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
    莹莹不住的偷偷打量苏云眉心的雷霆纹,趁着大仙君玉太子不备,悄声道:“士子,怎么回事?”

    她问的是苏云眉心的眼睛是让玉太子的指甲复原这件事,不过关于这件事苏云也是摸不着头脑。

    大仙君玉太子抬起手指着他的眉心,他的眉心那雷霆纹中便有光芒照出,祛除了大仙君玉太子指甲上的劫灰石。

    他原本的打算,其实是去帝廷第一福地采集一些先天一炁,让玉太子服用炼化,慢慢减轻他的劫灰化。

    至于如何治愈,则还需要董神王来不断研究。只是没想到的是,他眉心雷霆纹居然就这样治愈了大仙君玉太子的一根指甲!

    玉太子将三块应誓石送给苏云,苏云查看一番,这的确是混沌大帝的指节,只是不知为何,上面没有混沌符文。

    “这里没有任何天地元气,待到了外界,再慢慢探究。”

    苏云收入自己的灵界中,至于先前所说的誓言,则无需多此一举。先前,他们之间的约定是玉太子为苏云办事,苏云带着他离开冥都第十八层,之后两人便分道扬镳。而现在玉太子则要追随苏云,直到苏云将他治愈,三块应誓石则是作为治愈他的报酬。

    “那么,你有把握治愈他吗?”莹莹见苏云面不改色的收起应誓石,悄声询问道。

    苏云淡定从容的摇了摇头,压低嗓音道:“刚才治愈他的指甲,我感觉眉心雷霆纹中的能量便被消耗了大半,用雷霆纹看东西,更加模糊了。”

    莹莹吓了一跳,既是同情又有些幸灾乐祸:“士子,你的雷霆纹是靠吸收天劫的力量成长的,看来你要被多劈几次了。”

    苏云一阵肉疼,若是被多劈几次就能积攒下足够的力量倒也罢了,关键是劈几次根本不够!

    想要将玉太子完全治愈,让他恢复肉身,恐怕要劈上几万次才能办到!

    就算雷霆纹在不断成长,需要雷击的次数可能比苏云推测的要少很多,但一想到紫色雷霆的威力,他便有些不寒而栗。

    “为了得到混沌大帝的几件肢体残片,需要用命来博。”他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违背承诺的念头,他答应了玉太子,便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去完成。

    帝倏肉身上方,一个个仙灵各自催动仅存的法力,挪去帝倏肉身上堆积的劫灰,尽管仙人神通广大,但帝倏肉身上堆积的劫灰实在太厚,哪怕有玉太子这样的存在,也用了两天时间才将劫灰搬完。

    “咱们耽搁了这么久,帝倏之脑恐怕已经被冥都大帝拿去祭天了吧?”莹莹嘀咕道。

    苏云安慰道:“帝倏之脑若是这么容易被杀,那么他早就死了。”

    白泽点头道:“上次帝倏之脑逃脱时,冥都大帝也未能奈何得了他,可见帝倏之脑的生命力。”

    莹莹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得帝倏之脑会被擒住,仙人们在上面撒一些葱花,浇一些热油,做成脑花大快朵颐。

    苏云站在青铜符节中,沿着帝倏已经腐朽的肉身不断向前飞去,帝倏的肉身很大一部分已经化作了劫灰石。

    苏云从帝倏的头部一直飞到脚底,不禁皱眉。

    帝倏的肉身,已经看不到任何血肉迹象,目光所及,都是劫灰!

    这种劫灰化不同于玉太子。

    玉太子身躯是向怪物转变,但依旧保留着一部分活性,就像是当年元朔的劫灰怪,但是帝倏的肉身则是化作劫灰,没有活性!

