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礼勿视
    苏云继续看下去,只见后面壁画中记载的东西都是温峤的故事,这尊旧神定居在纯阳福地中发生的些些小事。

    但是从这些壁画中,可以看到壁画背后波澜壮阔的历史。

    比如混沌大帝死亡之后的混乱岁月,邪帝诛杀帝倏,旧神统治结束,仙界崛起,还有帝丰崛起等一系列事件。

    温峤虽然没有直接记载这些东西,但作为纯阳福地的主人,有些事件他也牵连其中。

    比如邪帝崛起,诛杀帝倏,为了笼络旧神,而分封他们,温峤也在封赏之列。当然,邪帝的封赏只是赐他为雷池之主。他本来便是雷池之主,邪帝的举动却给了他在仙界的名分,因此温峤也乐得接受。

    再比如说帝丰崛起,开始夺权,对于他这个旧神既笼络,又打压。

    壁画中还记录着武仙人前来拜见温峤的情形,颇为值得玩味。武仙人崛起的很早,在邪帝中期的时期,一些壁画中便已经可以看到这个年轻的仙人。

    那时候的武仙人往往跪在温峤的脚下。

    到了邪帝中后期,武仙人已经是仙君,掌管了北冕长城,对待温峤便很是不恭了,见到他时也不见礼。有时候甚至颐气指使,呼来喝去。

    苏云看完最后一幅壁画,心中颇为惆怅。

    最后一幅壁画是在武仙人收走雷池雷液之后,突然间天地崩裂,温峤站在纯阳福地中遥望崩裂之地,那里是一个庞然大物撞击雷池下方的一个庞大世界,让那个世界破裂,破碎成一个个洞天。

    这些洞天四下里飞去。

    雷池也被战斗席卷,飞了出去。

    自那之后,纯阳福地便应该被温峤封印,自宇宙初开以来便居住在这里的古老生命终究还是选择了离开,不知去往何方。

    雷池中没有了雷液,纯阳福地也不再诞生纯阳真气,这里渐渐被劫灰覆盖,掩埋。直到万千年后,武仙人算计苏云,苏云献祭邪帝时,七十二洞天被一股莫大的力量牵引,向同一个地方飞去。

    那里是“第七灵界”!

    后来,柴初晞来到这里,解开温峤旧神的封印,让雷池复苏。

    “温峤旧神并未葬身在战斗中,他只是心灰意懒的离开了。”

    苏云收拾心情,把这些壁画从头到尾看一遍,可以发现温峤是个很惫懒的神祇,很少跑出去,又很喜欢炫耀自己的成果。他很有艺术天赋,平日里喜欢在墙上涂涂画画。

    “莹莹大概会喜欢这个大个子,可惜温峤已经不知所踪。”苏云心道。

    他向前走去,根据柴初晞笔记中的记载,历阳府有几个地方是被温峤封印的地方。产生纯阳真气的纯阳雷池是被柴初晞解封,她不想与温峤有什么联系,因此其他几个地方并未解开封印。

    苏云寻到纯阳雷池,却没有发现水萦回。

    这纯阳雷池中有纯阳真气,如同一池雷火,雷池大的不可思议,对苏云来说几乎是一片湖泊,但对于温峤那样伟岸的旧神来说的确是个小池子。

    苏云捧起一些真气,很想炼化,看看能否化作自己的修为,但想到紫色雷霆的威能,便按捺下来。

    “我若是炼出异种元气,多半又会有先天一炁所化的紫雷降劫于我。古怪!”

    苏云皱紧眉头,先天一炁这种天地元气,只有第一福地和紫府里才有,第一福地被天后看得仔细,那么给自己降劫的先天一炁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来自紫府!

    “难道说真的是紫府在劈我?”

