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竖眼(大章)
    又过了数日,青铜符节终于来到太古禁区的入口。苏云则收起青铜符节,众人步行走向禁区门户。

    太古禁区显然不止一个入口,仙帝丰和邪帝绝应该都掌握了一个入口,不过他们的入口在何处,便不是苏云等人所能知道的了。

    帝倏见到入口,终于放下心来,昏昏欲睡。

    这一行人他的实力最强,强过苏云、应龙等人千百倍不止,他走的也不是苏云、应龙这样的修炼路数。然而从太古禁区出来,他反而最是虚弱,反倒是苏云、莹莹等人,一个比一个精神。

    待来到入口的门户前时,他几乎控制不住,险些现出真身!

    终于走出那座门户,踏足雷池历阳府,他才猛地精神一震,随即飞身而起,冲出历阳府,冲出雷池,来到雷池上空,尽情汲取天地元气!

    不过雷池乃是众生劫运,在这里汲取天地元气极为凶险,稍有不慎便会沾染到众生的劫运,被牵连其中,帝倏稍稍恢复一些力气,立刻远遁而去,冲出雷池洞天,来到钟山烛龙星系的星空之中。

    他现出真身,雷池洞天外顿时出现一个庞大无匹的大脑,比雷池还要广大,一颗颗巨大的眼球有神经丛与这只大脑相连。

    他就是少年帝倏的本体,帝倏之脑。

    帝倏之脑疯狂汲取钟山烛龙星系的星力,修为实力在徐徐恢复。

    祭坛上,苏云等人走出门户,一座座紫府跟着他们飞出那座石头门。

    苏云心中微动,又折返回来,探头往门中看了一眼。

    这探头一看,非同小可,只见一只弥天大手从另一个世界探来,抓向高悬在第五仙界中央的大钟!

    那口大钟已经化作混沌形态,紫府符文烙印在钟壁上,瑰丽无比。

    那只长着六根指头的大手抓着这口大钟,缩回天空。

    苏云吃了一惊,呆呆的看着破败不堪的天空,那只大手缩回去的时候,他隐约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一角!

    那是一片洪荒世界,瑰丽壮观,星辰密集,在混沌火焰中涌动!

    他还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巨人,站在混沌火焰之中!

    仓促之间,他只看到那人的背影!

    那人身边,还挂着几个混沌钟!

    应龙也探头进来,好奇道:“小老弟,你在看什么?”

    他东张西望,不过那巨手抓着混沌钟早已消失,他并未看到什么。

    “没什么。我可能看花了眼……”

    苏云压下心头的震撼,过了片刻,方才道:“太古禁区极为凶险,里面有许多我们不能理解的东西。我们先将这里封印,等有了足够的实力再来探索此地。”

    应龙和白泽点头,此行他们的眼界大开,带给心灵极大的震撼,也知道太古禁区恐怕只有仙君乃至仙帝那个层次的存在才能涉足!

    苏云定了定神,又回头看了看石头门,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白泽唤来几个白泽氏族人,联手将石头门所在的房间封印。

    莹莹突然道:“士子,太古禁区的门户,仙帝有一座,邪帝有一座,天后都不曾拥有,那么历阳府的主人,旧神温峤,他是如何得到一座门户的?”

    苏云正欲前往纯阳雷池,闻言不由怔住,停下脚步。

    是啊,温峤为何拥有太古禁区的门户?

    “以我之见,温峤并非是这座石头门的主人。他应该与那两个看守石头门的神魔一样,也是个看门人。”

    苏云思索道:“帝廷中也有一尊千臂旧神,镇守前往后廷的桥梁。可见,旧神并不被仙界看重,否则便不是看桥人了。温峤也是旧神,连雷池都保不住,他也不可能得到仙帝和邪帝的重用。那么他镇守此地,便不是奉仙帝或邪帝之命。能命令他的,恐怕只有帝倏……”

    “还有帝忽!”莹莹提醒道。

    苏云怔怔出神,又摇了摇头,道:“在历阳府的壁画中,温峤并未画过多少关于帝忽的画面。如果是奉帝忽之命,帝忽应该出现很多次。”

    莹莹苦苦思索,作为与帝倏齐名的存在,帝忽反而很少出现,这的确极为可疑。

    那么,帝忽为何突然从温峤的壁画中消失?

    他去了哪里?

