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八十七章 调戏仙后
    “我的书童笔童,被我养坏了!”

    白泽有些无奈,心道:“我太聪明,不经常动用他们,导致这两个小鬼越来越惫懒。阁主不太聪明,才把莹莹养的这么好,这么懂事。”

    苏云却不知他内心里在想些什么,心中颇为欢喜,急忙问道:“莹莹,你是怎么记录声音的?”

    水萦回、白泽顿时精神起来,仔细聆听。

    混沌符文记忆是一个难题,构造复杂,深奥难解,但读音更是一个难题!

    他们尝试记忆混沌大帝的声音,但是越到后面,声音便越是难记,混沌一片,无法分辨音节。这是道的声音,若是能够记住,便是得道,他们距离得到混沌大道还远,想要记住,自然困难百倍。

    莹莹不无得意,道:“用三千六百种仙道符文来记忆。仙道符文有着不同的读音,我称之为元音,三千六百种元音,足以描摹混沌道音的变化。不过道音中有长有短,我便用数字来标记音节长短。道音有高低起伏,我便用甲乙丙丁来标记起伏。如此一来,便可以将混沌道音记下。”

    苏云心中微动,莹莹这种记忆方法与他的方格记忆很是相似,不过他没有用在音律上。当然,莹莹用的办法更为复杂,不过的确是一种可以记录声音的办法。

    突然,青铜符节微微晃动,即将离开混沌海。

    苏云急忙道:“大帝,不要将我们送回原处!”

    他额头冒出冷汗,他第一次被混沌大帝见召,被送回来时还在原地,一动不动,那时莹莹甚至没有察觉到他离开过!

    这次,倘若混沌大帝将他们送回,肯定是送回玉盒中,甚至说不定会送到他们离开玉盒的那一刻!

    这种现象初看并无什么值得惊异的地方,但仔细一想,甚至有一种超越时间的感觉,他们进入混沌海的这段时间,仿佛玉盒所处的地方,时间凝固,并未流转。

    然而,混沌海的海面上,却又是时间流动。混沌大帝以指力戏弄混沌四极鼎和罗仙君等一众仙人,这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造成时间没有流失的原因,苏云有过猜测:他们进入混沌海,时间向前流动,他们被送出混沌海,时间向后流动,恰恰会回到他们进入混沌海前的那一刻!

    苏云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奇妙的现象,但他知道,如果被送回玉盒,他们肯定还要面对玉盒的镇压炼化!

    “请陛下把我们送到仙后的华辇旁边!”苏云高声道。

    他话音刚落,符节已经离开混沌海!

    这更像是直接挪移,从混沌海直接出现在另一个空间之中,没有任何时间上的耽搁!

    苏云急忙向外看去,没有看到仙后的玉盒内壁,不由松了口气,然后,他看到了龙凤飞舞,拖着一辆华辇,青铜符节并肩而行!

    而华辇的下方,正是繁华的天府洞天!

    “混沌大帝,真是神通广大……”苏云喃喃道。

    仙后娘娘正在披着薄纱,穿着亵衣,斜依在云床上,目光闪动,低声道:“邪帝使者,有些本事。他与混沌大帝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么,让他成为本宫的使者也是理所当然。”

    就在此时,车夫少女惊叫道:“娘娘!车旁边突然多出个大竹节,那个苏郎君就在竹节中!”

    仙后娘娘惊叫一声,慌忙从云床上起身,不觉薄纱落地,赤着脚只穿着亵衣便奔到车窗前,推开窗户向外张望,正好与苏云面对面!

    只见窗外一根青铜符节漂浮在空中,寂静神秘,苏云站在符节中正在看向华辇。身后跟着水萦回、白泽,二人颇显狼狈,倒是苏云气色还好,只是仿佛有些疑惑,正在向华辇看来。

    两人四目相对,苏云目光顺着仙后的脖颈往下滑,险些把持不住。

    莹莹慌忙凑上前来,赞道:“仙帝真有福气!”

    水萦回看了一眼,冷笑一声。

    白泽也探头看了一眼,浑不在意。

    “本宫的誓约消失了!”

    仙后心中不胜欢喜,连忙离开车窗向车外走去,笑道:“本宫而今终于自由了!这种颠倒乾坤的手段,正是混沌大帝的手段,这位苏君倒是个能人!”

    “娘娘!娘娘!衣裳!快穿衣裳!”后面的宫女急忙追上来,惊叫道。

    仙后娘娘差点便打开车门冲了出去,闻言向身上看去,只见自己只穿着纤薄的亵衣,勉强遮住重要部位而已,倘若就这么冲出去,不知道要惹出多大乱子。

    “难怪这姓苏的小鬼往下偷看,还有那个莹莹说什么仙帝好福气,原来是……”仙后停步,心中有些懊恼。

    宫女们连忙伺候她更衣,这时外面传来苏云的声音,淡淡道:“女芳思,男步丰,两人海誓山盟,结为连理。这对男女的情感,我已经请大帝抹去了。芳思,你可以放心了。”

    仙后娘娘动怒,想起这少年轻薄的眼神,顾不得让那些宫女穿上衣裳,便向外冲去。

    三五个宫女连忙跟上前,奔跑途中还帮她整理衣裳,免得乱了仪容,惊叫道:“娘娘,身份!身份!”

    仙后推开车门,却只看到青铜符节向天府落去。

    “娘娘,要杀上去吗?”一个宫女转身从车中取下两口青光剑,抄在手中,杀气腾腾道。

    仙后惊怒消失,摇头笑道:“岂有杀恩人的道理?快些收了。本宫解决了一个心头之患,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这道心再无阻碍了。启程,去勾陈。”

    那宫女道:“那个苏郎君看了娘娘的……”

    仙后冷冰冰的看她一眼,那宫女连忙住嘴低头,仙后紧了紧衣裳,冷笑道:“谁敢说出去,本宫割了她的舌头!”

