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坟墓
    诸多仙灵怪物和劫灰仙纷纷大笑,四面八方呼啸而去,叫道:“重犯?真正危险的都被关押在冥都第十八层!我们才是真正的重犯!”

    他们呼啸而去,一边狂飙突进,一边疯狂汲取冥都这片古老天地的元气。

    冥都乃是太古时代的一处碎片,被仙帝封给那些有功的旧神,这里的天地元气已经很是稀薄,但那些仙灵怪无和劫灰仙竟然能从岩石里榨出水来,如此稀薄的天地元气,也被他们牵引着如同洪流般向他们汇聚!

    在他们临走前,苏云已经将他们吞噬的先天一炁收回。就算苏云不收回,他们倘若逃脱出去,也会想方设法除去体内的先天一炁。体内留有先天一炁,便会被苏云控制,他们自然不会留下这个破绽。

    冥都第十七层极为广大,天空中到处都是残星和白骨桥梁,那些仙灵怪物和劫灰仙一边飞行,一边肆意的挥洒神通,破坏这里的一切!

    远处,两颗星辰碰撞,湮灭,化作地火涌动不惜,那是仙灵怪物们造成的破坏!

    苏云见此情形,不由悚然,这些仙灵怪物的实力都极其高明,每个都远在他之上!

    不过说来也怪,他的实力虽然不如这些仙灵或者劫灰怪,但是却将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

    突然,只听一个声音传来:“那个帝倏党羽,还记得策仙君否?”

    苏云脸色微变:“又是那个策仙君!这厮盯上我了!”

    远处,一座座仙魔大营中,仙魔冲出,围堵那些仙灵怪物和劫灰怪,还有一朵仙云向这边疾驰而来,想来就是那个策仙君!

    “玉太子。”苏云轻声道。

    大仙君玉太子应了一声,展开劫灰双翼,振翅而起,向策仙君迎去!

    苏云抬起头来,看向天穹,冥都第十七层的穹顶,帝倏的无脑肉身已经冲入桑天君和冥都大帝布下的重重罗网之中。

    帝倏的这尊肉身尽管远不如从前那般强大,但是却横冲直撞,将桑天君吐出的罗网撕开,随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桑树突然折断!

    那帝倏无脑肉身撞断桑树,便向帝倏之脑飞去!

    桑天君见状,不由毛骨悚然,喝道:“冥都道兄,你还不施展全力?”

    那冥都大帝却没有出手,他所立之地,一切漆黑,只能看到三只开合的眼睛如同暗红色的太阳。

    先前他只是干扰帝倏之脑,并没有痛下杀手,这次见到帝倏无脑肉身突破他们的防御,撞断桑树,便知大势已去,索性收手不再进攻。

    “桑天君,你没有经历过太古混乱岁月,不知道南北二帝的可怕。”

    冥都大帝道:“当今世上能够镇压他的,唯有三大至宝。万化焚仙炉便是帝倏的脑壳所炼,请来此宝,便会被他收走。混沌四极鼎镇压混沌海,无暇脱身,唯有帝剑你可以动用。但可惜的是你借不来帝剑。而今,大势已去。”

    桑天君心乱如麻,叫道:“冥都道兄,与你伴生的至宝何在?为何不祭起来?”

    冥都大帝冷哼一声,身形隐去,道:“桑天君,我只能提醒你这些,恕不奉陪!”

    那黑暗咻的一声远去,不知藏身在何处。

    桑天君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这才告知自己破敌之法,只是,他原本得到仙帝丰的承诺,许他召来帝剑剑丸,怎料这帝剑剑丸怎么也召唤不来!

    “帝丰误我!”

    桑天君看向帝倏之脑,只见这个庞大无比的大脑飞起,一颗颗眼睛收缩,进入脑中。

    这大脑收缩空间,轻轻飘入那帝倏无脑肉身的脑袋之中。

    啵啵两声轻响,只见两只眼睛从那帝倏的脑中挤到眼眶中,那两只眼睛左右晃动一下,似乎是在调整视野。

    只是诡异的,这少年帝倏的身后,一只只巨大的眼睛挂在天穹上,看向四面八方,这些眼睛竟然还能上下左右转动!

    甚至,这些眼睛还会眨眼,闭上眼睛的时候,天空便还是天空,看不到有任何异常,睁开眼睛的时候,便会出现在天幕上!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没有脑壳裸露大脑,显得没有那么诡异了。

    桑天君见状,不再迟疑,立刻抽身便走。

    就在他身形移动的同时,帝倏突然向他看来,桑天君毛骨悚然,立刻飞身遁走,就在他腾空而起的一瞬间,帝倏突然移步,下一刻便来到他的跟前,一手抓出!

    桑天君根本来不及躲避,便被他抓在手中,现出原形,化作一个白白胖胖的天蚕!

    少年帝倏面色淡漠,看着手心中的硕大天蚕,淡淡道:“你先前说,我生的好,你生的不好。你生来孱弱一碰就死,对不对?”

