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应龙的哀伤(求订阅!)
    白泽并非是多话的人,此刻却滔滔不绝,与轩辕圣皇说起他们往昔的峥嵘岁月,说起他们铁三角一起出生入死,一起经历的战斗,一起的血和泪,一起出过的糗事。

    欢声笑语时不时传到苏云这边来,莹莹不住望向那边,露出羡慕之色。他们的经历的确很吸引人,许多事情是没有记录在史书中,莹莹不曾吃过。

    “倘若可以记下,卖给元朔,一定可以赚不少钱!”她心中暗道。

    她终于忍不住飞了过去,将两人的故事记录下来。

    苏云则有些不太开心,晃了晃脑袋。

    刚才紫府加持,再加上雷池大脑,让他觉得自己在那么一瞬变得无比聪明,无所不能!

    然而悬棺仙人脱困之后,他便觉得自己飞速变笨,而今大脑运转速度也慢了下来。

    从前他觉得天老大老子老二,谁也没有自己聪明,但是现在却感觉自己的智慧好像也不过如此。

    “以烛龙紫府为眼,以雷池为脑。到底是紫府有灵,还是烛龙有灵?”

    苏云陷入思索,倘若是紫府有灵,那么紫府无法借来雷池的力量。

    就在刚才,苏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大脑运转速度变得无比迅捷,而且自己的大脑广度变得无比宽广,隐约间,他感觉到那一刻雷池洞天便是自己的另一个大脑,无比庞大的大脑!

    这正是他在雷池洞天外所看到的景象,雷池洞天漂浮在烛龙双眼中的紫府后方,如同烛龙的大脑!

    “紫府就算有灵,其脑仁也是有限。”

    苏云眨眨眼睛,心道:“它无法调动雷池,那么调动雷池的另有其人。莫非烛龙真的是个生物?”

    他心中狐疑,想起自己脑后光晕中的五府,这五座紫府也是有主人的。他在离开太古禁区时,曾经见过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抓向第五仙界的混沌大钟!

    他还借着那一瞬间看到,有另一个弥漫着混沌火的世界,衣衫褴褛的巨人站在火焰中,挂着这些混沌钟。

    显然,钟山烛龙,乃至紫府,可能都是那人炼制的宝物!

    “难道是他在助我?”

    苏云陷入沉思,如果是那人的话,那么他为何会帮助自己?显然,苏云劝说紫府的因果论是无法劝动那样的存在的。

    更让他好奇的是,这个人背后又有着什么故事?他为何要在前面五个仙界留下混沌钟和紫府?

    他炼制混沌钟和紫府的目的是什么?他所身处的世界又是哪里?六座仙界与他有何关系?

    自己现在脑后漂浮着五座紫府,是否也是出自他的授意?

    苏云从前不了解仙界,也不知道过去有过五个仙界,那时的他没有这些烦恼和问题。现在接触到了,烦恼和问题便渐渐多了。

    “不管了,帝廷的断崖上还有许多被困的仙人,我回去之后,便再去召唤紫府,说不定可以察觉到些许端倪。”

    他压下心中的疑惑,楼班和岑夫子向这边走过来,两位老爷子一边鬼鬼祟祟的看着疯疯癫癫的水萦回,一边问道:“苏阁主,那个女子是你的新欢?”

    “什么新欢?”苏云没有好气道,“别瞎说,我还是黄花少男,不经世事。那位是水萦回水帝使!”

    两位老爷子没有见过水萦回,他们离开天府之后,水萦回等人这才降临,因此不知道水萦回是仙帝使者。

    楼班好奇道:“那么帝使是黄花少男的新欢?”

    苏云气得结结巴巴道:“没、没有新欢!老阁主你不要血口喷人!”

    岑夫子捋了捋胡须,诧异道:“云儿,你是邪帝使者,她是仙帝使者,你们俩就这样勾搭成奸,欺上瞒下?正所谓奸夫……”

    “住口!”