    众女噤若寒蝉。

    青铜符节中,众人哈哈大笑,苏云不无得意:“仙后好生狼狈,连衣裳都没穿整齐便冲了出来!”

    白泽笑道:“看她气急败坏,倒也出了一口恶气!”

    莹莹笑道:“她听到芳思和步丰这两个名字,差点炸毛!明明很想干掉我们,却不敢动手!”

    水萦回面带愁容,打断他们,道:“咱们知道她与仙帝之间没了感情,还废了应誓石,这个秘密实在太大,但她毕竟是仙后,就算不敢杀我们,若是给我们小鞋穿……”

    莹莹根本没有听进去,笑道:“你们说,仙后为何一定要废掉应誓石?她莫非有了其他男人?”

    此言一出,青铜符节中一片安静。

    刚才他们的话题,还不至于让仙后动杀他们的心思,但莹莹现在这句话,便让仙后有必须杀他们的理由了。

    “还好仙后不在。”

    白泽心道:“我的书童虽然蠢了点,但话不多,用的安心。莹莹太不让人省心,一不留神说错话,苏阁主便要成为前任阁主被挂在墙上当成遗像了。”

    苏云重重咳嗽两声,继续在混沌海时的话题,询问道:“莹莹,你确认你记清了混沌道音?”

    水萦回和白泽立刻精神起来,目光落在莹莹身上。

    莹莹取出一本厚厚的书籍,用力翻开,得意洋洋道:“我念与你们听!”

    青铜符节的速度放慢下来,慢悠悠的漂浮在空中,下方一片广袤森林,符节不疾不徐从森林上空驶过。

    莹莹摊开书籍,手指着书上的仙道符文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

    苏云、水萦回和白泽惊讶起来,虽然磕磕巴巴,但的确是混沌道音!

    他们三人各自凭借记忆,记住了前面的一些混沌符文的发音,但后面的却怎么也记不住,他们智慧都是极高,苏云记住了十二个混沌符文,水萦回和白泽也记住了十来个,与他们的记忆相印证,莹莹记录下来的,的确没有错误!

    “这种一种快速学会混沌符文的办法!”

    苏云、水萦回和白泽眼睛一亮,呼吸有些急促,莹莹用仙道符文作为元音,辅以长短高低不同的音节变化,竟然将混沌符文破译出来!

    没错,的确是破译出来!

    长久以来,仙界的强者始终无法破译混沌符文,这是因为混沌大帝意思,谁也不知道混沌符文的意思,更不知混沌符文的读音。

    而现在,莹莹用仙道符文作为元音去解读混沌符文,竟然将这些混沌符文的意思破译出来!

    只需要将莹莹记录下的仙道符文从头到尾捋一遍,便可以知道混沌符文的含义!

    “没想到破译混沌符文这么简单!”三人又惊又喜。

    莹莹还在磕磕绊绊的诵读,终于将前面七字符文念完,这七字念完,一股莫名的力量在符节四周涌动,不过莹莹没有施展神通,这股力量便就此消散。

    这时,突然前方天空剧烈晃动,只见天空缓缓裂开,露出一个巨大的玉眼,一口石棺从玉眼打开的空间中快步走出。

    ——那石棺下,竟然长着不知多少具无头身体,正在迈步向前走动。

    “帝廷悬棺!”

    苏云急忙按住青铜符节,失声道:“他们带着混沌之眼跑到这里来了!”

    那悬棺突然停步,棺材四壁上长满了仙人的面孔,齐齐向他看来,一言不发。

    苏云心中一惊,就在此时,后方空间晃动,悬棺上的面孔们脸色大变,急忙打开棺椁盖子,将混沌玉眼收入棺椁中,迈开脚步飞驰而去。

    玉眼走后,天空晃动一下,数百位仙人冲出,众人头顶悬着一口三足的圆炉,极为庞大。

    有仙人运转眼睛,目射金光,四下扫视,穷尽目力,赫然是在搜寻悬棺下落。

    “万化焚仙炉……”苏云看直了眼,连忙收起青铜符节。

    那三足圆炉便是万化焚仙炉,显然这些仙人是在追踪悬棺仙人,准备将他们擒拿,带回去做焚仙炉的燃料!

    那焚仙炉像是突然有所感应,动荡一下,似乎是要向苏云这边飞来。

    “糟了,糟了,被焚仙炉感应到了……”苏云手脚颤抖。

    “苏圣皇,你怕什么?”水萦回还在观望,见状连忙道,“这是仙廷擒拿逃仙的队伍,不是来杀我们的。就算看到我们,也有我应付。再说了,你还是天府圣皇,理应配合他们。”

    正说话间,有仙人祭起一张金灿灿的符箓,贴在万化焚仙炉上,那仙炉便自安定下来。

    苏云见状,松了口气。

    突然一道金光扫来,照耀在他们身上。诸多仙人立刻向这边而来,苏云看到万化焚仙炉也跟着他们而来,不由心里发毛,颤声道:“我们还是先走吧?”

    他对这口至宝有很大的心理阴影!

    水萦回摇了摇头,迎上前去,与那些仙人对话一番,那些仙人带着万化焚仙炉离去,万化焚仙炉剧烈震荡几下,把苏云、莹莹吓得瑟瑟发抖。

    水萦回和白泽不解。

    莹莹颤声道:“士子曾经召唤过这件至宝,让它被另一件至宝打了一顿!它一定感应到了士子的气息,所以要来杀我们!”

    水萦回呆住,失声道:“你暗算过仙道至宝万化焚仙炉?苏圣皇,还有什么事情,是你没做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