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圣皇(求票)
    那白发男子正是第一圣皇轩辕圣皇,听到“迷路”二字,显得有些尴尬,心道:“这个唤灵师貌似有些嘴碎,我干嘛把她召唤过来……”

    他在五千年前从元朔出发,行走了千年时间,才到达第一站,广寒洞天。

    然而轩辕圣皇的目的地却并非广寒洞天,而是天府洞天。当年三圣皇在星图中所指的方向,便是天府洞天的方向,意思是让他顺着星图赶往天府洞天,接任天府圣皇的位子。

    轩辕圣皇时期,术数没有现在昌盛,因此他在路途中渐渐偏离方向,等来到广寒洞天,便已经完全无法确定自己在宇宙中的方位。

    之后,他便信马由缰,不知所踪。

    直到圣皇禹踏入飞升之路,才将他计算错误的道路纠正过来,让后来的圣灵踏入正确的飞升之路。

    圣皇禹也因此成为第一个到达天府的圣灵,顺利成为天府圣皇。至于三圣皇寄予希望的轩辕圣皇,则还在沿着一条错误的道路狂奔。

    莹莹早就计算出轩辕圣皇的星图中的错误,因此猜测这位第一圣皇不知道在宇宙的何处飘摇,过着孤苦伶仃的日子,却没想到在文昌洞天能碰到他!

    “以第一圣皇的术数造诣,可能寻到文昌洞天吗?”莹莹不解,便问了出来。

    轩辕圣皇白发微微颤抖,嘴角动了动,向楼班、岑夫子等人看去,楼班和岑夫子暗暗摇头,示意打不得。

    轩辕圣皇只得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小丫头,我身边有一百多位圣灵相助,在自然可以找到文昌洞天。”

    莹莹将信将疑,急忙看向岑夫子,道:“夫子不会说谎,这文昌洞天真的有这么多圣灵?”

    岑夫子点了点头,无奈道:“你到府外看看。”

    莹莹振动纸翅膀,飞出文昌帝君府,四下扫视,不由呆住,只见这文昌帝君府外是一片又一片书院!

    一尊又一尊巍峨高大的圣人石像,屹立在大大小小的书院中,那是元朔旧圣们的金身!

    滔滔神威,自这些旧圣的金身之中散发出来,在文昌洞天的天空中形成书、斗、笔、画、琴、棋、楼、塔、墨、车、弓、马等各种异象!

    莹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旧圣的绝学曾经在元朔昌盛了五千年之久,保护那片大地,直到近百年来西土的新学入群,导致不知多少元朔人对旧圣绝学恨之入骨,认为旧圣绝学限制了元朔,导致了元朔的战败。

    虽然近些年,元朔国力强盛超越西土,这种情形依旧未曾改便多少。

    然而,让那些元朔人没有想到的是,旧圣绝学在另一个世界大行其昌,不断演变,散发出别样的光芒!

    文昌洞天,其文明像是从元朔移植过去的,不过这里的文明构造却与元朔不同。

    莹莹查看一番,发现这里像是世外桃源,没有皇权,只有一个个旧圣学派。

    这里奇妙的文明生态不同于门派门阀制度,门派门阀制度有着等级之分,每个门派门阀都相当于一个小朝廷,进入门派门阀很难,出去更难,甚至会丢掉性命!

    而这里的学派没有森严的等级之分,士子进入学派求学,在不认同时,可以随意离开学派,甚至进入敌对学派!

    因此诸圣学派在这里呈现出异常兴旺发达的势头,各种学派思潮,相互碰撞,进步之大,甚至超越了元朔!

    “这就是第一圣皇建立的文昌文明吗?”莹莹被深深震撼,喃喃道。

    轩辕圣皇听到她的赞扬,对她的观感不觉好了一两分,笑道:“这是诸圣所为,与我何干?”

    莹莹叹了口气:“圣皇,走到哪里都是圣皇。”

    她跟随苏云闯荡四方,见过许许多多文明。从元朔的皇帝-世阀-官学文明,到西土的世阀-神学文明,再到帝座柴家的世阀文明,再到天府的门阀-圣皇文明。

    ——当然,钟山洞天也有一个小小的文明生态,莹莹觉得那里属于放羊文明,就是一群放肆的小羊流放他们的敌人的文明。

    这些文明生态,比起文昌文明都有些逊色,这里只有学术学派,没有世俗的那些纷争。

    “糟了!”

    莹莹突然醒悟过来,失声道:“这里很快就要被灭绝了!悬棺仙人幻天之眼,就是逃往这里的!”

    她飞速将路上所见告诉轩辕圣皇等人,道:“除了悬棺仙人和幻天之眼外,还有狱天君、万化焚仙炉、帝倏、桑天君,以及众多仙人!苏士子正在后面追赶!”

    轩辕圣皇、圣皇禹等人面色凝重,轩辕圣皇沉声道:“请诸圣金身复苏!”

    诸圣学派中,一尊尊圣人金身渐渐化作血肉,一股股强大的神威冲天而起,让文昌洞天变得无比明亮!

    轩辕圣皇躬身,沉声道:“请诸君随我一起守护文昌!阻击悬棺!”

    百十位元朔圣人齐齐躬身:“圣皇所命,岂敢不从?”

    莹莹看得热血沸腾,高声道:“我也去!我随你们一起去!幻天之眼极为诡异,我跟着你们,告诉你们幻天之眼的应付之法!”

    轩辕圣皇对她更加喜欢,赞道:“唤灵师中,很少有你这样义薄云天的!好,那就一起去!”

