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莹莹大老爷(求月票)
    “万化焚仙炉居然记仇!”

    苏云目送那些仙人带着万化焚仙炉远去,这才放心,这炉子感应到苏云便是那个害得自己被紫府爆锤的家伙,险些便爆发威能直接将苏云等人轰杀,再把尸体当成燃料烧掉。

    好在追拿逃仙的仙人拥有帝符在手,能够镇住这件至宝。

    “竟然出动万化焚仙炉追拿那些悬棺仙人,这些悬棺仙人真的这么重要?”苏云有些疑惑。

    这万化焚仙炉是仙界最顶级的至宝,号称仙界最强威能,出动这件至宝去擒拿悬棺仙人,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适才是狱天君。”

    水萦回向苏云道:“狱天君亲自率领仙人捉拿这口棺椁,居然用了好几年时间,也未曾抓住。真是古怪……”

    她露出疑惑之色,解释道:“狱天君的身份尊贵,毕竟是仙界天君,他亲自捉拿,还是用这么久,连万化焚仙炉都用上了。这悬棺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苏云道:“他们是邪帝的旧部,被关押在悬棺中。”

    水萦回怔了怔,道:“邪帝旧部中有些人神通广大,但都是将死之人,他们距离化作劫灰仙不远了,掀不起多大风浪,不至于惊动狱天君和仙道至宝。”

    苏云立刻想起,自己救出武仙人时,武仙人也身染劫灰,向劫灰仙转变。大约那些被困在悬棺中的仙人,也都是如此。

    莹莹面色严肃道:“难道说是幻天之眼?”

    “幻天之眼?”水萦回不解。

    苏云道:“那枚眼睛,便是混沌大帝的双目之一,幻天之眼。幻天之眼极为邪门……”

    他露出恐惧之色,显然对幻天禁地的遭遇还有些后怕,莹莹也是面色苍白,应该也想起那段惨痛经历。

    苏云定了定神,道:“混沌大帝的眼睛可以穿梭大千时空,那些悬棺仙人便是靠幻天之眼才逃亡这么久。狱天君请出万化焚仙炉,一定是为了镇压幻天之眼!”

    莹莹道:“甚至说不定他已经在幻天之眼创造的幻天禁区中吃了大亏!”

    水萦回还是头一次见到他们如此紧张和后怕,笑道:“幻天之眼真的这么厉害?我却不信……”

    她刚说到这里,突然天空动荡,空间被六对银白色利刃撕裂开来,那银白色利刃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菱形晶片,锋利无比。

    无数晶片上下翻飞,将那片空间切得不能再碎!

    “轰!”

    天空突然炸开,一对触须与巨大无比的复眼挤入这片天空,那六对银白色利刃震动,无数菱形晶片飞起,回到银色利刃上,那六对银色利刃则变成了六对巨大的绒翼。

    “好大的扑棱蛾子……”莹莹仰头,喃喃道。

    那是一只白色的蚕蛾,翼展千里,遮天蔽日,猛地振动六对绒翼,绒翼上的菱形晶片飞起,呼啸而去。

    而那蚕蛾则猛地一收六对绒翼,化作一个高高瘦瘦的青白色衣裳的男子,从天而降,落入他们前方的森林中,步履匆匆离去。

    只有天空中,无数菱形晶片呼啸飞行,越来越远。

    “是桑天君!”

    苏云见状,皱眉道:“他故意用绒翼上的菱形晶片,制造出自己已经远远遁走的假象,而他则藏身下来。他在躲避帝倏的追杀!”

    莹莹和白泽向桑天君离去的方向看去,露出钦佩之色。冥都第十七层中,桑天君敢于硬拼帝倏,帝倏拿回肉身之后,实力暴增,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是没能杀死他,被他逃到这里,着实是个异数!

    苏云张望,低声道:“桑天君离去的方向,恰恰是狱天君和悬棺仙人离去的方向……”

    突然,天空再度崩裂,一个少年巨人挤破天空,头颅探入天府洞天,只见这颗巨大无比的脑袋没有脑壳,大脑裸露在外,显得极为诡异!

    不仅如此,等到那少年巨人挤入这片天地时,突然间天府洞天的天空便长满了巨大的眼睛,像是草莓上的黑点,啵啵啵的冒了出来!

    这少年巨人正是帝倏。

    帝倏进入天府洞天,立刻察觉到菱形晶片飞走的方向,却没有追去,而是顿住,露出疑惑之色,猛地向相对的方向看去。

    他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迈开脚步,竟也向狱天君和悬棺仙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白泽赞道:“不愧是太古二帝之中的帝倏,一下子便发现了桑天君逃窜的方位!”

    苏云摇了摇头:“神王,我想他可能发现自己的脑壳了。”

    水萦回点头,面色有几分凝重:“万化焚仙炉,便是他的脑壳。”

    苏云遥望,喃喃道:“悬棺仙人,幻天之眼,狱天君,万化焚仙炉,桑天君,以及帝倏,都赶往那里。那里当真是热闹无比……”

    水萦回遥遥望去,心中微动,道:“那个方向便是文昌洞天!你们上次消失时,这座文昌洞天与天市垣合并,不过距离天市垣比较远。勾陈与文昌相邻。”

    “文昌洞天?”苏云遥望。

    水萦回道:“是非之地。这几波人,无论谁追上谁,遭殃的都是文昌洞天。尤其是万化焚仙炉爆发威能,恐怕连文昌洞天都会被打成齑粉!咱们还是远离那里为妙。”

    苏云点头道:“是要去一趟文昌洞天。”

    水萦回笑吟吟道:“苏圣皇前去送死,恕妾身不能奉陪。”

    苏云目光闪动,道:“不送。”

    水萦回转身便走,走着走着,脚步越来越慢,突然又折返回来,笑吟吟道:“妾身想得到混沌符文,该如何做?”

