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剑降临
    (上章有人说啃老本,不存在的,临渊行的成绩比人道至尊和独步天下好很多,只能算是被啃的那个。人道宇宙和独步宇宙在这本书里会提及,但不会牵连很多。宅猪自觉下半生写不了几部长篇了,因此会在之后几本书尝试着用暗线或明线把不同的宇宙连起来,对老读者算是一个交代。没看过宅猪以前的书的书友也不必担心,没看过也不会有阅读压力。)

    苏云等人久久无法平静,两尊无比可怕的存在,神龙见首不见尾,将他们的神通烙印在时空之中,带给他们的震撼感甚至比前面的五重仙界还要强烈许多。

    更为可怕的是,其中一人的神通贯通前八百万年后八百万年,让自己活在历史之中!

    白泽喃喃道:“混沌大帝前后一千六百万年无敌,而他立于中央,那么这样的存在怎么会被杀死?”

    应龙猜测道:“一定是有人在八百万年后出手,所以他就被杀死了。”

    这个猜测太荒诞,应龙不禁大笑起来:“怎么可能有人能站在八百万年后,向八百万年前的人出手,还把人打死了?”

    从他颤抖的音线中,可以听出他的恐惧。

    苏云瞥了少年帝倏一眼,悄声道:“混沌大帝一定是在与巫门那人拼斗中受伤,伤势太重的情况下被人所趁,然后便被人杀死。”

    白泽醒悟,没有说话。应龙失声道:“谁这么下作?”

    苏云和白泽打算堵住他的嘴,然而已经来不及,惶恐的看向少年帝倏。

    帝倏帝忽联手,为混沌凿七窍,七日混沌死,这个典故他们都曾经听过,显然是帝倏帝忽趁着混沌大帝与巫门那人对决受伤,害死了混沌。

    应龙当着帝倏的面说他下作,倘若帝倏动怒,傻龙便死定了!

    少年帝倏浑不在意,道:“现在我们必须回去了,这里没有天地大道,呆久了会出问题,自身大道会因此瓦解。”

    众人连忙称是,应龙也稍稍放心。

    对于帝倏来说,白泽和苏云都是有用之人,惟独应龙是没用的人,若是惹恼了他,应龙多半会被干掉。

    苏云突然道:“那座巫门后面还有什么?”

    少年帝倏带着他们返回,摇头道:“那里便是太古禁区的中心了。我们当年只去过一次,从那里取出一块陆地和其他一些东西,我们用那块陆地炼成了冥都第十八层。”

    苏云等人不禁呆住。

    冥都第十八层竟然是从太古禁区取出来的宝物炼制而成的!

    冥都第十八层可以困住一切,即便是帝倏的肉身,邪帝的性灵,都被丢入第十八层,无法逃脱!

    若非苏云和白泽氏,恐怕帝倏之脑和邪帝性灵还被困在那里静静地等待腐烂掉!

    莹莹紧紧握住纸笔,忍不住问道:“太古禁区的中心到底有什么?”

    少年帝倏摇头,道:“不知道。先前,我们只寻到混沌海附近,并未探索完全,而今更不可能。”

    莹莹面色严肃,道:“混沌海?是仙界中的混沌海吗?”

    帝倏再度摇头:“仙界的混沌海是帝混沌的尸体形成的,并非是真正的混沌海。”

    众人骇然。

    他们从那规模宏大到难以想象的轮回环下穿过,还未走出轮回环的笼罩范围,突然帝倏停下脚步,神态有些紧张,道:“有人来了。”

    苏云等人急忙四下里张望,却没有看到什么,正要说话,突然神通海的海面上出现一物,有如圆球,雪亮一片,在神通海上滚动紧贴着海面向前飞去,激起一片神通波浪。

    “帝剑剑丸!”

    苏云低声道:“是仙帝丰的仙道至宝!难道仙帝丰降临此地了?”

    天后娘娘曾经说过,太古禁区不止一座门户,还有其他门户。显然,仙帝丰也得到了其中一座门户!

    帝倏道:“仙帝丰是后辈,对太古禁区并不了解。他只是先让自己的至宝前来探路,查看这里是否有危险。”

    苏云心中微动,此等仙道至宝,有如仙帝的眼睛,可以帮他们探路。只是仙帝丰放出帝剑剑丸,难道这件宝物有灵性?

    “紫府会借助四极鼎、焚仙炉和帝剑剑丸来磨砺自身,四极鼎会偷袭焚仙炉,免得第一至宝的威名旁落,这些至宝,竟然都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

    苏云想到关键,脸色微变,询问道:“帝倏道兄,帝剑剑丸倘若有灵的话,会发现我们吗?”

    帝倏急忙向那帝剑剑丸看去,那口剑丸突然立刻折向,竟然向他们这边飞来!

    帝倏脸色微变,立刻灵力涌出,裹着苏云等人在海面上疾行!

    他先前以灵力藏匿,让帝剑无法感应真切,只是能察觉到附近有人,但现在催动灵力,帝剑立刻抓到他的气息,呼啸而来!

