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
    苏云看着那玉盘,除了仙廷后宫的腰牌之外,还有一件宝物,那是一团毫光,似珠非珠,从中心绽放出万道光芒,光芒却很短,只有半寸左右。

    想来这件宝物,便是人们口中的仙位。

    自从武仙人收回仙剑,北冕长城上便没有震慑大千世界的仙兵,有实力度过天劫飞升的人不在少数。

    但没有仙位,飞升也是毫无作用,只会被擒当做炼宝的材料。比如柴家的祖先谪仙人便是如此。

    而且,随着雷池洞天复苏,人们又发现,即便渡劫了也不能飞升,反而只会留在下界,隔三差五便要渡一场劫!

    仙后拿出一个仙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诱惑不可谓不大。

    苏云问道:“我若是不接娘娘这些宝物,会如何?”

    仙后娘娘笑而不答。

    水萦回冷冰冰道:“今天成道,明天出殡!来年今天,小妹当为圣皇割草上坟!”

    白泽和莹莹眨眨眼睛,齐齐看向苏云。

    苏云看着玉盘上的东西,过了片刻,道:“娘娘所赐,我反抗……嗯,推辞不得,所以我还想要一个免死牌。”

    仙后微微一怔,大有深意的看他一眼,笑道:“下界草莽众多,不乏有些英豪犯过一些小错,不过飞升之后便很少追究了。苏君要不要免死牌,都无关紧要。”

    苏云万分恭谨,道:“我犯下的过错很大,不得不求一免死金牌。”

    仙后心头微震,眼眸闪烁不明意义的光芒,轻声道:“下界发生了许多事,都颇为引人瞩目,只是仙廷而今自顾不暇,无暇过问下界。莫非这其中也有你犯下的案子?”

    苏云面带微笑,没有回答。

    仙后看了看水萦回,轻轻咳嗽一声。

    水萦回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作声。

    仙后道:“萦回?”

    水萦回这才开口,道:“娘娘是打算让他接下,还是不让他接下?让他接下,何必问他出身?不让他接,又何必拿出仙位和腰牌?”

    仙后娘娘略略思量一下,笑道:“是本宫患得患失了。好,苏君,本宫不问你从前出身,犯下多少案子,在本宫这里,都给你免罪。至于免死金牌,还是免了。”

    她淡淡道:“本宫若是真的给你免死金牌,须得写上你的功德功劳,问题是,你对仙廷有功德功劳吗?”

    莹莹和白泽面面相觑,心道:“娘娘还要功劳功德,士子(阁主)天天刨仙界祖坟,算不算功劳功德?”

    苏云显然拿不出自己的功劳功德,只得道:“娘娘一言九鼎。现在,娘娘可以取来那块应誓石了。”

    仙后娘娘闻言身心大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

    苏云微微一笑,轻声道:“娘娘若是不取出应誓石,草民如何联络混沌大帝为娘娘解开誓言?”

    仙后娘娘很快清醒过来,喃喃道:“难怪,难怪天后对你也礼敬三分,原来你就是那个帮她揭开应誓石的人。你刚才向本宫讨免死金牌,莫非是担心本宫知道此事,对你发难?大可不必如此。”

    她很快回过神来,道:“你若是帮助本宫解开混沌誓言,本宫感激尚且来不及,怎么治你的罪?”

    苏云笑道:“有备无患。况且在娘娘面前免罪,并非是针对这件事。草民犯有其他案子。”

    仙后娘娘深深看他一眼,唤来一个女仙,悄声吩咐两句。

    那女仙连忙带着其他十几个宫女去车中后殿,过了片刻,这些女仙合力,抬着一个玉盒出来。

    那玉盒看起来不大,却沉重无比,让这十几个女仙也显得吃力万分。

    仙后娘娘抬手,轻轻捏起玉盒,哒的一声打开合盖,里面有混沌之气溢出。

    “苏君请看。”

    苏云凑到跟前看去,只见玉盒中盛着一团混沌之气,看起来并不多,但这玉盒乃是一件宝物,内有乾坤,想来盒中的混沌之气比后廷混沌谷中的混沌之气少不了多少!

