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订阅)
    “去见混沌大帝?”水萦回、白泽等人对视一眼,心中激动莫名。

    苏云手掌按在那座青铜山的山体上,口中传来晦涩难懂的混沌语言,像是在诵念又像是在祷祝,只见青铜山的山体内渐渐有混沌之气溢出!

    刚才,这山体将混沌之气完全吸纳,现在却渗透出来。

    这山体,正是混沌大帝的右手大拇指,随着混沌之气的渗出,白泽和水萦回顿时看到混沌之气的另一边,连接着一个更为广大的混沌海洋!

    这正是混沌大帝肢体的妙用。

    混沌大帝所沉尸的混沌海,便是由其肉身中渗透出的混沌之气所形成,他的肉身构造奇特,任何一块肢体都可以散发出混沌之气,形成一个奇特的混沌空间。

    最为奇妙的,便是这些混沌空间,与其尸身所形成的混沌海,其实是一个整体!

    也就是说,混沌大帝的任意肢体,哪怕释放出一丝混沌之气,都会与混沌海相连!

    通过任意肢体,都可以进入混沌海,见到混沌大帝!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在弄明白混沌符文意义的情况下,才可以前去见混沌大帝。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催动混沌大帝的肢体,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弄懂肢体上的符文。

    最为关键的则是,混沌大帝想不想见你。不想见你的话,什么都是白搭。

    苏云第一次是误打误撞,尝试念诵混沌符文,这才被混沌大帝感知,将他招过去。第二次见混沌大帝,则是为了救红罗,苏云催动青铜符节,但也是依靠自己带来了混沌大帝的牙齿这才得到见召。

    倘若是空手,混沌大帝肯定不会让他跑去见自己的尸体的丑态。

    这座青铜山中涌出的混沌之气越来越多,渐渐地,水萦回等人看到了混沌之气中隐约可见一个巨大的阴影,那正是混沌大帝的尸身。

    苏云祭起青铜符节,沉声道:“混沌之气同化一切,你们不懂混沌神通,无法抵抗,到符节中来!”

    三人连忙进入符节,就在此时,那玉盒六壁烙印的符文变得越发绚丽夺目,仙道威能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竟然将混沌之气挤压回青铜山体之中!

    苏云不假思索,取出玉太子交给自己的另外三根指骨,与拇指并列。

    这三根指骨上没有混沌符文,不知是被人磨去,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玉太子只是将它们当做应誓石保管。

    苏云一指点出,指节四周浮现出混沌七字真言,连续在三根指骨上点过!

    这三根指骨上顿时浮现出许许多多混沌符文,接着混沌之气溢出,共同对抗玉盒的镇压!

    此时,仙后的华辇已经驶出了帝廷,这位丰腴白皙的妇人慵懒的伸开双臂,几个宫女伺候她宽衣,准备上床歇息。

    仙后突然神情微动,露出惊讶之色:“有些手段,竟然抵抗本宫的玉盒镇压。”

    她任由几个宫女把外衣脱了,只留下亵衣,那几个宫女还待再脱,仙后挥了挥手,道:“给本宫披一件薄纱便可。”

    几个宫女连忙取来薄纱给她穿上,仙后运转玄功,催动法力,遥遥祭起玉盒,笑道:“倘若被你们逃脱了,本宫这颜面何在?”

    帝廷仙云居。

    玉盒六壁符文突然光芒大放,混沌四指被死死压制,涌出的混沌之气再度回到四指之中!

    水萦回面色灰败,摇头道:“不必挣扎了,挣扎也是白费心思。仙后是何等厉害的存在?我们斗不过她的……”

    苏云连连催动混沌神通,也丝毫不能激发这混沌四指的力量,正在没奈何之际,莹莹催动青铜符节来到玉盒的一面墙壁前,少年白泽神态肃穆,从胸前摸出琉璃眼镜戴了上去,观摩符文,飞速推算石壁上的符文的破绽!