    帝倏面对邪帝性灵丝毫不惧,甚至敢于困住对方,但面对仙帝丰的仙道至宝,根本没有与之对抗的勇气!

    他身后灵力爆发,只见一道道波纹涌动,那是他的灵力在创造时空!

    一个又一个壮丽世界涌现,空间飞速增长,试图阻断帝剑的感应!

    突然,一道道剑芒从剑丸中射出,将万千世界斩断,帝倏观想出的一切时空尽数瓦解,不复存在!

    这一手剑道神通,要比邪帝当初施展的剑道更为高明!

    当初邪帝催动青铜符节,与苏云一起,试图逃出冥都第十八层,不料却被帝倏之脑所困,邪帝施展一手剑道神通,断去帝倏之脑的灵力神通,从而逃脱!

    那一手剑道神通惊艳绝伦,但是与帝剑所施展的剑道相比,差距立现!

    帝倏丝毫不乱,一边观想出大千时空,阻断剑丸来袭,一边缩短前方的空间,疾驰而去。

    他们飞一般来到第一仙界,然而后方的帝剑剑丸已经破开无尽时空,杀到他们身后!

    帝倏已经来到高悬在第一仙界上空的那口巨钟旁边,先前他经过这些洪钟都要绕道,此刻也顾不得许多,径自向那口大钟冲去!

    那口大钟已经被劫灰淹没,暗哑无光,静静的漂浮在那里。

    帝倏冲至跟前,猛然顿住,折向,呼啸而去!

    “咣——”

    帝剑剑丸撞击在那口大钟之上,那钟突然震响,巨钟表面的无数劫灰顿时被拍飞,烟尘弥漫!

    而那口大钟的本来面目,也因此显露出来!

    只见那口大钟是无数坍塌凋零的星辰凝聚而成的实体,这些星辰已经丧失了一切活性,像是化作了灰烬。

    不少星球残破不堪,伤口处正有不少混沌之气垂下,

    刚才帝剑剑丸几乎将这口大钟洞穿,却被混沌之气震了回去。

    不过大钟已经没有了多少威能,对帝剑并未造成多少损害。

    帝剑剑丸飞出,围绕大钟绕动,飞行了两周,又呼啸而去,寻找帝倏等人的下落。

    而在大钟之中,帝倏面色紧张,道:“我的灵力被浪费了不少,倘若再被帝剑发现,我便无法带着你们飞回入口了。”

    他话音刚落,苏云立刻催动青铜符节,道:“我们先用符节代步!”

    符节越来越大,众人站在符节之中,静静等候,等待帝剑远离此地。

    不过那口帝剑还是急速穿梭,大有不寻到他们誓不罢休的趋势。

    白泽悄声道:“阁主,这帝剑为何对我们穷追不舍?咱们只是刚刚泄露点气息,没有必要一直追杀吧?”

    苏云面色不善,冷哼一声道:“帝剑当然要追杀我们,因为我们是开启太古禁区唯恐天下不乱的幕后黑手!”

    白泽缩了缩脑袋,身材矮了一截。这个时候出现在太古禁区中的,可不正是开启禁区的黑手?

    莹莹冷笑道:“我们还是释放出帝倏之脑的幕后黑手!”

    白泽又缩了缩脑袋。

    帝剑的确是感应到帝倏的气息,因此穷追不舍。

    “白泽氏的神王,成为两大幕后黑手,光宗耀祖啊!”应龙也跟着冷嘲热讽。

    白泽怒道:“打开封印,开启禁区,你也有份!你是第一个进入禁区的!”

    应龙怒道:“是你们要我来的!你们躲在我身后,胆小如羊!”

    苏云突然道:“这口钟,与钟山有些相似……等一下,你们说为何第一仙界中会出现这样一口与钟山差不多的钟?倘若这口钟也是钟山星云的话,那么……”

    他目光闪动,道:“那么,这里是否也有紫府?”

    白泽和应龙停止争吵,纷纷向他看来。

    苏云道:“倘若这里也有紫府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先去那里躲避一段时间,等候帝剑离开……”

    这时,帝剑飞来,飞入钟内。

    苏云急忙催动青铜符节,向上飞去,飞速道:“帝倏道兄,你来困住它一段时间!我催动符节,去寻找这里的紫府!”

    帝倏闻言,立刻鼓荡灵力,无量空间疯狂涌现,出现在符节后方。

    苏云则将符节的灵动和速度发挥到极致,在组成这口大钟的星球和混沌之气间穿梭,倘若实在避不开,便径自从混沌之气中穿过!

    这符节本来便是混沌大帝的指节,因此穿过混沌之气也不会受到半点损害。

    那帝剑呼啸而来,越追越近,哪怕是帝倏的强大灵力也不能将它挡住。

    就在此时,青铜符节突然间消失。

    那帝剑剑丸滴溜溜旋转,撞穿一个个残破星体,却没能发现苏云等人的下落,于是在四周不断搜寻,将一颗颗星辰摧毁,然而始终未能寻到青铜符节。

    一片混沌之气中,苏云走出青铜符节,抬起左手,符节缩小,套在他的左臂上。

    在他们前方,一座破败不堪的紫府静静的漂浮在混沌之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