    仙后娘娘笑道:“这盒中的东西,便是应誓石。苏君接好。”

    苏云自忖接不下这玉盒,咳嗽一声,沉声道:“玉太子何在?”

    “玉太子在此!”

    华辇外,一尊大仙君劫灰仙拨开车帘闯入车中,单膝触地,从仙后手中接过玉盒,举重若轻。

    仙后娘娘惊讶的扬了扬眉,道:“仙界仙人化作劫灰仙的不多,还没有仙君天君化作劫灰仙。你是何人?”

    大仙君玉太子道:“我并非邪帝臣子,也非帝丰臣子。”

    仙后娘娘闻言不由陷入思索,突然心神微震,深深看他一眼,道:“你是忘川的劫灰生物?劫灰生物,何时可以越过忘川了?”

    玉太子诧异,却没有多说,径自退出华辇。

    苏云担心耽搁太久,会被仙后见到帝心,于是起身道:“娘娘,草民准备去见混沌大帝,先行告退。待到誓言解除,娘娘会有所感应。”

    他正要带着莹莹和白泽下车,仙后娘娘突然道:“苏君能否告诉本宫,你都犯下什么罪和错?”

    苏云停步,想了想,笑道:“我并未犯过什么最,也并未做过什么错。娘娘,告辞。”

    仙后娘娘看着他下车的背影,略略沉吟片刻,命宫女们启程前往勾陈洞天。这时水萦回起身,道:“娘娘,苏圣皇此人狡猾,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弟子前去监督苏圣皇。”

    仙后命人停车,看着车中的水萦回,淡淡道:“说吧,这个苏圣皇到底是谁?”

    水萦回没有隐瞒,道:“他便是邪帝使者。”

    仙后娇躯微震,打开车窗看去,只见苏云正在走往仙云居,一座座紫府从他脑后飞出,形成拱卫仙云居的格局。

    仙后收回目光:“萦回为何不早说?”

    水萦回不卑不亢道:“苏圣皇此人活着比死掉更为有用。”

    仙后轻笑一声,道:“怕是你与他勾结吧?”

    水萦回低头不敢说话。

    仙后娘娘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道:“邪帝使者?不过是尸妖半魔的使者罢了,邪帝已经不成气候,不足为虑。你告诉他,他若是能为本宫所用,本宫封他个仙后使者又有何妨?”

    水萦回称是,下车去了。

    华辇启程,水萦回目送华辇消失,这才走入苏云的闲云居。

    闲云居中,帝心不在,苏云唤来几个在自己家蹭吃蹭喝的白泽氏,那几个白泽氏道:“陛下,帝心被宋神君请去天府教书。”

    苏云呆了呆,失声道:“帝心才三岁,便被请去教书了?”

    “帝心修成原道极境了,因此被请了去。”

    苏云脸色一黑,脸皮乱抖,讷讷道:“原来原道极境了啊,唔,唔,很好,我知道了……”

    水萦回走来,笑道:“苏圣皇也有妒忌之人?”

    苏云叹了口气,道:“我阅览元朔旧圣典籍,摸索原道境界,苦苦探求而不可得。有人三岁就修成原道,性灵纯粹,犹胜于我。”

    他还是有所不甘。当年他面对梧桐这等性灵纯粹没有半点污染的人魔,面对柴初晞这等道心稳固有如混沌磐石的奇女子,面对水萦回这等狠辣决绝的狠人,他没有半点的胆怯,反而越战越勇。

    但惟独帝心,让他压力倍增,总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努力,对方只要稍稍用心便超过了。

    当然,帝心也有不如他的地方,在剑道上,帝心的成就便远不如他。

    “还有先天一炁,他也不如我。对了还有我最刻苦修行参悟的印法!”

    苏云很快便又欢乐起来,取出仙位,向水萦回笑道:“水帝使帮我在仙后面前隐瞒身份,并没有因为敌对而揭穿我,作为回报,这仙位便赠与水帝使!”

