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七十章 两大仙帝聚首(求订阅)
    众人来到紫府前,只见紫府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劫灰,应龙上前,运转法力,即将紫府上的劫灰清扫一空。

    “这里居然还有一座府邸,竟然没有被混沌之气磨灭。可惜,这座府邸也到处都是劫灰,显然大道瓦解了。”

    白泽走入紫府中,四下打量,叹道:“真是可惜。这座府邸一定极为不凡,最终还是道化劫灰。这第一仙界,终究还是没有任何东西能保留下来。”

    应龙走到他的前面,清除各个房间的劫灰,笑道:“还算不错。这府邸大体保留下来,并不算特别破败。”

    莹莹飞过去,一边查看紫府上的烙印,一边记录,道:“士子,这紫府上的符文快被磨灭了,可见,先天一炁也是无法真正对抗劫灰病。”

    苏云心中一沉,他的先天一炁便是得自紫府,倘若紫府无法在劫灰中存在下去,那么将来钟山烛龙是否也会劫灰化?

    他们所在的世界,也是否如这里一般,都将被劫灰淹没?

    不过,帝廷第一福地,那口先天井眼中产出的先天一炁,却可以解帝心、天后等人身上的劫灰病,让他们没有劫灰化,这又是什么道理?

    他百思不得其解,应龙已经当先一步走入紫府之中,护在众人身前,道:“我最为强壮,在前面保护你们。”

    白泽冷笑道:“帝倏前辈比你强大多了,用得着你保护?”

    应龙恶狠狠道:“我突然想吃烤羊腰子!今晚就吃!吃俩!”

    “我膻不死你!”

    两人吵吵闹闹,却在四下里巡视,搜寻紫府里里外外,免得这紫府中有什么厉害的禁制,或者什么可怕的敌人。

    少年帝倏则来到紫府中,看了看脚下,只见脚下还有一层薄薄的劫灰,应龙做事比较粗犷,清理得不太干净。

    然而这一层薄薄的劫灰却似乎触动了少年帝倏,让他默默的站立在那里,怔怔出神:“第一仙界,万道俱灭,果然还是不成啊……”

    苏云和莹莹则在记录这座紫府的符文烙印,这些符文烙印大部分都已经残缺,没有完整的,不过大部分符文都可以与钟山烛龙的那座紫府符文对应上。

    显然两座紫府的规格,甚至形成机制,可能都是一样的!

    “这里也有一座紫府,难道说,第一仙界也有一个莹莹?也有一个苏士子?”

    莹莹突然痴了,喃喃道:“难道说莹莹和苏士子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难道说我们,甚至包括所有人,命运都早已注定?”

    她一下子丧失了对一切的兴趣,喃喃道:“倘若众生的故事,都已经发生了一遍,不,是五遍,每一次众生的故事都是一样,从未改变过。众生却不知。岂不是莫大的悲剧?”

    她泪眼朦胧,看向苏云,落泪道:“士子,我们以为自己的一生是何等精彩,以为自己的每一个抉择,无论错的,对的,都是自己的选择,没有悔恨没有怨言,只有充斥胸腔的成就感。但这一切,是否都是早已注定,甚至还发生了五次之多?”

    苏云将她捧在手心,笑道:“怎么会呢?我们没有在这里遇到五个自己,就表明这世界不是五次轮回。”

    莹莹经他提点,突然想通,笑道:“倘若前面几个仙界也有莹莹,也有苏士子,他们也会与我们做相同的事,那么他们也会来到这里,也会格物紫府。那么第一仙界的苏士子和莹莹,去哪儿格物紫府?”

    苏云哈哈大笑,道:“因此,就算每个仙界都有一个叫苏云,一个叫莹莹的人,他们也有着自己的人生,与众不同的人生!”

    莹莹重拾信心,两人继续研究这座残破紫府。

    突然,一片劫灰从紫府的斗拱处飘落下来,轻飘飘落在莹莹的鼻尖。

    莹莹鼓起腮帮,正欲吹落这片劫灰,突然苏云紧张道:“不要动!”

