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
    苏云轻轻抚摸这房间里的东西,内心一片柔和。

    走出房间后,他的心境愈发宁静,于是在雷池边坐下,细细修改功法。

    不灭玄功并非是完整的九玄不灭,即便如此,这门功法也比苏云从前见过的任何功法都要强大完美,甚至恐怖!

    不灭玄功对其他功法有着极强的排斥性和侵略性,哪怕是掐其片段,融入到自己的功法之中,这种功法也会渐渐生长,侵占其他功法空间,最终做到完全替代,这就是功道等身的强大之处!

    这门功法确实惊艳,而开创出九玄不灭的仙帝丰,又该是何等的不凡?

    苏云静下心来,没有像先前所想的那样,融合不灭玄功与紫府烛龙经,而是审视不灭玄功的优缺点和自己的优缺点,择其善者而从之。

    “不灭玄功的理念极为出色,功道等身,达到肉身超越仙魔的成就。不过这门功法中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同一个部位受伤次数太多的话,伤口会形成烙印,从而让自己永远带着这个伤口,无法愈合。”

    “而我参悟紫府,领悟紫府的造化和造物,可以恰恰弥补这一点。因此对于不灭玄功,须得有大取舍,对于我的紫府烛龙经,也须得有大取舍。”

    苏云闭上眼睛,过了半日,他完全忘记了两种功法的细节,只剩下轮廓。

    又过了两日,两种功法的轮廓重叠在一起,只剩下一个轮廓。

    这两日以来,紫色雷劫的威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那道紫雷越来越强,每一次硬抗过去,都会让他昏迷一段时间。

    而且,昏迷次数越来越长,让苏云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渡劫尽管可以吸收劫云的先天一炁为自己所用,但对他修为实力的提升不如紫雷威力的提升幅度大。继续下去的话,他肯定会被紫雷轰杀!

    再过两日,苏云被紫雷一次又一次轰得昏死过去,但他也抓住清醒的时间,丰富了新功法的细节,这门新功法既有功道等身的强大之处,也将紫府造化熔炼到功法的细节之中。

    这是一种全新的功法,已经看不出不灭玄功和紫府烛龙经的影子!

    “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催动新功法,提升肉身,否则再过几次,紫雷便可以将我轰杀了!”

    苏云取来一缕仙气,服下修炼,催动这门新的功法,只听当的一声钟鸣,他的肉身外围隐隐浮现出一口黄钟,如钟山,烛龙盘绕。

    而在他的肉身之中,心、脑等大大小小的脏腑,也有如一口口黄钟。

    随着仙气和真元的消耗,他立刻感应到,伴随着功法的运行,自己的肉身像是要作为一种独特的大道,被烙印在天地之间,与世长存!

    随着这门功法的运转,这种感应便愈发强烈!

    功道等身,在他的这门新功法中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只是催动功法之时,仙气和真元的消耗极为迅猛,让他有些吃不消。

    其他功法,都是以培养元气为主,哪怕是仙法,也都是炼化仙气为仙元,很少有功法在修炼时损耗元气!

    不灭玄功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便会损耗修为,用修为来达成功道等身,肉身烙印神位,从而达到不灭。

    修炼时,产生的元气不足以应对烙印肉身的损耗,因此会产生修为折损的情况。

    苏云的新功法吸收了这一点,他催动功法时,他自身的真元被用来烙印神位,所以修为不断折损。

    哪怕他服用的是仙气,仙气化作修为的速度也跟不上折损的速度。

    “我现在炼化仙气的速度,比从前提升了不止十倍!”

    苏云又惊又喜,他从前以紫府烛龙经炼化仙气,总是小心翼翼的服下一缕,唯恐多了会把自己撑爆,不敢放肆。

    而现在,仙气便如同普通的天地元气一般,被他服用炼化也没有任何不适。

    “这样的话,修炼速度便会大大提升!”

    他露出笑容,随即笑容僵在脸上。

    他现在被困在征圣境界上,始终无缘突破修成原道,修炼速度提升再快又有什么用?

    无法突破境界,修为浑厚程度始终有一个上限卡在那里!

    “原道艰难,成圣艰难啊。话说回来,宋命、郎云这些混蛋,不如我聪明,也不如我有悟性,他们是怎么突破修成原道的?还有玉道原、左仆射、灵岳先生这些混蛋,都可以修成原道,真是没天理了!”

    苏云暗叹一声,稳住心神,他体内的真元还剩下四成,随着功法运转,真元的损耗越来越多,而且没有补充,让他体内只剩下先天一炁。

    苏云微微皱眉,不知这种损耗何时才是尽头。不过古怪的是,他的体内只剩下先天一炁时,雷劫便消失了,没有继续出现。

    “难道这场劫数消失了?”苏云心中欢喜。

    又过了三天,他体内的先天一炁损失了大半,被用来填补功法运转,而他收藏的仙气也损失了半数之多。

    又过三日,等到他的先天一炁耗空,仙气也即将见底的时候,突然间,他感应到天地间有了自己的元气,有了自己的道!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只觉虚空浩大,宇宙广袤,自己如大道,灵力遍布虚空,遍布宇宙各处!

    他像是成为了一部分宇宙记忆,像是宇宙在时空中投影上有了他的影子,他的影子像是一个烙印,牢牢的印在投影上!