    百十尊元朔圣人金身灿灿,跟上轩辕圣皇,莹莹站在轩辕圣皇的肩头,向文昌洞天南方飞去。

    那里,一口长着不知多少条腿的悬棺正在飞驰,从一株断去巨树上冲下,冲出断裂地带的最后关隘。

    幻天之眼静谧的漂浮悬棺上方,这些悬棺仙人沿途破禁,劳累万分,渐渐停下脚步。

    悬棺打开,只见幻天之眼缓缓睁开,重重迷雾四面八方散发开来。

    “幻天之眼会造成各种异象,刹那间经历无数轮回,考验道心!”

    莹莹远远看到迷雾涌来,紧张道:“那些悬棺仙人之中,有人掌握了幻天之眼的使用方法,我们须得进入其中,夺走幻天之眼!”

    “此事简单!”

    轩辕圣皇率领诸圣,闯入迷雾之中:“若论道心,无人能胜过文昌!诸君,镇压幻天异动,助我摘眼!”

    元朔诸圣的性灵爆发,诸圣道心宛如无数宏大的诵念声和学识凝聚成型,闯入迷雾,所过之处,雾气纷纷退散!

    莹莹站在轩辕圣皇肩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喃喃道:“我一定是中了幻天之眼的邪术,一定是……”

    轩辕圣皇哈哈大笑,一路向前闯去,只见层层迷雾不断后退,缩回幻天之眼。

    终于,他们来到巨型悬棺前,轩辕圣皇抬头看去,只见幻天之眼漂浮在宫殿状的棺材盖上空。

    莹莹只觉这一幕如梦似幻。

    那口巨型悬棺突然动摇起来,一尊尊肉身与悬棺长在一起的仙人站起身来,悬棺相当于他们的头颅。

    棺材壁上,一张张仙人面孔无比紧张,盯着这个走来的白发男子。

    轩辕圣皇四下扫视一眼,微笑道:“莹莹,你能唤出仙人之灵吗?”

    莹莹怔了怔,摇头道:“不能。”

    “跟我学。”轩辕圣皇笑道,“我们需要了解这些仙人的目的。”

    另一边,苏云、白泽和水萦回埋头赶路,向帝倏离去之地追去。

    他们速度越来越快,风驰电骋,帝倏没有留下多少痕迹,桑天君疲于逃命,更是不可能留下痕迹,但抬棺的仙人们却留下许多深深的脚印。

    从天府到文昌,路途遥远,途中会经过许多支离破碎的地带。这些破碎地带有的是神通造成的,应该是第七灵界分裂之时,在这里发生了一场难以想象的战争,打破了第七灵界。

    还有些碎片则是缺失的洞天。

    苏云远远望去,看到天船洞天,这座洞天出现在断裂地带,并未完全与天府、帝廷相连,依旧像是一艘随时可能离开的船。

    断裂地带还有其他诡异的情景。

    苏云远远看去,看到一条条通天索,那是从北冕长城垂下来的索道,飘在断裂地带附近。

    还有威力难以想象的神通或者宝物轰出的空洞,那里只剩下旋转的空间碎片,疯狂搅动。

    断裂地带还时不时有大裂谷升起一道道炫目的光芒,像是潮汐一样有规律!

    这里危险无比,但好在这条通往文昌洞天的道路上并非只有苏云等人。

    悬棺仙人有幻天之眼的守护,一路闯了过去,而后面便是万化焚仙炉一路碾压,将这里残存的神通碾成齑粉,保护着狱天君和诸多仙人横推过去。

    后面还有帝倏在追赶万化焚仙炉,破碎的天空中出现大大小小如同星球般的眼珠子,将挡路的残余神通扫了一遍!

    他们追踪到这里,沿着这些强大至极的存在留下的通道,飞速追赶,途中有惊无险。

    水萦回向这条道路两旁看去,突然脸色微变,只见他们来到断裂地带的一片大裂谷,正打算飞跃这片裂谷。

    大裂谷下又有霞光升起,霞光中是一颗颗人头,小山般大小,那是仙人的脑袋,被霞光托起,面带诡异笑容!

    “是战死在此地的仙魔头颅,被丢弃到这里!”

    水萦回连忙道:“帝倏和狱天君没有清理这里,我们最好绕道……”

    她还未说完,突然苏云猛地按住她的后脑勺,喝道:“低头!”

    水萦回被他按得趴在地上,正要发怒,突然空间剧烈波动起来,只听咻咻咻的声音传来,水萦回急忙翻身,仰面朝天,却见一道道菱形晶片从他们后方飞来,切开重重空间,飞过大裂谷,消失在大裂谷的另一端。

    从裂谷中飞起的仙魔头颅脸上出现道道黑线,突然四分五裂,跌入霞光之中。

    苏云松了口气,站起身来,笑道:“有了桑天君这一击,现在我们可以过去了!”

    白泽爬起来,疑惑道:“桑天君召回他的绒翼晶刀,难道是遇到了凶险?他是遇到了帝倏还是万化焚仙炉?”

    苏云摇头道:“桑天君与狱天君同为天君,肯定认识彼此。万化焚仙炉不至于连他都杀。不过,桑天君为了避开帝倏,说不定会跑到他们前头去。”

    水萦回接口道:“万化焚仙炉是帝倏脑壳,狱天君若是知道帝倏就在后面追踪他们,肯定会担心帝倏有手段收走万化焚仙炉,肯定会加快速度。看情况,应该是两位天君同时遭遇了危险,以至于桑天君不得不收回那些绒翼晶刀。”

    苏云、白泽对视一眼,倒抽一口冷气,喃喃道:“他们进入幻天之眼的笼罩范围了……有人借助幻天之眼暗算他们!”

    苏云疑惑,不解道:“利用幻天之眼,暗算两位天君,其中还有万化焚仙炉这等至宝,谁有这么大的魄力?”

    ————求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