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
    狱天君采用的是分布式的办法来破解幻天之眼,以大道法则来演化洞天世界,以道心与性灵来演化洞天中的众生,以此来消耗幻天之眼的算力!

    他是人魔成仙,修炼到天君的层次,他的道心便是众生的魔心魔念,分化成亿万众生可以说是他的独到本领,其他人羡慕不来。

    利用众生来分化幻天之眼的算力,他便可以寻找出幻天之眼的薄弱点。

    尽管幻天之眼针对他与桑天君两大天君,将大部分算力都放在他们身上,但如此高强度的运算,还是会出现破绽!

    狱天君抓住一瞬间的破绽,苏醒一部分灵智,左眼缓缓张开,顿时万千道则哗啦啦震动起来,一个个洞天随他的醒来而起舞,无比恐怖的天君之威爆发!

    同一时间,轩辕圣皇率领其他圣人全力催动幻天之眼!

    幻天之眼的威力已经被悬棺仙人催发到极致,就算再加上轩辕圣皇等人的法力,也很难将幻天之眼的威力再提升多少。

    但哪怕是一线的提升,都足以将狱天君苏醒的那部分灵智压制下来!

    狱天君刚刚睁开的左眼立刻开始闭合,双方博弈,变化之快,只争瞬息!

    瞬息就是胜负,就是生死!

    就在狱天君左眼闭合的同时,他已经将局势掌握,抬起一根指头,屈指轻轻一弹。

    他的身边,一条道则舒展开来,伴随着这屈指一弹带出的指风激射而出,恰恰迎上莹莹催动紫府印!

    两座紫府迎上这一缕指风,一次轻轻碰撞,指风让两座紫府从高速移动瞬间停顿!

    莹莹闷哼一声,气血翻腾,狱天君这一指蕴藏的力量透过紫府反馈到她的身上,几乎将她一身的气血烧得沸腾!

    这道指风,将莹莹重创,然而这一指的威力并非藏在指风之中,而是道则之中!

    那道则在瞬息的时间穿过两座紫府的门户,来到明堂,从明堂中穿过,道则震动,从先天一炁中飞驰而过,从紫府中穿出,直奔莹莹而来。

    而莹莹因为那一缕指风,全身气血沸腾,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真元和神通,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条道则扑来!

    突然,苏云身形变幻,留下一道道幻影,下一刻横在莹莹身前,伸手向前一推,一座紫府出现!

    苏云单手画圆,但见先天一炁化作一片紫色天穹笼罩这座紫府,那道则呼啸而来,如法炮制,撞开紫府门户,然而迎面而来的却是第二座紫府门户!

    那一条道则再破第二道门户,迎面便是第三座门户!

    “嘭!”“嘭!”“嘭!”“嘭!”

    一座座紫府门户爆开,被那道道则悉数破去,几乎无法抵挡分毫,然而任何一座门户被破去,下一刻前方便又出现一座门户,似乎永无穷尽之时!

    苏云被震得气血沸腾,这是他的紫府印第二招神通。

    他在印法上花费的精力,是剑道上的数倍数十倍,武仙人甚至嘲讽苏云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笑他愚蠢,倘若他把用在印法上的精力用在剑道上,他的剑道造诣恐怕已经直追仙帝丰了!

    苏云紫府印的第一招,只是模仿紫府的构造。这一招并不困难,只需要格物紫府,便可以学会。至于能学到多少,则要看个人的资质悟性。

    但紫府印第二招便不同了。

    这一招是以自己对先天一炁的理解,来演化天地大道,乃至造化,乃至造物,从而达到破尽天下一切道法神通的目的!

    苏云、白泽、柳剑南等人第一次前往烛龙之眼,见到紫府时,紫府门前出现的一座座门户考验,便是苏云紫府印第二招的源泉!