    他口中念念有词,疯狂观察、推演。

    突然,少年白泽猛地拔出自己的独角,狠狠插在万千符文中央!

    那玉璧上的符文在飞速变化,被他的羊角插中其中一个符文,突然间六面玉璧上所有的符文变化瞬息间停止下来,一动不动!

    接着,那些符文的光芒悉数消失,让整个玉盒空间陷入黑暗!

    混沌四指中,混沌之气再度涌出!

    “只有一瞬!”少年白泽高声道。

    他话音刚落,他的羊角啪的一声破碎,化作齑粉,六面玉璧上所有的符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点亮,滔滔仙威爆发!

    然而就在符文爆发的同一时间,苏云已经出现在白泽身后,笑道:“联络上了!”

    “轰!”

    玉盒炼化大阵爆发,炫目的光芒吞噬一切,待到光芒缓缓黯淡下来,盒中已经空无一物。

    驶向天府洞天的华辇中,仙后慵懒的侧躺下来,眉头紧锁:“在本宫的囊中,竟然还能逃脱?”

    她抬起脚,宫女们上前,为她脱掉鞋子,两个宫女跪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捶腿捏肩。

    “邪帝使者,有些本事。他与混沌大帝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么,让他成为本宫的使者也是理所当然。”

    她静静等候。

    而在青铜符节中,莹莹、白泽和水萦回突然天旋地转,再度稳住身形时便已经来到混沌海中!

    他们仰头看去,海面上,巨大的混沌四极鼎滔滔威能,持续镇压在海面上,镇住混沌帝尸,无数旌旗飞舞,那是仙君调动仙神催动四极鼎。

    而在青铜符节的下方和前方,混沌大帝那伟岸巍峨的身躯平静的躺在海底!

    符节行驶在混沌海中,有如梦境一般,只见大帝的肉身像是感应到自己的肢体一般,身躯表面一个个混沌符文逐渐亮起。

    而在青铜符节的周围,那四座青铜山正在无声无息的生长,变大,变成血肉之躯,静谧的飘向混沌大帝残缺的手掌!

    这几座青铜山原本便十分庞大,此刻变得更加雄奇,青铜符节尽管也是其中一根指节,但是却没有变大,在这四指面前显得极为细小,至于符节中的水萦回、白泽等人则显得更为细小,有如尘埃。

    “白泽神王,你脑袋在流血。”苏云看到少年白泽的头顶正在滋滋喷着小股的血花,像是喷泉,连忙提醒道。

    白泽迷茫的看着外面的混沌大帝的身躯,喃喃道:“我知道,让它流……”

    苏云翻找灵界,打算找些丹药给他堵上。他记得董神王给他熬炼的治伤灵药还有一些没有吃完。

    白泽喃喃道:“别堵了,没用。我的角不像废龙的角,我的角长得快……”

    苏云找好灵药,正要涂抹在他伤口上,却见白泽头顶的伤口已经停止滋血,伤口处鼓囊囊的。

    苏云按了按,里面硬邦邦的,应该是白泽的新角,伤口却被他不小心按破了,又滋了两下,然后停了下来,接着小角刺破伤口,又滋了一小股血花。

    另一边,莹莹则在忙来忙去,飞速的记录那四根指头上浮现的混沌符文,她的性灵则在飞速调整青铜符节的方位和速度,力图在这些符文黯淡之前,把混沌四指的符文都记录一遍!

    苏云察觉到勤劳的小书怪忙不过来,于是便放弃继续观察白泽之角,连忙上前搭手。他控制符节更为灵便,两人飞速抄录,兴致勃勃。

    终于,混沌大帝的一根根指节飞来,其中大拇指飞向右手,其他三根指头则飞向左手。这些指头相继与断处合并,生长在一起。

    突然,混沌大帝缓缓坐起,没有双眼,面目尽毁,被填满五色金,但是却有声音在他们的耳中响起:“你们要什么?”