    莹莹连忙僵住。

    苏云小心翼翼伸出食指,轻轻将她鼻尖的劫灰粘下来,如获至宝。

    莹莹好奇道:“士子,怎么了?”

    苏云仔细盯着指尖的劫灰,过了片刻又仰起头,看向斗拱处,微笑道:“莹莹,这片劫灰,是这座紫府的符文中刚刚析出的劫灰。这意味着什么?”

    莹莹还是不解,问道:“什么?”

    “紫府的符文并未完全湮灭,化作劫灰,这座紫府,依旧保存着一部分威能!它腐朽的速度极为缓慢!”

    苏云目光闪动,快步走出紫府,看向外面,只见紫府外被浓浓的混沌之气包围,密不透风。

    “是这片混沌之气保护了紫府,让紫府并未彻底劫灰化!”

    他的眼睛越来越明亮,思索道:“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用在烛龙之眼的那座紫府中参悟出的符文,把这座紫府腐朽的符文补全?倘若补全之后,这座紫府的威能可以复苏吗?”

    莹莹兴奋起来,拍手笑道:“是了,这些符文烙印缺失的部分,咱们都有,的确可以补上这些烙印!”

    两人说干就干,立刻兴致勃勃的修补紫府烙印,权当做温习功课。

    应龙和白泽已经将紫府里里外外都查看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两人来寻苏云和莹莹,却见两人正在翻修紫府,忙来忙去的补全紫府缺失的符文。

    “阁主不会是打算修复这座府邸吧?”

    白泽摇了摇头,笑道:“难道他们还打算在这里生活下去?”

    应龙面带愁容,道:“倘若那剑丸在附近徘徊不去,咱们只能生活在这里。剑丸守多久,我们便要留多久。”

    两人默默对视,心境沉重。白泽喃喃道:“第一仙界完全劫灰化,我们又能坚持多久?”

    应龙一颗心越来越沉,面色凝重。

    过了半个月,白泽看着自己的头发,他的一缕头发变得灰白,一片劫灰飘落下来。白泽悄无声息的将这片劫灰收起,藏了起来,抬起头时,却看到应龙在盯着自己。

    白泽笑道:“我没事……”

    应龙大步走来,沉声道:“我看到你的身体在化作劫灰,不用隐瞒了。你的实力虽然不逊于我,但你修为太差,都是靠神通和小聪明。我这里还有仙气,还有一部分纯阳真气,你先用着!”

    他取出自己收集的仙气和纯阳真气,一股脑交给白泽,白泽还待推辞,应龙瞪了他一眼,白泽只好收下。

    应龙嘿嘿笑道:“帝剑剑丸一定不会在这里逗留很久,它肯定是要回去的复命的,那时咱们就可以离开了。”

    白泽道:“我唯恐帝倏的灵力和阁主的法力消耗太多,无法带领我们回去。在这里耽误得越久,我们便会有更多的法力化作劫灰,肉身,性灵,也都会渐渐化作劫灰……”

    “闭嘴!”应龙喝道。

    他跑到外面,焦急得向混沌外张望,却看不穿这片混沌之气。不过,他随即感应到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正在向这边飞驰而来!

    应龙心中一惊,这时帝倏突然身形一动,出现在他身后,提起他便自返回紫府,将他扔在紫府的地面上。

    应龙失声道:“外面……”

    “噤声。”

    少年帝倏面色无比凝重,灵力波动,化作他脑海中的声音:“邪帝绝到了!”

    “邪帝绝?”

    应龙心头大震:“就是前朝仙帝!他也到了太古禁区?不对,他不是已经死了,化作尸妖,被我们流放到仙界中去了吗?他的性灵也去了仙界,那么此刻的邪帝绝,到底是尸妖还是性灵?”