    苏云气得七窍生烟,怒道:“虽然你们猜得八九不离十,我们的确相互掩护,徐图发展,但是你们说得太难听了!”

    二老哈哈大笑,得意洋洋。

    苏云冷笑道:“两位老爷子还打算继续走吗?是否还要继续寻找那座仙界之门?两位老爷子走了这么久,好像还在这个世界之中,最多只是在村口溜达了两圈。”

    楼班和岑夫子气得火冒三丈,吹胡子瞪眼,说不出话来。

    苏云悠然道:“两位老爷子尽管出门溜达,你们老胳膊老腿若是能跑出这个世界,我倒是佩服你们。”

    岑夫子动怒,便要上前殴打,却被楼班连忙拦住,岑夫子恨恨道:“如果不是打不过你,今日便让你知道老夫厉害!”

    苏云得意洋洋。

    圣皇禹走来,笑道:“你们爷几个聊得真开心。仙界之门的确存在,我们也一定要去那里。”

    他振奋精神,道:“我们这次出门,继续飞升之路,寻到文昌洞天。因为第一圣皇便在文昌洞天,又有诸圣也在,再加上文昌洞天即将与天市垣合并,所以我们逗留了一段时间。但等到文昌与元朔的道路被打通,第一圣皇他们便会与我们一起上路,继续这场旅程。”

    苏云怔了怔,看向楼班和岑夫子,有些不舍:“你们还要走啊?”

    岑夫子不说话,楼班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走是一定要走的。仙界之门就在那里,我们一定要去找到它。这是我们生前最后的夙愿。我是如此,岑夫子是如此,禹皇与第一圣皇他们,也是如此!”

    圣皇禹道:“元朔通往文昌洞天的道路,两大天君已经帮我们打通了,两界的往来,将不会断绝!我们留下来已经没有意义了,文昌洞天有圣贤们的学生,有他们的学问,他们会与元朔交流,碰撞,流传。”

    岑夫子面带笑容,默默点头。

    苏云不知该说些什么。

    岑夫子和楼班,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一个把他从棺材里救出,一个将通天阁传给他,也传给他自己的理想与抱负。

    而圣皇禹、第一圣皇与来自元朔的诸圣,则是元朔的脊梁,也是他的脊梁,是他坚持自我,坚持做人而没有堕落的根源!

    圣人先哲,总能在你陷入黑暗时为你点亮点点薪火,让你在黑暗中继续向前,直到走出黑暗!

    只是苏云与他们的每一次,都意味着一次分别。

    “应龙呢?”圣皇轩辕的笑声传来,很是爽朗,“他在何处?莫非已经回到仙界了?”

    “糟了!”

    白泽惊叫道:“我把他忘在雷池洞天了!我这就把他召唤过来!”

    轩辕圣皇兴奋道:“还是我来吧!”

    他是唤灵师,元朔历史中第一个天生对灵无比敏感的存在,当年应龙便是他从仙界中召唤下界的。

    此刻他亲自施展召唤,自然得心应手,应龙原本在雷池中的纯阳雷池泡澡,听旧神温峤讲解旧神符文,此刻被轩辕圣皇召唤,反抗不得,下一刻便降临到文昌洞天。

    他又惊又怒,待看到是轩辕圣皇,不由得呆了,过了良久,他突然嚎啕大哭,轩辕与白泽怎么劝也止不住。

    应龙虽是少年,但他的心,早就凉了。

    轩辕死后,他走出朋友死亡的伤痛,又交了新的朋友。他不是那种酒肉朋友,他认定一个朋友便会全心全意相待,很有古代士子的风范。然而,新朋友的寿命也只是短短百年。

    从第一圣皇轩辕到圣皇禹,长达千年,他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朋友,每一次都会难过得死去活来。

    最终,他完成了轩辕的嘱托,封尽天下神魔,在送走圣皇禹之后,他终于累了,躲进天市垣的鬼市深处,让自己化作被劫灰掩埋的石雕。

    现在,他又看到了轩辕,他的第一个挚友,应龙心中的伤痛被一股脑的翻了出来,因此忍不住大哭。

    那时候的他们,都是少年!

