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百零一章 铁索连船(求订)
    “奉帝忽之命来见混沌大帝的使者?”

    苏云心脏剧烈跳动一下,倏忽二帝杀混沌,这件事虽然不是广为人知,但是知道的人也不算太少。

    尤其是温峤的这座历阳府的壁画上,便画了倏忽二帝杀混沌大帝的事情!

    温峤是一个喜欢画画的旧神,喜欢用壁画记录一些过去发生的大事,他离开了雷池之后,历阳府的壁画并未被毁去,因此暴露了不少秘密。

    最大的秘密便是,倏忽二帝杀帝混沌是事实!

    而从苏云在太古禁区的见闻来看,帝混沌与外乡人对决,受了重伤,被倏忽二帝暗算,并不光彩。

    也即是说,倏忽二帝是绝不可能让帝混沌复生!

    帝倏在与邪帝的斗争中失败,被邪帝斩杀,现在好不容易取回肉身,又被脑壳所限制,无暇理会混沌复生的事情。但帝忽不同。

    苏云在历阳府的壁画上,便没有看到帝忽的结局!

    历阳府的壁画中,帝忽在杀混沌大帝之后便消失了,没有在壁画上出现过!

    “那么温峤说奉帝忽之命前来找我……”苏云心中七上八下,着实猜不透帝忽的想法。

    温峤道:“旧神之中都在传说你是混沌大帝使者,这件事也惊动了帝忽。帝忽说,混沌大帝不可复生,他将全力阻拦你,甚至将你诛杀。”

    苏云脸色大变,暗自准备好混沌诛仙指,随时准备出手,莹莹也如临大敌,立刻落入苏云脑后的紫府之中,站在紫府一的门前,准备调动先天一炁催动紫府。

    温峤浑然不觉,又道:“除非你帮帝忽做一件事,帝忽才不会阻止你复活混沌大帝。”

    苏云散去先天一炁,笑道:“温峤道兄,劳烦你一口气说完,你只说一半,好不吓人!”

    他虽然放松下来,莹莹却没有放松下来,依旧调动紫府中的先天一炁应对不测。倘若苏云与温峤谈判失败,她便会立刻出手抢占先机!

    温峤笑道:“这件事情便是,仙界之门处悬挂着一口金棺,你将金棺取下,打开金棺即可。完成这件事情,帝忽便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天门金棺?”苏云心中微动。

    他当年还十分弱小时,在西土对抗余烬,曾经见过那口悬挂在仙界之门的金棺!

    他从天外大陆中寻到火德神君的尸体,从火德神君的手中得到了一块仙箓,这块仙箓祭起之后,可以召唤一口悬挂在仙界之门前的金棺!

    苏云为了破坏余烬的计划,因此不惜让这块仙箓与余烬手中的仙箓同归于尽!

    那时,余烬手中的仙箓,可以召唤混沌四极鼎的力量!

    金棺与四极鼎大战,导致两枚仙箓同时被毁!

    苏云还记得金棺被召唤时,滔天血浪注入混沌海压制混沌四极鼎的情形!

    当年他一度怀疑仙界还有其他至宝,就是因为他见过金棺与四极鼎的对抗,知道那金棺的威能!

    “金棺里面的人是谁?”苏云突然问道。

    温峤道:“你看到我的壁画了吗?壁画上若是有描述金棺,那就说明我知道,若是没有,就说明我不知道。”

    苏云皱眉,记得壁画上并无关于金棺的描述,表明温峤也不知道金棺中的是何人。

    “你若是答应,帝忽便不会杀你,不仅如此,还会让旧神去帮你,助你完成惊天伟业。比如这雷池,你无法掌控雷池的劫运罢?我可以助你。”

    温峤胸口变得无比明亮起来,声音震动,让雷池怒涛汹涌,沉声道:“当年我便是掌握雷池劫运的神祇,有我镇守此地,替天行道,诛杀邪佞,可保你的天下无忧!你若是是不答应,我手心里便是帝忽写下的神通,只要我手掌松开,你便灰飞烟灭!你答应下来,我手心里的神通便会消散。”

    苏云急忙向他手掌看去,只见这巨人的大手死死攥紧,看不出里面有没有神通!

