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
    “帝丰闯进紫府了!”苏云和莹莹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里,紧张得突突直跳,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般!

    “士子,你能再长出一条腿,踩在帝丰这条船上吗?”

    莹莹声音颤抖的问道:“脚踩八条船,你看如何?”

    苏云闷哼:“帝丰这条船可不容易踩,因为我踩的前面七条船中的六条船,都是要造他反的!帝丰这船,踩了必翻!”

    仙帝丰的脚步声传来,苏云和莹莹强行压制住心跳,莹莹钻入苏云的灵界,苏云则向先天一炁的更深处走去,避开仙帝丰。

    帝丰的强横超出了他们二人的想象,他们原本以为紫府的天门可以困住帝丰,却没想到这位仙帝却一路闯了过来!

    要知道,当初这紫府门前聚集了苏云、白泽、莹莹、道圣等人,各自手段层出,试图破解门户封禁,但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最后关头苏云以第二仙印混沌四极鼎的印法形态,烙印在紫府门户上,这才打开一座座门户!

    但是到了最后关头,紫府竟然破解了混沌四极鼎,将鼎足斩断!

    这座紫府后来更是战败帝剑和万化焚仙炉,甚至得意洋洋的把击败这三大至宝情景烙印在自己的墙壁上!

    现在的紫府,比当年强横了许多,但仙帝丰竟然就这样闯入,可见他的实力之强大之可怕!

    “仙帝丰的实力,恐怕比天后娘娘所猜测的要高出不少!”

    灵界中,苏云性灵分析道:“天后娘娘认为帝丰的实力与自己相差不多,她不可能高估自己的实力,但一定低估了帝丰的实力!倘若帝丰真的隐藏了很多实力,那么他一定另有所图!”

    他突然打个冷战,现在,邪帝绝复生,帝倏复出,天后脱困,仙后下界,甚至连冥都也坐不住,蠢蠢欲动!

    而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帝忽,此刻也开始了活动。

    这里面,是否有帝丰的影子?

    “别的我不敢肯定,但帝倏之脑能逃出冥都,帝丰绝对在放水!”

    苏云说到这里,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帝丰如果是故意放走帝倏的话,那么邪帝尸妖帝昭大闹仙廷,却未曾被人擒拿斩杀,估计也是他在放水!

    要知道,尸妖帝昭大脑仙廷时,帝丰那时正在冥都对抗的帝倏之脑,而且他还带走了帝剑!

    “更古怪的是,我和白泽去搭救帝倏肉身时,帝丰带走了至宝帝剑,正在探索太古禁区。孰轻孰重,他应该比谁都清楚,然而他却放过帝倏,而选择去太古禁区。”

    苏云心思转动:“这位仙帝可能在推波助澜,让仙界变得更加混乱。仙界这么乱,我的功劳第一,他的功劳第二!”

    莹莹坐在他的灵界的黄钟上,双手抱着膝盖,望着对面的苏云性灵,侧头问道:“但是,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呢?他纵容这些仇敌,让仙界陷入动乱,图的是什么?”

    苏云性灵高大巍峨,抬手托起巨大的黄钟,思索道:“大概是因为,仙界的凋零与死亡已经不可避免。即便强大如他,也难以逃脱与仙界一起死亡的命运。如果我所料不差,仙界的八百万年寿元,恐怕即将走到尽头。”

    莹莹顿时明白过来:“所以即便放出这些仇敌毁掉仙界,对他来说结果也不会比注定的结局更坏!”

    苏云性灵点头,大步走上北冕长城,将黄钟挂在一座洞天下方,道:“而且,他还可以找出生机所在。毕竟,邪帝、帝倏、帝忽这些人,经历了前面好几次仙界的毁灭,也未曾死亡。他放出这些人,便是给自己多出了一些生机。”

    莹莹看向下方的北冕长城,喃喃道:“而且,他还可以趁机彻底除掉这些对手……帝丰,好像比我们先前猜想得更加可怕!”

    苏云道:“能够从邪帝手中夺权,除掉邪帝的人,又岂会这么简单?”

    他安静下来,细细倾听仙帝丰的脚步声,已经走过照壁,即将登堂入室。

    突然紫府威能大盛,紫气冲霄,氤氲紫气之中隐隐传来阵阵晦涩的道音,由低到高,越来越洪亮!

    帝丰充耳不闻,拾阶而上,然而他还未曾踏上明堂,那先天一炁的道音便已经大得不可思议,像是无数种大道的道音重叠在一起,充斥在帝丰的耳膜之中!

    这位仙帝脸色微变,待到他再跨出一步,那紫气中迸发出的无数种道音已经重叠成一种声音!

    那种声音像是古老无比的神祇在低语,用无数种道音说出同一个词:止步!

    然而帝丰还是向前走去,最终来到明堂前,向明堂中看去,只见那明堂之中紫气氤氲动荡,紫光从云气中射出,各种奇异符文在紫气之中飞舞!

    先天一炁的威能即将爆发!

    帝丰回头看去,只见钟山烛龙,此刻正在缓缓张开眼睛!

    “前辈,你以为区区一座紫府,便能阻挡得了我吗?”

    帝丰轻笑一声,帝剑剑丸飞出,围绕他的身躯飞行,帝剑剑丸不断震动,每旋转一圈,震动一次,便将明堂中的先天一炁逼退一些。

    这帝剑剑丸也是仙道至宝,再加上帝丰的力量,竟然压制住先天一炁!