    他摇了摇头,低声道:“水萦回不在纯阳雷池,想是打算取走温峤的宝物,在其他地方破禁,因此耽搁了这么久。”

    苏云把池中的纯阳真气统统收了,正欲继续搜寻历阳府,寻找水萦回下落,突然看到露出的池壁,只见池壁上是一些奇异的花纹。

    苏云惊咦一声,跳入池中,凑上前去,仔细研究那些花纹。

    “好像是混沌符文,但又不完全相同。”

    苏云沉吟,这些符文是混沌符文的变种,比混沌符文要复杂了许多倍,但反而因此更容易理解。

    “这或许是破解混沌符文的捷径!”

    苏云眼睛一亮,正想呼唤莹莹,这才想起因为自己的天劫凶猛,莹莹被合欢娘娘带走,免得被自己的天劫连累。

    他只好取出纸笔,一点点记录参悟。

    “没有莹莹在身边,格物都很艰难。”

    他哀叹一声,不断抄录记忆,慢慢参悟理解,试图弄明白每个符文的意思,蕴藏的道理,进境颇为缓慢,远不如莹莹在身边时迅捷。

    只见纯阳雷池中,纯阳真气渐渐汇聚,真气氤氲,这种真气自众生劫运中而生,却脱离众生之劫,苏云浸泡在其中,发觉这种纯阳之气无需炼化,便会浸润自己的大道,洗去道中的杂质,让性灵也更为纯粹。

    “纯阳真气竟还有这种妙用?”

    那雷池广大,上面烙印的符文也大得很,符文明灭不定,蕴藏着奇妙的道理,不知不觉间,苏云便沉寂在破译的喜悦之中,物我两忘,浑然不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是寻找水萦回。

    纯阳雷池中,雷火弥漫,将苏云淹没。

    不知多久之后,一阵轻轻的咳嗽声传来,将沉寂在雷池中研究符文的苏云惊醒。

    “水萦回的声音!”

    苏云正欲从这片雷池中游出,这时,一条光滑的腿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连忙抬头看去,只见水萦回正站在池边,宽衣解带,打算入池浸泡在纯阳真气之中。

    “我要不要告诉她,我在池中查看符文?”

    他刚刚想到这里,水萦回便已经脱去衣衫,泡入池中,四肢舒展开来,在纯阳真气中轻轻游动。

    苏云面红耳赤,转过头去,心道:“我这时候告诉她也晚了,反而解释不清,就算我说了我在研究符文,恐怕她也不信。索性不告诉她我在池子里。我继续研究符文,不去看她,便不算占她便宜。等到她洗好之后,自己会出去。”

    苏云悄悄在池中游动,去揣摩其他符文,然而却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两眼。

    “我是正人君子。”

    苏云收回目光转过头来,继续研究符文,心中默默道:“我是正人君子,我是正人……我不是!不,我是……不,我不是!”

    他天人交战,内心挣扎,一会儿研究符文,一会儿假装不经意的看了两眼,着实矛盾。

    水萦回身上有几处伤口,浸泡在纯阳真气中,缓缓愈合,显然这种仙气有一种奇妙的修复作用。

    “那旧神的布置,真是难对付,好不容易才解开他的封印,得到了一件宝物。这件宝物出自混沌之中,用来炼剑的话,绝对是极为罕有的珍品,不虚此行!”

    水萦回的声音带着几分兴奋,随即又轻声咳嗽起来,急忙伸手去揉了揉心口,低声道:“渡劫时造成的伤,始终好不了,就算是浸泡在这里也好不了,只能压制,暂缓剑伤的爆发。难道这伤会伴随着我一生……”

    苏云的目光不由被她的伤口吸引过去,好不容易才转过头,心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她的伤是帝丰的剑道造成的伤,想要治愈的话,须得用造化之术治疗。不过不灭玄功太霸道,就算是治愈之后也会随着功法的运转而又出现伤口,想要彻底治愈,恐怕极为麻烦!”