    苏云突然想到自己刚才匆匆所见的巨人,心道:“他莫非便是帝忽?不太可能……那个人,应该是紫府主人。帝忽不可能是紫府主人……”

    莹莹推测道:“莫非,以前统治那五个灭亡的仙界的帝,就是帝忽?”

    “不必胡乱推测了。”

    苏云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赶出去,向纯阳雷池走去,笑道:“我们先回帝廷再说!温峤留下的符文,已经够我们头疼了!”

    莹莹连忙拍着纸质翅膀跟上他,落在他的肩头上。

    两人来到纯阳雷池,通天阁已经在这里研究了八个多月,整理出如山的资料,将纯阳雷池池壁上的符文解出大半。

    莹莹与通天阁的书怪们交流一番,过了片刻返回苏云身边,道:“士子,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这短短时间,她已经从那些通天阁的小书怪们得到了这段时间通天阁高手们研究出的资料。

    书怪,本来便是负责记录的,书怪与书怪之间传递信息迅捷无比。

    苏云祭起青铜符节,符节驶出历阳府,出了雷光粼粼的雷池,却没有立刻飞离雷池洞天,而是来到海边的几间房舍前停下。

    苏云把玩着一个孩童才玩的拨浪鼓,留恋的看了一圈,这才乘着青铜符节。

    而在符节后方,五座紫府依旧呼啸而行,紧紧的跟随着他。

    这次苏云还是没有回到帝廷,而是赶往烛龙左眼,去见另一座烛龙眼中的紫府。

    苏云站在青铜符节前端,得意洋洋,带着五座紫府从烛龙眼前掠过,莹莹站在他肩头,也是洋洋得意。

    一人一书怪带着五座紫府耀武扬威的飞过,然后又飞向右眼。

    刚刚来到烛龙星云右眼时,突然那烛龙眼帘微微张开,一道紫光轰来,将那五座紫府轰得七零八落。

    苏云和莹莹吃了一惊,立刻老实起来,不敢放肆,乖乖的带着五座紫府赶路。

    一道又一道紫气从烛龙眼眸中射出,抽打青铜符节,苏云和莹莹敢怒不敢言。

    突然,又有一道紫气化作紫色雷霆,轰隆一声劈下,紫雷拐着弯儿劈入符节中,正中苏云眉心。

    苏云被劈得眼冒金星,示意莹莹不要反抗。

    先后十多道紫雷劈来,饶是他炼化五座紫府,修为大涨,也被劈得有些承受不住。

    好在这一波天劫过后,似乎苍天消了怒火,没有新的天劫降临,苏云松了口气。

    莹莹惊叫道:“士子,你眉心的那个伤口中好像要长出什么东西了!”

    她趴在苏云脸上,面色严肃,捧着他的脸翻来覆去的看。

    苏云眉心有一道紫雷灼烧留下的雷霆纹,这次天劫似乎要补上他这几个月欠下的帐,一股脑劈了十几次,劈得苏云眉心鼓囊囊的,不知道眉心里藏着多少紫雷的能量。

    突然,莹莹竖起一根指头便往他眉心的雷霆纹戳下,苏云惊叫一声,连忙闭上眼睛,只见他双眼紧闭,眉心的雷霆纹也随之闭合!

    莹莹呆了呆,惊声道:“士子,你眉心长出的是一只眼睛!它已经能看到我的指头了!”

    苏云张开眼,眉心的雷霆纹也随之张开,显现出来。

    苏云再度闭上眼睛,那雷霆纹也随之闭合。

    苏云再度张开眼睛,尝试着控制那雷霆纹,却见他再度闭上双眼时,雷霆纹并未跟着闭合。

    莹莹在他面前举起两根手指,道:“这是几?能看得见吗?”

    苏云尽管闭上双眼,却模模糊糊能看到一团阴影,摇头道:“看不见。”

    莹莹有些失望,道:“这只眼睛多半没有长成,你须得多多造孽,多挨几次雷劈,说不定眼睛便能长出了。”

    苏云不由打个冷战,紫雷的威力一次比一次强,多来几次,雷霆纹的眼睛尚未长成,他便先成道了!