    莹莹目光闪动,笑道:“大个子,倘若士子先答应下来,等你手心里的神通消失,然后再反悔呢?”

    温峤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是好。

    莹莹向苏云道:“士子,这大个子脑袋虽大,但着实不怎么聪明,看起来不难对付。”

    温峤勃然大怒,肩头火山喷涌,浓烟与岩浆冲天,怒道:“小丫头片子,胆敢嘲笑我!”

    苏云连忙道:“莹莹,不可无礼!还不向道兄道歉?”

    莹莹站在紫府门前,向温峤正儿八经的赔罪,温峤见状,道:“你个头太小,我不与你计较。苏阁主,你可答应?”

    苏云朗声道:“我答应了!”

    温峤转怒为喜,笑道:“既然答应了,我便可以放心了,总是捏着帝忽的神通,我也是提心吊胆……”

    苏云道:“我又反悔了!”

    温峤脸色大变,急忙去看自己的手心,怒道:“帝忽给我的神通,果然没有了!气煞我也!今日我与你不死不休……”

    苏云连忙道:“且住!我又答应了!”

    温峤巨大的拳头停在苏云的面前,这尊旧神神通广大,拳头砸过来时,苏云和莹莹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

    这尊旧神,不愧是能与武仙人并列的存在!

    苏云和莹莹额头冒出冷汗,盯着那如山般的铁拳,这温峤的拳面像是黑铁,指头表面烙印着奇特的旧神符文,催动之时,符文便从肌理之中浮现出来,围绕拳头、指节、手腕、手臂旋转!

    而在他动怒之心,胸口心脏便突然变得无比明亮,像是百万个太阳同时爆发!

    好在温峤的拳头收发由心,否则这一拳恐怕能把苏云连同莹莹统统打得稀碎!

    温峤收了拳头,狐疑道:“你莫非骗我?”

    苏云笑道:“怎么会?我只是不习惯被人威胁。你刚才用帝忽的神通威胁我,所以我才会诈你,让你浪费了这道神通。现在你我平等,你们旧神前来助我,我则去帮帝忽打开那口金棺,这才是交易。像你先前,便是恃强凌弱。”

    温峤恍然,笑道:“是我不对。我给你赔罪便是。”

    他向苏云赔罪,起身道:“今日之事,当记录下来!”

    莹莹捅了捅苏云,悄声道:“士子,你已经踩六条船了,再踩就是第七条了。不要破罐子破摔,你要自爱,有点追求……”

    苏云充耳不闻,惊讶道:“这件事也需要记录下来?”

    温峤走向历阳府的石壁,以自己的指头为斧凿,在石壁上作画,道:“我活得太久远,脑筋又不好,几百万年前的事情都很难记清。我总担心自己忘记了一些事情,因此遇到大事便需要记录下来。我代表帝忽,与混沌帝使谈判,自然是一件大事。”

    他身躯庞大,但是作画起来笔锋却无比细腻,寥寥几道笔触便将苏云和莹莹无耻的嘴脸表现出来。

    莹莹看到那图案,赞叹道:“看不出这大个子倒是个雕琢高手,这壁画堪称艺术!”

    温峤不无得意,道:“小丫头的眼光很高。”

    突然,苏云注意到另一幅壁画,这幅壁画他可未曾见过,应该是温峤最近画的。

    壁画中是温峤见狱天君的情形,两人不知说些什么,然后狱天君面带忧虑匆匆离开。

    “温峤道兄,你与狱天君说了些什么?”苏云询问道。

    “狱天君前来探查劫运爆发一事。”

    温峤瞥了那幅壁画一眼,想起狱天君到来的情形,道:“狱天君说仙人下界,会在吸收下界的仙气之后遭遇天劫,被三道雷霆削去顶上三花,斩落仙位,注销仙籍。他上来问我,为何会发生此事。”

    苏云顿时想起红罗以及后廷其他娘娘也都遭遇过天劫,被削去三花,斩落仙位,成为灵士,心中不禁好奇,道:“那么道兄可知其中的原因?”

