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零二章 运交华盖
    “难道我的天劫,是第七种天劫?”苏云心道。

    他和莹莹听到关键处,温峤便又停了下来,让两人恨不得抓住这尊旧神,当成一个破口袋拎起来抖一抖,把他的秘密统统倒出来!

    温峤似乎就是这种温吞性子,不紧不慢道:“天劫分为六品,那么第七种天劫便是极品了。这种天劫八百万年只出现一次,拥有这等天劫的人,便是新仙界第一个成仙的人。”

    莹莹心中怦怦乱跳,不住的向苏云看去,苏云的天劫极为古怪,好像不属于这六品天劫,难道真的是第七种天劫?

    “难道士子便是新仙界第一个成仙的人?”

    莹莹很想把苏云的天劫形态描述给温峤,但又唯恐温峤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害了苏云性命,因此急得恨不得把“我一个秘密”的字样写在额头上。

    苏云知道温峤的性子,于是追问道:“道兄如此清楚,应该是见过这样的人吧?”

    温峤点头:“我的确见过。我曾经在掌管第五仙界的雷池时遇到一个少年,此人气运所钟,他的天劫便不在六品之中,是极品天劫。他的天劫形态极为奇特,一重雷劫一重天,共有四十九重天,四十九重雷劫。那雷劫中有伟岸的神祇,与之搏杀。”

    苏云和莹莹各自有些失望,温峤描述的天劫与苏云的天劫显然不是一回事。

    “这世上难道还有比我还出色的人?不太可能吧?”

    苏云捏着自己的下巴,苦恼道:“我这么出色……”

    “在那雷劫中,你甚至可以遇到古代乃至远古岁月里的神圣,甚至遇到帝倏、帝忽的形态!”

    温峤道:“我在古老岁月里掌管雷池,经历了近五千万年的岁月,这样的天劫,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或许从前也有人像他那样渡劫,但我见到过的,只有他一人。”

    莹莹见他又一次停顿下来,连忙追问道:“后来呢?后来这个人怎么样了?”

    温峤道:“后来此人成为第五仙界的仙帝,而后死于帝绝之手,被帝绝夺取了气运。帝绝延寿八百万年。”

    莹莹呆了呆,连忙看向苏云:“大仙君玉太子!”

    苏云轻轻点头,道:“此人的儿子便是玉太子。邪帝用的手段并不光彩。”

    大仙君玉太子说过,他的父亲是第五仙界的帝,邪帝入侵,双方开战,邪帝不能全胜,于是和谈,不料邪帝却设下埋伏,暗害玉太子的父亲,导致邪帝成为第五仙界的帝。

    温峤道:“我当年之所以离开雷池,一半是因为武仙人,另一边则是担心帝绝让我寻找这一界的气运所钟之人。不过我此次出山,奉了帝忽之命,再加上帝绝已死,因此无需担心他找上门来。”

    莹莹道:“帝绝复活了。”

    温峤吃了一惊,连忙转身要走,苏云咳嗽一声,道:“道兄,帝忽命你和其他旧神为我所用,你这便离开,岂不是违背帝忽之命?”

    温峤只好顿下脚步,跌足道:“这如何是好?倘若帝绝那厮知道我回来,一定会前来寻我,要我告诉他谁才是第七仙界气运所钟之人,他好去杀那人夺取气运!这厮有个绰号叫邪帝,肯定能做出这种事来!不对,我听闻他被人分尸了,也能活过来?”

    莹莹道:“他尸体成妖,化作尸妖,然后他的尸妖认了一个太子,这个太子把他的性灵从冥都第十八层解救了出来。”

    温峤大怒,喝道:“帝绝一家不是被杀绝了吗?怎么还有一个混账太子?”

    莹莹冷笑道:“这个混账太子,就在你的面前。苏云苏阁主,便是邪帝太子!你当着他的面骂他干爹!”

    温峤丝毫不惧,冷笑道:“我骂他又怎地?他还能杀了我不成?他需要找到那个气运所钟之人,便须得留着我的性命!”

    莹莹笑嘻嘻道:“武仙人也曾经掌管雷池,现在他那里还有不少积雷液,他对劫运的理解未必在你之下。”

    温峤的气节顿时矮了一些,讷讷道:“武仙人虽然掌管雷池,但他的造诣不如我,多半寻不到那人。再说帝绝陛下与我好歹有些交情……”

    他不敢肯定武仙人是否这个本事,但言语间对邪帝还是尊敬了许多。

    苏云摆了摆手,道:“你不要听莹莹瞎说。我不是邪帝的太子,我是帝昭的太子。刚才道兄说,你能寻到那个气运所钟之人,倘若这人站在你面前,你是否能看得出来?”

    温峤舒了口气,笑道:“当然可以。我掌管历代雷池,早就炼就一双神眼。别说那气运所钟之人站在我的面前,就算他远在千百万里,我搭眼看去,便可以看到他上空的瑞气!”