    待来到帝廷,苏云降落到仙云居,那五座紫府也径自降落在仙云居的四周。

    相比起来,五座紫府极为宏大壮观,比仙云居要光鲜不知多少。

    苏云见这些紫府落地,不由松了口气,心道:“落地便好。”

    之后几个月,苏云难得闲暇下来,与莹莹一起研究温峤留下的旧神符文,旧神符文是脱胎自混沌符文,属于对混沌符文的阐释。

    苏云和莹莹的目的,便是试图通过学习旧神符文来逆推混沌符文的含义。

    这几个月他们大有收获,已经开始尝试用旧神符文来解青铜符节上的混沌符文了。只是混沌符文着实复杂深奥,解开一个混沌符文的含义都极为困难,更别说将符节上的符文全部解出。

    “我需要更多的旧神符文!”

    苏云目光闪动,心中懊恼万分:“为何没有旧神前来投靠我?他们难道不知,我是混沌大帝的使者吗?”

    这些日子,元朔、天府等地也常有故人前来走动,拜访苏云,苏云和莹莹有时候也前往天后娘娘的宫里混吃混喝,联络感情。

    有时候红罗姑娘、池小遥或者鱼青罗也会跑过来,拉着苏云去游山玩水。

    说来也怪,这些日子苏云过得逍遥自在,那五座紫府却并未跟着他,仿佛真的在帝廷扎了根。“并非是五府生根,而是苏圣皇你的道心生根。”帝心一针见血,指点他道,“这五府是你的宝物,能够映照你的道心。你没有安全感时,五府会跟着你,你的心扎根后,五府便也扎根在此。”

    他的解释别开生面,苏云笑道:“帝心为何了解这么多?”

    帝心道:“我是神,当然知道很多。而且,我最近也在修行,鱼青罗鱼洞主许我前往火云洞,我看了不少元朔圣人学问,有点收获。我的心境距离圣人心境已经不远了。”

    苏云面色灰败,骂咧咧的走开了。

    这日,少年帝倏终于修为尽复,从星空中归来,道:“苏道友,我们该前往冥都第十八层了。”

    苏云心中凛然,起身道:“白泽还在雷池,我们先去寻他。”

    少年帝倏点头。

    两人乘着青铜符节赶往雷池洞天,苏云动身,只见那五座紫府也跟着拔地而起,随他而去!

    帝倏见状,道:“你这五府势头太大,若是被敌人发现,定然以为你本事比我还高,便来杀你。不料你一碰就死。我给你画个圈圈。”

    他双手食指轻轻一划,画了一个圆圈,将那五座紫府套在圆圈中。

    帝倏将圆圈立在苏云脑后,五府漂浮在圆圈内,紫气氤氲,煞是好看。

    莹莹见状,嫉妒万分。

    帝倏于是也给她画了一个,道:“我捏一颗星辰给你。”说罢,便从烛龙星系中捏下一颗太阳,炼成珠子,放在圆圈中央。

    莹莹欢欣鼓舞。

    他们来到雷池洞天,寻到白泽,少年帝倏道:“这次开启冥都第十八层,白道友须得小心,会有冥都魔神杀你,因此白道友须得与我们一起进入冥都,由我来保护,魔神无法近你的身。”白泽面色凝重,唤来白泽氏的一位长老,道:“我若是不能归来,沐长老便接任族长神王!”

    那位白沐长老欣喜若狂,连忙称是。

    白泽不禁有些后悔,但他也顾不得许多,催动神通,打通冥都。

    只见雷池下,一层层冥都裂开!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带着他们咻的一声飞入冥都!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没多久,雷池突然剧烈动荡,一尊岩石巨人走入历阳府,白沐长老连忙迎来,只见那岩石巨人巍峨无比,双肩的肩头各有一座火山,正在喷涌火山!

    那巨人开口,瓮声瓮气道:“我乃温峤,此地是我的洞府。我此来,是来见大帝使者!”

    白沐长老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壮着胆子,高声问道:“温峤前辈,你要见哪位大帝使者?”

    那旧神诧异,笑道:“还能有哪位?当然是混沌大帝的使者!”

    ————小遥的抱枕周边已经制作出来了,参加月票活动的书友可以赢取抱枕,苏云,水镜,花狐,小遥,四选一。嗯,小遥抱枕会单独拿出两个,在微博抽奖。大家先关注一拨,微博在抽苏云的抱枕,先参与一下吧。

    还有还有,28号也就是明天,就是双倍月票了,那些说把月票留在双倍的书友,宅猪在等着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