    水萦回目光落在那仙位明珠上,心中升起贪念,想要伸手去抓,却又自强行忍耐下来,摇头道:“我虽然很想得到仙位,但取之有道。我已经出卖了你,告诉仙后你便是邪帝使者。这仙位,我不能要。”

    苏云惊讶,随即露出喜色,笑道:“多谢水姑娘帮我隐瞒身份!”

    水萦回错愕。

    莹莹和白泽也松了口气。

    苏云收起仙位,道:“水姑娘尽管放心,我答应的事,便绝不会反悔。”

    莹莹小声道:“也可以反悔。别忘了不踏足元朔。”

    苏云面色一黑,让大仙君玉太子上前,取出仙后的玉盒。

    苏云打开玉盒,里面有混沌之气溢出,水萦回见状,不由激动起来,心道:“他如何联络混沌大帝?”

    苏云纵身而起,噗地一声跳入玉盒中,把水萦回吓了一跳,急忙奔到玉盒边。

    不料,她这一抬脚,才发现诡异之处,随着她越来越靠近玉盒,那玉盒便越来越庞大,最终她来到玉盒边,却见那玉盒已经化作一个方圆百十里的立方体,矗在那里!

    莹莹和白泽也奔到跟前,惊骇的看着这个玉盒。

    突然,玉盒中的混沌湖泊剧烈翻腾起来,里面传来阵阵吟诵之声,晦涩玄妙,苍茫古老,只见那盒中的混沌之气越来越少,很快露出盒中的事物。

    那是一座青铜山,山体上烙印着各种符文,从上往下看去,仿佛是人的大拇指。

    “又是一根混沌大帝的指头!”莹莹惊声道,连忙向那青铜山飞去。

    水萦回和白泽也跟了上来,只见苏云正漂浮在青铜山前,打量山壁上的文字。

    他们来到跟前看去,只见山壁上的文字是男女之间的山盟海誓,这对男女爱得轰轰烈烈,赌咒发誓,此生永不背叛彼此!

    这对男女将他们的誓言烙印在混沌山上,沉入混沌海中,倒也算是海誓山盟。

    苏云看向落款,悠悠道:“是什么让他们之中的仙后,背叛他们的海誓山盟,决心废掉这混沌誓言?”

    发誓的二人,一个叫做“步丰”,一个叫做“芳思”。

    莹莹分析道:“芳思应该是仙后的名字,步丰则是仙帝的名字。他们之间应该是没有感情了。”

    水萦回目光闪动,四下打量,脸色微变,急忙道:“我们尽快离开玉盒!这誓言,仙后是绝不会让人看到的!”

    白泽醒悟过来,这青铜山誓言牵扯到仙后与仙帝的感情,以及仙后的背叛,仙后岂能让人知道她对仙帝的背叛?

    她不会让知情人活下来!

    众人立刻腾空而起,向玉盒外逃窜,就在此时,突然玉盒的合盖哒的一声盖了下来,将众人锁在盒中。

    “不用惊慌!”

    苏云沉声道:“玉太子在外面,他实力强横无比,可以打开盒子!”

    仙云居中,玉太子见到玉盒关闭,连忙上前,试图将盒子打开,不料这次盒子闭合,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力气,也无法将盒子打开!

    盒中,突然四周明亮起来,只见那盒子内壁烙印了各种奇异符文,诡异莫测,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波动!

    “是炼化阵法!”

    白泽脸色顿变,立刻认出四周玉璧上的符文烙印,额头布满冷汗,声音嘶哑道:“仙后老妖婆心狠手辣!我们来不及破解这些符文阵列,便会被炼化成灰!”

    突然,炼化阵法停止运转,玉盒中一片寂静。

    水萦回心中一沉,道:“仙后吃定了我们,胁迫我们为她解开誓言。我们,已经彻底落入她的掌控,无路可走了……”

    “还有一条路。”

    苏云定了定神,沉声道:“我们去见混沌大帝!”

    ————求票,求月票,要两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