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铃人,苏云!
    “解铃还须系铃人?”

    莹莹不解:“谁是系铃人?”

    “文昌洞天的危机源自悬棺仙人。若是没有悬棺仙人到来,把两大天君引往文昌洞天,便没有今日之事。所以要解决危机,只有从悬棺仙人身上着手。”

    苏云折返,步履飞快,道:“这些悬棺仙人的肉身与悬棺生长在一起,他们的脸长在棺材壁上,性灵被困在棺椁之中,变成棺椁的性灵。他们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精怪。”

    莹莹点头。

    悬棺仙人的情况十分特殊,但也可以归类于精怪。

    精是性灵依附在花草树木等植物身上所化的生命,怪是性灵依附在器物等没有生命的东西上所化的生命。悬棺是没有生命的,仙人肉身是有生命的,悬棺与仙人肉身融合,仙人性灵入住,于是便变成精怪这种生物。

    苏云道:“他们变成精怪,无法与别人动手,他们的实力连一成也发挥不出,只能靠祭起幻天之眼逃走。当年我与柴初晞从悬棺中救出一位仙人,便是武仙人这等狠角色。那么悬棺中肯定还有类似武仙人的狠角色!”

    莹莹的眼睛顿时明亮起来,呼吸有些急促:“你的意思是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救出悬棺仙人,让他们自己去对付狱天君和桑天君,对不对?”

    苏云笑道:“能够在万化焚仙炉长达万千年的炼化中存活至今的,都是仙人之中实力强大的存在!因此救出他们,可保文昌洞天!但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系铃人不是他们。”

    前方,轩辕圣皇等人正在镇守悬棺,等待新的仙人脱离幻天之眼的控制,却见苏云竟然快步折返回来,都是怔了怔。

    “系铃人是烛龙紫府,也是我!”

    苏云快步赶向悬棺,飞速道:“当初两座紫府与万化焚仙炉、帝丰帝剑一战,施展出所有力量,却不能敌,反而被万化焚仙炉打败,差点拉入炉中炼化。是我出手救了紫府,帮它击败万化焚仙炉。但紫府的威能倾泻,打入悬棺之中,导致悬棺中的仙人肉身性灵都发生了奇特的变化。”

    轩辕圣皇等人还未来得及询问,便见苏云催动紫府印的第二印,形成一片天幕,笼罩悬棺仙人。

    众人不解其意,却见苏云催动神通,一座又一座门户开启,悬棺从门户中穿过。

    先前他运用紫府第二印来破解狱天君的一指之威,其中运用到的,便是先天一炁的造化和造物法门,扰乱破坏狱天君一指神通中蕴藏的道则。

    不过那次是道则冲击,打开一道道门户,而这一次苏云则是主动运转功法,让一座座门户主动流动起来,让悬棺穿过门户。

    每一座门户将悬棺从头到尾从外到里扫描一遍,苏云运用造化之术,来破解他们的肉身与悬棺生长在一起的难题。

    系铃人是紫府,但也是苏云救紫府而造成的,因此苏云决心自己来做解铃人!

    他两次格物烛龙紫府,学会先天一炁,从中领悟造化和造物之术,又因为修复五府,五府复苏而将他当做五座紫府的一部分,先天一炁烙印其身,而今他对先天一炁的理解也达到极高的境地。

    可以说,先天一炁,既是一种元气,又是一种天地大道,造化和造物,只是先天一炁的运用而已。

    他此次便是要逆转作用在悬棺仙人身上的造化和造物,将他们解救出来!

    苏云催动神通,只见伴随着悬棺仙人从更多的门户中穿过,这些仙人肉身与悬棺渐渐分离,他们的面孔也一点一点的从棺椁中浮现出来,仿佛浮雕,凸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距离最外围的仙人已经有半个脑袋从悬棺中走出,不禁露出激动之色!

    而在此时,苏云却感觉到智慧上的衰竭。

    他修补五府,得五府烙印,对先天一炁的领悟大大提升,但也难以将这些仙人彻底解救出来!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的仙人从悬棺之中向外走来,身躯与悬棺接触的范围越来越少,但每一个人都还有后脑勺与悬棺相连,依旧生长在一起!

    数以百计的仙人露出欣喜之色,然而他们却发现,他们与悬棺依旧是一体,无法挣脱!

    莹莹和轩辕圣皇等人露出激动之色,等待着这些悬棺仙人走出悬棺,然而这一幕始终未曾发生。

    突然,又有狱天君麾下的仙人从幻天之眼的影响中清醒,向这边杀来,轩辕圣皇等人连忙迎上。

    随着时间推移,又有不少仙人杀来,局势越来越危险。最后,莹莹也加入战场,支援轩辕圣皇等人,帮他拖延时间。

    苏云一边维持神通,一边苦苦思索,然而已经穷尽智慧,但始终无法让任何一个悬棺仙人脱离悬棺!

    “烛龙紫府,你因为狂妄自大,企图借我之手引来焚仙炉和帝剑,借此二宝而锤炼自身,自己却不能抵抗。最终由我破焚仙炉,救你于毁灭之中,从而造成悬棺仙人这些恶果。”

    苏云催动紫府印,召唤紫府的力量,心中默念道:“你若是有灵,便助我解决此事,救出这些悬棺仙人。”

    他默念几遍,突然两道光芒浩浩荡荡从天而降,照耀在苏云身上,苏云顿时感觉自己仿佛多出一个大脑,多出两只眼睛,神智变得无比清明!

    他再去看悬棺仙人,悬棺仙人的肉身构造,性灵构造,都变得无比清晰!