    那天蚕张口便向他手指咬去,就在此时,少年帝倏用力一握,那天蚕被捏得白浆横流。

    少年帝倏抖了抖手,露出厌恶之色,突然从那蚕皮下一物飞舞,却是一个白色蚕蛾,长有六队绒翼,绒翼展开,宽达千百里,轻轻一震便见无数光鳞飞起,遮挡住帝倏的漫天眼睛!

    那蚕蛾振翼便走,天蚕的速度很慢,但那蚕蛾的速度却是极快,远远笑道:“我说一碰即死,你当真了?帝倏,你生得好,但我也不弱!”

    这蚕蛾速度极快,帝倏刚刚来得及观想,只见蚕蛾绒翼便已经切开一层层虚空,破空而去,消失无踪!

    “好诡诈!”

    帝倏灵力爆发,四下里倾泻,虚空之中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黑暗涌来,一座石碑屹立在黑暗中,石碑下是一条血色长河。

    而在石碑后浮现出三只血红色的巨眼,冥都大帝的声音响起:“帝倏陛下应当知道,我一直未曾痛下杀手,留下三分情面。”

    帝倏原本是搜寻桑天君,却没想到把冥都逼了出来。

    那墓碑和血河,便是冥都大帝的伴生至宝。

    天下间能够称得上至宝的宝物不多,仙界占了三件,冥都这里也有一件。只是冥都素来谨小慎微,很少显露自己这件宝物。

    帝倏远去,淡淡道:“我自然知道。”

    冥都大帝刚刚松了口气,突然一只手印飞来,轰隆一声印在那墓碑之上!

    顿时整个冥都第十七层地动山摇,无数残星摇曳,无法稳住。

    冥都大帝心中一惊,好在帝倏只是还给他一掌,便没有继续出手。

    他松了口气,向墓碑看去,心中一沉,只见那墓碑上竟然多出了一个掌印!

    那掌印深达数寸,深深印在这至宝之中!

    “帝倏是在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

    冥都大帝了然,心中默默道:“不过有时候我不想招惹闲事,却身不由己。”

    帝倏追杀桑天君,很快消失不见。

    苏云看到仙魔大军向这边涌来,祭起天罗地网,显然是针对他的青铜符节而来。苏云连忙祭起青铜符节,高声道:“玉太子,我先走一步!”

    玉太子正与策仙君交锋,几招之间,策仙君不敌,险些被他斩杀,连忙召集仙魔助阵,这才将玉太子挡下。

    “苏太子,我掩护你撤退!”

    玉太子闻言,立刻摆脱策仙君与一众仙魔,杀出重围,直奔那些仙魔大军。

    策仙君惊魂甫定,浑身上下都是冷汗,喃喃道:“劫灰仙?哪里来的这样一个强横存在?他生前是谁?”

    有了玉太子相助,苏云催动青铜符节,从包围圈中穿梭而过,忽然只见冥都第十七层一片大乱,到处传来喧哗声。

    “被镇压在冥府中的罪仙跑了!”

    冥都上下一片大乱,有罪仙跑出来四处烧杀抢掠,也有仙魔大军四处围捕,战火四起。

    “莹莹,神王,现在我们可以逃出去了。”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笑道:“这时候冥都已经大乱,再无人阻挡我们。”

    莹莹和白泽都是松了口气,青铜符节的速度越来越快,即将穿破这片时空,突然前方一片黑暗。

    下一刻,青铜符节驶入一片黑暗世界,苏云微微皱眉,急忙让青铜符节停顿,先前符节的速度极快,此刻急停,众人险些从符节中摔出去!

    苏云抓住莹莹和白泽,免得他们摔出去,同时竭力稳住青铜符节。

    那青铜符节一路滑行,终于在一面巨大的石碑前停顿下来,没有撞上这块石碑。

    苏云松了口气,让符节缓缓飞起,只见这石碑陡峭如壁,极为广大。

    “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莹莹询问道。

    苏云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你们看那里!”

    他指向这块巨型石碑下,那里是一条血河,从石碑后流出,围绕这块石碑转了半圈,流向黑暗。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道:“血河是从我的尸体中流出来的。”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青铜符节已经来到石碑的顶端,那块石碑上坐着一个三目男子,一身白衣,胸口一片猩红,像是绣着一朵红艳艳的牡丹花。

    不过,那是他的伤口。

    “当年混沌大帝离开混沌海,登陆上岸,带上岸很多东西,其中有一座混沌海中的坟墓。我不知自己是何人,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被葬在混沌海,我浑浑噩噩,直到我从坟墓中醒来。”

    那三目男子面带惆怅,道:“我是我的尸体中诞生的性灵,想不起前世,混沌大帝便叫我冥都。”

    莹莹颤声道:“士、士子,他是冥都大帝……”

    冥都大帝抬起头,看向苏云:“混沌大帝的使者,我等候你多时了。”

    ————九月将要结束了,这个月票榜看得我连挣扎一下的念头都没有了,老二就老二吧。吃饭饭,睡觉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