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泽们
    水萦回走后,苏云还是有些心猿意马:“我若是把她叫回来,多半便在这里干柴烈火,成就了两人的好事……不行!我不能像牲口一样,见到这个女子,便想与这个女子快活,见到那个女子便想与那个女子快活,我须得有廉耻……”

    水萦回并非是他心仪之人,此女行事乖张狠辣,人前娇滴滴,背后捅刀子,连同门都可以杀掉挂在仙门上。

    尽管她很漂亮,但苏云只是把她当成同盟者和竞争者,未曾夹杂半点男女情感。

    苏云很快冷静下来,细细研究池中符文,只是破译符文牵扯到的知识太广,他根本没有如此庞杂的知识储备。

    他突然那醒悟:“我乃通天阁主,我手底下有成百上千的才智高绝之人,何须一个人在这里苦苦钻研?我直接回去,接来莹莹和其他通天阁博学多才之士,让他们研究,不就可以了吗?事必躬亲,愚者所为。智者善识人而善用人!”

    他走出纯阳雷池,来到外面,水萦回等在那里。

    两人登上青铜符节,符节上的符文流转,载着他们驶向天府洞天。

    “此行妾身可谓是收获匪浅,不仅与苏君化解恩怨,结为同盟,还学到了劫破迷津。”

    水萦回悠然笑道:“而且还得到纯阳真气摆脱劫运,无灾无劫,妾身又得到一件混沌中的宝物五色金。相比起来,苏君的收获似乎不那么可观。”

    苏云想了想,道:“我被雷劈了十多天,将不灭玄功与我原来的功法融合,也算是不菲的收获吧?”

    水萦回咯咯笑出声来,目光闪动,道:“看来苏君所得远不如妾身所得。先前妾身败于苏君之手,败得心服口服,但十几天过去,妾身突然又觉得妾身又能了。”

    苏云看着越来越近的天府洞天,笑道:“水家小娘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倒是淘气得很。”

    水萦回也看向越来越近的天府洞天,低低的笑道:“那么圣皇要打妾身么?”

    苏云目光闪动,他们脚下的青铜符节突然消失!

    同一时间,水萦回前进一步,没有实战她最拿手的剑术,而是四指握拳,把拇指藏于四指之下,一拳轰来!

    这是一种奇特的印法,一拳轰来时,甚至给苏云一种混沌四极鼎的四平八稳之感!

    “你见过混沌四极鼎?”

    苏云惊讶,竖手为掌,轻飘飘的迎上她这一击。

    这一印却是紫府印!

    他的修为不如水萦回深厚,但是体内动荡澎湃的是先天一炁,先天一炁的威能在这一掌中突然间近乎爆炸般涌动,向水萦回压去!

    水萦回脸色微变,法力爆发,抵抗苏云的力量,笑道:“这是四极印,藏拇指为混沌,四指为四极,托起混沌!妾身这印法乃是为了尽可能的发挥不灭玄功的威力!”

    两人法力提升到极致,突然,天府洞天外一团光芒炸开,天府洞天福地众多,不乏有原道极境的存在,立刻感应到那光芒中传来的可怕波动,纷纷抬头张望!

    远远看去,那光芒如同新星爆发般璀璨!

    这时,两道光芒撕开天府洞天的天空,在长空中疾行如电,划过两道炫目的光影。

    突然,又是一团光芒炸开,这一道光芒却是垂直于天府地面而发,如同一个巨大的圆形薄刃,似乎要将天府洞天切开!

    好在那二人距离地面极为遥远,待到两人神通碰撞的余波传到地面,已经变成了一股大风拍在地面上而已。

    不过从那圆形薄刃的两边看去,却可以看到极为恢弘壮丽的景象。

    那是无数仙道符文,如同画家以这些仙道符文为颜料,以天地为画布,尽情泼洒,勾勒,画出一幅幅色彩斑斓绚丽的图案。

    天府洞天的高手们都在张望,修为和见识最高的便要数合欢娘娘,虽然被削去了仙位,但见识犹在。

    合欢娘娘脸色微变,低声道:“那图案,是混沌四极鼎表面的符文,平面展开后的景象!不只是混沌四极鼎,还有另一种图案,我便没有见过了!”

