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与万化焚仙炉(求票)
    桑天君召回绒翼晶刀,会把自己的行踪暴露在帝倏的眼皮底下,因此苏云判断,他一定是遭遇了危险!

    桑天君为了躲避帝倏,速度肯定极快,以他的速度追上狱天君等人并非难事。

    他在这条路上碰到狱天君,苏云据此判断,他们会联起手来对抗帝倏。

    他们在防备帝倏的情况下,便会忽略幻天之眼,因此苏云猜测有人利用幻天之眼来暗算桑天君和狱天君。

    而这个人,肯定不会是那些悬棺仙人!

    若是悬棺仙人能够暗算狱天君,肯定早就暗算了,不必等到现在。现在是两大天君联手,悬棺仙人们避之不及,怎么会舍命一搏?

    “这人胆子很大,但是他估计低估了万化焚仙炉的威力。”

    苏云目光闪动,低声道:“不过,倘若他料到帝倏黄雀在后,利用帝倏来克制万化焚仙炉呢?这样的话,反而是最有利的局面。只要帝倏能对抗万化焚仙炉,他便可以利用幻天之眼将两大天君困住……”

    “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人!”

    水萦回在一旁听得毛骨悚然,断然道:“苏圣皇,天君是何等存在,你应该清楚!桑天君克制帝倏之脑,何等惊艳?就算帝倏恢复肉身,也拿不下他!他绒翼一动,穿梭大千时空,来去无踪!狱天君的实力和智慧,不会比桑天君弱,他天威如狱,神机妙算,否则也不会让悬棺仙人逃了这么久也没能逃出他的手掌心!这两位天君,不可能被人暗算!至于利用帝倏克制万化焚仙炉,更是妄想!仙道至宝,岂能这么容易便被克制?”

    苏云想了想,水萦回的话的确很有道理。

    仙道至宝是用来镇压仙廷气运的,宝物通灵,就算是帝倏的脑壳所炼,恐怕也不会听从帝倏的调遣。

    另一件仙道至宝混沌四极鼎,为了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而镇压混沌大帝,万化焚仙炉恐怕也会为了自己的独立性,而去炼化帝倏。

    帝倏想夺回此宝,恐怕困难万分,会面临一场生死之战!

    至于暗算两位天君,也有些不可思议。

    苏云并不了解狱天君,不知他有什么战绩,但却对桑天君颇为钦佩。桑天君在冥都力压帝倏之脑,从帝倏完全体的手底下逃脱,无论手段还是实力抑或智慧,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想暗算这样的人,并不容易。

    更何况,暗算两位天君,借帝倏对付焚仙炉,这就更加困难了。

    “多半是我猜错了。”

    苏云加快脚步,道:“这里应该距离文昌洞天不远了,到了文昌洞天,便可以知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条断裂地带危险重重,令人触目惊心,到处都是远古战争留下的痕迹。

    他们还看到巨型的仙道神兵的碎片,横七竖八的插在荒原上,土地里矗立着战车残破的车辐,空中和地面泛着涌动的地水风火,又有仙道霞光不知从何处涌出,呼啸扫荡!

    “这里应该便是第七灵界破碎的源头。”

    少年白泽张望,道:“仙帝丰推翻邪帝绝的最主要的战场,应该就在此地。”

    苏云四下看了一眼,摇头道:“神王,这里应该只是边缘,真正的战场在那块消失的洞天。”

    白泽微微一怔,向缺失地带看去,那断裂地带外围的虚空极为广阔,倘若这里也有一座洞天,那么这座洞天一定极为庞大!

    “只有这座洞天归来,拼接起来,我们才能知道远古时这场改朝换代的战役的规模。”苏云道。

    “不对,这里没有另一座洞天!”

    水萦回有所发现,道:“苏圣皇,这断裂地带的边缘,不是撕裂造成的,而是熔化造成的。”

    苏云和白泽微微一怔,急忙向撕裂地带的边缘看去,果然没有看到断裂的痕迹,大陆边缘反而有熔化凝固形成的琉璃纹理!

    “也就是说,有整个洞天这么大的地方,被那场战役蒸发了!”

    白泽醒悟过来,失声道:“仙人也做不到吧?”

    “是仙道至宝的攻击。”

    苏云心情沉重,仰头顺着一根根通天索看向北冕长城,高高的长城矗立在虚空之中,隔断一切!

    “应该是混沌四极鼎轰击造成的结果吧?”

    他猜测道:“我们现在正走在四极鼎倾泻威能造成的破坏的边缘。”

    水萦回看向北冕长城,这座长城给人以无尽的压力,距离太近,甚至让人无法喘息。

    “苏圣皇,现在的第七灵界这么热闹,将来的战争规模,恐怕不会比这场远古之战小了。”她轻声道。

    苏云不再说话。

    前方大地变得崎岖起来,沟壑纵横,苏云托起白泽,催动神通跨越千沟万壑,水萦回紧随其后。就在此时,突然雷霆爆发,从沟壑之中嗞滋啦啦乱窜!

    “不好!”

    苏云脸色大变,失声道:“我们在帝倏的头顶!”

    水萦回吃了一惊,突然脚下纵横的沟壑冉冉升起,越来越高,少年帝倏身高八百里,正自慢慢站起!

    三人被压得趴在帝倏的脑沟上,险些滑落到脑沟之中,那脑沟里正有无数雷暴在窜来窜去,极为凶险!

    白泽已经化作了真身,独角白羊,长着双翅,小的可怜的翅膀努力拍动,免得自己滑入帝倏的脑沟深渊,大声道:“阁主,帝倏怎么会趴在地上?”

    苏云顿时醒悟过来:“万化焚仙炉!是万化焚仙炉将帝倏打得趴在地上!”