    苏云躬身道:“请大帝解开右手拇指上的誓言。”

    莹莹不解道:“士子,仙后明明在算计我们,为什么还要帮她解开誓言?”

    苏云尚未回答,水萦回已然道:“仙后能算计到我们,是她的本事。我们逃出她的算计,是我们的本事。她高高在上,没有直接动用武力胁迫,而是选择计谋,表明她不想翻脸。我们弱小,没有与她翻脸的资格。既然她留了一线,说明只要我们通过这次考验,便可以成为她的使者,那么我们又何必与她翻脸导致好处尽失?”

    莹莹摇头道:“士子肯定不是你这样想的!”

    水萦回微笑道:“我见过苏圣皇的黄钟神通,能够炼出这等神通的人,必然精于算计,在刹那间想出各种做法的利弊,从而选出最优解。苏圣皇,对不对?”

    苏云摇头道:“我遵从本心而为。本心让我保护元朔,因此我选择保护元朔的举动。”

    水萦回微微一怔,浑然没有想到他的回答与自己的答案不同,笑道:“自欺欺人。你也是如我一般的想法,只是你善于伪装而已。”

    莹莹忍不住道:“士子的黄钟,最主要的功能不是计算,而是守护啊!你不懂,所以才会误解他与你一样!”

    水萦回不以为意,笑道:“黄钟计时,本来便是计算之用。小书怪,你被他这个虚伪之人洗脑了。”

    莹莹大怒:“士子原本是个小瞎子,炼出黄钟计时,是守护自己!黄钟的目的,就是守护!”

    水萦回不与她争吵。

    这时,混沌大帝解开右手拇指上的符文。苏云心中惆怅:“又用掉了一个学得混沌神通的机会……”

    他正欲催动青铜符节离开,突然混沌大帝竖起小指,小指四周,符文涌动,围绕小指飞舞!

    苍茫的威能自混沌海中爆发,掀起滔天大浪,冲击混沌四极鼎!

    每一个符文旋转到苏云等人面前时,他们脑海中便传来一声不明意义的诵念声,念过之后,让人头脑昏沉,难以记清音节。

    苏云倾尽智慧,记忆混沌之音,以及混沌大帝小指四周旋转的混沌符文。

    这次的符文,与混沌诛仙指的食指混沌七字真言不同,虽然也有七字,但七个混沌符文的写法和构造完全不同,读音也大相径庭。

    他必须从头记忆!

    混沌大帝一道指力点出,镇压大海的混沌四极鼎发出当的一声巨响,被冲击得很高!

    这一指的威能霸道绝伦!

    随即混沌大帝竖起中指,还是混沌七字真言,与前面苏云所学的十四符文不同,这一指却没有小指那般惊天动地,而是无声无息,洞穿三千虚空,从内部击中混沌四极鼎!

    混沌海的海面上,四极鼎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海面上驻扎的仙神大军被冲击得人仰马翻,几乎无法稳住身形!

    罗仙君急忙展旗,喝道:“水师听令,不要乱了阵脚,与我一起镇压混沌暴动!”

    混沌海底,混沌大帝竖起右手拇指,向上一顶,突然四极鼎旋转着冲天而起,让罗仙君以及水师根本来不及催动!

    混沌大帝这三招神通过后,不闻不问,直挺挺躺下,像是又陷入死亡之中。

    苏云、水萦回和白泽拼命记忆这二十一种混沌符文和读音,然而越是到后面,对脑力的消耗便越大,这些符文和读音似乎也是混沌态,听过看过就忘,根本记不住!

    三人拼命巩固,然而却还是未能将二十一种符文和读音记下,心中懊恼万分。

    “好了,记完了!”莹莹收笔,干脆利索的合上书籍,不知塞到何处去了。

    白泽急忙放出自己的书怪和笔怪,询问道:“记下来没有?”

    那两个童男童女迷茫道:“老爷,记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