    莹莹翘着脚尖观望,兴奋道:“是紫府表面的符文完全展开后的情形!士子回来了!”

    她与苏云一起研究过紫府,几乎把紫府格物一遍,苏云的紫府印她也会,因此能够看得出其中的奥妙。

    天空中,那两道光芒还在一前一后疾驰,神通不断爆发,神通碰撞形成的圆形薄刃,或横或竖或斜,出现在天空之中,令人目眩神摇。

    突然,一道道长达百十里的剑光以其中一个光芒为中心,爆发开来,将天空刺穿!

    无数道剑光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半径百十里左右的道场,一道剑芒从道场中激射而出,直指另一个追来的光芒!

    就在此时,那道追来的光芒前方,一口大钟旋转着出现,钟口朝向那道剑芒。

    大钟旋转,生长,速度极快,顷刻间便长出九层环状结构!

    接着,大钟四周的空间突然震荡一下,破裂开来!

    天府人们所看到的景象是,那大钟像是凝固在琉璃之中,四周的琉璃突然破碎,可想而知这黄钟震荡一次释放出多么恐怖的威能!

    那道剑芒刺入旋转之中黄钟之中,无声无息。

    那口黄钟稍稍停顿了那么一瞬,突然,钟口处的空间层层破裂,仿佛有一个无形的旧神挥舞着他的拳头,砸碎前方一切空间和阻碍,向那二百里剑道道场轰去!

    这股威能侵入剑道道场之中,竟然肉眼可见,顷刻间打穿二百里,将那道场主人碾压着冲出天外!

    天府洞天中的人们一时间都看得痴了。

    却见天空中,那口大钟收拢第九层环,接着又是第八层、第七层,很快收缩到第一层环。想来是神通的主人不舍得浪费自己的元气,又把形成神通的元气收回体内。

    墨蘅城。

    过了不久,莹莹看到苏云从墨蘅城的上空走了下来,连忙飞身迎了上去,欣喜道:“士子,刚才在天上的人是你吗?好不威风!”

    苏云笑道:“侥幸而已,胜了水萦回一招半式。倘若真的拼命下去,我未必是她的对手。”

    宋命、郎云和合欢娘娘等人也迎了上来,合欢娘娘笑道:“苏圣皇太自谦了。”

    苏云摇头,道:“真不是自谦,我功法出了点问题,不能持久。现在看起来很威风,但时间一长,认输的便是我了。我这次回来,也是来找莹莹,和她一起解决这个毛病。”

    他的确不是自谦。

    与水萦回动手之时,他根本不敢催动先天紫府经,免得体内产生真元召来紫色雷霆。而催动先天紫府经,他所能依靠的法力便只是体内的先天一炁。

    先天一炁用一点少一点,只要水萦回坚持下去,那么迟早会熬死苏云。

    水萦回并不知道这一点,因此被苏云打了一顿便灰心丧气的去了。

    苏云顾不得与众人寒暄,立刻带着莹莹登上青铜符节,一路向元朔而去,待来到元朔,他寻到裘水镜左松岩,赠给他们一些纯阳真气,道:“这种仙气可以避劫。无需服用,只需浸泡在纯阳真气之中便可。你们可以召来元朔所有原道极境存在,在纯阳真气中浸泡,暂时躲避一下劫数。”

    裘水镜、左松岩又惊又喜,左松岩笑道:“道圣与圣佛已经准备好死在天劫中,性灵追随圣贤呢!你带来这些纯阳真气,他们便又死不掉了!”