    水萦回闻言,急忙抬头看去,顿时看到了仙道至宝万化焚仙炉,此刻就高悬在帝倏的上空!

    三人顿时想到关键:“帝倏打不过万化焚仙炉,恐怕要被这口仙道至宝炼化了!现在是万化焚仙炉在吞噬炼化帝倏!”

    水萦回惊恐万分,心中充满了懊悔:“我就不该贪恋混沌符文,现在没有学到混杜符文,反倒要死在帝倏与万化焚仙炉的战斗之中……”

    她的念头尚未结束,苏云已经将青铜符节祭起,一手抓住白泽背后的两张小翅膀,另一只手抓住水萦回的衣领,身躯旋转冲天而起!

    在他身后,青铜符节也自呼啸,冲天而起,符节中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啸声,追上苏云!

    三人落入符节之中,迎着万化焚仙炉冲去!

    他们是在竭尽所能从帝倏的脑沟中冲出!

    不过此时帝倏正在站起,万化焚仙炉正在向下扣来,他们必须在帝倏与万化焚仙炉接触之前,逃离此地!

    三人仰头,看到万化焚仙炉越来越近,他们第一次看到万化焚仙炉的内部构造。

    那是无比绚丽的一幕,无数道电光在炉壁上形成了一个大脑的形态,大脑纹理时时刻刻迸现出无数瑰丽的仙道符文,组成一座又一座祭坛,像是万花筒般向外层溢出!

    “阁主!”

    白泽紧张万分,大声道:“要撞进去了!”

    水萦回的嗓音也尖锐起来:“苏圣皇!快点!再快点——”

    苏云猛然调动青铜符节,符节在万化焚仙炉的外围猛地折向,向斜下飞驰而去!

    就在此时,万化焚仙炉罩下,扣向帝倏的大脑!

    青铜符节显得极为细小,贴着帝倏的大脑斜下飞去!

    白泽和水萦回紧张的捏紧拳头,他们已经看到一层又一层的仙道大祭坛从万化焚仙炉的中心流向四壁!

    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看到帝倏的灵力爆发,这个少年形态的巨神在观想万千神通,神通与祭坛的碰撞,相互破解,哪怕是白泽这等知识无比渊博的存在,也看得头昏眼花,难以明白。

    单单是帝倏观想时,大脑形成的无数雷暴,都是毁天灭地般的动静!

    他们若是落在这些雷暴之中,对他们来说都将是灭顶之灾!

    这生死一线的紧要关头,苏云依旧有条不紊,控制青铜符节,几乎是贴着帝倏大脑飞行!

    符节中,白泽和水萦回已经看到他们和帝倏的大脑一起被扣在万化焚仙炉下,万化焚仙炉的威能已经侵袭而来,心中不由万念俱灰。

    不过在苏云眼中,前方还有路,万化焚仙炉与帝倏之脑完全严丝合缝,还需要万化焚仙炉继续往下压。

    而帝倏还在抵抗万化焚仙炉的炼化,确保自己能够平安与这件仙道至宝合体,这需要时间。

    这也就给了他们逃生的机会!

    终于,万化焚仙炉完全压下,哒的一声,扣在帝倏的大脑之上!

    焚仙炉与大脑只见的空气,被排挤出来,就在二者合拢的一瞬间,青铜符节也顺着那喷涌而出的气流一起逃出万化焚仙炉!

    青铜符节中,白泽和水萦回惊魂甫定,只见苏云双臂飞舞,飞速调整青铜符节上的混沌符文,符节顿时转向,沿着万化焚仙炉的外壁向上飞去。

    “阁主,你做什么?”白泽颤声道,“还不快逃?”

    水萦回身躯颤抖,想要说话,然而心跳得实在太快,说不出话来。

    很快,苏云飞至万化焚仙炉的外壁一个巨大的烙印处,那里正是四极鼎偷袭万化焚仙炉留下的烙印。

    “帝倏道兄,我再助你一臂之力!”

    苏云目光闪动,调动先天一炁,催动第二仙印,一掌印在那个巨大的烙印之中。

    “不要啊——”水萦回终于叫出声来。

    伴随着苏云这一印拍出,这件仙道至宝突然剧烈震动,威能暂时平息下来,紧接着天空中突然一颗颗眼睛睁开,遍布四面八方的天幕上,正是帝倏之眼!

    先前这些帝倏之眼没有睁开,却是因为万化焚仙炉的威能太强,直接压制了帝倏的力量,导致他无法发挥自己的实力。

    此刻有苏云相助,那一颗颗帝倏之眼顿时射出一道道光芒,照耀在万化焚仙炉上,滋滋作响!

    焚仙炉的威能再度开启,然而已经被帝倏占据了先机,开始炼化它。

    这口仙炉一度飞起,始终被帝倏压下。

    此时,苏云已经催动青铜符节远去,离开交战之地。

    “多谢苏道友。”帝倏的声音远远传来。

    苏云正在控制符节,闻言怔了怔,露出笑容:“不客气,道兄。”

    少年帝倏不再说话跏趺而坐,催动灵力,全力镇压炼化焚仙炉。

    符节渐渐远去,符节中水萦回一屁股坐下,身上凉飕飕的,到处都是冷汗,喃喃道:“神王,跟着苏圣皇,总是这么刺激吗?”

    白泽也是一屁股坐下来,想要拔掉头顶的新羊角擦擦冷汗,不过是新的,拔不下来,道:“有几次比这还刺激,就在前不久,我们还跑去了冥都第十八层……”

    水萦回失声道:“原来那个案子是你们做的!”

    苏云的声音传来:“我看到幻天之眼制造的迷雾了!就在前方!”

    两人连忙骨碌爬起,异口同声道:“不要进去!”

    前方,厚重无比的迷雾遮天蔽日,横在他们与文昌洞天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