    “太不可思议了。仙帝丰真是个天才!我也是!”苏云禁不住赞叹。

    而且,他还发现随着功法的运转,这门功法不断记录自己新的状态,烙印在宇宙中,覆盖原来的宇宙记忆,形成新的记忆!

    这正是水萦回受伤太多,以至于心肺有了剑伤不断咳嗽的原因!

    不过妙就妙在,苏云这门功法将他所参悟出的造化之术造物之术熔炼到行功的过程之中,因此在催动功法之时,这门功法会不断修复身体损伤!

    如此一来,便不会形成错误记忆错误烙印,从而解决来了不灭玄功的破绽。

    甚至,苏云还发现自己修为的损耗也越来越低,现在他的修为甚至开始慢慢恢复!

    更让他喜出望外的是,这次他的新功法在修炼之时,形成的真元和先天一炁的比例不再是百一的比例,而是四六的比例!

    真元占据四成,先天一炁占据六成!

    这次提升,不可谓不大!

    “先天一炁的威力,要比真元强了不知多少,如此一来,我的修为虽然没有增加,但神通威力却可以大大提升!我甚至不需要催动黄钟,仅用其他神通,便可以水萦回这样的存在一争高下!”

    苏云信心满满:“这门新功法,便叫做先天紫府。”

    他还未来得及欢喜,突然天空中一片紫光,还未回过神来,便见一道紫色雷霆从天而降,直接击中他的天灵盖!

    苏云被劈得浑浑噩噩,天旋地转。

    待到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雷池旁边,不知昏睡了多久。

    苏云站起身来,身体竟然没有受伤,显然是那朵紫云中蕴藏的先天一炁治疗了雷击造成的伤。

    “这种紫雷到底是什么东西?”

    苏云牙齿咬得咯嘣咯嘣作响,抬头望天,却见天空中又有一道紫色云气正在形成。

    “糟了!”

    少年脸色大变,急忙腾空而起,便欲逃脱,就在此时,一道紫色雷光从天而降!

    苏云当机立断催动黄钟,心道:“我以先天一炁催动黄钟神通,还能怕你……”

    轰!

    黄钟四分五裂!

    苏云人在半空,被一道紫色雷光击中天灵盖,一声不吭的栽倒下来,跌在雷池边缘。

    过了半晌,苏云幽幽转醒,双手撑地正要起身,突然又是一道紫色雷霆落下。

    少年哼也未哼一声,便直接趴在地上,地面被轰开一个圆圆的大坑。

    又过半晌,苏云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又是一道紫雷从天而降。

    大地震动,那大坑又深了许多。

    ……

    苏云晃了晃头,醒过来时,已经不知过了几天。

    他翻身躺着,双目无神仰望天空,静静等待紫雷降临,然而那紫雷迟迟没有出现。

    “难道我的劫运已经过去了?”

    苏云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天空中还是没有紫色雷云。他纵身跳出大坑,天空中还是没有形成雷云。

    苏云又走了两步,天空中还是没有雷云。

    苏云松了口气:“看来我的劫数是过去了。”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体内已经没有了真元,到处都是先天一炁!

    “这紫雷如果威力不是那么强的话,倒是不错的补充元气的途径。”

    苏云心中感慨一番,取来黄钟查看,脸色微变:“已经过去十四天了,为何水萦回还没有从雷池中出来?”

    他正要冲入雷池,突然顿住脚步,折返回屋,取来柴初晞的笔记,一边向雷池飞去,一边打开笔记。

    这笔记中记载的是柴初晞在雷池中的感悟,这女子的资质悟性超凡脱俗,是少数能够给苏云带来莫大压力的人。

    笔记里记载了雷池底部一个叫做历阳府的地方,那里是纯阳之地,曾经有纯阳之神居住其中。

    “纯阳之神?难道是旧神?”

    苏云微微一怔,一边观看笔记中的记载,一边折向,准备潜入雷池。

    他飞行之时,修为消耗了一点,不过催动先天紫府,稍稍运转一下,修为便又恢复到巅峰,只是先天一炁中还是多了一丝的真元。

    就在此时,他看到笔记上映照出紫色的光芒,急忙抬头,一道紫雷从天而降,正中他的天灵盖!

    “你娘蛋的天劫……”

    苏云咒骂一句,两眼一黑,从空中跌入雷池,缓缓沉入雷池之中。

    雷池不知有多深,陷入昏迷的苏云就这样一路沉下去,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醒来。他检查自身,只见自己还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只是昏迷的时间更久了一些。

    他发现他的体内,依旧没有一点的真元,所有元气都是先天一炁!

    “他娘蛋的天劫……等一下,我明白了!”

    苏云瞪大眼睛,失声惊叫:“我明白这天劫为何会劈我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醒悟过来,这天劫是由他的真元引来,只要他的体内出现了真元,便会引发雷劫,紫雷便会从天而降,炼去他体内的真元,将真元化作先天一炁!

    当他体内没有真元的时候,天劫便会消停下来。

    而只要出现真元,哪怕一丝一缕,天劫便会再现!

    “这是逼我去烛龙之眼,去参悟紫府啊!”

    苏云眨眨眼睛,心道:“难道是紫府寂寞了?逼我去找它?”

    ————兄弟们,周一求票啊,冲推荐榜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