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沌来历(求订阅!)
    无论是否是紫府寂寞了,他都必须要去一趟烛龙之眼,他的先天紫府经在修炼的时候,即便是炼化仙气也不会完全变成先天一炁。这是因为他对先天一炁的领悟不足。

    他的先天一炁源自紫府,因此功法之中带着紫府二字,先天一炁也是一种元气,他只在帝廷的第一福地、烛龙之眼以及自己的天劫中见过。

    第一福地中孕育出的先天一炁数量很少,每个月都会有宫女前去收取,供天后、红罗等娘娘免得被劫灰病侵扰。

    天劫中的先天一炁会化作紫色雷光,把苏云劈得浑浑噩噩,甚至昏死过去。

    因此他想了解先天一炁的奥秘,便须得前往烛龙紫府之中,查看究竟。

    上一次紫府格物,苏云与莹莹在那里研究了很久,直到穷绝了智慧,耗光了知识储备的底蕴,这才罢休。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苏云的知识储备再上一层楼,通晓了三千六百种仙道符文,又学会了七个混沌真言。

    而莹莹更是经常跑到天后那里厮混,混吃混喝混本事,知识积累比苏云还要庞杂!

    因此苏云有信心再去一趟紫府,必然能参悟出更多的东西。

    “先去寻水萦回要紧!”

    他不敢催动修为,只能凭借肉身对抗雷池的威能。

    雷池极为危险,比武仙人灵界中的雷池更加凶险,行走在雷池之中,无数电光穿体而过,除了雷池恐怖的威能之外,还可以时时刻刻感受到众生的劫运!

    那是无数人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贪恋痴怨,众生的念头,实现念头而付诸于行动,从而化作了自身的劫运。

    这些劫运聚集在一起,便是雷池!

    经历雷池之劫,便是超凡脱俗,凡胎蜕变成仙的过程。

    灵士将自身的尘念在雷池中洗去,化凡为仙,从而让自己和道一起超脱出去。

    苏云修炼先天紫府,肉身达到九玄不灭的第一玄的成就,行走在雷池中,已经不会受伤。

    他的肉身相当于初等的金仙,踏入雷池自然不会受伤,就算受伤,凭借第一玄成就也会随时痊愈。

    真正的危险还是众生的劫运,形成劫运的是无数个纷杂的念头,干扰他的灵力和性灵。

    “柴初晞便是在这里参悟纯阳吗?她把我与她的爱、情、贪、恋、痴,当成了执念,在炼就纯阳的过程中,将之化去。”

    苏云翻看柴初晞的笔记,寻找到柴初晞对爱劫、情劫、贪劫、恋劫、痴劫的感悟,心中有些黯然。

    柴初晞对他的情感,已经完全断去。

    他们分开近五年了,苏云也一直想断去与柴初晞的情感,他试图追求其他女子,他的身边,出类拔萃的女子也有不少。

    池小遥学姐专耕于天市垣的教育,她的精神有一种圣洁的光辉,与苏云很是亲近;

    鱼青罗致力于传播旧学,借元朔的士子之力,将旧学转变新学,再放光芒。苏云与她是道友关系;

    梧桐像是一个断线的风筝,在各个世界和洞天之间寻找自己族人的踪迹,总是在魔性深重之地出现。她与苏云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牵绊;

    还有红罗姑娘,这位敢爱敢恨的女子也值得欣赏。

    然而苏云却始终没有跨出那一步。

    他对柴初晞的感情像是一座雷池,他始终没有走出雷池。

    而今看到了柴初晞的感悟,他突然释怀,放下,走出了对柴初晞情感的雷池。

    “来日且见山,见山还是山。来日再见柴初晞,我想我已经可以淡然面对她了。”

    苏云细细翻阅,柴初晞在笔记中写下自己在历阳府中的见闻和感悟,她对劫运的感悟已经达到苏云不甚理解的境地,这个女子愈发出尘,心境高远。

    “倘若有仙人,便应该似她一般。只是太冷清了。”苏云心道。

    笔记中记载了柴初晞感念到自己在雷池得道,也将会在雷池成道,因此来到这里。

    她是第二次降临雷池,只见雷池洞天正在宇宙中疾驰,将洞天中的劫灰抛撒在宇宙星空之中,有许多被掩埋的古老遗迹,因此得以重见天日。

    历阳府便是其中之一。

    她进入历阳府,发现这里是一尊名叫温峤的旧神所建立的府邸,温峤在这里留下了许多封禁,封印着古老的福地。

    ——雷池的中心便是一处福地。

    那片福地如池,温峤在池壁上烙印下昔日宇宙的符文,让福地无法在与众生的劫运获得感应。

    柴初晞打开温峤留下的符文,雷池洞天便开始复苏。

    “原来是她引动了这次牵连所有洞天的劫运。”苏云恍然大悟。

    柴初晞打开温峤的封印符文,福地复苏,雷池与众生的劫运交感,于是影响到距离雷池最近的各大洞天的人们,尤其是各大洞天的原道极境强者!