    他的眼前飘过无数符文,不断变化,不断演算,便如同爆发的大洪水,顷刻间冲垮了先前难住他的难题!

    他在一瞬间,便领悟出先天一炁的大道奥妙,参悟出解决办法!

    “这一印,当叫做紫府造化印!”

    苏云立刻出手,脚步移动,手掌轻轻一拍,印在悬棺之上,其中一个仙人突然身躯大震,从悬棺中脱身,连忙抬手去抚摸自己的脸和后脑勺,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苏云脚步不停,手掌连环拍出,一印又一印落在悬棺上,每拍出一印,便有一尊仙人从悬棺中脱身!

    被他解救的仙人又惊又喜,又哭又笑,浑然没有仙人的样子!

    同一时间,伴随着这些仙人的脱身,那幻天之眼没有了他们的催动,笼罩范围也自越来越窄小。

    苏云催动紫府造化印,将一尊尊仙人救出,最终,最后一尊仙人与悬棺奋力,那口巨大的悬棺也自轰隆一声落地!

    无人催动幻天之眼,这枚混沌之眼笼罩范围大大衰减,只剩下方圆数百里范围,其威能也自大大降低。

    桑天君处在幻天之眼笼罩的外围,第一个摆脱了幻天之眼的控制,顺利醒来。

    “何方妖孽,连天君也敢暗算?”

    桑天君的声音远远传来,下一刻便已经来到迷雾之中,一口口菱形晶刀切入迷雾,泛着瑰丽的光芒!

    另一边狱天君也自挣脱幻天之眼的控制,双眼睁开,醒来了一半,身躯还是不能动弹,冷笑道:“借幻天来暗算本座,你们好大的胆子!”

    他法力爆发,道则飞舞,反压幻天之眼!

    两大天君先前因为措不及防,道心被幻天之眼所侵,所以被困,对他们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幻天之眼的威能固然强大,能力也是诡异莫测,但面对两大天君的同时镇压,顿时重重迷雾飞速收缩,流入那枚眼睛之中。

    两大天君合力镇住幻天之眼,狱天君麾下的仙魔也自清醒过来,纷纷向悬棺看去,只见悬棺还在,然而悬棺仙人却已经摆脱了悬棺!

    桑天君和狱天君心中一惊,顿时看到许多熟悉的身影!

    “帝绝仙相,率朝中文武,多谢恩公搭救!”

    其中一尊老仙正在向一个面带绣花手帕的男子躬身下拜,身后数以百计的仙人也跟着那老仙纷纷下拜!

    狱天君和桑天君心中顿时发凉:“帝绝仙相碧落,这老东西活过来了……”

    那老仙相碧落一身筋骨已经裸露在外,半个身躯化作了劫灰仙,半仙半怪,其他从悬棺中脱离的仙人也多半都劫灰化!

    身躯劫灰化,表明仙人的成道时间极为古老,有可能已经达到八百万年,是仙界早期的仙人,同样也是邪帝绝的老臣!

    这些老臣对邪帝忠心耿耿是一回事,关键是实力强大!

    哪怕他们的身躯劫灰化,实力依旧不容小觑!

    苏云轻轻扬起左臂,露出左臂上的青铜符节的一角,淡淡道:“诸位道兄不必多礼,陛下东山再起,还需要诸位道兄相助!”

    仙相碧落见到青铜符节,又惊又喜,哈哈大笑:“陛下真豪杰,卷土重来,我等岂敢不效忠赴死?”

    苏云笑道:“仙相,你们先解决逆帝爪牙。”

    仙相碧落直起腰身,看向桑天君和狱天君,他身后那数百位仙人也都是来历非凡的存在,各自转过身来。

    狱天君召回部下群仙,与桑天君合力镇压幻天之眼,道:“碧落仙相,你老了。就算脱困,也是我手下败将!”

    仙相碧落哈哈大笑,率众杀去,狱天君正要厮杀,桑天君却突然腾空而起,化作六对绒翼的蚕蛾,振翅破空而去,远远叫道:“狱天君,我被帝倏重伤,你先挡他片刻,容我跑远!”

    狱天君脸色大变,他面对仙相碧落面不改色,便是因为有桑天君在旁,有何惧哉?没想到桑天君居然不战而逃!

    仙相碧落率众杀去,狱天君不再迟疑,立刻率众飞速远去!

    两拨人马化作一道道仙光,向天外遁去,天空中时不时迸发出一道道炫目的光芒!

    轩辕圣皇等人松了口气,纷纷回头看去,只见幻天之眼依旧漂浮在悬棺上,只是那口悬棺已经没有了仙人。

    苏云跳到悬棺上,小心翼翼的将幻天之眼摘下来,送到紫府一的明堂中,放在先天一炁之中,这才松了口气。

    他收起幻天之眼,幻天之眼的影响彻底消失。

    这时,水萦回和白泽的惊叫声传来,水萦回喝道:“这里是何地?朕乃仙界至尊,万界共主,你们是何人?朕的苏爱妃何在……”

    白泽叫道:“……好朋友,我送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咦,好朋友呢……第一圣皇!”

    白泽见到轩辕圣皇,吓了一跳,顿时从疯癫中醒来,急忙上前拜见:“老臣拜见圣皇!”

    轩辕圣皇见到他,也极为欢喜,笑道:“道友快别如此。我们好久不见了!记得还是你交给我白泽图,让我知道天下间还有如此多的神魔。应龙呢?咱们当年可是铁三角的!”

    当年的事情充满了传奇色彩,要从轩辕圣皇捡到了一只被流放的白泽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