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体
    五座紫府中,诸多仙灵惊恐莫名,他们之中最为强大的便是劫灰仙中的大仙君,却没想到连大仙君也被那个少年所控制!

    紫府中的先天一炁虽然也是仙气,但这种仙气乃是紫府所有,相当于紫府的一部分。

    当年苏云闯入紫府,便是知道紫气是紫府的一部分,为了不受制于人,所以并未试图收集炼化紫府中的先天一炁。

    他观摩紫府的构造,揣摩紫府的先天符文,加以研究,融入到自己的功法之中,在灵界中再造一座紫府。如此一来,运转功法,灵界紫府中便会产生先天一炁。

    自己的功法运转,产生的先天一炁,才是自己的修为。倘若只是服用紫府所产的先天一炁,只是将先天一炁分解成真元或者仙元,而不能掌握先天一炁。

    这就是区别。

    在场所有仙灵和劫灰仙,包括那位劫灰大仙君,都吸收了不少五府中的先天一炁,而苏云修补五府,无形之中已经掌控五府,包括被他们吸收的先天一炁。

    他们服用先天一炁,便相当于把自己的身体交给苏云掌控!

    ——苏云等人在修补五府的途中,五府的先天烙印也各自烙印在他们的身上、性灵上,以及灵界之中,借五府来隐藏自身,让大仙君等人无法察觉到他们,也是其中的一个妙用。

    苏云来到劫灰大仙君身前,微笑道:“现在,你可以追随我,向我效忠了吗?”

    那劫灰大仙君奋力挣扎,恶狠狠的盯着他,周身散发出腐朽的气息,厉声道:“你设计谋害我们!”

    莹莹坐在苏云肩头,目光闪动,连忙取出纸笔,描摹劫灰大仙君的形态,惊叹连连:“多么奇特的生命啊,在大道腐朽之后,犹自能找到延续生命的办法。大仙君,你的劫灰形态是完全舍弃了大道吗?”

    苏云也是头一次近距离观察劫灰仙,不禁动容。

    这劫灰大仙君骨骼完全在外生长,呈现出与正常生命截然相反的特质,他的体内拥有法力,但却没有任何大道!

    这种生命体,怎么可能生存下来?

    突然,那劫灰大仙君眼耳口鼻中有丝丝缕缕的先天紫气流出,此人竟然在苏云的压制下,还能逼出体内的先天紫气!

    “真是强横!”

    苏云赞叹,催动五府,劫灰大仙君逼出的那一缕缕先天紫气又回到他的体内。

    那劫灰大仙君挣扎不脱,怒吼连连。

    苏云笑道:“大仙君,咱们换一个条件如何?我可以带你们离开第十八层,你们需要自己去搏命,是否能够逃出冥都,在于你们自己。我所需要的是,你们在十八层中对我的效忠。”

    那劫灰大仙君也知道自己挣扎不脱,于是停止挣扎,疑惑道:“你会依言释放我们?”

    苏云笑道:“带着你们这些妖魔鬼怪很威风吗?我看不见得。在冥都十八层,我需要你们为我做事,作为回报,我也会带你们离开十八层。离开这里之后,大家一拍两散,互不干涉。”

    那劫灰大仙君道:“我信不过你,你须得起誓!”

    白泽失笑道:“起誓便信得过了?我们阁主很少信守承诺。他从前答应别人绝不踏足元朔,然后便违背了誓言……”

    苏云恶狠狠瞪他一眼:“莹莹,查一查羊肉有多少种吃法!”

    莹莹应了一声,连忙去翻书本。

    白泽慌忙闭嘴,心道:“祸从口出,我须得当心了,不可得意忘形。”

    那劫灰大仙君道:“你们大可放心,我有手段,让你们违背不得。我有应誓石,只需将彼此誓言刻在应誓石上,倘若违背誓言,整个人连同性灵都会化作混沌,不复存在!”

    苏云心中狐疑:“应誓石?他怎么会有这等宝物?”

    他心念微动,束缚那劫灰大仙君的力量消失,道:“既然有应誓石,那么就好办多了。应誓石何在?”

    劫灰大仙君道:“我身体劫灰化,灵界也早已瓦解,不复存在,因此宝物只能放在我府邸中。”

    苏云来到紫府前,其他四座紫府将诸多劫灰仙和仙灵丢了出来,让他们进入最后一座紫府。其他四座紫府缩小,回到他脑后圆环之中。

    至于他脚下这座紫府依旧保持原状,凌空飘起,载着他们飞去。

    莹莹站在苏云的肩头,脑后也有一个小小的圆环,圆环中是颗被大法力束缚的太阳,正在散发明亮的光芒,照亮前方的道路。

    不过这颗太阳也被冥都第十八层影响,太阳中不断有劫灰飘落,围绕太阳形成一个暗金色光环。

    劫灰大仙君见状,皱眉道:“这样耗费法力,会死得很快,你们节省一些法力。”

    苏云不以为意,笑道:“在紫府中不会化作劫灰。况且,我随身带了不少仙气,足以支撑到我们离开这里。”

    劫灰大仙君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白泽则盯着一个仙灵发呆,莹莹见状,连忙悄声道:“怎么了神王?士子适才说羊肉的吃法是吓唬你的,羊肉有五千六百二十四种吃法,你这身肉显然吃不了这么多种。”

    白泽无心与她开玩笑,低声道:“你看那仙灵的背后!”

    莹莹连忙向那仙灵背后看去,只见那仙灵的背上长着许多张脸,想来是他吞噬的仙灵的脸。

    莹莹早就见怪不怪,正要说话,突然失声惊叫起来。

    她认得其中一张脸,那是张美人的脸!