    苏云和莹莹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温峤见两人神色,一脸纳闷,突然醒悟过来,摇头道:“你们不是。”

    苏云还未来得及说话,莹莹惊骇道:“这世上竟真有比我还出色之人?不可能吧?温峤,你不再看看?说不定你看走了眼。”

    温峤摇头道:“气运所钟之人,何谓所钟?就是气运钟爱!这样的人,一定极为走运!远远看去,其人气运极为强盛,宝气氤氲。他逢凶化吉,屡屡有贵人相助,一生都是难以想象的顺当。你们俩的气运,都是倒霉气运,叫做华盖气运。”

    苏云和莹莹倒不曾听说过,连忙追问。

    温峤道:“华盖气运是名头极响却无福消受,正所谓运交华盖,也算是走了霉运的了。有这种气运的人,命运多舛,顶不住华盖,有早夭之相。顶得住华盖,好运自天上来,往往被华盖挡了回去,因此往往没有落得好处。”

    莹莹失声道:“温峤,你这运交华盖果真灵验!我小时候就被人杀了,属于顶不住的!士子小时候便被爹娘买了给一群疯子做实验,灵界里被塞了九十八神魔,差点死掉,后来又被武仙人的剑追杀,被当成死尸埋了!他这辈子运气便没有怎么好过,不是被这个尸妖抓住,便是被那个尸体缠住,还有女鬼要采补他。”

    苏云面黑如铁,悻悻道:“莹莹,别说女鬼的事……这些都是我的经历,但我每次都可以靠自己的聪慧化险为夷。所以,我才能佩上五帝二后的使者之印!”

    温峤笑道:“苏阁主也不必担心,若是能顶得住华盖之运而不死,渐渐的运道便会好起来。而今阁主便是帝忽的帝使,阁主应当兢兢业业,早些日子前去仙界之门,打开金棺。”

    苏云询问道:“帝忽麾下的旧神,都会为我做事,那么我该如何召唤他们?”

    温峤道:“旧神除了一批叛徒去了冥都之外,其他旧神都散落在宇宙各地。我召不来他们。”

    莹莹气道:“帝忽只有你一人可用?”

    温峤瓮声瓮气道:“旧神每一个都神通广大,有着超凡的本领,单我一个,也胜过余子碌碌!况且苏阁主是帝忽的使者,帝忽一声令下,自然会有如我一般的旧臣前来投靠、报效!”

    莹莹偷偷溜进苏云的灵界,向苏云的性灵道:“士子,他的话慷慨激昂,但听起来好像有些不太靠谱的样子。帝忽会不会只剩下这一尊旧神部下?”

    苏云性灵点头道:“我也有这个怀疑。倘若帝忽有很多余部的话,无需让我来做这个帝使去仙界之门打开金棺。他大可以让自己人去打开金棺。”

    莹莹点头,接着他的分析,道:“帝忽只剩下一个部下时,才会不舍得让他去做冒险的事情。因为万一大个子死了,他便无人可以动用。倘若让大个子去找其他人来替他做冒险的事情,那么死的便是其他人了。”

    苏云道:“这个其他人,最好的人选便是我。我是他的仇家混沌大帝的使者,我去探索金棺死了,对他没有半点损失,反而很是有利,因为我死了,混沌大帝的复生便会无限期延迟!还有一点!”

    他目光闪烁:“帝忽而今的处境应该非常糟糕,他甚至不能去寻找更多的部下,不得不仰仗温峤!”

    莹莹有些不快,道:“帝忽让我们冒险,却只给我们一个温峤,我们还是亏大了!”

    苏云笑道:“错了。温峤的作用极大,把他利用到极致,我们绝不会吃亏!”

    莹莹醒悟过来,兴奋道:“他所知道的旧神符文,足以让我们破解混沌符文!”

    苏云哈哈笑道:“到那时,我便不是四招混沌诛仙指了,而是混沌诛仙脚,诛仙眼!”

    莹莹也兴奋道:“我也一样!”

    苏云立刻去请教温峤旧神符文,温峤道:“我可以把我所知的旧神符文统统告诉你们,但如何破译成仙道符文,便不是我所能知晓的了。须得你们自己来破译。”

    苏云有些失望,但温峤的学识渊博,也足以让通天阁研究很长一段时间了。

    突然,苏云头顶紫气氤氲,一朵小小的紫色雷云出现在历阳府中。

    苏云早已见怪不怪,知道是自己的劫运到了,于是默默承受,也不反抗。

    一道紫雷落下,声音惊天动地,将他劈翻在地!

    温峤旧神正在被通天阁的众人研究,见到这道紫色雷霆,心中诧异:“劫云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历阳府中?我这历阳府万劫不侵,乃是我采集雷台石炼制而成的宝物……”

    他刚想到这里,却见苏云站起身来,头顶又有一朵紫色雷云形成。

    温峤惊讶,尝试控制那朵紫色雷云,不料那道紫雷不受他的控制,还是向苏云劈来!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苏云被砸翻在地。

    温峤惊疑不定,刚才那天劫雷云,他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任何来自雷池的力量!

    天下众生的劫运,悉数汇聚于雷池,雷池生出六品天劫!

    至于八百万年一遇的极品天劫,其力量也是来自于雷池!

    然而苏云这紫色雷云的力量,并非来自雷池,这是一种不属于雷池的异种力量!

    苏云再度起身,第三多紫色雷云形成。温峤不再迟疑,伸出手掌横在苏云头顶。

    “轰!”

    那道紫雷坠落,温峤呆了呆,他未必屏蔽紫雷与苏云的感应,那道细细的紫色雷霆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洞穿,他的手掌也不例外,被雷光直接打穿一个前后透亮的窟窿!

    温峤抬起手掌,只见自己的掌心有一个细微的孔洞,莹莹正在孔洞的另一端向这边看来。

    “这雷劫,有些不太对劲……”

    温峤喃喃道:“不对劲,这雷霆穿过我的手掌,没有留下任何伤痕……”

    莹莹从他掌心的孔洞里飞出来,惊讶道:“温峤,你明明受伤了!”

    “没有伤。”温峤摇头道,“这不是伤,而是紫雷过处,直接把我的肉身抹去了一块,完全的抹除。这种天劫,我不太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