    这些日子,元朔的新学日新月异,各地官学教学的都是新的境界体系,不再是从前的境界。而像裘水镜、左松岩这些老一辈的存在,也开始修补自己的境界。

    裘水镜的进境最快,已经功行圆满,堪称真正的原道极境,左松岩稍逊一筹。

    又过几日,通天阁的众人得到阁主见召,纷纷前来。

    而今通天阁已经有六百多人,都是从元朔天道院和地方上挑选出的最顶尖的人才,其中大部分都是陌生面孔。

    苏云这次召集的是通天阁中精通符文的高手,只有三十多人,少年白泽也在其中。苏云打量一番,心中颇为欢喜,这三十多人中,居然一小半是征圣境界的大高手,而另一半,则是白泽氏的族人!

    这个征圣,是他改革传统的境界之后的征圣境界,非同小可,即便是天府洞天,能够修炼到征圣境界的人也只是千余人。

    通天阁中的征圣比例极高,将来说不定通天阁中还会诞生不少原道极境的存在!

    苏云召集众人,道:“我带你们去雷池。那里极为凶险。其中的纯阳雷池中有旧神留下的符文,我需要精通破译符文之人。”

    他取出自己抄录下的一些符文,分发给众人,道:“诸君先看看。”

    通天阁众人相互传阅,有人面色渐渐凝重,有人则喜不自胜,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突然,少年白泽道:“阁主,我们何时动身?”

    其他人纷纷抬头,露出希冀的目光。

    他们的爱好便是破译符文,这些年,随着新的洞天不断与天市垣合并,他们这些天分极高的人也得到学习和研究的机会。

    天市垣和帝座洞天的遗迹,白泽氏的仙道符文,还有后廷那些娘娘也都精通不少符文,让他们大开眼界。

    苏云这次带来的符文极为奇特,是他们前所未见,不能不让他们动心。

    至于白泽氏的白泽们,更是热衷于研究各种符文,克制其他神魔。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带着他们赶到雷池洞天,将他们送入历阳府,吩咐道:“历阳府中虽然没有危险,但府外便是雷池,极为凶险。你们若是想要离开,通知我便是,不要轻易走出历阳府。”

    众人各自取出自己的书怪和笔怪,纷纷投入到纯阳雷池,研究那些旧神符文去了,也不知他们是否听清。

    苏云和莹莹也进入池中,抄录下池壁上的符文。

    苏云连续催动青铜符节赶路,又与水萦回打了一架,只觉体内的先天一炁越来越少,修为渐渐降低,便没有久留,立刻带着莹莹催动青铜符节,向烛龙星系的眼睛而去。

    “先天紫府催动起来,必须能将仙气完全转变为先天一炁,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摆脱天劫!”

    苏云只觉修为下降飞快,不禁忧心忡忡,倘若这次无法做到的话,随着他的修为下降,平安渡劫的胜算便越来越小!

    倘若修为耗尽的话,多半一道紫雷落下,便可以送他永世长眠,永远不会醒来了。

    苏云和莹莹前往紫府,而留在历阳府中的众人也有所发现。

    “历阳府中还有一处封印,极为隐秘,阁主没有发现这处封印。”

    发现封印的少年向白泽请教,道:“长老,如今阁主不在,咱们该怎么办?”

    其他白泽氏纷纷涌来,凑头道:“有封印?这么好玩的事情,当然是打开了!”

    少年白泽有些迟疑,道:“倘若遇到危险,我们可能打不过……”

    白羊们纷纷道:“把应龙召唤过来,让大个子顶在前面!他最能扛打!”

    少年白泽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头。

    众人欢欣鼓舞,少年白泽召唤应龙,而他们则跑去开启封印。

    ————起点临渊行书评区有一个大型书评活动,只要书评标题有关键词,临渊行,一共有二十万点币的奖励。可以写角色写番外写剧情推测,也可以写牧神记,人道至尊,帝尊等书中的角色、剧情也可以。还有一周就要结束了,快来参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