    青铜符节越来越慢,苏云向前望去,完整的帝倏肉身极为庞大,连绵不知多少万里。然而这具庞大无比的身躯,已经没有半点血肉,完全化作劫灰。

    “帝倏的脑壳,可以练成至宝万化焚仙炉,难道这等肉身,也抵挡不住劫灰的侵袭吗?”苏云心中一片冰凉。

    白泽喃喃道:“帝倏的肉身,已经完全毁掉了吗?就算搭救出这肉身,恐怕也没有什么作用吧?帝倏没有肉身,恐怕无法带着我们逃出冥都……”

    苏云沉默,一颗心越来越沉。

    帝倏现在自身难保,从前他能够逃出冥都,是因为白泽正在向冥都流放“好朋友”,现在无人打开冥都,帝倏自然逃不出去。

    帝倏逃不出去的话,苏云等人就算拥有青铜符节,也难逃桑天君、冥都大帝那等存在的手掌!

    只有解救帝倏的肉身,才能解救苏云等人!

    但是现在,帝倏的肉身已经完全劫灰化,迎接苏云等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青铜符节不知不觉停下,苏云陷入沉思。

    一些居住在帝倏肉身上的仙灵突然道:“要地震了!快些护住咱们的仙府!”

    其他仙灵便笑他们愚蠢:“咱们马上便要离开这里,逍遥自在了,用得着那些劫灰做成的府邸吗?”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传来剧烈的震动,地动山摇,过了良久,地震方才缓缓平息。

    苏云惊讶地抬起头来,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急忙召来一个仙灵,询问道:“刚才这地震是怎么回事?”

    那仙灵道:“就是地震而已!”

    苏云询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要地震的?”

    那仙灵道:“住在这里的仙灵,谁都知道,冥都第十八层每隔一年,便会震动一次。这次也是如此。”

    苏云瞪大眼睛,呼吸渐渐急促,急忙高声道:“玉太子!玉太子!挖!带人给我往下挖!把帝倏劫灰化的身体,给我剥开!”

    玉太子率领几个劫灰仙正在休息,闻言连忙起身,振翅飞来。

    一个劫灰仙道:“先前叫我们把帝倏肉身从劫灰中挖出来,现在又要我们把帝倏剥开,大仙君,这个人靠不靠谱?”

    玉太子道:“只有此人能治愈我们,无论他要我们做的事多不靠谱,我们都须得做!”

    诸多仙灵怪物和劫灰仙纷纷动手,将帝倏劫灰化的身体剥开,说来也怪,帝倏劫灰化的身躯居然像是千层饼,有着一层一层的外衣,剥开一层,里面还有一层,再剥一层,里面还有第三层!

    白泽和莹莹前去查看被他们剥开的劫灰,只见这些劫灰层与层之间有着清晰的界限,极为光滑,却不规整。

    白泽立刻看出端倪,喃喃道:“倘若把帝倏外层的皮囊剥开,那么里面便有一个较小一些的帝倏。倘若再剥,还可以剥出更小一些的帝倏。这样一层一层的剥下去,里面的帝倏也会越来越小……帝倏是用这种办法,来躲避被冥都十八层完全化作劫灰的吗?”

    莹莹也不禁呆住了,喃喃道:“帝倏的办法,更像是千层蛋壳……”

    她的形容更为贴切。

    帝倏被关押在此时,一定也难以控制肉身的劫灰化,但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肉身。

    他的身体外层劫灰化之后,便把外层劫灰当成蛋壳,在蛋壳内部生就另一个自己。第二层自己被劫灰化之后,便把第二层自己当成一个保护自己的蛋壳,生出第三层自己。

    如此循环往复,不断自我孕生自我,形成一层又一层劫灰蛋壳!

    这种保命的方法,舍弃了大部分肉身,但有可能保全肉身的完整性!

    苏云目光闪动,飞来飞去,指挥众仙灵怪物和劫灰仙挖掘帝倏肉身形成的劫灰层。

    又过了十多天,众仙灵和劫灰仙已经剥出了多达六百多层劫灰化的身体外壳,壳里面的帝倏身体已经缩小到千余里大小。

    然而,里面的帝倏身体还是已经化作劫灰石。

    对于先前如此庞大的躯体来说,现在的帝倏躯体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再挖一层!”苏云高声道。

    众仙灵和劫灰仙机械般的劳作,玉太子取来坚硬的劫灰石,用尖端敲打帝倏躯体,又一层劫灰层被剥离出来。

    “太子!”

