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六十章 仙帝功法,功道等身
    水萦回按住胸下的心口,剑伤隐隐作痛,看着苏云渡劫。

    紫色雷光中,苏云的黄钟炸开。

    紫雷威能爆发,炫目的光芒让水萦回想起先前自己所遭遇的天劫。

    她幼年命运多舛,适才那颗血色星球中雷霆所化的人形,大部分都是她的族人,劫运所演化的,也是她幼年时遭遇的一场灭世之灾。

    帝丰带着些仙魔,摧毁了生养她的世界,杀光了她的族人。

    她一直无法忘记这个仇恨。

    帝丰收她为门生,传授她功法神通,等到她有了一定的修为,对她说,她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封印仇恨记忆,为他办事,另一条路就是死。

    那段仇恨记忆,是她自己封印的。

    这次天劫,让她杀光那颗血色星球上的所有族人,让她在最后一刻看到蜷缩在角落里自己,唤醒她尘封的记忆,让她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做的,与当年帝丰等人所做的并无区别。

    这是一场诛心天劫。

    诛的是她的道心!

    她虽然从幼年的阴影中走出,但实力却不够,道心一次又一次遭到打击,是苏云将她解救出来。

    “天后,你说的没错,他的确有一种化敌为友的魅力。”水萦回清醒过来,心中默默道。

    雷光炸开,苏云被轰入雷池之中,海面狂风巨浪席卷,这道紫色雷霆的威力竟然无比刚猛霸道,将苏云砸入雷池不知有多深!

    水萦回露出笑容:“你也有今日?”

    过了片刻,苏云始终没有冲出雷池,水萦回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安:“不会出事了吧?”

    她又等了片刻,猛地身形一旋,向雷池冲去!

    就在此时,雷池海面突然炸开,苏云扶摇而起。

    水萦回险些与他撞在一起,急忙顿住身形。

    苏云也急忙停下,水萦回见他没有死在天劫之下,这才松了口气,询问道:“苏君为何在雷池中呆了这么久?”

    苏云惭愧道:“我被劈昏了片刻。”

    水萦回打量他,却见苏云的眉心出现一道紫色的雷霆纹。

    即便雷劫过后,这紫色雷霆纹犹自散发出惊人的悸动。

    她仔细打量苏云眉心的紫色雷霆纹,心中凛然,只见这纹理极为奇特,里面像是内有空间,那空间中隐约可以看到有紫色雷光攒动。

    只是,不进入纹理之中她也不敢肯定里面具体藏着什么。

    水萦回将自己的发现告诉苏云,思索道:“苏君这种情况,妾身从未见过。你若是修炼不灭玄功的话,玄功会将你而今的身体状态记忆下来,恐怕你将来修复身体,也会带着这道雷霆纹。”

    苏云以真元化作明镜,反复照了几遍,笑道:“我若是不参悟借鉴不灭玄功,恐怕再来三场雷劫,我便会被一道紫雷劈得脑袋爆开。因此,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学。”

    水萦回不由遐想苏云脑袋被劈开的场景,发现自己竟然很期待看到那一幕。

    “你的天劫的确很古怪,别人的天劫都是渡过之后,便没有第二次。而你却反复发作!”

    水萦回怜悯的看着苏云,语气中有些幸灾乐祸:“苏君一定是罪大恶极,犯下滔天过错。所以这紫色雷劫总是追着你,一次比一次强,不把你劈死誓不罢休。”

    苏云哈哈大笑:“我会犯下滔天大错?胡闹!明明是我好事做的太多,福源太深,上天怕我消受不起,所以先削我几分富源。”

    话虽如此,他还是惴惴不安,心道:“到底是哪方面犯下了错?是释放邪帝尸妖?还是放出邪帝性灵?又或者是放出那些被镇压在悬棺中的仙人?还是说救了帝心?又或是数次搭救武仙人?难道是帮混沌大帝寻找肢体这回事?莫非与大头帝倏有关……”

    苏云想着想着,便发现自己好像的确做了许多不太好的事。

    “这些不太好的事,都是针对仙界而言。其实我也不算做错什么吧?”他心中暗道。

    水萦回道:“趁着你下一场天劫尚未来到,妾身先把不灭玄功传授给你,若是有不解的地方,苏君尽管问我!”

    苏云精神大振,慌忙放弃盘点自己做过的“坏事”,仔细聆听。

    水萦回道:“不灭玄功,强大在对肉身性灵的锤炼达到极致,这门功法的核心,叫做功道等身。”

    “功道等身?”苏云眼睛一亮,立刻从这句话中察觉出不灭玄功的不凡之处。

    功道等身,功法大道,与肉身别无二致,也就是说,这门功法的运行,会根据每个人的身体构造不同,而改变功法的运转轨迹,从而做到最适合修炼者!

    同样也是说,不同的人修炼不灭玄功,最终得到的不灭玄功都与其他人不同!

    如此奇特的功法,苏云还是头一次听闻。

    “妙!这门功法真是不凡!”

    他拍手称赞:“仙帝丰能够登临帝位,的确有些本事。”

    水萦回娓娓道来,将自己所学的不灭玄功倾囊相授,不仅如此,她还将自己领悟的第二玄以及在天后等人指导下参悟出的第三玄,一并传授给苏云。

    她并非是信守承诺的人,与别人的约定想守便守,不想守便不守,翻脸杀人也是常有的事。

    让她没有违背承诺的原因,一是天后娘娘的警示,二是苏云刚才在她最虚弱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教她如何施展劫破迷津这一招,助她渡过劫难。

    苏云的作为,打动了她。

    不灭玄功的确如水萦回所言,是一种极为奇特而又强大的法门,这门功法抛弃了其他一切路数,比如有的功法磨砺性灵,有的磨砺元气,有的磨砺符文,这门功法只磨砺肉身!