    苏云参悟紫府中的造化和造物的法门,耗费很大精力,又在太古禁区得到五府加持,从这五座紫府中领悟出的东西越来越多。

    今日他能施展出紫府印第二招,只是从前付出的苦工积累下浑厚的成果,水到渠成而已。

    但是参悟出来只能说明他的资质悟性不凡,以及百倍于常人的努力,但以此来破狱天君的一指之威,却是一次莫大的冒险!

    紫府第二印拥有强大的演算能力,当年紫府以此来破去苏云的第三仙印,成为它大破混沌四极鼎的基础。

    苏云参悟出的紫府第二印的妙处便在于强大的演算能力,借助先天一炁来寻找出狱天君这一指道则的破绽!

    然而,他催动紫府来硬接狱天君这一招,便须得承受这一击的反震力!

    狱天君屈指一弹飞出的道则每破开一座门户,道则蕴藏的力量便传递到苏云体内,饶是他将先天紫府经催动到极致,肉身和灵界中形成大大小小的钟山烛龙来保护自身,也屡屡受创!

    说时迟,那时快,在顷刻间那道则便连串数百座门户,道则威能达到极致,开始演变,化作无数舞动的神魔,向下一座门户撞去!

    苏云气血浮动,一退再退,眼耳口鼻中有沸腾的鲜血涌出!

    若非他从水萦回那里学到不灭玄功的精髓,融入到自己的功法之中,这短短瞬间,他便可能已经碎成齑粉!

    但即便是不灭玄功,也坚持不了多久!

    好在那道则突破几百座紫府门户的同时,苏云已经寻出狱天君这一击的弱点,其道则开始浮现出无数种神魔形态,便是苏云利用一座座门户对道则造成的破坏!

    “轰!”

    狱天君的这一缕道则撞穿紫府,冲向苏云,然而迎上前来的却是其他四座紫府!

    “嘭!”

    这一缕道则化作万千神魔,万千神魔形成大道锁链,壮观而又诡异,威能愈发强大!

    苏云屹立在四座紫府之后,嘴角有血流出,却猛地催动最后的先天一炁,用力一抬!

    “轰!”

    四座紫府中紫气大作,紫光大放,冲天而起,纠缠在一起,随即从空中坠下,化作一口扣下来的大钟!

    这口大钟分为九层环,各有不同刻度,呼啸旋转。

    那一缕道则所形成的万千神魔撞击在大黄钟上,每一尊神魔发出一种奇特的道音,大道之音形成奇妙的道音旋律,与宏大的钟声相互印证!

    神魔冲击黄钟,伴随着疯狂涌动的地水风火,黄钟咣咣震响,每震荡一声,那道则上的神魔便伴随着钟声烙印在黄钟之上!

    黄钟表面的刻度中便多出一些神魔。

    伴随着钟声,苏云也是气血大震,一声钟响后退一步,以此卸力!

    “咣!”“咣!”“咣!”

    钟声震荡,苏云不断后退,狱天君的道则已经完全化作神魔,撞击形成的地水风火洪流将苏云和黄钟淹没,只能看到那四座紫府上空悬着一口巨大的黄钟,震荡间便退至悬棺前!

    终于,最后一批神魔道则化作流火烙印在大黄钟上!

    悬棺上的一张张仙人面孔紧张万分,轩辕圣皇等人的精神也绷紧到极点,就在此时,涌动的地水风火平息下来。

    最后一道火光消失在钟口下。

    狱天君这一指之威这才堪堪被苏云破去!

    莹莹此时也平息了涌动的气血,轩辕圣皇、楼班、圣皇禹等圣人此时也让狱天君再度安静下来,众人急忙向钟下看去,只见苏云站在钟下,气息激荡不休,宛如有一口大钟在他体内不断震荡!

    “不要动他!”

