的壁画,悠悠道:“没错,是朕。朕从太古禁区归来,感应到雷池的异变,削仙人的三花,注仙人的仙籍,于是便前来看看,没想到真的遇到了你。”

    温峤竭力压制住心中的惊恐,声音沙哑道:“我只是路过这里,很快便走……”

    邪帝的目光从燕轻舟等通天阁高手身上扫过,如同在看一群蝼蚁,不以为意,仰头道:“朕想知道,谁才是第一个成仙之人。”

    温峤摇头道:“我也不知。我……”

    邪帝虚虚抬手,温峤凌空飘了起来,在半空中挣扎,嘶声道:“我真的不知……你杀了我,谁为你找出那人……”

    邪帝将他放下,转身向外走去:“朕给你一个期限。第七灵界复原之日,你给朕找出那人!”

    温峤落地,松了口气,急忙走出历阳府,只见邪帝已经消失无踪。

    “帝绝杀人无算,心狠手辣,我就算找出那个第七仙界第一个成仙者,只怕也会被他除掉。他多半还要来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

    温峤想到这里,便要搬走历阳府,心道:“我还是回去老老实实的藏起来,不趟这趟浑水!他们打死打活与我何干?”

    这历阳府乃是他炼制的宝物,想要收走却也简单。

    “等一下!帝忽派我前来,我若是走了,苏阁主岂不是一个旧神也没有?他还会去仙界之门打开那口金棺吗?”

    温峤犹豫一下,最终决定还是留下来。

    “罢了,我先下去一趟,看看众生的气运!”

    他化作一道纯阳雷光从雷池中飞出,雷光劈向帝廷。待来到帝廷上空,温峤站在滚滚雷云之中,向下张望,这时一辆香车从空中驶过,经过雷云,突然顿住。

    温峤急忙看去,只见车窗打开,天后娘娘的脸露出半边。

    温峤心里一突,暗道一声糟糕。

    天后缓缓放下窗帘,声音从窗帘后传来:“绝要的东西,本宫也要。温峤,你懂吗?”

    温峤慌忙点头。

    香车离去。

    温峤暗暗叫苦:“帝绝要我找出那人,天后也要我找出那人,我都答应了,岂不是脚踩两条船?这如何是好?”

    此时,天府洞天中,苏云跟在应龙、白泽和女丑身后,进入三圣皇陵的地宫之中,跳入棺椁。

    那棺椁轻轻一震,驶入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