    这时,水萦回从他身边游过,取来一颗不规则的石头,难以压制兴奋,低声道:“这池中真气虽好,但与这件宝物相比,那就逊色太多了!”

    苏云忍不住看去,微微一怔,只见水萦回手中的是一块五色金,映照着五种颜色!

    “这东西很稀有吗?”

    他颇为不解:“混沌大帝身上有很多,是仙帝、邪帝和帝倏他们用来封住混沌大帝心脏和七窍的。倘若很珍贵,我下次过去的时候,便去采集一些。”

    水萦回借助纯阳雷池中的纯阳真气压制心脏处的剑伤,渐渐地不再咳嗽,于是款款走上纯阳雷池,在池边坐下,一件一件的穿着衣裳。

    苏云松了口气,终于从我是我不是的矛盾中解脱出来,心道:“她走了之后,我便可以离开这片雷池,假装与她在外面相遇,谁也不尴尬。”

    水萦回的声音从池岸边传来,道:“苏君……”

    苏云心中一惊:“她发现我了?”

    水萦回的声音传来:“苏君虽然与我曾经是敌人,但此人胸怀广大,值得敬重。他处事有些荒唐,却对我有恩,这仙气可以避劫,我便收了这里的仙气,送给他,也是算是报答他的恩情……”

    苏云心知不妙,突然纯阳雷池中的纯阳真气急剧减少!

    水萦回袖筒一兜,便将满池的纯阳真气统统收取,然后便看到了池中的苏云。

    水萦回瞪大眼睛,又羞又怒,拳头越捏越紧。

    苏云一脸茫然的站在池中,看到她,突然又惊又喜,笑道:“这古籍中说的没错!果然有一条通道可以直接进入纯阳雷池!水姑娘,你怎么进来的?莫非你也知道这条秘密通道?”

    水萦回狐疑,道:“什么秘密通道?”

    苏云笑道:“我先前渡劫,在雷池的岸边寻到了一卷古籍,古籍上说雷池中有一座旧神府邸,叫做历阳府。其中有一座福地,可以通过秘密通道,在不惊动那座旧神的情况下潜进去。于是我便沿着通道,一路穿行,终于来到这里。”

    水萦回握紧的拳头舒展开来,道:“何用秘密通道?这府邸没有封印,直接走进来便是!”

    苏云错愕,狐疑道:“你莫非骗我?”

    “骗你作甚?”

    水萦回还是有些疑虑未消,道:“你来了多久了?”

    苏云道:“我刚到此地,就看到你在抖衣袖。”

    水萦回还是有些怀疑,正欲向他讨来古籍看看,却见苏云大怒,把那古籍撕得粉碎:“这破书骗我浪费了十几天时间!”

    水萦回笑道:“你既然来了,那么来的正好,我这些日子收了一些这处福地的仙气,这种仙气有脱劫避劫的作用,便送给你,免得那紫色雷霆又劈你。”

    苏云称谢,收了纯阳真气,道:“刚才那本古籍中,说这里叫做纯阳雷池,产生的仙气叫做纯阳真气。”

    水萦回道:“原来如此。你为何不炼化纯阳真气?”

    她直勾勾的盯着苏云的眼睛,道:“任何人在得到仙气之后,第一个想法都是服用炼化。而你却只是把纯阳真气收了,并不炼化。你好像知道这种仙气的用法!你到底来了多久了?”

    苏云笑道:“我当然是从古籍中看到的纯阳真气的用法,这才知道不用炼化。”

    水萦回冷笑道:“古籍又被你毁了,死无对证。”

    苏云笑容满面:“我刚刚毁掉。”

    “妾身好看吗?”水萦回突然笑道。

    苏云听闻这话,心中不由得生出一团邪火,随即硬生生将这团邪火压下,笑道:“好看……但不如这纯阳雷池的符文好看。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我一边泡澡,一边研究这些符文。”

    水萦回哼了一声,衣袖拂动,转身离去。

    ————咳咳,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