    温峤一边雕琢,一边道:“我告诉他,仙界已经腐朽,新仙界将成。你们这些仙界仙人,很快便会成为旧仙。你们的顶上三花,仙位仙籍,都不被新仙界所承认,你们的大道,无法烙印在新仙界,因此你们在吸收仙气时,会被削去三花重新渡劫。”

    苏云心神大震,喃喃道:“新仙界,新仙界……这里就是新仙界!”

    温峤继续道:“狱天君又问我如何在新仙界成仙。”

    苏云清醒过来,连忙问道:“仙界的仙人,有在下界成仙的可能?”

    温峤指下碎石纷飞,《混沌帝使无赖图》即将形成,道:“当然有这个可能。帝绝便曾经做过这种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大道,会随着仙界的腐朽而一起腐朽,但他提前寻到新仙界,把自己大道寄托在新仙界中,从而躲避劫数。”

    莹莹立刻听出关键,连忙问道:“且慢,你说的腐朽,是仙界先腐朽,污染了那些寄托在仙界中的大道,让那些大道跟着仙界一起腐朽,还是大道有一定的寿元,寿元一到,便会腐朽?”

    温峤道:“我不甚清楚。我不需要躲灾,我的道是天生的,无灾无劫。”

    他与其他旧神一样,都是混沌大帝登陆混沌海后抖落的水滴所化,与帝绝、帝丰这些生物不一样。

    莹莹皱眉,温峤不需要了解仙界腐朽在前还是仙道腐朽在前,所以不关心此事,但莹莹却觉得这件事至关重要!

    温峤继续道:“不过我知道帝绝曾经躲过三灾。每躲过一次灾劫,增寿八百万年。他寄托自己的大道,好像需要寻找到新仙界的一个占据新仙界劫运的人,夺其气运。此人,将会是新仙界第一个成仙的人。不过这一代的新仙界与众不同,这一代新仙界被打碎了,现在还在重新拼合。第一个成仙之人到底会是谁,则需要看每个人的渡劫时的天劫品类。品类越高,便越有可能是第一个成仙之人。”

    苏云想起自己的天劫,不禁皱眉,心道:“我的天劫是什么品类?”

    温峤道:“狱天君问我如何才能夺取此人气运,夺取气运后如何寄托大道,我哪里知道这个?我便告诉他,让他去找帝绝询问,他便离开了。”

    苏云道:“狱天君是帝丰的臣子,他去找邪帝,岂不是要背叛帝丰?”

    温峤道:“谁做仙帝,对他没有影响。谁能让他存活下来,才有影响。”

    莹莹赞道:“大个子说话很有哲理。狱天君恐怕离背叛帝丰投靠帝绝不远了。太子,你又立下一项大功!”

    苏云闷哼一声:“管我什么事?我什么都没做……”

    莹莹问道:“大个子,天劫有多少品类?哪个品类最高?”

    温峤刻好《混沌帝使无赖图》,拍了拍手掌,打量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笑道:“天劫分为六品。第一品不过是凡俗之品。雷云形成,雷劫劈下,就此了事,这是众生的劫运,不过如此。

    “第二品是蜕变之品。多为妖魔精怪蜕去凡胎,修成神圣之品。

    “第三品为仙劫之品。灵士渡劫,劫运化作大道烙印天地,立地飞升。

    “第四品为仙兵之品。雷霆化作仙家宝物形态,前来斩你。

    “第五品为帝君之品,雷霆为道,前来斩你,雷霆中蕴藏的道可以化作世间万物,栩栩如生,异常凶险。

    “第六品为至宝之品。雷霆形成至宝形态,前来斩你。”

    苏云闻言,有些诧异,自己的雷劫似乎不在这六品之中。

    “除了这六品之外,还有一种雷劫。”温峤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