    这时一个清清爽爽的声音传来,竟然穿透紫府外的混沌之气,清晰无比的传入紫府中所有人的耳中,笑道:“绝老师,终于追到你了!你认得这口剑丸吗?这正是弟子尽破你的道法神通,剜出你的双眼,挖出你的心脏的那口剑!弟子用绝老师炼制的万化焚仙炉来炼制此宝,时至今日,此宝的威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少年帝倏露出疑惑之色,他没有听过这个声音。

    应龙却是脸色剧变,身躯颤抖起来,忍不住现出原形,化作应龙本体,颤抖着爬到紫府的柱子上,盘在那里不敢动弹。

    “仙、仙帝丰……”他艰难无比的从嗓子里挤出那人的名号。

    白泽被惊得咩的一声,现出真身,化作双翅小白羊,仰面便倒,四肢朝天,昏死过去。

    另一个豪迈的声音响起,哈哈笑道:“帝丰,你追寡人这么久,才不过靠至宝的威力才将寡人拦下,可见你也不过如此。倘若你不是与天后联手,焉能谋夺大位?靠女人夺大位的角色,难怪你成为仙帝这么多年,仙界却还是破落了!”

    这个声音,正是邪帝尸妖的声音!

    苏云这时正在修补最后几个符文,闻言向莹莹悄声道:“邪帝尸妖的言辞,条理清晰,犀利得很,而且话中藏着诸多当年的内幕。难道说邪帝尸妖已经与邪帝性灵融合了?”

    莹莹吃了一惊:“这岂不是说邪帝尸妖的体内,有两个性灵?还有,性灵进入自己的尸身,岂不是半个人魔?邪帝绝,已经变成了半人魔?”

    苏云仔细想一想,只觉大是头疼。

    邪帝体内两个性灵如何共处,如何融合,现在的邪帝到底是仙还是半人魔?倘若是半人魔,他能像人魔梧桐那般控制人心中的魔性吗?

    仙帝丰的声音传来,笑道:“有一句话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但世人真正记住的,还是那些大获成功的英雄,即便大获成功的不是英雄,世人也能找出千百种理由来证明他是个英雄。而朕,便是这个英雄,力挽狂澜,救仙界于劫灰之中的存在。”

    邪帝大笑:“真是可笑!寡人登天,只见仙廷凋敝,各方仙界豪强,割据一方,浩大仙廷,竟无抵挡寡人之力,被寡人孤身闯入仙廷,势如破竹,差点便掳走了你家仙后来爽一爽!”

    一时间,紫府中的众人都听得呆了,即便是昏死在地的小白羊也骨碌一下翻起身来,侧耳倾听。

    邪帝继续道:“你说救仙界于劫灰之中,不过是限制别人飞升,这只是洪水暴发时,堵截洪水而已,蓄水于渊,渊破水势滔天。而我当年所用的策略,乃是疏。抛弃旧仙界,在帝廷重建另一个仙界!”

    “这就是你败的原因。”

    仙帝丰冷笑道:“仙帝离开仙廷,给了朕手握大权的好时机。你太贪婪,想要独吞帝廷,朕却去收拢仙人的心,把你的旧部变成我的。你的势力日渐衰弱,我的势力却日渐提升。绝老师,前往帝廷,没有了仙界的土壤,你把自己变成无根之木,这才是你失败的原因!”

    那两大存在的杀气,甚至已经侵入混沌之气,冲撞紫府!

    紫府外的混沌之气波纹激荡,不知何时便会被他们二人的杀气冲散!

    就算一时间冲不散,只要这两大仙帝级的存在动手,恐怕紫府便会显露出来,他们都将葬身在两大仙帝的战斗之中!

    一场盖世之战,一触即发,而在此时,苏云烙印上紫府最后一个残缺的符文。

    紫府内外,一个个符文突然逐一亮起,紫气自府中生就!

    一股莫名的威能,渐渐散发开来!

    “还有其他人?”仙帝丰和邪帝绝立刻有所察觉,异口同声道。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