    少年与少年之间只有纯粹的友谊!

    应龙现在看起来也还是黄衫少年,白发的轩辕看起来也与从前没有分别,但应龙却知道,自己当年那个朋友终究还是故去了。

    应龙看起来五大三粗,看起来神经大条,脑袋里都是肌肉没有脑子,但他的内心实际上却极为细腻,比少女的心还要细腻。

    性灵状态下的轩辕,终究不再是当年与自己并肩战斗与自己谈天说地讲述彼此理想的那个少年了。

    他的悲伤无法述说,无人述说,因此只能大哭。

    不过,他又很快振奋起来,从悲伤中走出,与轩辕与白泽有说有笑,讲起过去的糗事和他们并肩战斗的日子,欢声笑语的声浪传来。

    应龙很好的压制住自己的悲伤,珍惜与他们重逢的日子。

    苏云与轩辕圣皇等人先回到文昌洞天,轩辕圣皇等人立刻安排各大学派与元朔的交流,苏云则力邀轩辕和诸圣前往元朔讲学,道:“诸圣先贤离开元朔已久,而今交流互通,诸圣与圣皇当为后辈开创先河。”

    轩辕圣皇迟疑一下,看向诸圣,有些犹豫不决。

    苏云道:“圣皇五千年都过来了,一直迷路,未曾寻到真正的仙界之门。难道面对元朔莘莘士子,便舍不得这几个月的时间?”

    轩辕圣皇笑道:“也罢。故土难离,我们去一遭元朔便是。”

    诸圣纷纷点头。

    苏云心中难掩欢喜,笑道:“还请诸圣与圣皇选拔出类拔萃的弟子,一同前往元朔,交流学问!”

    诸圣各自前往自己的学派,挑选出类拔萃的灵士,其中不乏有修炼到原道极境的存在,让苏云不禁动容。

    待到诸圣选出弟子,形成了千人的大部队,各个修为极高,往往都是征圣和原道境界,让水萦回也不禁对诸圣肃然起敬。

    相比天府洞天来说,文昌洞天其实是个小洞天,这么小的一个洞天,居然藏着一批不逊于天府洞天的大高手,着实是洞天之中的另类!

    “难怪苏圣皇总是让我去看看元朔,还说倘若我了解元朔,便知道他为何对元朔如此期许,为何要保住元朔了。”

    水萦回看着这么多高手,心中不禁惊叹:“从文昌洞天可见元朔的潜力,的确非常了不起。”

    这上千人的征圣原道强者大部队,从文昌洞天出发,沿着断裂地带前行,向天府洞天而去。苏云原本打算让他们乘坐青铜符节,送他们前往元朔,但被轩辕拒绝。

    “我们此行,是为两界打通一条往来的通道,必须亲自蹚出一条道路来!”

    如此行进了两个多月,他们经历重重险阻,终于越过惊险无比的断裂地带,来到天府洞天。

    苏云一路陪同他们前进,体会路上的艰苦,又过了十几天时间,他们来到天府第一福地天魁福地,进入墨蘅城。

    苏云也是很久没有来到天府处理公务,一边安排轩辕等人先在三圣学宫住下,先与天府士子交流,一边自己抓紧时间处理天府洞天的公务。

    水萦回也抽出时间,返回自己在天府的府邸,没多久便又被苏云命人请了过去。

    水萦回心中纳闷:“苏圣皇请我过去作甚?”

    她走到天府的正殿门前,只听殿内传来狱天君的声音,道:“苏圣皇,你这城中可有乱党?”

    ————求订阅,求票票,求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