    苏云迈步向帝倏离去的方向走去,莹莹偶在苏云的肩头,回头悠然的笑道:“妾就跟着老爷吧。把老爷伺候的舒服了,老爷还能不传你混沌符文?”

    水萦回低笑着上前,柔情蜜意,捏着衣角道:“苏大老爷何时想要妾身的身子?”

    莹莹打个哈欠,懒洋洋道:“水小妾,老爷指的是莹莹大老爷,苏狗剩他何时成为老爷了?他苏狗剩也得求着莹莹大老爷传授他混沌符文呐!”

    苏云微微欠身:“莹莹大老爷说的是。”

    莹莹得意洋洋,道:“小白,你说是不是啊?”

    少年白泽毕恭毕敬:“莹莹大老爷言出法随,自然是真理一般。”

    苏云没有祭起青铜符节,免得太引人注目,青铜符节虽然速度极快,但是引人注意,要知道狱天君和桑天君也在这条路上,若是被他们发现青铜符节,肯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文昌洞天与天府有过来往。”

    水萦回悄声道:“我听说文昌洞天有人送信到天府,说是给你,可惜你不在,便交给了宋命。”

    苏云惊讶不已,疑惑道:“送信给我?我在文昌洞天没有熟人啊……等一下!莹莹,你感应一下两位老爷子!”

    莹莹还沉寂在大老爷的迷梦之中无法自拔,闻言疑惑道:“哪两位老爷子?”

    她突然醒悟过来,兴奋道:“楼班楼老爷子,岑夫子岑老爷子!是他们?他们在文昌洞天?两位可爱的老爷子居然还没有走远!我这便召唤他们!”

    苏云微笑道:“还有圣皇禹!如果楼班和岑夫子在的话,他一定也在!”

    莹莹又惊又喜,笑道:“是了,天府人们赠给圣皇的印,还在士子这里!有了这块圣皇印,连圣皇禹老爷也一起召唤过来!”

    她急忙进入苏云的灵界,去找圣皇印。

    文昌洞天,文昌帝君府。

    楼班和岑夫子二人果然在这里,正说起他们送信给苏云一事,岑夫子皱眉道:“咱们送信到天府圣皇处,怎么便知道小瞎子便一定成为天府圣皇?咱们走的时候,小瞎子不过靠小聪明才坐上圣皇,天府洞天那么多世阀反他……”

    楼班不以为意,笑道:“岑老头,你是读书的,不过问权力,苏阁主并非你这样的人,他若是弄权,绝对是一等一的大奸臣!”

    岑夫子想了想,点头称是。

    圣皇禹果然也和他们一样,都在文昌洞天落脚,感慨道:“我们长途跋涉,千辛万苦这才找到文昌洞天,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这里……”

    他不禁摇了摇头,道:“距离天市垣和元朔,居然这么近!”

    岑夫子还在挂念苏云,道:“他应该已经收到我们的信了吧?倘若他尚且平安,应该给我们回封信,或者跑过来看我们的。”

    楼班知道他思念苏云,劝道:“那个臭小子天天不知道忙些什么,他会跑过来看我们?他若是知道我们现在与他在同一个世界里,肯定会让莹莹那个小书怪把我们召唤过去!少不得一顿冷嘲热讽!”

    岑夫子正要说话,突然脸色微变,只觉性灵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锁定,惊叫道:“不好!说莹莹,莹莹到!这妖怪在召唤我!”

    楼班也是稳不住身形,惊叫道:“死丫头连我也打算召唤回去!”

    圣皇禹急忙去抓两人,不料,他的性灵也被一股强大的召唤力量锁定,即将消失!

    “这丫头这么厉害?竟然同时召唤我们三人?”圣皇禹惊叫道,“我用息壤炼就了不灭金身,也挡不住她的召唤?”

    眼看三人便要消失,突然只听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笑道:“不过是唤灵师的小把戏罢了。三位道友不用惊慌,我将这唤灵师的法术破去,把她召唤过来!她算是遇到唤灵师的老祖宗了!”

    苏云的肩头,莹莹面色肃然,开坛作法,召唤楼班、岑夫子和圣皇禹,眼看便要把三人召唤过来,突然一股力量将她锁定。

    莹莹呆了呆,顿时来了精神,喝道:“对面居然也有一个对灵的感知天生强大的人,要与莹莹大老爷斗法!大老爷我……”

    “咻——”

    莹莹突然从祭坛上消失,祭坛坠地,各种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掉了一地,却都是从莹莹灵界中跌落出来的。

    其中还有不少小香饼。

    苏云、白泽和水萦回站在萧瑟寒风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白泽喃喃道:“莹莹大老爷阴沟里翻船了?”

    苏云狐疑:“楼班岑夫子和圣皇禹对于灵的感知不强,怎么会把莹莹召唤过去?”

    白泽道:“天生便对灵有着强大感知力的人极少,据我所知元朔历史上出现最早的唤灵师,是五千年前的那人。他召唤来应龙等强大神魔助阵。”

    莹莹天旋地转,出现在文昌帝君府,猛地抬头,便看到了楼班、岑夫子和圣皇禹。

    除了这三位圣人之外,还有一个英俊魁梧的白发男子站在一旁,含笑看着她。

    莹莹见到那白发男子,吃了一惊,失声道:“第一圣皇!你不是迷路了吗?”

    ————第一圣皇正式登场啦,求月票,求来起点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