    白泽氏前代神王,白华夫人的脸!

    白华夫人战败之后,被白泽流放到冥都第十八层,没想到她已经被这仙灵吃了!

    白泽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她,因此有些意志消沉。

    莹莹想了想,道:“白华夫人作恶多端,为了一己私欲,几乎让你们的种族灭绝,理当这个下场。你无需自责。”

    话虽如此,白泽还是一时片刻间无法回归神来。

    不久后,紫府飞临劫灰大仙君的府邸,这里已经不再是帝倏的尸身,而是帝倏尸身外更为古老的土地。

    苏云带着紫府,直接飞入这片府邸,却见这府邸用劫灰石建成,那府邸下方另有空间,直通地底。

    待来到地底,只见这里居然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劫灰城,比当年朔方地底的劫灰城要广大千百倍!

    苏云驾驭着紫府飞临这片地底劫灰城上空,但见宫舍俨然,鳞次栉比,极为整洁。

    “这里曾经是一片仙都……”

    苏云怔然,整座仙都劫灰化,宫殿,房屋,城墙,乃至铺地的砖块,统统变成了劫灰石!

    不仅如此,这仙都中还供奉着巨大的仙道神兵,形态庞大,构造复杂,一看便极为不凡!

    可惜,这样的仙兵竟然也统统化作了劫灰石!

    “这要是办到元朔,该烧多久?”莹莹喃喃道。

    劫灰大仙君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嘿嘿笑道:“要烧多久?嘿嘿……前面便是我存放应誓石的地方。”

    他来到这片仙都的中心,这里也无人看守,就在城中心堆砌着几块规模巨大的石头,像是山峦一般,但表面却泛着青铜的光泽。

    苏云眼角跳了跳,定了定神,道:“大仙君,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拥有混沌大帝丢失的肢体?”

    那几块山峦般的混沌石,正是混沌大帝肉身的一部分!

    从其形态来看,应该是混沌大帝的指节,只是上面并没有显现出混沌符文!

    “应誓石是混沌大帝的肢体?”

    劫灰大仙君黯然,道:“我不知道这个,只知道是应誓石。我的来头,嘿嘿,比你想象的更为古老……”

    “你来自第几仙界?”莹莹问道。

    劫灰大仙君心头大震,失声道:“你竟然知道还有其他仙界?”

    莹莹撇了撇嘴:“我们刚刚才从那里回来。知道从前还有五个仙界,很了不起吗?”

    那劫灰大仙君惊疑不定,来回打量苏云、莹莹和白泽,苏云笑道:“大仙君,我们是来搭救帝倏的。”

    劫灰大仙君这才醒悟过来:“是了,你们与帝倏走的很近,当然知道一些秘密。实不相瞒,我是第五仙界的玉太子。我父乃是第五仙界的帝……”

    莹莹兴奋道:“士子是第六仙界的太子,他干爹也是第六仙界的帝!”

    劫灰大仙君呆了呆,随即摇头道:“……我父是我亲爹,而且你是帝绝太子吧?咱们不一样。我父乃是第五仙界的帝,帝绝却是第四仙界的帝,他将我父杀害,我起义反抗,便被他丢到这里……”

    莹莹拍了拍苏云的肩膀:“你干爹做的。”

    苏云气结:“我干爹是帝昭,不是帝绝!”

    莹莹吐了吐舌头。

    苏云目光闪动,道:“邪帝绝是怎么入侵第四仙界的?”

    劫灰大仙君玉太子道:“在第四仙界下,有一片新的仙界,我父便是发现新的仙界,在那里经营,称帝。那时第四仙界已经遍布劫灰,大道腐朽,仙人也腐朽了。邪帝绝先是倾倒劫灰,灭绝了第五仙界的不知多少世界,然后率领仙魔大军大举入侵。我父与之交战,久战不胜,邪帝便说和谈,于是我父赴会,然后……”

    苏云三人心头掀起惊涛骇浪,尽管他们对第七灵界的来历早有猜测,但是从大仙君玉太子的话中,他们却印证了自己的猜测,依旧让他们惊骇万分!

    第七灵界,可能是第七仙界!

    “我父中了埋伏,被邪帝绝暗算,逃出之后没多久便死了,第五仙界也落入邪帝之手。我逃走时,带走了许多帝廷的宝物,这几块应誓石便是其中的一部分。”

    大仙君玉太子道:“说来也怪,其他仙家宝物,哪怕是至宝,在这里都化作了劫灰石,惟独这三样东西,始终没有化作劫灰。”

    苏云突然道:“把这三样东西给我,我让你恢复从前身体,不再是劫灰仙!”

    大仙君玉太子身心大震,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嘶哑道:“你说什么?”

    苏云重复一遍,淡淡道:“我已经找到了避免劫灰化的办法。”

    大仙君玉太子哈哈大笑,声音凄厉刺耳,如猫儿的利爪抓在琉璃窗上,厉声道:“天地大道,八百万年一腐朽,仙道也是如此!因此仙道寿元只有八百万岁!你说你能让我恢复,真是笑话!”

    他抬起手指,锋利的指甲指着苏云的眉心,越说越怒,仿佛随时失控,将苏云的脑袋洞穿!

    苏云眉心的雷霆纹中,有一股柔和的光芒照出,落在那已经变成劫灰石的指甲上。

    大仙君玉太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指甲,只见那指甲上的劫灰石在渐渐退去,恢复从前的光泽。

    “好。我答应你!”大仙君玉太子声音嘶哑道。

    ————月末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