    帝丰仗着帝剑对抗紫府威能,迈步向前走去,声音传来,很是悠然,显然犹有余力:“前辈,晚辈前些日子游历太古禁区,发现一些秘密,想请教前辈。”

    苏云和莹莹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然而从帝剑传来的强悍威能却不断渗入,一道道剑光竟然侵入紫气之中,威胁到他们的性命。

    突然,一道细如毫发的剑丝从苏云的脸颊旁边悄然无息飞过,苏云左边脸颊立刻破开一道血痕。

    “帝丰这么强?在紫府的先天一炁中,他的帝剑散发出的剑光竟然还有威力!”

    苏云心惊肉跳,这帝剑散发出的威力,哪怕一丝,也有伤到他的实力!

    他急忙向先天一炁的更深处走去。

    这紫府其实并不算很大,从苏云和莹莹进入先天一炁到现在,应该早已走到了尽头,然而无论他们怎么走,前方都是紫气茫茫,无边无际。

    “前辈,晚辈想知道,为何前面五座仙界,只有八百万年寿元?”

    帝丰的声音传来,还在与苏云他们接近,显然是帝丰在迈步向前,不断逼退先天一炁!

    苏云心中一惊,继续带着莹莹向前走去,力图避开帝丰!

    “晚辈想知道,如何才能避免仙界的衰亡,如何避免仙界化作劫灰,如何避免众生化作劫灰?”

    帝丰的声音渐渐激荡起来:“晚辈还想知道,为何我们走出仙界宇宙,前面还是一个灭亡的仙界宇宙?为何再往前走,又是一个灭亡的仙界宇宙?是谁,布置了这些?仙界宇宙之外有什么?我们是否只是一个试验场?前辈是否便是这个布置之人?”

    他的声音震动,让苏云东倒西歪:“前辈莫非利用仙界宇宙炼宝,炼成紫府,炼成混沌钟?那么晚辈想问一问,你到底有何目的?”

    苏云脚步踉跄,短短片刻,他只怕已经奔出千万里,但还是没有甩开帝丰,还是没有走到先天一炁的尽头!

    这紫府先天一炁,似乎无穷无尽!

    “只要无穷无尽,我就一直跑下去,一定可以避开帝丰!”苏云心道。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先天一炁的尽头,那是一堵墙。

    “完蛋了!”

    苏云跑到那堵墙前,四下打量,四处抚摸,只见这堵墙无比光滑,而且坚硬无比,根本不可能打穿,不由得万念俱灰:“完蛋了,被帝丰堵在这里了!”

    “前辈不回答吗?”

    帝丰的声音还在接近,不咸不淡道:“既然前辈不想回答这些问题,那么晚辈不敢勉强。前辈境界高远,深不可测,晚辈想向前辈借一件东西,就是这座紫府。前辈若是不回答,朕便当前辈应允了。”

    他话音刚落,先天一炁中的那古神的晦涩道音变得更加低沉清晰起来。

    苏云急忙向墙壁上看去,却见墙壁上有人影浮现,从墙中向外走来。

    那人影一边走,一边身影变得大了起来,越来越高大,苏云身边的先天一炁竟然也跟着沸腾,澎湃,躁动,向外卷去!

    叮铃铃的剑鸣声传来,显然帝丰遭受了极大的压力,开始催动至宝帝剑剑丸的威能,对抗先天一炁的威能!

    那墙壁中的身影不断向前走,突然苏云感觉到墙壁在向前移动,推着自己向前走动。

    他的身后,那个墙壁中的身影越发伟岸,浓密的头发飘扬,身上衣衫褴褛,只有破败的短裤,赤着双脚,猛地抬起手来,指向前方。

    苏云被那堵墙推着往前走,身不由己,也跟着抬起手来,食指指向前方。

    “我反抗不得……”

    苏云刚刚生出这个念头,口中便传来晦涩难懂的道语,这道语从他口中响起,与紫府中的道语一般无二!

    伴随着他这一指指向前方,突然先天一炁震动,呼啸轮转,从一炁中衍生出六道光晕,而苏云脑后的五座紫府则相继出现在每一道光晕中!

    嗡!

    震动传来,一个又一个紫府向前飞出,这一刻,苏云看到自己的指尖轻轻一振,指端便涌出六道世界,托着紫府向前轰去!

    前方,剑光耀眼至极,对抗这一指之力,然而下一刻苏云的指头振动第二次,第二座紫府轰出!

    剑光突然暗淡下来,苏云大步上前,指端振动第三次,便只听一声闷哼,厚重的脚步声不断向后退去。

    苏云指头再度振动,第四座紫府轰出,帝丰退出明堂。

    苏云指端再振动一次,第五座紫府轰出,帝丰喋血,倒飞而去!

    “前辈,晚辈领教了!改日再来拜访!”

    帝丰飞速后退,这时,紫气还是涌动,涌出明堂,苏云只觉一股力量托着自己,向前飞去,越过照壁的一刹那,只见照壁中也有人影向外走去!

    那照壁人影与他身影重叠,向前径自走出烛龙紫府,抬手向帝丰指去!

    帝丰飞速后退,只看到一个少年来到紫府门前,抬手一指。

    他速度极快,剑丸呼啸旋转,顷刻间化作无数口帝剑,护住他的周身!

    “你放肆了!”苏云张口,不由自主的发出浑厚无比的声音。

    “轰——”

    烛龙星云的双眸张开,两道紫光轰在帝丰身上,帝丰闷哼,一口口帝剑嘭嘭碎裂,强横无比的力量碾压而来,轰击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身影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光芒,向北冕长城撞去!

    这股势头,竟似要将他打回仙界中去!

    “那少年,到底是谁?”帝丰脑中轰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