    在功法初期,甚至要用十成的元气去铸炼肉身!

    等到肉身小有成就,这才去磨砺性灵,但是与肉身的成就相比,性灵的成就简直微不足道!

    “好偏激的功法!”苏云惊叹。

    水萦回摇头道:“并不是。不灭玄功一点也不偏激,这门功法虽然只是第一玄,修炼到绝顶,便可以做到肉身不灭。功道等身,肉身足够强,便可以让自己的肉身像神魔一样,烙印神位!”

    苏云心中微动,白泽氏有一种秘法,可以利用仙气仙光炼就神位,将自己的大道烙印其上,便可以成为神魔。

    神魔因为有了天地的认同,天地间便有神魔的元气,可以源源不断吸收元气,从而达到不死之身,很难被杀死。

    九玄不灭的第一玄,与神魔很相似。所不同的,正是功道等身这一点!

    功道等身,功法,大道,肉身,都是一体,都是一样,所以容纳仙气炼就神位,便可以做到如神魔那样的不死之躯。

    不过这是肉身烙印,与神魔的大道烙印还是不同,让修炼不灭玄功的灵士,肉身比神魔还要强悍许多!

    “不灭玄功可以炼化仙气,为己所用?”苏云问道。

    水萦回道:“当然。仙帝功法倘若做不到这一步,岂不是要被人耻笑?妾身传给你的第二玄第三玄,都只是给你做参考,你真正可以修炼的是第一玄。等你开始修炼,你便会发现不灭玄功上手之后,便会与我所炼的不灭玄功有了不小的差别。等你修炼到第二玄第三玄,差别便更大了。”

    她悠然道:“你我倘若都可以修炼到第九玄,便会发现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功法!”

    苏云摇头道:“我有我自己的功法,我的功法才是最适合我的,我只是想提炼不灭玄功中的精妙,熔炼到我的功法之中。”

    水萦回嗤笑,道:“你原本的功法固然是好,但与仙帝的功法相比,无论底蕴还是想法,都相差甚远。你想融合不灭玄功,但最终,你的功法只会被不灭玄功融合而已。”

    苏云淡淡道:“好像你我相争,每次都是我压你一筹。不灭玄功与我的紫府烛龙经相比,也不过如此。”

    水萦回蹙眉,道:“苏君的媳妇跑了?”

    苏云面色不快,点了点头。

    水萦回道:“难怪会跑。你说话好伤人。”

    苏云黯然神伤,水萦回见状,倒不好再说什么。

    苏云尝试提炼不灭玄功,与紫府烛龙经相容,只是还是遇到难题。不灭玄功的确霸道得很,把这门功法熔炼到紫府烛龙经之后,功法运行几个周天,炼化一些仙气之后,不灭玄功的占比便越来越多,让苏云的紫府烛龙经的特征不断减少!

    苏云定了定神,加以修改,再度催动功法。

    这次坚持的时间更长,但多坚持了几个周天,不灭玄功又开始同化紫府烛龙经,让紫府烛龙没有了内在的神韵。

    倘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大不了就修炼不灭玄功,但紫府烛龙经对苏云来说至关重要。

    这门功法可以让他在修炼之时,炼成一部分的先天一炁,而且,磨砺灵力,锤炼心脏,都是这门功法的强项。

    倘若紫府烛龙经没有了内在神韵和特征,这些便也都没了。

    水萦回等得心焦,飞身而去,道:“你慢慢修改,我去探索雷池奥秘!”

    苏云站在海面上,随着风浪而行,潜心思索,如何才能让这门功法更完善。不知不觉间,他来到雷池的边缘,他猛地抬头四下看去,只见这里并非是他与水萦回一开始来到的地方,而是另一片岸边。

    这里只有几间屋舍,很是简单。

    苏云来到那几间屋舍中,只见这里已经没有人居住,不过从这几件屋舍的布置来看,主人应该刚走没多久。

    在一个房间中,他看到孩童的小床,遗留的孩子鞋,以及一些衣物,还有一些孩童努力书写涂鸦留下的笔迹。

    其中有两幅画,一幅画是个女子牵着一个小童的手,第二幅画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男子,那男子没有画眼耳口鼻,面目一片空白。

    他走入另一间房屋,这是间女子闺房,布置简约,没有任何一个多余的东西。

    “此地的女主人,与柴初晞差不多,她也力求简约。”苏云眉目低垂,想起与柴初晞的过往,低声笑道。

    床头放着一卷书,书上是女主人的笔记,记录了她在雷池的经历。

    苏云翻开笔记,看到笔记上的字迹,心神大震。

    他露出笑容,不知是悲是喜。

    “这里是柴初晞所居住的地方,她重回此地,研究雷池……不对,她来这里研究的应该是劫运。她想摆脱劫运。对于她来说,一切亲情都是劫,必须要脱劫,才可以成仙。”

    苏云走出这间闺房,来到另一个房间,心中一颤:“那么这所房间,便是我的儿子的房间吗?这画中的人……”

    他的目光落在第二幅画上,画中没有面目的人,应该是他吧。