    玉太子突然又惊又喜,高声道:“苏太子!快来!”

    苏云急忙上前,只见这层劫灰层下,露出白皙的肌肤,肌肤下,甚至可以看到血管,还可以看到血液在其中流动!

    “小心些打开它!”

    苏云哈哈大笑,朗声道:“诸君,我们有救了!快点打开这层壳!一定要小心,不要伤到里面的帝倏!”

    白泽和莹莹也难以压制住兴奋,急忙上前帮忙,待到最后那层皮壳拨开,一个高达八百里的少年静静的躺在层层皮壳之中。

    他的肉身形成的一层层皮壳,像是他的棺椁,将他保护在里面。

    不过,他是一个无脑人。

    他的头颅已经被人掀开,脑壳中空无一物。

    他的大脑自然是帝倏之脑,他的脑壳也是被人取走,变成了万化焚仙炉。

    帝倏以惊天的手段,尽可能的保存自己的肉身的完整性,但惟独脑壳和大脑无法重复缩小再生。

    莹莹好奇道:“这个帝倏肉身太小,头也不大,能容纳得了帝倏之脑吗?”

    苏云道:“这便是帝倏自己的问题了。”

    劫灰大仙君玉太子小心翼翼将帝倏肉身托起,苏云尽可能的催动青铜符节,只见符节越来越大,渐渐地,符节四周青气弥漫,宛如一个中空的指骨!

    玉太子托起帝倏肉身,向这根指骨中飞去。

    苏云竭尽所能鼓荡修为,甚至调动五府的先天一炁,这才勉强维系青铜符节的飞行。

    “把所有人都叫上来!”

    苏云拼命维持青铜符节,大声道:“今天,你们便自由了!”

    冥都第十八层,一个个仙灵飞来,进入符节,玉太子心中也感慨万千,默默的看向下方的黑暗。

    “我们,终于要重见天日了。父皇的仇……”他目光闪动,眼中有劫火在静谧的燃烧。

    青铜符节外无数混沌符文流动,让符节的速度缓缓提升,苏云勉力维持符节飞行,符节加速良久,才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苏云咬紧牙关,调动符文,突然青铜符节剧烈震荡一下,前方忽现无垠的光芒,如同亿万道毫光扑面而来!

    “咻——”

    冥都第十八层的天空像是肉冻一般摇晃了一下,待到平息时,青铜符节已经不见踪影。

    同一时间,冥都第十七层的天空也像肉冻般摇晃一下,一根长达千里的巨大指头,突兀的出现在冥都第十七层的天空中!

    苏云站在指端,抬头仰望天穹,沉声道:“玉太子,请帝倏出来!”

    玉太子急忙托起帝倏肉身,缓缓飞出青铜符节。

    天穹上,桑天君、冥都大帝还在厮杀,合力攻击帝倏之脑,帝倏之脑已经转变策略,改为防御,死守。

    帝倏之脑岌岌可危。

    就在这时,帝倏无脑肉身突然飞起,向天穹冲去!

    莹莹比任何人都要兴奋,拿着纸笔,等着看无比庞大的帝倏之脑是如何进入帝倏肉身的头颅中。

    苏云却无暇去过问这些,向那些仙灵和劫灰仙道:“诸君,你们自由了。”

    那些仙灵怪物和劫灰仙欢天喜地,正要离开,突然苏云继续道:“我即便带着你们离开第十八层,前面还有十七层需要你们闯过去。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指点一条生还几率更大的道路。”

    仙灵怪物和劫灰仙纷纷停下,向他看去。

    苏云意味深长道:“冥都是一所监狱,这里除了关押你们之外,每一层都关押着许多重犯。”

    ————月底最后一天啦,月票要过期了,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