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们果然苟且了!
    水萦回闻言,虽然觉得很有道理,但仍然辩驳道:“道有优劣,人有高下,百家争鸣,也有优劣之分,往往声音最响亮的那个留存下来,余者碌碌而已。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的实力既然凌驾在诸圣之上,那就让自己的大道流传下去,而不是让劣者占据生存空间。”

    苏云笑道:“没有多样性,只有死路一条。无论你的道法多么完美,始终会有缺点,即便没有,也会因为你这个人有缺点而大道生出缺点。倘若没有多样性,被人针对,那就是灭族之灾。”

    水萦回正要说话,苏云继续道:“这世间众生,无论人、神、魔、仙,还是花草树木,鸟兽虫鱼,也都是如此。花草的品种若是单一,就算如何鲜艳,也会病害灭绝的一天。仙界自封,不让人们成道飞升,因此仙界也会患劫灰病,有灭绝之日。”

    “歪理邪说!”

    水萦回冷笑一声,转身便走,呼唤罗绾衣:“绾衣,我们去元朔!”

    罗绾衣连忙跟上她,向苏云远远见礼,苏云面带笑容,轻轻颔首示意,感慨道:“罗绾衣与我生分了许多。”

    池小遥走上前来,笑道:“你现在境界高远,又是天市垣的大帝,天府圣皇,在无形之中已有一种非凡气质气度。在你面前,难免自惭形秽。”

    苏云失笑道:“学姐,你也会有这种感觉吗?”

    池小遥点头,却又摇头道:“我本来也应该有,但是因为与你住得太近,你从未真正离开过天市垣,因此在我眼中你还是从前那个苏士子,苏学弟。”

    苏云挽住她的手,笑道:“学姐,你我早已有了自己的事业,不像从前那般两小无猜了。从前,你是拉着我的手往前跑的。”

    池小遥有些害羞,原本打算挣脱,闻言便放弃了这个念头,笑道:“你现在名头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单单是名头也越来越吓人。我想拉着你跑,你肯跑吗?”

    苏云哈哈笑道:“只要你肯拉着我,有何不敢?”

    池小遥童心大发,拉着他向学宫里跑去,衣裙飘起,秀发飘扬,拂过他的脸颊,笑道:“你不打算听诸圣论道辩法吗?”

    苏云跟着她向前奔去,神态悠然,笑道:“莹莹会记录下来的。再说我是征圣境界,征圣者,证道于圣,我的道路前已无圣人,我便是吾道圣人,已经无需去听他们的道了。”

    讲坛上,鱼青罗讲述自己脱胎自诸圣旧学的大道,端的是精彩纷呈,冠压诸圣,一尊尊圣人上前论道,都被她三言两语点出破绽。

    诸圣讨教,鱼青罗又讲诸圣绝学的运用之道,直抒胸臆。

    若论精细,她在儒学上不如花狐和灵岳先生,在法学、新学上不如裘水镜,在在阵法、兵法、道法上也不如诸圣精细,但她博览诸圣学问,才华汪洋恣意,广征博引,将诸圣学问引到新学上去!

    她学以致用,以火云洞主的身份推动旧学的鼎新,贡献之大甚至还在裘水镜、左松岩等人之上!

    诸圣各自上前较量,都不能胜她,不禁叹服,赞叹其道行高深。

    鱼青罗突然间福至心灵,从前参悟的种种道理,突然间融会贯通,大道凝聚,化作道场平平铺开!

    那道场中鱼青罗身形渐渐飘起,身遭各种大道形成百宝异象,挂在四周,绚丽夺目!

    那百宝异象乃是各家圣人的思想所化的宝物,蕴藏不同威能,宝物轻轻一动,便是各种道音迸发。

    她脑海中,各种领悟纷至沓来,道音阵阵,让自身的道理越来越明晰。

    讲坛上,诸圣起身,各自躬身道喜。

    鱼青罗心中也有着无尽的欢喜涌来,各自还礼,这时,她无意中瞥见池小遥牵着苏云的手跑开的身影,两人露出欢笑之色,不知在说些什么。

    鱼青罗怔了怔,只觉得道成圣的大欢喜之中夹杂着一丝失落的酸楚,讲不清,道不明。

    她赢得了辩法,却在一个道场中输了。

    莹莹也察觉到苏云跟着池小遥跑掉了,有心前去偷窥会发生什么事,不过这场讲道辩法着实精彩,各种观点,各种大道,各种神通,让她着实心痒难耐,只觉若是不记录下来便是莫大的损失。

    “罢了,不去看苏士子发生什么事。”

    莹莹兴奋的记录鱼青罗成圣时的异象,心道:“士子已经是一头成熟的猪了,知道该怎么拱白菜,不用我指点。”

    天市垣学宫的小树林中,苏云黑着脸,将几对野鸳鸯撵走,道:“诸圣在讲学传道,你们不去听讲,却在这里卿卿我我,成何体统?”