    柴初晞写道,雷池福地中会产出一种奇特的天地元气,她称之为纯阳真气,得之可以炼就纯阳之体,不再沾染世间的尘埃。

    纯阳之体可以避劫。

    笔记中还记载了那尊名叫温峤的旧神,在历阳府中留下一些封禁,应该是温峤的宝物,柴初晞因为不想与温峤有瓜葛,即便看出了破解封禁的办法,也并未理会。

    “柴初晞是这种性格,对外物并不是如何看重。”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雷池中一股古老无比的气息传来。

    他心中微动,循着这股气息赶去。

    过了不久,他终于看到笔记中记载的那座旧神所居的历阳府,那是一片建立在雷池之中的巍峨府邸。

    苏云仰望,发出惊叹。

    温峤旧神必然是身躯无比伟岸,历阳府的规模极为宏大,像是万丈巨人所居之地。苏云飞临那片宏伟的楼宇宫阙,只觉自己仿佛变成了尘埃,漂浮在空旷的古神宅邸之中。

    很快,苏云感受到了柴初晞提到的那种极为奇特的天地元气,纯阳真气!

    福地诞生的天地元气往往是仙气,但也有例外,比如第一福地诞生的先天一炁便与仙气有着显著区别。

    历阳府中的天地元气给苏云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温和,又如太阳般暴烈,纯净,没有半点杂质!

    这种纯阳真气很是不凡,给苏云的感觉应该比普通的仙气要高上不少!

    至于与第一福地的先天一炁相比,孰优孰劣,苏云也不敢肯定。不过,料想邪帝在第一福地建立了帝廷,应该是先天一炁比纯阳真气胜过一筹。

    “水萦回应该来到这里之后,吸收炼化这里的纯阳真气,因此流连忘返。这种仙气的确很是稀有。”

    苏云放缓脚步,打量这座屹立在雷池中的古老建筑,温峤应该是个很讲究的旧神,尽管建筑风格粗犷,但许多地方都布置了很多奇异的纹理作为点缀。

    他的宫阙中,还有着许多壁画。

    用壁画记载一些古老的历史,是高居在上的强者经常做的事情,留给世人去纪念自己的丰功伟绩。

    苏云走马观花般看去,过了片刻,他又退了回来,在一幅壁画前站定,面色有些古怪。

    只见那幅壁画中所刻画的是一片混沌海,海中有一个强大的生物跨越混沌海,远渡而来,正在努力的往岸上攀爬,登陆。

    那个生物登陆之时,身上洒出的混沌水珠形成了璀璨如繁星的旧神,奇形怪状。

    苏云揉了揉眼睛,这个混沌生物是个男子,有眼耳口鼻。

    “我还以为是混沌大帝,吓我一跳。”

    苏云自嘲的笑了笑,他一路细细浏览下去,发现壁画描绘的重点并不在那尊混沌生物,而是混沌生物洒出的水珠形成的万千旧神中的一尊旧神。

    那尊旧神应该便是温峤,如同一座岩石之山形成的巨人,在他的双肩处,还有两座火山,不断喷涌浓烟和火焰。

    他的心窝则像是藏着一颗旋转的太阳,在他发怒时,雷火便会从胸口爆发。

    壁画记载的大部分都是温峤的丰功伟绩,诸如哪个世界的弱小生命冒犯了昔日宇宙的统治者,他便赶过去灭掉那些弱小的可怜生命,然后让其他生灵膜拜自己,献祭食物和美人。

    过了不久,苏云在另一幅壁画前停下脚步,眉头又皱了起来。

    这幅壁画中刻画的是旧神中的两尊巨神,他们偷袭围攻那个混沌生物的情形。

    这两尊巨神趁着混沌生物受伤的时候,偷袭之下,挖去了他的双眼,割去他的舌头,削掉他的耳朵、鼻子,掏出他的心脏,割断他的肋骨。

    他们在这些伤口中注入五色金,将混沌生物沉入混沌海。

    苏云心神大震,急忙又退回一开始的那幅壁画,细细打量,两幅壁画中的混沌生物都是同一人,绝对没错!

    “帝倏和帝忽,不是为混沌大帝凿出七窍,而是挖去了混沌大帝的七窍……”

    他怔怔出神,除此之外最让他震惊的还不是帝倏帝忽的所作所为,而是那混沌大帝的来历!

    温峤旧神的壁画中尽管缺少了很多东西,但他还是看出温峤打算表达的意思!

    “混沌大帝不是土生土长的神祇,而是横渡混沌海,登陆这个宇宙的神秘生物!”

    ————求票,还是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