    轩辕圣皇见到楼班和岑夫子打算帮苏云镇压激荡的气血,连忙阻止两人:“他对抗狱天君这一指,后退之时,在体内积蓄了太多的能量。现在他正在将这些力量化去,你们帮他镇压,反而是害了他!让这些力量在他体内爆发,倾泻出来之后才不会有后患。”

    楼班和岑夫子连忙收手,紧张的看着苏云。

    过了良久,苏云终于将狱天君的力量完全化去,把最后的隐患抹去,突然喉头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莹莹镇压住伤势,连忙上前:“士子,你没事罢?”

    苏云哈哈大笑,声音中充满了意气抒发的快意:“莹莹,我挡下了狱天君的一指之力!我终于不是一碰即死了!我在天君的轻轻一碰中,存活下来!”

    他笑声中难掩得意。

    莹莹有些担忧:“士子是否是受了不可治愈的重伤,笑着笑着便突然气绝?”

    众人也担心他突然气绝,但过了片刻,苏云依旧中气十足,楼班笑道:“散了,散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小子死不了!”

    诸圣各自松了口气,心中钦佩不已。挡下狱天君这一指,的确值得自傲!

    苏云比划两下,心中踌躇满志,向楼班道:“我就这么这么,然后就挡下来了!”

    楼班含笑点头,道:“你现在的本事,已经远超过我,远超历代阁主。通天阁的目的是探索这个世界的奥秘,打出一条直达彼岸的道路,你或许会是完成这个夙愿的人。苏阁主,你现在可以走了。”

    苏云怔了怔,不解其意。

    岑夫子走来,道:“我们现在可以镇得住两大天君,但两大天君迟早可以破去幻天之眼。云儿,你能挡住狱天君一根指头,能挡住他两根吗?其实不消两根指头,他在不被幻天之眼压制的情况下,催动一根头发丝,恐怕都能把我们统统勒死!你是这里唯一一个活人,不必死在这里。”

    莹莹连忙道:“老爷子不要垂头丧气,打起精神来。”

    “楼道友和岑道友说的是实情。”

    轩辕圣皇走来,道:“而今,我们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不过这场阻截,败局已定。苏圣皇,你前往文昌,迁走文昌百姓,能救出多少人,便救出多少人!我们留在这里拖延时间!”

    苏云迟疑一下,刚才的兴奋劲儿不翼而飞,心情渐渐沉重起来。

    “苏道友,拜托了!”轩辕圣皇长揖到地。

    “苏道友,拜托了!”那百十位元朔圣人齐齐躬身。

    文昌洞天是他们第二故乡,这数千年来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教育子民,倾注心血,这一次他们自知挡不住两大天君,文昌必然会毁在天君和悬棺仙人的战斗之中。

    因此他们甘愿牺牲,换取文昌的百姓活命的机会!

    莹莹看向苏云,有些不知所措。

    苏云沉默下来,环顾四周,无论是圣皇、圣人,此时都各自负伤,就连莹莹,就连自己,也有伤在身。

    他们不可能力压两大天君,他们所能做的,就是为文昌百姓拖延一些时间。

    苏云头也不回的向文昌洞天走去,声音沙哑道:“莹莹,我们走。”

    莹莹迟疑一下,看了看苏云,又看了看楼班,看了看岑夫子,看了看轩辕圣皇和那一位位传说和神话中的圣人。

    她在等着苏云回头,说与他们同生共死,然而苏云始终没有回头。

    莹莹张了张嘴,最终低下头来,振动纸翅膀跟上苏云。

    两人向迷雾外走去,莹莹一言不发,苏云也是如此。

    迷雾茫茫,但终有尽头。前方便是文昌洞天。

    苏云即将走出幻天之眼的笼罩范围,突然停下脚步,过了片刻,他转身返回。

    莹莹怔了怔,连忙跟上他,眼圈泛红:“士子,咱们是要与元朔的圣人们共存亡吗?也好,战死也好!”

    苏云摇头,声音变得轻快起来,笑道:“我突然想到一个破局的办法,这便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双倍月票的最后四小时啦,兄弟姐妹们,还有月票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