    那几个男女士子慌忙逃窜。

    苏云打量四周无人,笑道:“学姐,人都走空了。”

    池小遥走来,提着裙子落座在树荫下的草地上,笑道:“往日这里的小妖怪可多了,三三两两的躺在草地上。”

    苏云躺了下来,双手枕头,笑道:“我们求学的时候,只想着破案,却忘记了自己。”

    池小遥抱着膝头,侧头笑道:“从文昌学宫毕业之后,你不也是如此吗?”

    苏云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她躺下。

    池小遥躺下来,苏云却把胳膊放在她的脖颈处垫着,没有抽回来,笑道:“我们都是如此。那是我们最青涩的时候。”

    池小遥侧身,靠在他的胸口。

    第二天上午,莹莹兴奋得去找苏云,只是寻遍了天市垣学宫,都没有看到苏云的踪影。她询问别人,也都说没有看到。

    “难道回仙云居了?”

    莹莹返回仙云居,笑道:“士子,在里面吗?我跟你说件事儿,第一圣皇要开始辩法论道了!士子?士子?”

    “莹莹,你等会儿,先不要进来!”仙云居里传来苏云的声音,有些慌张。

    莹莹一脸狐疑,便要往里闯:“让我等会儿?这可是从没有的事情!士子,你在里面做什么?让我看看!”

    苏云气急败坏道:“我当然是睡觉,我没穿衣服睡觉……你先不要进来……玉太子!玉太子!给我拦下她!”

    莹莹正要闯进去,突然黑影一闪,玉太子从仙云居侧殿飞出,下一刻便挡在莹莹面前,气息一振,将莹莹震退!

    莹莹身法变幻莫测,左奔右突,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然而在大仙君玉太子面前半点用处也没有!

    莹莹大怒,一拳砸在玉太子脸上,玉太子纹丝不动。

    “姓苏的,你和我生分了!”莹莹气道。

    门户咯吱一声开启,苏云一边穿衣服,一边走出来,顺手带上门,笑道:“哪里生分了?我忙里偷闲,回来睡一会而已。走,走,咱们去听轩辕圣皇讲课,一定精彩纷呈,错漏百出!”

    莹莹探头往屋里看去,道:“你在屋子里肯定不是睡觉,让我看看……”

    苏云连忙抓住她的纸翅膀,把她放在自己肩头,笑道:“再不去就晚了!”

    莹莹转头看去,只看到玉太子黝黑的脸。

    “哼!士子,你背着我在屋子里藏了女人!”莹莹怒道。

    苏云面不改色,笑道:“莹莹,你想到哪里去了?这些年你是知道的,我一直守身如玉。”

    莹莹冷笑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耳朵一下子便红了。而且,你不是守身如玉,你被鬼仙采补,差点就死掉了!”

    苏云面色涨红,讷讷道:“莹莹,咱能不提这回事不?”

    莹莹回头张望,只见仙云居的门被人打开,有个人影正在往外溜。

    “我认得你!”莹莹叫道,还待再看,便只能看到玉太子的黑脸。

    莹莹动怒,飞身而起,双手捧着苏云的脸,郑重其事道:“大强!咱们是不是一家人?”

    苏云唯唯诺诺,连连点头。

    莹莹喝问道:“你告诉我,她是不是小遥学姐?”

    苏云连忙摇头,道:“我房里没有别人,你一定是看花了眼。”

    莹莹面色凶狠的看向玉太子:“大强房里到底有几个人?”

    玉太子面色古井无波,淡然道:“主公的私事,我一概不问。”

    “肯定是小遥!”莹莹十分确定。

    苏云带着她返回天市垣学宫,迎面便见池小遥走来,道:“云师弟,你去了哪里?圣皇已经开讲了。”

    莹莹呆了呆,反复打量池小遥,露出疑惑之色,心道:“难道我真的看错了?”

    她又趴在苏云耳后嗅了嗅苏云身上的气味儿,然后飞到池小遥身上去嗅气味,却被苏云捉了回来,笑道:“小遥学姐,请。”

    两人向前走去,莹莹看到池小遥耳垂泛红,更加狐疑,突然道:“你们俩身上气味一样!”

    苏云和池小遥连忙抬起衣袖闻了闻,莹莹冷笑:“玉太子,你身上也有相同的气味!”

    玉太子连忙道:“不可能!我又没进房里,怎么可能有他们俩的气味……”他说到这里,顿时醒悟:“糟了,中了这小妖精的计了!”

    “你们果然苟且了!”

    莹莹双手叉腰,杏眼倒竖,痛心疾首道:“居然没叫上我!我可以记录下来的!”

    池小遥脸色羞红,慌忙跑开。

    苏云懒洋洋道:“莹莹,你想多了。”

    莹莹嗔怒:“士子,你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模样,颇有我的风范!你学坏了!”

    ————感谢书友恰恰好好好的白银盟打赏!!!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